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蓟城风雨起苍黄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来到蓟城的消息很快被报告给了百先生,百先生立即来到皇都大酒楼,亲自登门,看着龙择天正要出门,老远喊道:“龙老弟,这是要去哪里?”

    龙择天一愣,随即如同见到亲人一般,猛扑过去抱住百先生,似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老哥哥,你可想死小弟了!”

    百先生见龙择天如此动情,也倍感亲切,拍了拍龙择天的后背,安慰道:“你在邯山的所作所为我一清二楚,老弟,让你受委屈了!”

    龙择天将百先生引到主位坐下,自己则半坐下手,恭敬异常:“别说了,老哥不告而别,小弟沉湎于酒色,被龙择天那些匪首趁虚而入,不但大红楼不保,就连我的别院也已经被他们霸占,所有的生意被择天阁接管,小弟如今是落难而来,还请老哥哥收留!”

    百先生说道:“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邯山的事早晚会和择天阁算清楚,不过凭老弟的后台背景,在蓟城东山再起也非常容易,你我兄弟同心,在这蓟城再一次扬名立万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老弟听从哥哥的安排,一切好说!”

    龙择天显得振奋,说道:“但凭老哥哥安排,小弟遵命就是!”

    “只不过,这里毕竟是客栈,老弟初到蓟城,万事开头难,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还要做生意养家糊口,不过,还指望老哥哥指点迷津,为小弟安排一个住处,至于钱不成问题,小弟在邯山积攒些银子,生意方面,我听哥哥的!”

    百先生笑道:“听说老弟来到了蓟城,为兄早有安排,西城万马庄有一处大宅子,原是淮南郡王在蓟城时的王府,为兄已经命人将那里盘了下来,足够老弟使用。至于生意,蓟城之大不是邯山所能比的,不说千万人口处处商机,就算是武瀛军万般所需,皆要通过蓟城这个大本营调度,光是这样的生意何止亿万?只要老弟赤胆忠心为我武瀛肝脑涂地,成为一方富豪乃是轻而易举。”

    龙择天站起身,躬身一拜:“兄弟到邯山虽说是没有什么大出息,但是认识了百先生您这位老哥哥,乃是三生有幸,兄弟再一次谢过!”

    百先生哈哈大笑,心情舒畅,喝了一杯茶,站起身,说道:“为兄繁忙,时间不多,就不与你闲聊,为兄已经在万马庄的淮南郡王府安排了人手为你打点一切,你现在就可以办过去,两日后,你我兄弟在你府中一聚!”

    龙择天感谢,恭送百先生,看着百先生身后几十人的保镖队伍,龙择天陷入了沉思:事情绝不像表面这样简单。

    龙择天想了想,对心儿等人说道:“搬家,去王府!”

    王府果然气派非凡,单说房子就有二十几处,院内假山流水花园水榭歌台,长廊曲折,雕梁画栋,飞檐突兀,绿柳成荫,宛若一个小世界,令人惊叹。龙择天却没有被这些气象万千的豪华建筑倾倒,倒是想起了很多事情,一个王爷的住处,居然如此大费周章,这得多少民脂民膏?难怪百姓造反,一碗饭被贵族们吃的几乎干净,留给百姓的只有几个米粒,百姓如何不反?

    大院内人数不少,看来都是百先生安排的下人,龙择天知道,这一切都是百先生的安排,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不会离开他的耳目。不过,这难不倒龙择天,相反,他喜欢这样,越是如此,越会让白先生放心,自己做起事情来反而减少许多麻烦。

    四女是闲不住的人,督促龙择天找一些女人陪伴自己,还有当老师已经上瘾,叫闹着要继续开女子学堂。三位小正太如同出笼的小鸟,心情快活,慧儿单独占了一座宅子,布置的如同寺院,灵儿也占了一座,弄得跟仙人洞似的,而书儿却跟龙择天一座宅子,把自己装扮成书童,摆满了文房四宝经书战册,宛若书香门第。龙择天的房间只有一个硬板床,床上堆满了书儿从儒塔中拿出来的儒家各代经典,说是要龙择天成为状元之才。

    两天,龙择天没敢出王府,甚至低调到和那些下人说话都客客气气。那些人见龙择天如此和蔼,又是百先生的至交,都不敢造次,尽心尽力,都也和谐融洽。

    两天后,百先生果然来访,龙择天迎出大门外,见百先生身后依旧有二十几位黑衣威猛汉子,显得有点紧张,向百先生行礼:“老哥哥如此阵仗,老弟还以为你是要抓老弟而来!”

    百先生和蔼一笑,道:“老弟莫要多心,虽然蓟城已经是我武瀛人的地盘,但是,千万人口,我武瀛人区区百万,如大海吞噬泡沫一样,再说,这里并不太平,龙洲帝国的故旧老臣,各路不甘心的绿林好汉,再加上两座书院的学生,都是有一腔热血之人,不服管教,经常闹出事端,令人防不胜防,老哥也是自保,带些保镖以防不测而已。”

    龙择天如恍然大悟,说道:“老哥哥天神贵体,应该万事小心,这本就是应该的!”,说着头前带路,迎接百先生进府。

    百先生却是没有动弹,看着大院门上空空的门楣,说道:“将门匾安装上去!”

    那些保镖随即拿出一张漆黑的大扁,有几个人负责安装,龙择天好奇的转过身出了院,看着安装好的门匾,见“龙府”两个烫金大字迎着阳光发射出金色光芒,龙择天向百先生躬身道:“老弟如何敢当?”

    百先生笑了拍了拍龙择天的肩膀,说道:“你我既然是兄弟,有何不敢当?你再看看院墙上那个铜匾写的是什么?”,百先生一指院墙上刚刚挂好的铜匾,继续说道:“十一号院,老弟,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

    龙择天大惊失色,急急忙忙说道:“老哥,这个玩笑可是开不得,我知道这些有号的大院意味着什么,那是贵国高层才有的待遇,老弟毕竟是龙洲人,而且与贵国高层素无来往,更是为贵国寸功未立,如何当得起如此封赏?快快摘掉,否则,老弟这就携家带小滚回柴桑去,接受赵老爷的惩罚!”

    百先生详装嗔怒,对龙择天说道:“老弟可是忘了与老哥的结拜情谊?我待你如手足,哥哥有好东西总不会一个人独享吧?再说你既然来到了蓟城,不为我武瀛做事难道要和那些龙洲人一样与我们作对?哥哥今天此举,也是经军部和商会商议决定的,吸纳你为信查阁长老,地位只在我之下,表面的身份,你依旧是汇通天下的汇通钱庄的掌柜,你可知老哥此举之深意?”

    龙择天随即了然,但还是装作如坠雾中,问道:“难不成老哥哥让我吞了管冬雷的钱庄?”

    “有何不可?”,百先生率先进院,龙择天紧紧跟随,说道:“我来蓟城,先见的就是老哥,至于管冬雷,我还没有去拜访,毕竟他在汇通天下的地位比孙家成高得多,我如何能取代他?”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客厅,下人们已经布好了迎接阵势,沏好了茶,规规矩矩的向百先生和龙择天鞠躬行礼,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在一旁。

    百先生神情淡然,说道:“最初在邯山,孙家成自以为势力强横,不服管教,老哥囚禁了他的家人以作威胁,如今在这蓟城,面对管冬雷则是不行的,管冬雷不但本身实力高绝,我在蓟城武瀛人若单打独斗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手中有不少秘密法器,令我们防不胜防,况且他家丁数千,势力庞大,更与城内反抗势力勾结,令我们实在头痛不已,如今老弟来了,岂能不为哥哥分担?十一号院是你的,但是也是有条件的,你知道是什么意思,老哥哥我看好你,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龙择天心里将百先生骂了几万遍,但是做恍然大悟状,说道:“毕竟我是汇通天下的人,与管冬雷乃是同僚,也可以称为师兄弟,与他明目张胆的做对,在赵老爷那里不好交代,我们需要筹谋好计策,若能将他赶出蓟城才是上策!”

    百先生点头:“明火执仗肯定是不行的,凡事都要有周全的计划,不急于一时,老弟尽管谋划,我等你的好消息!”

    两人说了会儿显闲话,百先生告辞,说是三日后蓟城商会召开大会,让龙择天等待通知。

    送别百先生,回到房间,龙择天将四女叫过来,说道:“这里条件不错,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已经被严密监视,府中所有下人都是武瀛人,就连我们食用的饭菜都是武瀛人提供,这说明我们其实是被变相软禁的。百先生希望我为他们所用,拿我当武器对抗管冬雷,你们说怎么办?”

    龙儿不屑说道:“就算在蓟城的所有武瀛人加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何必在乎他们?这些下人既然是武瀛人,那还啰嗦什么,杀了便是!”

    玄儿不赞同,说道:“若是能杀,择天何必如此小心谨慎?想必择天有自己的想法,不如说说,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龙择天笑了笑,说道:“还是玄儿懂事。”,也不顾龙儿目光不善,继续说道:“此番来到蓟城,不是为了杀戮,更不是依靠我们这几个人的力量将武瀛人从蓟城赶走,再说,蓟城水深,我们并不知道深浅,一旦有所差错,会影响我的全盘计划。我早在邯山就已经决定,来蓟城就是要通过百先生打入武瀛人内部,争取到他们的信任,然后获取我们需要的情报和搅浑蓟城这滩浑水,为将来择天军进攻蓟城提供条件。现在的问题是,百先生虽然与我称兄道弟,但是,并没有对我完全信任,他此番将我提拔到武瀛信查阁长老,仅仅位居百先生之后,又要求我无论以何种方式拿下管冬雷,其实就是给我的考验,一旦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或者在这过程中他们不满意,我这个长老分分钟被拿掉,而且会对我使用雷霆手段。这些,我并不惧怕,我担心的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做不好,毁了我的全盘计划,我有点不甘心。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白儿冷面不变,声音更冷:“我去杀了管冬雷将他的头颅交给百先生不就一了百了?”

    龙择天叱道:“若是如此简单,我找你们商量作甚?说话要经过大脑,不要轻易胡说!”

    白儿破例脸上出现红晕,不再吭声。

    玄儿想了想,说道:“这些天观察下来,武瀛人对你有戒心,但是他们更希望你成为他们的人,这就是机会,索性,你不如亲自秘密去找管冬雷,向他陈明利害,你们两个人合演一出欺骗武瀛人的戏,相信管冬雷考虑到赵老爷的关系应该和你配合,若是能取得他的配合,下一步的事情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心儿也说道:“其实,我们想招收一些女学员也有让她们来到府中充实到府内各个方面,将水搅浑,不让武瀛人轻易在府内送无忌惮的对我们进行监视,再说,我也观察了好几天,这些武瀛人除了那个管事的好像是一个高端武修,其余皆是平常人。”

    龙择天听到二女的话,有些明悟,说道:“今日,心儿白儿就去城内各处寻找那些流浪在外无家可归的女孩子,召入府内之后,如何分派,由心儿和白儿共同负责。”,龙择天看了看龙儿和玄儿,见龙儿似有话要说,以眼神阻止:“今日玄儿龙儿,你们二位随我去汇通商号,找管冬雷老爷,和他谈一谈!”

    龙儿闻听此言,马上云开雾散,俏脸上霁云散发,说道:“我就说,我总还是有用的!”

    玄儿搂住龙儿,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谁说你没用,谁敢说你没用,择天可是始终都依赖你,不过这一次去管府你还是忍住自己,话要让择天来说,我们听着就是!”

    龙儿破例没有“切!”,认真点头,说道:“我懂得,不会坏了择天的好事!”

    龙择天瞪了一眼龙儿,说道:“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

    龙儿终于还是没忍住:“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