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七章 龙择天制服申破天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吴先生眼神偷偷瞟了一眼百先生和身边的孙家成,虽然只是轻轻一瞟,哪里逃得过龙择天的眼睛。龙择天心中更加明了:果然一出好戏!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虔诚而又恭敬的走到吴先生面前,端着酒杯,道:“晚辈初来乍到,吴先生作为邯山的会长无论是人脉还是势力都是首屈一指,还请吴先生给在下指一条明路,让在下对赵老爷有个交代,而且发财嘛,大家只要齐心协力,这蓟蔡的生意还不是我们大家的?晚辈敬您,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吴先生已经骑虎难下,见百先生和孙家成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沉默,只好应付道:“好说好说!”,说完,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龙择天回到自己的座位,并没有坐下,而是又斟满了酒,举杯示意道:“与在各位相比,在下属于初出茅庐,还嫩得很,但是既然接下赵老爷之托,往后这邯山在下还是要待下去的,哪怕诸位排斥,不接受,在下依然会坚守在这里,如果各位给面子,满饮此杯,以后相互关照,有财大家发,若是感到在下仍然没有资格,可以不动,在下也不会生气,只不过,大凡不喝此杯酒的,我汇通天下的所有生意都将与各位无缘!”

    众人再一次目瞪口呆,彼此交换眼神,又将目光整整齐齐投向百先生,百先生愣了片刻,突然春风满面,泛出笑脸,站起身举起杯说道:“龙先生果然英武不凡,气势逼人,在下与你同饮!”

    百先生一饮而尽,其余人,就连吴先生也站起身,与众人一道一饮而尽。

    龙择天放下酒杯,示意大家坐下,而自己依然站立着,环视众人,说道:“邯山虽然不大,但是地理位置特殊,运通八方,乃是沟通蓟蔡中原南北的通道,食盐药品能量石丝绸布匹针头线脑等所有生意几乎有一半都要途径邯山,既然有如此便利的条件,邯山理应成为蓟蔡和中原北部的货物集散中心,无论是朝廷需要的,武瀛军需要的,还是百姓需要的,如果都能从这里交换获得,诸位想一想,那是多大的生意?我汇通天下虽然是天下第一商号,可也没有打算垄断一切,只要各位精诚合作,哪一单生意不会让大家发财?所以,我建议大家不妨抛弃彼此戒心,同心协力,将这个货物中心建起来,我们各有分工,彼此合作又不相互抢生意,各自做自己最擅长的生意,和气生财,何乐而不为?我龙文不才,但是背后有靠山汇通天下,可以为大家提供资金保障,以最低的利息贷款给大家,诸位以为在下的诚意如何?”

    众人眼神雪亮,仿佛看到了眼前堆满了金山银山,极致的亢奋,但是还是不敢表态,再一次将目光投向百先生,百先生哈哈大笑,站起身,面向龙择天遥遥举杯,道:“龙先生一席话令我等茅塞顿开,我代表武瀛天一道馆,代表武瀛樱花商社,愿意与龙先生合作!”

    连吴先生也显得兴奋,举杯道:“请原谅适才老朽的莽撞,老朽代表我的盐帮,也代表邯山商会,愿意与龙先生合作!”。众人纷纷呼应,举杯大喊:“干!”

    龙择天看着满脸笑容却偶尔闪过一丝失落的孙家成,笑道:“邯山汇通商号是老哥的,今后咱们哥俩齐心协力将商号做大,让赵老爷放心,你我兄弟干一杯!”

    孙家成哈哈一笑,举杯与龙择天一碰:“正该如此!”

    酒至半酣,龙择天与百先生似乎已经亲密无间,彼此勾肩搭背,耳鬓厮磨,龙择天小声对百先生说道:“老哥哥,既然咱们已经都一条心了,那些在外边的人可以撤走了吧?有他们在,这酒喝得不舒服!”

    百先生再一次愣住,知道这龙文实在不可小觑,哈哈大笑道:“就依老弟!”,手一指大堂的大门,喊道:“所有人撤出大红楼!”

    龙择天见外边人果然已经撤走,但是,仍然有一股强劲的气息停留在大红楼顶层,心中有了定数,但是不动声色,一番大吃大喝以后,尽欢而散。

    龙择天与众人告别,两台红尼大轿仍然在等候着孙家成龙择天二人,二百黑衣卫士仍然如苍松一般戳在地上,孙家成与龙择天勾肩搭背而出。龙择天对孙家成说道:“请孙大哥先回府,我有一些事情要办,需要到城里逛一逛,您请先回,另外那座轿子也带回去吧!”

    孙家成不解问道:“天色已晚,眼看太阳落山,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办?今日你我兄弟未能尽兴,到府上再热闹一番如何?”

    龙择天笑道:“来日方长,你我兄弟机会多的是,今天小弟确实有一些私事要处理,最迟后天,小弟登门拜访!”

    “也好,老弟一切小心!”,孙家成再不挽留,命令起轿回府。

    龙择天看见孙家成的两台大轿和亲兵卫队消失在街口,一闪身化于无形。

    城郊外的一处树林,龙择天堵住了那个隐匿于大红楼地顶部的人,冰冷的声音令对面人身心寒彻:“申破天,你想死吗?”

    申破天打了一个寒战,这个他从开始瞧不起的人到现在已经让他不寒而栗,简简单单的一问,让申破天如坠冰窟,半响,稳定住情绪,说道:“我并没有暴露你!”

    “你还是不长记性,今天,这场鸿门宴和孙家成那一出戏是你背后安排的吧?”,龙择天淡淡问道。

    “可是,我没有和他们说你是龙择天,再说,你易容术这么好,他们不会有丝毫怀疑!”,申破天争辩道。

    龙择天突然一动,瞬间将申破天提在手里,右手掌拍向申破天的顶门,手掌中飘出一朵莲花虚影注入申破天的顶门,申破天只感到一阵眩晕,惊讶无比,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对你始终不放心,怕你破坏我的计划,现在我在你的识海中注入了我的一缕妙莲之魂,你知道妙莲的威能,我只需要一个意念,无论千万里,妙莲爆炸,你不但尸骨不存,就连你的金仙魂魄也要烟消云散!”

    “你,你好狠毒!”,申破天目眦欲裂。

    “我狠毒?”,龙择天突然给了申破天一个嘴巴:“你不但处处与我为难,甚至,你杀我妻子,灭我族人,害我兄弟,你早就该死,我之所以还留着你,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若你还是执迷不悟非要与我作对,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申破天胆战心惊的看着龙择天,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在龙择天面前已经与蝼蚁一般,根本没有心情将他放在眼里,心中懊恼却有无可奈何。

    “我现在不杀你,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在看见你,最起码,大河以北不准出现你的身影!”,龙择天警告道。

    申破天无可奈何,捂着脸,一飞冲天,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择天对申破天忍耐很久,早就有能力让他魂飞魄散,之所以还在隐忍,因为道祖告诫过他,不要轻易弑杀申破天,否则,会引起意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

    但是,今天属于小惩大诫,龙择天相信,以妙莲之威,申破天一定会老老实实。

    龙择天回到别院,天色已昏,龙择天点上灯,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信,放出鹰隼,向阳安传信。

    赵乾见龙择天的房间亮起了灯,向龙择天汇报这几天别院运作的进展情况和账目,“龙少爷令我主管别院,这是对我的信任,但是,账目等事宜还是要少爷过目的,相互监督一下,对谁都好。”

    龙择天笑了笑,拿起账目仔细看了一遍,说道:“果然是大户人家出身的管家,理财能力实属一流。”龙择天拍了拍赵乾的肩膀,说道:“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将别院交给你,就是对你放心,以后这些账目我就不看了,一个是我没有这个精力,另外倒显我小家子气,你办事,我放心!”

    龙择天看着低头准备退出房间的赵乾,说道:“有件事我想了解一下,商号的孙老爷在邯山主要做什么生意?我是说除了钱庄以外?”

    赵乾显得有些犹豫,龙择天见状,说道:“如果不好回答就不要为难,我只是随意问问!”

    “龙少爷可知,战乱时期什么最值钱?”,赵乾问道。

    龙择天没有回答,看着赵乾等待着他自问自答。

    赵乾低头小声道:“当然是药品,特别是伤药,一本万利,孙老爷在这一行已经做了十几年,可以说做到了朝廷武瀛人通吃,就连择天军都要想办法和老爷联络购买药品,他利用钱庄的钱倒卖药品,利润放进自己的腰包,只要钱庄不亏损,孙老爷就可以安枕无忧的做下去,你那看他的孙府就知道这些年他挣了多少钱。”

    龙择天想了想,说道:“这些事情也情有可原,对了,以后这些话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与孙老爷发生误会,至于他自己的生意,他可以继续做下去,只要没有损害钱庄的利益。”

    “是,奴才告退!”,赵乾推下,龙择天看着赵乾推下的身影,想说点什么,又忍住,摇了摇头,由他去了。

    龙择天意识到,在蓟蔡,与武瀛人打一场商业战也是很过瘾的事情,如果能在经济上令武瀛人陷入困境,战场上的很多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龙择天又给司马环宇和聂风写了信,告知他们自己已经来到邯山,让他们以小规模骚扰武瀛人的运输线为主,不要急于展开大规模作战。龙择天想起聂风和司马环宇都是出身大家,经商能力一流,令他二人将先前的事情交给副手,两人携带家眷秘密来到邯山,又令四男也来到邯山。

    龙择天的意图很明显,既然在正面战场上与武瀛人决战吃亏,那么在另外一个战场让武瀛人陷入穷途末路。

    几天后,司马环宇和聂风陆续来到,绿萝、上官小翠和他们的孩子都跟随而来。司马有为、司马童童和司马莹莹以及聂子君都来到龙择天面前与龙择天见礼,龙择天十分高兴,说道:“这几个孩子都大了,应该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应该一直把他们绑在身边。”,龙择天将四个孩子叫到自己的身边,问道:“你们都和龙叔叔说说,你们有什么理想,现在想干什么?”

    司马有为已经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修为至尊,乃是极为精明强悍之人,见龙择天问起自己的理想,司马有为说道:“理想就是和龙叔叔一起把武瀛人赶出去,统一龙洲,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上战场杀敌!”

    龙择天点头,说道:“确实,你年纪最大,也是到了自我磨炼的时候,这样,若是你的父母舍得,你去重耳的平阳,找龙小龙,你们一起去杀敌好不好?”

    “好,我当然愿意去,我父母也不会阻拦!”,司马有为坚定地说道。

    绿萝微笑点头,说道:其实在阳安,我们娘俩就已经决定了,有为要去战场的,只是,阳安那边的老人们不让他走,怕他发生危险,几次阻拦,这才没有成行。

    龙择天笑道:“这一次没有人阻拦,你都可以去得,我也希望你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尽快成长起来!”

    司马有为欣喜若狂,一边司马童童小声道:“龙叔叔,我可不可以和哥哥一起去?”

    龙择天一眼看穿了司马童童的心事,笑道:“当然可以,我真希望你和你的小龙哥早日见面,也了却我的一桩心事!”

    司马童童面红耳赤,神态忸怩,司马环宇见状,笑道:“去吧,这一次我不再阻拦你们,见到小龙,让他赶紧把你娶了,省着一天到晚的心不在焉,好不心烦!”

    “爹爹,你说什么呢?哪有这样编排自己的女儿的?”,司马童童忸怩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