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豪华宴变身屠宰场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管冬雷不管百先生冷酷的目光,看着酒杯平静说道:“早就听说过,武瀛人惦记我龙洲云黔的酱香洞藏酒,派人去取经,以不要脸的手段窃取了秘方,又学会了工艺,以为在武瀛也可以酿造出这种酱香酒。回国后武瀛人下了功夫,不但按照秘方造酒,而且连洞藏的山洞也是原模原样的照搬,酿出的酒终于有了酱香酒的样子,对此武瀛那个皇帝满心欢喜,还大大的奖励了那些酿酒人。但是,岂不知只凭工艺和秘方哪里会造出云黔那样的酱香酒来,不说秘方工艺对不对,就说武瀛小小孤岛哪里有黔河之水,哪儿来的石乳洞?更别提那样的山洞就算是在龙洲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温度,环境,发酵的菌类,都是独一无二。你们武瀛人却偏偏觊觎这种东西,照猫画虎,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徒增笑柄而已。此酒你认为乃是武瀛第一美酒却不过如此,寡淡无味不说,一股斜味倒人胃口,谁给你的自信居然说是第一美酒?也对,像你们那种小国,坐井观天,没见过美酒也是平常之事!”

    百先生脸色涨红,似乎到了发怒的边缘,却又换了一张笑脸,说道:“管老爷果然厉害,汇通天下的人自然见识广博得多,我这酒确实有些寡淡了,用这种酒招待客人似乎差了一些,我想起在邯山时与龙老弟饮酒,喝的是什么老窖酒,出自益梓,喝起来确实令人回味绵长,龙老弟,你不要藏私,不妨拿出来让大家共同品鉴如何?”

    龙择天笑道:“那酒小弟却有不少,待小弟回到十一号院取来,让大家喝个痛快!”

    百先生笑着拍了拍龙择天,说道:“快去,提起那种酒我就忍不住馋虫都勾出来了!”

    龙择天向百先生行礼,接着快速离开九号院,直奔十一号院。

    其实酒水就在乾坤图里,但是龙择天不能当场拿出来,只好转回十一号院,假装从大院的洞里搬出百坛美酒,令下人套车,运往九号院。

    龙择天借着往大院里赶马车的机会,再一次开放神识,将九号院所有的情况摸清楚,他知道,各方都有所准备,一场山雨欲来的残酷争斗即将展开。

    龙择天看似满头大汗,令人将美酒搬进大棚,笑道:“诸位没等急了吧?”

    百先生示意众女子将原来的酒水撤下,打开龙择天拿来的酒,那酒坛一经开启,酱香之气立即笼罩整个大棚,不用喝似乎已经醉了!

    众女给每个人都倒上了酒,酒香继续刺激着人们的嗅觉,人们越发冲动起来,但是还是忍住,等百先生发话。

    百先生喝了一口酒,闭上眼睛,仔细咂摸,如品仙谬,沉醉不已。百先生睁开眼睛,见大家都注视着他,恍然大悟道:“各位快快请,管老爷说的不错,这才是真正的美酒!”

    众人纷纷品了起来,果然仙酿一级的美酒,就算以前有不少人喝酒这个益梓老窖,但是绝没有这种如饮仙谬的感觉,难道以前喝的是假酒?

    管冬雷也喝了一杯,仔细品味,然后看了看龙择天,他自然喝的出,这酒被龙择天加了料,不然绝不会又仙酪一样的感觉。

    就连冷酷的铁塔一样的徐国乾也被这酒感化的松开了紧绷的脸。

    百先生似乎忘掉了被管冬雷一顿呛白的不快,兴致变得高昂起来,紧跟着,众人也是情绪高涨,美酒佳肴在眼前,那就暂时忘掉那些不快的事情,人生得意须尽欢,得过且过!

    百先生又拍了拍手,大棚外的天空之上闪出十二道身影,手持各式乐器,飘在空中,衣炔飘飘,随着和煦的秋风轻轻摇动,接着,一声古筝之音悦耳传来,又经久不息,接着各式乐器发出仙乐一般的声响,辽阔的天空之上,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随着仙女们的演奏,再加上有二十四名飞天的武女在空中翩翩起舞,将整个九号院变成天上仙境一般,令人陶醉不已。

    百先生看着震惊的人们,和颜悦色的说道:“大家想必都知道蓟城的女子十二坊,却未必见过我武瀛国的女子三十六坊,不知道会不会也被称为画虎不成反类犬!”,百先生笑眯眯的看着管冬雷。

    管冬雷眯起了眼睛,乐器中发出乐声祥和安宁,令人沉醉,不过仅仅是这一瞬,管冬雷如遭闷雷惊醒,身边的徐国乾也惊悚的睁大了眼睛,百先生靠在椅子上前后摇摆,仿佛沉醉其中,龙文则靠在椅子上似乎入定,其余百十人皆闭上了眼睛进入玄幻一般的境界随着乐声有节奏的摇晃起了身体。管冬雷与徐国乾对视,“腾!”的站起身,向着百先生冲了过去。

    百先生似乎没有转醒过来,只是微微睁开了眼角看了一眼身边的龙择天,似乎管徐二人的突然暴起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龙择天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站起身,两双手同时出击,迎向管徐二人,一声闷响,三人同时破顶而出,将大棚冲开一道巨大的破洞。

    乐声依旧回响,只是祥和的乐声骤然一变,变得刺耳狰狞,肃杀之气令天地变色,一瞬间浓云布满天空压顶而来,三十六女切开了龙择天和管徐二人,将管徐二人围在中间,一道道音波凝为实质性的利箭向管徐二人疾射,大院内秋风变得凄寒,落叶随风飘舞,大棚似乎经不住狂飙,撕裂得七零八落随风如同断线的风筝漫天飞舞,偌大的酒宴立刻杯盘狼藉,叮叮当当和稀里哗啦的敲击破碎声北狂风吞噬。商人们匍匐于地,百先生则是背负双手目视天空,大院内无数的黑衣人已经严阵以待,至少四十几道身影从大院的各个角落飞驰而来加入上空战团。

    管徐二人煌煌天威游刃有余穿梭于三十六女组成的阵法之中,外围,四十几为黑衣人将这方空间紧紧锁死,二人看似没有任何突破的缝隙。

    管徐二人不约而同,各自祭出自己的烟火信号,两朵灿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化出美丽的烟霞。九号院外,两股修行队伍对九号院发起了猛烈攻击,九号院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管徐二人的接应队伍被阻拦在战场之外,二人孤军奋战,知道今天很难全身而退。越是如此越是激发了二人的斗志,空中的大战已经白热化,十二女的乐声已经凌乱,二十四女的飞天已经堪堪不支,四十几名武瀛武修加入战团,空中的大战越发激烈。徐国乾雁门剑法在空中划出无数道耀眼的光华,管冬雷祭出落宝金钱,瞬间十几位武瀛武修被击落尘埃,三十六女再布周天大阵,乐声如利箭,花瓣变成了绣花针。管冬雷祭出莲花荷叶牌,迎风一晃,巨牌迎风膨胀,发出堂堂黄金色光芒,所有暗器利箭被吸在莲花荷叶牌的金光之中消失,管冬雷双手一震,所有暗器反向而回,刺穿空气,划出无数道光线,将三十六女尽皆扫落地面。管冬雷欺近徐国乾身边,小声说道:“你快走,带着你的人马返回翁牛特,我的家人已经快到了你的门派,好好保护他们!”

    徐国乾是一个干脆的人,长剑一挥,一道通天之光劈开一道人缝,如大鹏展翅一飞冲天。

    九号院外,武瀛军队已经来到了外围,将整个九号院包围的密不透风,两股武修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不在冲击九号院,疯狂向外逃散,武瀛军无数的箭矢和火药枪发出的爆豆一样响声,丢下几十具尸体后,两股武修终于冲破围堵,四散而去!

    管冬雷气势滔天,面对越来越多的武修没有丝毫惧色,远远超出当世修为的他面对几十位大至尊和无数虎视眈眈的外围无数弓箭和火药枪视若无物,落宝金钱将无数人击落尘埃,莲花荷叶牌堂堂金光扫射,越来越多的人丧命。但是,身处包围圈中的管冬雷逐渐动作迟缓起来,莲花荷叶牌变得有些暗淡,落宝金钱又变成手串回到他的手腕上,硝烟似乎小了一些,遍地变得清明,人们继续胆战心惊的观看这场厮杀却不敢逃离,没有百先生的命令,他们只能呆在这里,等待着最终结果。

    管冬雷将无数武修拖在这里,为徐国乾赢得了宝贵的逃跑时间,此刻,管冬雷看着地面上仍然镇定自若的百先生,突然发难,莲花荷叶牌的金光扫向百先生。龙择天侧身,紧紧抱住百先生,以身躯阻拦那道沛然的金光,一声闷响,龙择天却感受到背后一道柔软的肉体贴在自己的后背上,然后一道黏糊糊的热流喷在自己的脖颈。

    管冬雷已经到了近前,百先生有些骇然,龙择天推掉身后的肉体,正面迎向了管冬雷。

    所有都看到,管冬雷一双肉掌拍在了龙择天的胸口,龙择天的双手紧紧抓住了管冬雷的头颅,一拧,管冬雷的人头被拧了下来,然后,管冬雷整个人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里三层外三层,空中地上的人们被这一幕惊骇,龙择天倒地,吐血不止,然后硬撑着将身后为他阻挡金光的肉体抱在怀里!然后双双晕了过去!

    多么可歌可泣的一幕,多么壮怀激烈的一幕!

    百先生流泪了:“兄弟,我的兄弟!”,一声惨号直冲九霄,嘶哑的声音撕裂了天空,如一道霹雳惊雷,让整个天地颤抖不止。

    .........

    龙择天三天后醒来,不是在十一号院,而是仍然在九号院,百先生一直坐在他的身边,见龙择天醒来,高兴的说道:“兄弟,你终于醒了!”

    龙择天定了定神,三天的时间,他的神魂游离于身体之外,进了一趟乾坤图,又回了一趟九号院,将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之后,神魂回归,重新归于肉体,这才睁开了眼睛。见百先生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面露感动之色,挣扎着起身,要给百先生行礼,百先生轻轻摁住他,关切的说道:“你差点被管冬雷打的魂飞魄散,这时才神魂稳定下来,不着急起来,先静养几日!”

    龙择天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徐苏苏怎么样?”

    百先生叹了一口气,极为难过说道:“苏苏已经死了,那一击让她体内所有脏器破碎!”

    龙择天流出了眼泪,不是伪装,而是真切的感到难过:“她在哪儿,我去看看她!”

    “你的身体?”,百先生担心的问道。

    “无妨,只是有点虚弱,没有大碍!我只是想看看苏苏,你们不会已经把她给埋了吧?”

    “没有,苏苏的遗体就在九号院,在湖边,我搭建了一座灵棚,供人们瞻仰吊唁,苏苏是我们武瀛人的英雄,就连东川舰将军都凭吊过了!”,百先生平静的说道。

    龙择天站起身,身体有些颤抖,被百先生亲自搀扶,向灵堂走去。

    徐苏苏安卧在百花丛中,面色苍白却难掩美丽,肃穆的灵堂来人不少,见百先生亲自搀扶龙择天到来,纷纷跪拜行礼。龙择天开放神识,扫视着安卧在花丛中的徐苏苏,眼角泪水滂沱起来,徐苏苏已经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了复生的可能,纵然是自己有通天手段,也难以让她复苏。龙择天突然感到十分难过,这个武瀛女人被自己欺骗了感情,又为自己抛弃了生命,纵然她是武瀛人,这份感情也令人嘘唏,何况龙择天发自内心的感到自己对不起这个被利用的这个女人。

    龙择天挣脱了百先生的搀扶,来到了徐苏苏的遗体前,深深的三鞠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