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露出尾巴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酒好菜,自然会喝多,再加上龙择天真心诚意的招待,让林伯小七等人竟然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这个蜚声宇内的天才,原来是如此的和蔼可亲,实在令人着迷,喝多也就在所难免。

    林伯甚至有何苦为敌的感慨,有劝说独孤秀的想法,让他从此不再与龙择天做对,做个好朋友多好!

    龙择天命人撤了宴席,将林伯那兰冲安排到自己的住处,为了表示诚意,让那兰冲带来的亲兵卫队负责保护林伯等人的安全,而自己和心儿龙儿三位小正太拉扯着小七到回春楼继续喝酒大业。

    林伯见小七与龙择天勾肩搭背,亲热非常,一时高兴,说道:“我岁数大了,你就和龙阁主继续亲热一番,想必独孤大人也会高兴。”

    小七巴不得,故作推辞一番之后,跟随龙择天等人来到了回春楼。

    龙择天很高调,离开择天阁去往回春楼,就差敲锣打鼓。榕城本来就很热闹,择天阁和回春楼又是城中央的繁华地带,择天阁的阁主和朝廷的钦差大臣勾肩搭背去回春楼喝酒,让很多人都有了话题。

    于是各个大排档餐馆,议论的主题是:今日龙岩派几乎被灭门,钦差又和龙择天那样亲近,这一切,不是朝廷和择天阁狼狈为奸勾结做的好事才怪呢!

    龙阁主等人去了回春楼,择天阁那边还有谁?

    有心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时机。

    深夜,择天阁万籁俱静,连巡逻的朝廷卫队都各自安息,他们相信,择天阁名声在外,怎么会保护不了他的客人?

    一道黑衣人影像是融入黑夜中的幽灵,飘入择天阁大院,又变成一道黑烟,飘到龙择天平时居住的房间前。

    确实如传闻,龙择天将自己的卧室让给了朝廷人居住,不管里边住的是谁,只要杀一人,龙择天岂能说得清楚?

    令人震惊的是,那道黑影即使穿破了窗户,依旧无声无息,似乎不是破窗而入,而是从窗缝钻进来一样。

    剑光是黑色的,漆黑的房间分辨不出竟然有剑光袭来。

    那个躺在床上的人似乎喝的太多,呼噜声如雷鸣,甚至窗户纸都被震得沙沙的响。

    剑光依旧是黑色,穿过被子,插进了那人的胸膛,那种入肉的感觉极为真实,令人确信,那人不会再有生机。

    于是转身,化为黑烟,飘出破损的窗户,扶摇直上,就要飞出院外。

    只是,一道更为犀利而且更为漆黑的剑光直奔自己的咽喉,只差一寸,就要破喉而入。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调动了体内所有的潜能,瞬间止住升空的势头,转而后退,一直后退,空中甚至能看到一道黑色的弧线,再一次被逼入窗户内。

    后边,那个本来应该死的人抓住了自己的后颈,一瞬间,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醒来的时候,自己瘫在一间明亮的大厅内,十几道目光正在瞪视着自己。

    不用问,自己已经被生擒,作为世外来的刺客,他第一次被人活捉。

    他想到了死,这是刺客的宿命,但是,却发现自己连咬舌自尽的力量都没有。

    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必然要交代一些事情,否则,自己连死的权利都不会有。

    坐在对面的是那个应该死了的人,那兰冲!

    他很奇怪,那一剑头胸而入,对方根本没有机会躲闪,而且明明也没有躲闪,也么会没有死?

    想不通,但是,现在也没有时间想,对面的那兰冲已经问话:“你是谁的人?”

    甚至没有问你是谁,人家根本不在乎刺客本身,而是刺客后面的人。

    你是谁的人?如何回答?

    刺客刺杀失败只有死路一条,但是,现在他没有能力去死,只好什么也不说,践行刺客最后一个信条。

    打死也不说!

    没有人打他,但是,自己的识海却却被一股力量渗透,接着,再一次昏睡不醒。

    龙择天进屋,后边跟着小七等人,这出戏终于现在有了结果。

    但是,龙择天搜寻刺客的识海,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委托他前来行刺的人叫做慧岸的一个和尚,刺客本身却是来自一个叫做天杀的组织。

    慧岸是谁?天杀组织又是何时出现的?

    显然,要知道答案,必须找到慧岸,还有那个天杀。

    慧岸,听名字就是和尚的名字,但是是那座寺院的和尚,众人皆不解。众人商议,刺客暂时留到择天阁,这件事情只能密查,待所有证据拿到手,交给那兰冲,才会有效果。

    林伯和小七对那兰冲被刺杀有些意外,但是,这种事情确确实实发生了,回去后,必然需要向独孤大人汇报一下。

    龙择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独孤秀心中有一些怀疑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

    四月初八,榕城内,龙洲赛提前了好几天举行,如火如荼,前一阵子榕城的动荡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那些上街游行甚至散发传单的人已经绝迹,毕竟,人们面对朝廷的高压有些恐惧,没事的时候,好好过日子,没有几个人愿意扯淡。何况,有择天阁在此坐镇,真的比过去强了太多,就算龙阁主与武瀛人勾结,人家不是没有祸害来百姓?而且,武瀛人相当老实,再也没有了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劲头。所以,享受太平日子的人们自发的组织起了龙舟赛,以庆吉祥。

    但是,最热闹的地方却不是如火如荼的龙舟大赛,而是华严寺的法会。

    华严寺位于榕城西侧山脚下,属于千年古刹,四月初八,对佛历来说是个大日子,那是佛祖诞辰。

    华严寺位于东峰的半山腰,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其建筑格局奇特,从外看,可见巨大的东峰上,错落有致的二十几座大殿堂皇的屹立在山腰中间,但是进入寺院,却不见有山,似乎这座巨大的寺院就是建在平地之上。

    华严寺香火鼎盛,再加上四月初八的大日子,香烟缭绕,形成的白色烟雾如同祥云盘旋在东峰。梵唱和钟鼓之声悠扬,回荡在山峰,似乎直击人的心灵。

    今天跟随龙择天来到华严寺的是龙子心龙亥心炎玲玲及初一四人和三位小正太,本来,龙择天想一人独自前来,但是四人如同商量好一般,提前堵住了龙择天,非要一起去不可。本来龙儿心儿也要跟随,但是,她们要给招来的那些女孩子上课,便只好放弃此行。

    至东峰,沿石阶沿阶而上,见寺院依山偎谷,槛廊连缀,未到大门,便已经嗅到了某种古朴沧桑的味道。进入寺门,有一对陶塔巍然屹立,塔高三丈三,八角九层,悬七十二悬铃,山风一吹,铃声悠扬,山谷回音,变得悠远久长起来。立在大院之内,果然不见了山势,大院似平台,广阔雄奇,再往上走,但见整座寺院以大雄宝殿为中心,沿地形层层上升,那一座神奇的错落有序的寺院建筑群便进入眼帘。

    大雄宝殿内外,跪满了信徒,众多信徒在浓郁的香火中似乎隐身一般的忽隐忽现,使整座大殿显得神秘莫测。大殿内,数十位高僧身披锦兰袈裟敲着木鱼闭目诵经,诵经声合鸣,撼人心魄。

    龙择天并没有叨扰寺内和尚,与众人一道坐在准备好的诵经蒲团上,也跟随着念起了经文。

    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皈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浴佛功德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

    龙择天跟着念诵,却将一缕念力注入经文之中,独特的诵经声犹如有了智慧一般,越过众人直击领头诵经的方丈耳内。那方丈一惊,有所停顿,却听到一声冷冷的声音传来:“接着念!”

    那方丈顿了顿,随即泰然起来,一串字符大如金斗从嘴中飘逸而出:“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

    龙择天眉头微蹙,那串串字符竟飘入龙择天的识海,龙择天不见任何动作,继续口中唱诵经文,那字符便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不见。

    木鱼声依旧悠扬,只是钟楼和塔楼的钟鼓却突然鸣声大作,整个华严寺便如地震一样震动起来,钟鼓声敲击着人们的耳膜,传到人们的耳朵,便如天雷炸响,不但耳目失聪,精神力也变得溃散,人们狂喷鲜血,倒地不醒。

    龙择天祭出佛宝塔,宝塔升空,祥光顿时普照大千,将整个华严寺包裹在祥光之内,一瞬间,那炸裂的钟鼓声销声匿迹,华严寺再度变得祥和庄严起来。

    只是,突然之间的变故令所有跪拜的人们的意识陷入空前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眼前衣襟上的鲜血足以说明,他们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初一就在龙择天身边,即使如他一般的钢铁意志,也一度陷入迷茫。

    炎玲玲头上飘入一丝紫色之气,这样她没有像初一一样陷入混沌状态。

    所以,她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吐了血,而后又没有任何反应。

    空中的宝塔散发的祥光为七彩之光,像巨大的光晕,正如佛祖的圣辉普照着这个世界,人们跪拜,忘记了所有的心悸,虔诚的转向宝塔,唱诵声让此刻已经寂静的钟鼓发出了微微的轰鸣,人们泪流满面,这个佛家的大日子,终于有佛祖显灵。

    龙择天并没有收回宝塔,与龙子心等人悄悄离开了痴迷的人群,大雄宝殿内,除了几个青衣僧人,那几个穿着斑斓袈裟的老僧均已不见踪影。

    龙择天知道那些人走不远,山顶上的禅堂此刻隐现在藏经阁之上,显得孤寂落寞。

    广场上和大雄宝殿内的人们依旧痴迷于佛宝塔的七彩之光,哪怕是山下的人们也都跪倒在地,看样子,只要宝塔还在,人们就不会起来。

    龙择天不想打扰虔诚的信徒,所以,这个时候上山追踪那伙斑斓袈裟的僧人正是时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