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六章 邯山城赴鸿门宴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带来四女三位小正太和一千来号人浩浩荡荡来到别院,赵乾已经安顿好一切,龙择天将男人女人分开,分别居住在东西跨院,而自己一丝女三位小正太居住在正院。龙择天挑选了十名有天赋的青年男子跟随在自己身边,准备好好培训他们,作为自己的随从,又让四女各挑选二百人继续演武堂大业,只不过名字叫做邯山演武堂,其余二百人因为年龄和天赋的原因,安置在府内,作为伙夫、园丁、勤杂等。而总管家就是赵乾,这些人归他统一调配。龙择天又交给赵乾十万银票,令他负责伙食等开销,并做好账目。

    夜里,龙择天独居在自己的房间,想了一遍白天的事情,突然感觉冒名这件事情始终不好,于是给赵老爷写了一封信,详细说明了他在邯山德玛所作所为,希望赵老爷配合。信写好后,放飞鹰隼,传信而去!

    一夜无话,第二日用过早饭,刚想到孙家成那儿报道一趟,恰好来人禀报:孙老爷有请!

    龙择天急忙来到孙府,也就是汇通商号,七曲八折来到后院正堂,见孙家成正端坐在椅子上等待着龙择天,龙择天极为恭敬行礼,道:“孙大哥召见老弟,可有什么吩咐?”

    孙家成一笑,道:“先不急谈公事,怎么样,别院还住的习惯不?可否够用?还缺点什么?”

    龙择天拱手道:“多谢哥哥关心,已经安置妥当,条件出乎预料的好,老弟再一次谢过哥哥!”

    孙家成笑道:“还跟哥哥如此客气!”,又吩咐道:“来人,给龙老爷上茶!”

    孙家成端着茶杯,轻轻的用茶杯盖荡着茶水,又吹了吹,抿了一口,说道:“既然老弟受命而来,而且肩负重任,很多事情,老弟还是要担起来,哥哥有些事情力不从心,而且别看这邯山城不大,但是鱼龙混杂,武瀛人,朝廷人,再加上当地的一些势力在这里明里暗里争斗不休,最主要的是,邯山作为蓟蔡省南面的门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各路势力云集至此不是没有道理,相信老弟也会有所了解。哥哥我现在处在各种势力的夹击之中,日子真是不好过啊,现在好了,龙小弟来了,我可以先歇歇了!”

    龙择天笑道:“哥哥正当年富力强,岂会有力不从心之感叹?小弟来此,虽然受赵老爷委托,但是哥哥您仍然是邯山汇通商号的当家人,老弟怎能越俎代庖?不过,若是哥哥有何吩咐,尽管说来,小弟绝不推辞!”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孙家成站起身,说道:“今日,你就随哥哥走一趟,邯山总商会今日开会,具体内容哥哥我也不知,就借此机会,我将老弟推向前台,老弟可敢?”

    龙择天笑道:“在哥哥身边,有何不敢?”

    “好,你我这就走!”

    孙家成准备了两顶大轿子,乃是十六台大轿,身边跟随这百人黑衣队,雄赳赳气昂昂出发了。

    会议的地点不在邯山商会,而是在位于邯山城中心的一家特殊所在,名为大红楼的会所一类的场所。这里乃是各路名流争先恐后来此显示身份的最高档场所,其酒菜之精,其豪华奢侈,其规模宏大,乃是蓟蔡南部唯一,而且,又兼有歌姬舞蹈,其莺歌燕舞,足以令人神魂颠倒。而会议的地点就在大红楼顶层第四层,整个通层为一个巨大的房间,做容纳上千人,房间布置更是豪华奢侈的难以形容,其棚壁金光灿灿,果然是一个销金窟之所在。

    孙家成与龙择天两人先后下轿,被人带领越过层层护卫,进入红楼。龙择天一进入大红楼,立即感觉异样,这里不但守卫森严,而且有几股强大的气息隐匿在这座楼里,甚至楼外至少有百十人或在天空或在林荫处隐匿埋伏。龙择天立即感觉到这次会议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会无好会宴无好宴,恐怕有得热闹。不过龙择天并不在意,只是看见孙家成一脸凝重的样子,立即作出诚惶诚恐的模样,对孙家成说道:“哥哥,这个会好像不简单!”

    孙家成传音道:“见机行事!”

    整个大红楼并没有招待外客,但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已经将前三层的楼梯过道大厅全部塞满,戒备之强,龙择天从未见到过,哪怕是皇宫都没有这阵势。龙择天与孙家成被人带上四楼,见四楼过道倒是没有人,但是龙择天感觉到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也不好东张西望,只有亦步亦趋的跟随孙家成进入四层会议大堂。

    龙择天一进屋,立即被一张巨大的椭圆桌吸引,那大桌之上,琉璃杯盏闪烁着熠熠光华,满桌的菜肴不但令人眼花缭乱,甚至那沁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哪怕是仙人都会胃口大开。已经开启泥封的美酒,散发的香味充斥了每个角落,令人馋涎欲滴。龙择天注意到,椭圆桌面的对门的一端独自坐着一位长髯垂胸的老者,而老者正对面的另一端,坐着一位英气逼人的中年人,其余人两侧围坐,拘谨的看着老者和中年男人。孙家成进屋,被人带到自己的座位上,与老者相邻。孙家成拉过龙择天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这时,老者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这位是谁?这里好像没有安排他的座位。”

    对面的英武中年人也开口道:“这里是邯山商会的会议,不相干的人尽快离开!”

    围拢在桌前的众人都呆愣愣的看着孙家成和龙择天,都没有说话。

    孙家成刚刚坐下,这时又站起身,说道:“若是他没有资格,我就更没有资格,那么我们离开!”

    英武中年人突然爆发出强大气场,怒视孙家成,道:“你什么意思?”

    孙家成看了一眼那中年人,说道:“百先生好像不是我龙洲人,是吧,今日邯山商会聚会,你一个武瀛人越俎代庖,难道就有资格?”

    长髯老者脸显怒容:“孙家成,你要干什么?”

    孙家成不屑的说道:“吴会长,你也是一个快要入土的人,怎么这点事还看不明白?我孙家成被你们当枪使已经有几年了吧?现在邯山百姓骂我是卖国贼,武瀛人的奸细,那么请问,这位天一道馆的馆主来此难道也是经商?还有,他凭什么坐主位?难不成他是邯山商会的会长?是你任命的还是我们选举的?”

    龙择天看着剑拔弩张的餐桌,感到哪里不对,虽然与孙家成并未接触过,但是,作为汇通商号一方诸侯一样的人物,不应该如此没有心机对吧,而且,眼见一语不合,大有掀翻桌子的架势。

    果然,那位百先生此时再也忍不住,站起身,却没有对孙家成发难,却来到龙择天面前,一脸睥睨,说道:“孙先生说你够资格,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纵算是他,在这里也不过末流,那么你的资格又在哪里?”

    龙择天心念电转,马上拱手道:“在下龙文,乃是受天下汇通商号赵老爷之托前来邯山与各界名流学习取经的,至于资格,我想作为天下第一的汇通天下,应该在这里有一席之位,百先生以为然否?”

    龙择天又将目光投向吴老先生,微微鞠躬,道:“吴先生乃是一会之长,虽然此等高级聚会自然要排斥一些俗世末流,但是,以天下第一商号的汇通天下,我想在这个并不太高端的会议完全有资格占据一席之地,本人作为赵老爷的特使,您老人家认为我有没有资格?”

    龙择天坦然的坐下,看也不看站在自己身后的百先生,自斟自饮一杯酒,道:“有一句话叫做和气生财,各位都是浸淫商场几十年的老人,不会比我这个刚入商道的小子见识短吧,我汇通天下不但有百十家以上的钱庄,更在江南拥有几乎三成的水运,丝绸布匹生意甚至盐曹都遍布天下,我不知道各位还有哪一家有如此巨大的生意,各位与我汇通天下比起来,说是萤火与日月之比也毫不过分。即便如此,我代表云老爷屈尊而来,不是要吃掉谁谁,而是与大家通力合作,将生意做得越大越好,即便你是武瀛人,我汇通天下也没有排斥在外,那么请问,你们有何理由将本人排斥在外?”

    几句话,令所有人震惊无比,都知道汇通天下乃是龙洲大陆第一商号,到今天才确认汇通天下的幕后老板果然是龙洲第一富豪的赵老爷。

    龙择天知道,这场鸿门宴最终的目的就是将龙择天排斥出邯山,就算是孙家成,也不希望自己的眼前有赵老爷的钉子。所以,龙择天对眼下局势一目了然后,下定决心不走了,不但不走,他要从邯山开始,为择天阁做大生意,最起码在这蓟蔡在这武瀛人控制的地盘,做到第一大!

    吴先生长须飘动,那是喘着粗气吹的,背后的百先生面红耳赤,就连孙家成也悄悄坐下,不再说话,他们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或者说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还是百先生打破僵局,傲声道:“够不够资格,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决定的,我倒要看看你够不够资格!”

    龙择天感觉到背后一只手掌拍向自己的顶门,这绝对是毫不留情的杀招,绝对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龙择天没有回头,只是端起面前的酒杯稍一侧身,将酒杯递到扑击而下的手掌前,微笑道:“百先生还是太急躁了些,敬酒就应该有个敬酒的样子。”

    百先生蒲然而下的手掌蓦然停在酒杯面前,再也丝毫不得寸进,酒杯中的酒泛起微微的涟漪,却没有一滴洒在外面。龙择天一招手,将位于桌子另一端的百先生的酒杯吸引过来,左手一握,端到百先生面前,和颜悦色的说道:“百先生有诚意敬酒,我龙文却之不恭,我们一同满饮此杯!”,说着,将左手酒杯递到百先生面前,右手将自己的酒杯端在自己眼前,眼神示意百先生道:“好像是百先生第一个敬在下酒的,咱们打个样,其余人都学着点,说不得在下接下来要每人敬一杯酒的!”

    百先生此刻只感到呼吸滞涩,连心跳都控制不住节奏,浑身上下的肌肉好像被一层层剥落一般,骨架似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像软泥一样瘫倒,只是,就算是想瘫倒,也是一件极为难办的事情,好像被外力支撑着,就这样身不由己的颤抖着显得格外坚强的坚挺着。

    百先生心里的苦简直不足为外人道,看着龙择天轻松写意的微笑,强打精神,接过酒杯,重如千斤缓缓放在自己的嘴边,说道:“我,我,敬你!”

    龙择天显出受宠若惊的样子,道:“果然百先生没有瞧不起在下,第一个敬在下酒,令在下感到万分荣宠,在此谢过!”

    龙择天一饮而尽,百先生这是顿感压力全消,仿佛从地狱转了一圈又转了回来,浑身上下轻松至极,不由自己的仰脖将杯中酒干掉,长舒一口气,道:“龙先生果然非常人,在下领教了!只是,邯山藏龙卧虎,也不是你单枪匹马就能做成大事的。”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在这一回合的无声较量看出些许端倪,认为百先生吃了点亏,但是,对百先生的转变仍然措手不及。

    龙择天看着吴先生,目光炯炯,还带着些许笑意,道:“刚才百先生已经与在下喝了酒,那么作为会长的吴先生可否与在下喝一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