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九章 邯山城与狼共舞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的一身行头至少上万两银子,一身锦缎紫袍,纵然是最上端的扣子都扣的严严实实,连喉结都勒出一道沟,一说话,喉结上下滑动,感到像是车轱辘被小沟颠了一下,令人看着都不舒服。那天是一条大黄金链子,今天改成了一串猫眼,在照射进屋内的丝丝阳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本来一袭长发,挽了起来,戴上了一顶圆形花式小帽,因为头发太多,那帽子就像被支起来一样。左手拿着一扇绿羽翠扇,右手拿着一柄黄金如意,极尽沉稳却怎么也沉稳不起来的样子,似乎是顺拐一样一忽悠一忽悠的走到主位上,然后坐下,以极尽威严的语气吩咐道:“敬茶!”

    百先生等人被龙择天这副做派弄得莫名其妙而又哭笑不得,这副纨绔的德行与那天的气势做派截然相反,令人忍俊不禁。龙择天看着众人憋得通红的脸,然后一本正经的将自己全身上下看了一遍,似乎不解,问道:“各位,为何忍住发笑?有什么不对?”

    有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口茶喷出,狼狈的咳嗦起来。

    龙择天不解,似乎又有些害羞,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小肉瘤,红着脸,说道:“以前,在赵老爷手下,在下只是一位小童,看着那些大人物浑身上下贵气逼人,一举一动都让人倾慕不已,心中着实羡慕,心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向他们那样,穿天底下最贵的衣服,佩戴天底下最贵的珠宝,做最有贵气的人。现在,幸蒙赵老爷看得起,外派至邯山,终于有了显摆的机会,却让各位见效,实在汗颜无地汗颜无地!”

    百先生更是不解:那位令他胆寒的龙先生一个月不见居然变得如此庸俗不堪,着实令人费解,难道真的是土鸡突然变凤凰令自己摆不正位置变得不着调起来?人都说,一个下贱的人突然家财万贯,那股嘚瑟劲儿,就和眼前这人一样,怎么看都像土鳖穿上了高档马甲,怎么看还是土鳖。

    百先生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土鳖就是那个令自己心惊胆寒的人,如果眼前这个土鳖曾经令自己狼狈不堪,那么自己又是什么人?所以无论如何,他必须高看这个龙文一眼。

    众人从憋住笑的难受中好不容易恢复平静,却听龙择天悠悠叹道:“本来以为换一身行头,就可以与诸位平肩而立,没想到,土鳖终究还是土鳖,让诸位憋得如此难受,对不起大家了!”

    众人终于哄堂大笑,有人安慰道:“不在于衣服,关键看气质龙先生初窥门径,往后,气质自然就会上来了!”

    龙择天向那人拱手,有些不好意思,道:“承您吉言,在下一定会提高气质,尽快有与各位一样的气质!”

    龙择天看见一言不发的孙家成,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孙先生,要是没有他,我至今也许在某个酒楼客栈蜗居,这别院是孙先生提供的,在下还没有报答,若在下侥幸发财,定会回报孙先生!”

    孙家成还礼道:“岂敢,龙先生乃是赵老爷得意的门生,外放至此,其地位不知高出孙某多少层次,孙某也是图个好机缘,说不得以后还要指望龙先生提携!”

    “好说!”,龙择天竟然一点没有谦虚,直接应承下来:“孙老爷才干无双,在下定会在赵老爷面前极力举荐!”

    众人感觉怪怪的,孙家成一句谦虚之词竟让龙文顺杆往上爬,果然城府不深,也就是那么回事。

    孙家成喝了几口茶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龙择天说道:“龙先生,这座别院虽然暂时借给您使用,总还是孙某人的财产,带我看一看你是如何使用的总不会唐突吧?”

    龙择天似乎一愣,有些为难,却又好像下定决心一样,说道:“也好,孙先生要查看乃是理所当然,只是”

    龙择天为难的将目光扫向众人,继续道:“毕竟还是有些秘密的,让更多的人看了还是有点那个”

    百先生饶有兴致的看着龙择天,微笑道:“秘密?难不成这短短的时间,龙先生金屋藏娇了?”

    “还真是!”,龙择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在下四位平妻都跟随而来,此前一直隐瞒孙先生,说是兄妹姐弟之类的,是打的马虎眼,现在隐瞒不住,有些难为情!”

    百先生哈哈大笑,道:“当世男人,谁还没有和三妻四妾?何况龙先生这等出类拔萃的人物,女人还是要多多益善的,哈哈,就让我们见识一番如何?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断不会做出下作的事情,还请龙先生放心,哈哈!”

    众人跟着笑,却对龙择天生出些许轻视:一个初出茅庐的暴发户,居然在事业还一无所成的时候如此奢靡的排场起来,注定不会有大出息。

    龙择天倒不是怕暴露,四女都已经易容,姿容虽然还是当世少见,但是毕竟不如本体那样惊世骇俗,让人很容易联想,三位小正太却进入角色,龙择天的小跟班,随从,甚至每人抱着一只雪白的大猫,整天在院子里游来逛去的,无所事事。只是,除了跟随了聂风和司马环宇的那二十位暗堂成员,剩余的这十人跟了龙择天,整日家标枪似的,令人不寒而栗。龙择天偷偷的骂了他们几次,这几个人倒也聪敏,自动扮演了龙择天身边低三下四抹桌子擦板凳的角色,倒也不再引人注目。

    龙择天有些害怕似的引导众人除了前厅,来到西院,这里是白儿和玄儿的操练场,一些女人正在挥汗如雨的训练,龙择天并没有刻意让这些人回避,这些事情应该早就被府中的内线汇报给孙家成,刻意躲闪反而弄巧成拙。龙择天带领着商会的人来到西院,将玄儿白儿叫到跟前,与众人引见:“这二位是贱内小三小四!”。

    玄儿大大方方向众人行礼,道:“见过各位老爷!”,白儿酷酷的脸上泛出红晕,有些不自然,低头侧身抱拳行礼:“见过各位老爷!”

    龙择天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贱内山野村妇,不懂规矩,见笑见笑!”

    白儿似有意似无意,一脚踩在了龙择天的脚尖上,然后一转身离开,向自己的队伍走过去:“看什么看?没见过活人?接着练!”

    龙择天“斯哈!”一声,抱起自己的左脚,单足而立直蹦圈,看着白儿的背影,小声狠狠的道:“小四,该死的小四,你等着!”

    众人看着这欢快的一幕,哈哈大笑起来,气氛竟无比的轻松融洽。

    众人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儿,孙家成道:“不是东院还有一伙吗?不带我们参观参观?”

    说完,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一把捂住,却又赶紧放开,马上云淡风轻。

    龙择天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孙家成的举动,殷勤道:“那是自然,请诸位跟我走!”

    东院,心儿和龙儿也正在操练队伍,只是这种队伍人数减少到了一百人,其余人分给了聂风和司马环宇。没等孙家成发问,龙择天开口道:“带来的人大部分都解散了,各自弄点儿自己的小买卖,我这儿毕竟刚刚开始,养不了这么多人,再说他们都是有家有小的!”

    龙择天将心儿和龙儿喊了过来,对众人介绍道:“在下的贱内,老大、小二!”

    龙儿小声道:“你才是二,你全家都是二!”

    众人哗然大笑,觉得这位身穿青衣布衫的小可人儿真是可爱!

    心儿款款向众人施礼,声如天籁:“见过诸位老爷!”

    众人顿时被惊住,看着心儿,一瞬间集体失语!

    龙择天暗道糟糕,这心儿虽然已经易容改装,变得不那么出色,但是骨子里那份出尘的气质却不像其他三女那样隐藏的十分好。心儿是第一个跟随龙择天的,她极为看重自己在龙择天心目中的地位,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令龙择天欣赏仰慕的形态,特别是是那种根植于骨子里的超凡脱俗的气质因为强迫症的原因,无论如何也丢不掉,此时,她不经意的显露,马上令众人陷入集体宕机的状态。

    龙择天意识到不好,叹了一口气,暗暗催动先天紫气,将其化为天地之气随同众人的呼吸进入识海,于无形中侵入他们的识海之内,将他们的思维悄悄改变了一下,不至于让这个场景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太深刻额印象。

    众人轻舒一口气,将目光从心儿身上转移,百先生笑看龙择天,道:“龙先生果然有天赐齐人之福!”

    龙择天笑道:“各位已经在园中转了一会儿了,想必也是累了,眼见中饭,在下早已经备好了薄酒素菜,还请各位赏光,咱们边吃边谈如何?”

    “好啊!正有此意,只是让龙先生破费,怪不好意思的!”,百先生率先应承,众人也是兴致高昂,于是浩浩荡荡将餐厅走去。

    这一餐,龙择天没少下功夫,厨房的几十人忙忙碌碌,采购的新鲜食材,烹润的五光十色,香味甚至笼罩整个餐厅。龙择天拿出极品的黔宁贡酒黔水酿,又拿出二十盏极为精致的琉璃杯,显得无比的高大上。龙择天敬酒,说道:“在下始终还是一个乡下人,各位浸淫商场已久,所谓见识,在下远远不能望其项背,至于酒菜,在下习惯了粗茶淡饭,不知道做什么好,只是尽份心意,能令各位满意而已,如难以下咽,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众人虽然见多识广,菜品之奇妙也是令人眼界大开,哪有什么粗制滥造一说?再说,更加主要的是,这极品黔宁贡酒,就算是在蓟城也不多见,而这龙文一举拿出几十坛,手笔之大着实令人汗颜。于是,对这个暴发户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如云里雾里,令人难以捉摸。

    龙择天见众人紧盯着黔宁贡酒,说道:“这还要感谢赵老爷,在下外放,赠与在下百坛美酒,今日咱们就用赵老爷的酒一醉方休如何?”

    众人轰然而应,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龙择天劝酒,众人兴致高昂,龙择天传音初三十三,令他将赵乾和聂子君叫来。

    过了一会儿,赵乾聂子君到。龙择天站起身向众人介绍道:“这位是子君,是我从柴桑带过来的,别看是个女娃,做生意可是把好手,今后,我这一块的生意还要指望她抛头露面,以后,还要仰仗各位多多提携!”

    聂子君敬酒,道:“小女乃是赵老爷的外孙女儿,受姥爷指派跟随龙公子北上,协助公子打理生意,以后还请各位前辈多多关照!”

    聂子君彬彬有礼,一副大家闺秀的范儿,再加上长相惊人的秀美,令人叹为观止,就算吴先生这位七旬老者也有些失态,站起身,向聂子君遥遥举杯,道:“提携后辈乃是应有之德,凡是用得着老朽,老朽定不推辞!”

    龙择天指了指赵乾,道:“这位是我的管家,孙先生留给我的,乃是我的总管,我对他至为信任,也请各位以后多多关照!”

    赵乾敬酒,目光却始终没有看孙家成。

    酒酣耳热,关系不自觉的拉近,闲谈中,各种商场机密也就无意中吐露出来,龙择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极为恭敬虔诚的态度与众人周旋,令人不自觉放下了所有的戒心!

    果然,商场比战场神秘得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