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夜会徐国乾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想起自己此生对不起的女人太多,那些一直将目光偷偷投向自己的女人不在少数,从公孙媚瑜道阿朵再到小花,这三位夫人将她们自己完全奉献给了自己,虽然历经波折,却终究还是有个好的结果。李香香徐苏苏却被自己利用,然后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李香香还好说,但是这个徐苏苏却用生命证明了对自己的爱,尽管这种爱不会有任何结果,却不妨碍她以生命证明和托付,爱的卑微,爱的伟大!

    龙择天又烧了些纸钱,上了一炷香,他知道此刻不能说些什么,只能祝愿徐苏苏芳魂一路走好!

    龙择天走出了灵堂,婉拒了百先生的挽留:“好几天了,我要回到十一号院,夫人们见我消失了这些天,说不定急成什么样子,而且,管冬雷已死,我需要理由说服赵老爷,让我接手汇通天下,我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躺下去。”

    百先生点点头,说道:“也好,你先回去,汇通天下由你接手,我们以后合作更是方便,至于雁门派,我要灭了他!”

    龙择天摇摇头,说道:“雁门派还是不要急于动,毕竟北路那一条商线还需要他们跑路,能收服就收服,实在不行再拔掉。”

    百先生点点头,表示同意。

    龙择天回到了十一号院,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四女和三位小正太闻风而动,来到了龙择天的住处,关切的问起了龙择天遇到的一切。

    龙择天看着面前这些至亲之人,将九号院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听着这些惊险的过程,四女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玄儿说道:“百先生的势力和实力果然非同小可,背后的高人竟如此之多,倒是真的要认真对待!”

    龙择天摇了摇头,说道:“我怀疑这并不是他力量的全部,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在试探我,他的背后有不下于管冬雷甚至高于管冬雷的武修,只是这一次没有暴露出来。”

    龙儿说道:“不管他有多强,还能是我们的对手?一把火烧了他的老巢,还怕他不成?”

    龙择天摇头,拍了拍龙儿的脑袋:“不要鲁莽,我这番苦肉计可不想白演,若是你这一毛躁,我岂不是白死一回!”

    “切!”,龙儿不屑道:“三天时间,你不止是回来一趟,哪里就死了?如果不是你反复叮嘱我们不得插手九号院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早就把九号院变成废墟了!”

    龙择天笑了笑,“你们也知道,我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与百先生搭上关系,摸清他所有的生意路线和他的底牌,方便择天军对他们进行各个击破,到蓟城成为我们一手掌控的时候,就是蓟城武瀛军灭亡之时!”

    龙择天问道:“你们培训的那些女孩子怎么样?”

    心儿说道:“正在训练,只是不方便进入乾坤图,若是进入乾坤图,修为会突飞猛进!”

    龙择天一想也是,这么多女孩子莫名其妙的的消失,很难不会引起怀疑,于是说道:“她们的身体经过你们的改造已经具备了修炼的素质,到时候你们的四象阵将在蓟城发挥很大的作用!”

    龙择天想了想,对玄儿说道:“你们四人去管府接收汇通天下,将管府也接收下来,管府所有的掌柜管事账房下人都留下来,将那些女孩子也带过去。”

    “那你哪?”,玄儿问道。

    “我暂时不好离开十一号院。”,龙择天沉吟道:“这里没准更方便一些!”

    几个人分开,各忙各地去了。

    到了晚上,龙择天悄悄离开了十一号院,直奔翁牛特的雁门派驻地。

    夜风微寒,翁牛特号称避暑胜地,寒意自然来得早了一些,大街上寂静无人,秋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几声猫头鹰的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使整座城池更显的空旷寂寥。龙择天隐匿身形,顺风而行,很快来到了雁门派的山门。

    显然,三天前发生的事情令雁门派风声鹤唳,依山而建的巨大门派背靠群山面临河水,龙择天看到,巨大蜿蜒的院墙上护卫队人影熙熙攘攘,院墙外,手持弓箭火器的巡逻队极为谨慎的来回巡视,大门外,防御攻城加固的高度几乎淹没了大门,一排排火炮黑洞洞的指向南方。偶尔流动的灯光也是急匆匆的,像是时刻通报着什么。龙择天看得出,雁门派是他见过的所有门派中防卫实力最强的,这也许就是位于武瀛军控制中枢而没有被消灭的原因。

    龙择天更知道,雁门派之所以不倒,除了强横的实力,还有就是他们没有一味的和武瀛军对抗,而是有对抗也有合作,北线商路被雁门派把持,武瀛军需要牛羊肉,这些原因就是武瀛人迟迟不对雁门派动手的重要原因。

    龙择天想起了在萨胡时昭乌城的巴乐奇,他后来去了赤城,赤城在蓟城的东北,距翁牛特只有五百里,说不定这北线商路与赤城的巴乐奇有关。龙择天觉得自己这份猜测很有道理,对说服徐国乾更有信心。

    龙择天轻而易举的进入了雁门派大院,化形无相,在大院内自如行走。这个大院占地足有几十里以上,宛若一座小城池,房屋甚至有万座,街道如城池一般规划有序,房屋排排而建,依顺地势错落有致的排列开来,各方独立大院形成了园中园院中院,古松古柏各式巨树将大院笼罩在树丛之中,不易使外人窥测期间。这是一方独立的世界,似在这方空间之中,又像独立于外。

    龙择天轻易破解了一处大院的禁制阵法,化形而入。

    大院内,三三两两的卫士正在大院内巡逻,可以看出,这座大院内的人一定地位极高,就连高端武修都隐蔽在树上,守护着这处大院。

    龙择天知道自己的神识没有发生错误,这出大院就是当代掌门徐国乾的住处,甚至,管家人也被安置在了这个大院。

    一座大宅内,灯光透出窗外,屋内人的影子印在窗户之上,那些身影显得急躁、不安!

    龙择天随着夜风,进入大宅,大厅内,十几个人正在围拢在一张长条桌前,甚至没有坐下,一直在争论这什么。

    龙择天就在房间的一处花架旁,站定。

    会议讨论的议题是,如何防范武瀛人对门派的突然袭击,以及如何刺杀百先生和那个叫做龙文的人。

    龙文相救百先生,又将管冬雷拧下脑袋并将其化为飞灰,作为雁门派铁杆盟友,管冬雷对雁门派十分重要。这一次赴宴,不但管冬雷身亡,就连管冬雷手下的至尊也死了十几位,还好,管冬雷的直系亲属都投奔来到了雁门派,这对雁门派是一种安慰。

    然而,会议陷入僵局,人们不知道如何报仇,甚至对能否守住门派也信心不足,毕竟,如果武瀛人派出大量飞舟,别说小小的雁门派,就算是蓟城,也会成为废墟。“如果不行,我们只好放弃门派,全员秘密迁移至赤城,那里毕竟有我们的据点,而且巴乐奇也在那里!”,有长老提议。

    “不行!”,徐国乾断然拒绝,“我派屹立蓟蔡数百年,翁牛特是我们的根基,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放弃!”,徐国乾坚定地说道。

    “然而,何以坚守?”,大长老面色沉重:“而且,如果一味坐等,武瀛飞舟大举来犯,一个都跑不出去,还不是要灭门?现在,最起码老幼妇孺还有管冬雷那些家小要转移走,我们这些人留下来为他们撤退争取时间,还能保留下门派的香火,如果都坐着等死,你不怕香火断绝?”

    “聂风的择天军已经秘密占领了翁牛特外围,再加上刘白衣东出玉母山引大军进入了蓟蔡北部,对蓟城隐隐形成了围攻态势,翁牛特距离蓟城不过二百里,如果武瀛人对我门派实施大举进攻,相信择天军会出现,而且出其不意出现在敌人的后方,择天军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徐国乾说道。

    “投石问路,难道我们就是那块石头?”,大长老不满:“再说,本来我们与武瀛人合作已经有了几年,关系理顺的也差不多了,百先生虽然对我们一直虎视眈眈,但是毕竟北线商路还要依靠我们,你却因小失大,与百先生翻脸,闹到如此地步,难道你这个掌门没有责任?”

    对于大长老与徐国乾的分歧,大家心知肚明,大长老是徐国乾的二叔,但是与徐国乾离心离德,北部商路并非掌握在徐国乾手中,而是掌握在二叔手中,爷俩经常为此闹得不快。

    徐国乾并没有反驳,而是说道:“各位长老先回去休息,我需要考虑一下,明日再作答复。”

    散会后,徐国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和衣而卧,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似乎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感觉进入了仙境,花开无穷,绿树成荫,一处泛着仙雾的湖泊发出的浓郁灵气令徐国乾沉醉其中,顿时,徐国乾进入深度入定,好像体内所有沉珂污垢都被灵气冲刷出来,徐国乾感到所有的不快随之飘散,极度的舒畅令人心旷神怡,体内於阻的经脉也变得极为畅通,修为似乎暴涨,经隐隐有突破大至尊之上的倾向。

    徐国乾鼻观口口观心,抱元守一,融入仙境之中,良久,徐国乾双手摊在双腿的膝盖上,掌心朝天,天地人体似乎形成环路,远方,灵气浓郁得如同凝脂,被微风携带而来,徐国乾打开所有的穴道,放开心神,任由灵气对自己的身体一遍一遍的冲刷,体表,污泥浊水一样的污垢遍及全身,随即被微风带走,识海逐渐扩大,似乎千里之外的蚊虫都影印进来,丹田如海一样广袤,筋脉像是能跑马车,血脉畅通无比,整个人的灵魂似乎呼之欲出,想要在这广阔的天地徜徉。

    不知道多久,徐国乾睁开眼睛,这如梦如幻的仙境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好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实,徐国乾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竟变得洁白如二十几岁年轻人的手,细滑得令人舍不得触摸,再摸摸自己的脸颊,细滑得令自己都吃惊,胡须不再像钢髯,而是像是刚冒出头来,硬硬的还有些扎手。徐国乾很想看看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却又似乎舍不得这梦境,犹豫着要不要起身。

    一声轻笑令徐国乾惊醒过来,对面一人令他骇然:“我,我是什么时候死的?”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这处仙境乃是幻境,他确定自己已经魂飞天外,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应该死去的人,那个被拧掉脑袋并且灰飞烟灭的人!

    “看来,我终究是没有躲过去,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不过还好,有你陪伴,至少不孤单!”,徐国乾给了对面人一个笑脸,长吁一口气,似乎得到了彻底的解脱。

    “不过,还是遗憾,你的家人在我的府上,我还没有来得及安排好,我的妻子儿女父老乡亲我也没有来得及安排,往后的日子,没有了我们,想必他们也会比较难过,我只是不甘心,真的,我十分不甘心!”,徐国乾眼中充满了泪水,梦境带来的愉悦被现在的无尽悲哀所取代,“大长老是我二叔,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将我的家人和你的家人交出去,好让百先生放一马,可以确定,他绝不会为了我们俩家人担任何风险,所以,我们死了,家也完了!”

    徐国乾悲从中来,却听到一声轻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