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秘密调兵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九尖叫,就连老老实实趴在地上的众玄兽也立即警觉,不怀好意的看着那兰冲,若是没有龙择天在跟前,立马一呼百应扑上前将那兰冲撕碎。那兰冲却紧紧抓住小九,咬破自己的舌尖,一滴精血滴在小九的头上,接着,催动体内灵气,将精血注入到小九的识海。

    小九无辜的看着龙择天,一脸哀求。

    龙择天苦笑,刚要说什么,那兰冲不客气道:“它归我了,你欠我的!”

    龙择天苦笑的点点头,摸着小九的脑袋:“只好委屈你,这个人比我还霸道,我欠他一份人情,这个人情只好你替我还了,记住,将来你还是要回来的,别担心。”

    小九眨了眨眼睛,竟有眼泪流出。

    龙择天站起身,说道:“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的那些俘虏兵。”

    龙择天始终没有忘记那艘巨大的战船和四千多武瀛俘虏兵,他们在乾坤图已经有些时日,不知道这些人现在怎么样。

    龙择天一个闪念,来到一处宽阔的大海边,这一处巨大的海洋类似于龙洲大陆的东海,海面宽阔,一望无际。龙择天带着那兰冲飞到那艘巨大的战船边,见四千多人居然正在挥汗如雨的进行各种基建工作,一排排营房居然已经出具规模,就连口岸都像模像样,炊事房更是飘散出鱼香肉香的味道,就连那些掉落在地上发霉腐烂形成的天然果子酒都被这些人精心的盛放到瓶瓶罐罐里,酒香诱人。

    龙择天极为意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得过且过,在这里安家落户过起日子来。

    那兰冲也笑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那股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态度,指着那些武瀛军说道:“我猜,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曾经是帝国军人。”

    龙择天摇摇头,说道:“他们不会忘记,我也没有抹除他们的记忆,只是,他们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要想办法活下去。”

    龙择天叫来带头忙碌的军官,俘虏这些士兵时,龙择天与这位军官有过短暂的交流,这位军官却将龙择天记到了骨子里,见龙择天到来,先是行礼,接着语气有些不善:“请问龙先生,这是哪里?”

    龙择天拍了拍这位军官的肩膀,一股气息瞬间注入到这位军官的体内,军官顿时一惊,接着感到体内气血翻涌,大有爆体而亡之势,龙择天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头顶,说道:“俘虏应该有俘虏的自觉!”

    那军官立即立正,向龙择天行了军礼,说道:“舰长武学文向您报道!”

    龙择天对那兰冲说道:“现在会稽闽侯南越几乎所有海上港口都被武瀛人控制,朝廷水师基本上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不到四十艘战船寄居在瀛洲岛,说不定被武瀛人发现,就算仅剩下的这点东西也会保不住,若是独孤秀能将这支水师给我,我有信心拿下石泉港。”

    那兰冲看着那艘巨大的武瀛战船和那些显然已经被龙择天征服的武瀛水兵,真切感觉到了龙择天的可怕之处。

    “这算是合作的条件吗?”,那兰冲问。

    “不是条件,是必须,而且我要所有的战船,独孤秀不能有所保留。”

    那兰冲想了想,说道:“你得给我足够的理由让我说服他!”

    龙择天说道:“那些船闲置在瀛洲岛,我不知道独孤秀怕不怕他们生锈,还有那三万水师,难道独孤秀又在给自己找后路?你告诉他,我需要那些战船和水师,武瀛人走后,我会还给他,而且,瀛洲岛我给他,作为他的退路。”

    那兰冲突然觉得,独孤秀的命运似乎已经被注定,徒劳挣扎,最后也不过寄居在那个小岛上度过余生...若是他还有余生的话。

    “还有什么好处可以取信于他?”,那兰冲问道。

    “南边的仗打完之后,我可以退回禹河以北!”,龙择天坚定地说道。

    “最好是立字为据!”,那兰冲说道。

    “好!”,龙择天马上拿出纸笔,隔空虚点,如在空中走笔龙蛇,一挥而就:“你带回去,独孤秀会相信的,而且,也要让李开麟看到这封信,没什么可隐瞒的。”

    那兰冲收过信,看了看,脸色变了几变,说道:“你的让步太多,独孤秀会不会起疑心?”

    龙择天平静的说道:“他还有其他选择吗?连那些飞舟我都给了他,区区一支水师,他欠我的很多。”

    那兰冲将信函放进怀里,问道:“我不知道,若是金旭光前来,你会不会也这样。”

    龙择天笑了笑,说道:“哪里有可比性?”

    那兰冲似乎有些高兴,叹息道:“真希望这一切早日结束!”,又看了看忙碌的武瀛人,说道:“他们终归还是忘了自己的国家,这个世界已经将他们改变,不知道他们出去后,如何面对自己的过去!”

    龙择天说道:“上官向和刘白衣那边有很多武瀛士兵,没听说有什么乱子,这些人可是宝贝,完全可以作为教官。”

    “可惜,独孤秀似乎差了一些手段,比如这些人。”,那兰冲转身:“总不会在这里过一辈子,我们也该走了!”

    .........

    榕城发生了一件事情几乎要打破均衡,就像想平静的湖水里投掷了一颗小石子,虽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却已经不再宁静,层层涟漪还是扩散开来。

    榕城商会的一位高层,上官家族的一位专门负责河运的长老被刺杀。

    这位长老负责上官家族海货运输到港口后分散给榕城各商号,实际上就是批发商。这处民用港口不属于武瀛军的军港,是属于上官家族自己的港口,用作民用,武瀛人也经常利用这个港口运输自己需要的民用物资,不但有海产品,也有北方来的粮食和南边来的杂货,生意极为兴隆,所以,这位家族长老在家族内地位很高,几乎与上官思乡平起平坐。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位长老死了,死的地点很蹊跷,死在自己的床上。

    说是被刺杀,却没有任何被刺杀的迹象,连中毒都没有。

    所以,有人疑心是心脏病发作,但是,他的老伴四十多岁的聂夫人坚称自己的丈夫是被刺客杀死,因为,丈夫去世的当天夜里,她从别的房间进入丈夫的房间时,发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身影。

    然后,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死在了床上。

    但是问题是,谁也没有查出来这位长老是怎么死的,无外伤无中毒,一道黑影,然后就说是被刺杀,无论如何都让人感到蹊跷。

    龙择天被上官思乡请来,他坚信龙择天能看出门道。

    龙择天看出了门道,但是他没有声张,只是奇怪:这么神秘莫测的手段,为何用在了这个并不著名的长老身上。

    龙择天让上官思乡将自己一脉的家族全部搬迁到择天阁,说是那里更安全。

    上官思乡当然相信龙择天,于是上官思乡一脉果然搬到了择天阁。

    上官思乡刨根问底,龙择天只好告诉他:这位长老不是中毒也不是被刺杀更不是突发恶疾,而是中了一种蛊,被摧毁了所有筋脉。

    至于那道黑影,谁知道是否存在?

    聂夫人出身闽侯的龙岩派,与聂风是一个门派,这个门派并没有下蛊一类的秘术,所以,聂夫人的嫌疑可以排除。

    但是,那道黑影是不是存在?还需要聂夫人作证。

    除了苗疆,香南南部的大山之中也存在类似的秘术,和苗疆秘术相近,甚至更为神秘。

    长老死于被整蛊,说明与武瀛人无关,但是龙择天却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既然聂夫人认定长老是被刺杀,而且早已经传出风声,不如借此机会,敲山震虎。

    龙择天给初一下大了在榕城的第一道刺杀令:十天内,要十条武瀛人堂口主事的命。

    龙亥心那些丫头不甘心回春楼被毁,早就操办着恢复重建,龙择天没有阻拦,任由他们折腾去,正好,这些孩子大张旗鼓的折腾,掩盖了榕城内风声鹤唳的刺杀。

    于是,上官家族甚至是汇通天下,都被武瀛人盯住,来来回回,总会有一些人丧命。

    龙择天感到有些不妥,找到上官蠡,叮嘱他尽量小心些,不要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

    只是,长老一死,上官思乡又马上搬进了择天府,接着武瀛十处堂口的主事被杀,武瀛人盯住上官家族和汇通天下,再合理不过。

    龙择天虽然过意不去,但是,他要的是第三方出现,第三方不出现,这种刺杀还会继续。

    每到乱局,总会有人浑水摸鱼或者趁火打劫,龙择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这些日子,龙择天派出了龙小龙等几波人分别去往泰鲁、闽侯、太平川及弱水川等地,目的就是开始将这些兵力向闽侯集中,在此期间,龙择天必须让各方面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刺杀、报复、逼第三方出现,都是为了这个大局。

    榕城已经再无宁日,刺杀频频出现,最后,上官家族、汇通天下被武瀛人逼迫,不得不站出来,与武瀛人面对面谈判。

    上官蠡作为狡诈多端的商人,当然有自己的辩解:我上官家族的长老被无辜刺杀于府上,虽然我没有人证据是你们武瀛人干的,但是你们是外人,我理所当然要怀疑你们。

    说的理直气壮,而且比较霸道。

    龙择天再一次不地道的躲到背后,作为始作俑者,武瀛人居然丝毫没有怀疑他。

    明摆着,武瀛人被刺杀就是上官府和汇通天下的报复,尽管没有任何证据。

    于是,两家由暗杀转为明刀明枪,在榕城摆下了擂台,一决雌雄!

    这件事成了榕城的第一件大事,甚至震动了整个龙洲,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注视着这次生死擂台。

    龙择天作为汇通天下的一方,理所当然会出现在擂台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