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二章 并州城龙择天显圣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在高空注视着城内的一切,心如明镜,待看到城内战斗惨烈,传音王勋道:“不可硬拼,边打边放,让他们的残兵出南门!”

    王勋会意,不在对武瀛军的城内防线进行强攻,转为游斗,走街串巷专门清扫小股敌人。武瀛军见城池不保,也是无心恋战,抓住南门空挡,蜂拥而逃。王勋花不谢随后追击,杀至南门,任凭数万武瀛军逃离。

    王勋花不谢进入城内继续清缴残敌,起初一切进展顺利,到后来伤亡越来越大,一队武瀛武修足有千人组团对择天军进行狙杀。王勋组织自己的学生军武修正面应敌,却力不从心,花不谢加入战团也堪堪不敌。龙择天见到武瀛武修终于现身,随即招过两座宝塔镇压在武瀛武修队形中间,两声剧烈的声响,大地颤抖,一些武修来不及升空飞逃,尽皆被镇压在宝塔之下,剩余上百人修为高深,一瞬升空欲四散逃离。龙择天哪能让他们逃走,祭出黄金巨笔,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将所有武瀛武修拢在圈内,接着无数字符闪闪发光,旋转着编织成黄金色彩的巨大囚笼。龙择天手持巨笔由上而下对着黄金囚笼猛烈砸下,囚笼爆炸,瞬间排空而开,囚笼不见,上百武瀛武修也化为飞灰!

    面对龙择天如此高深莫测的道法,花不谢心头大惊:“龙择天已经进入如此不可思议的阶段!”

    王勋指挥城内择天军迅速清缴藏于各处的武瀛军残余,肖俊才则带领众多儒生接管各处衙门,接见官绅,安定局面。肖俊才自任并州城行政长官,分派各路人手接管各处行政事务,贴出安民告示,稳定局面。

    黄昏,四女来到并州城,见并州城已经拿下,于是寻找龙择天。此时,龙择天收回宝塔与两位小正太入住并州城城主府别院,令王勋将指挥部安排在别院。

    四女来到别院找到龙择天,龙择天令人给四女安排住处,好生歇息,一夜无话。

    第二日,龙择天将王勋及各级将领和肖俊才等人叫来,任命王勋为并州守备将军,肖俊才为并州城行政长官。成立并州城择天阁,由王勋任阁主,留下赵志手中三万兵马归王勋指挥,负责并州城的治安和防卫。龙择天令赵志赶回阳安,继续担任阳安守卫将军。

    至此,重耳境内,大股武瀛军队被剿灭,重大城池被全部夺回,择天军在重耳站稳了脚跟,接下来就是蓟蔡。

    江南一带战场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与择天军在重耳节节胜利相比,南方独孤秀率领的朝廷军已经陷入及其被动的状态。也难怪,武瀛军已经把重点放在大江以南,重兵压境,在攻取沪水之后,三十万武瀛大军兵临宁城。

    此时,龙择天在并州城与四女两位小正太饶有兴致的游览,作为千年古城,并州的繁华出乎龙择天的意料之外。

    从空中俯瞰并州城,东北西三面环山,芦芽山雄居于右,玉母山巍峙于左,云中、高台二山合抱于后,平原展布于前,禹河的第二大支流重耳河自北向南纵贯全境,并州居于中好似一把巨大的座椅,背北面南,俯瞰世间。龙择天第一次自空中俯瞰并州城,总体上对并州城有了全新视觉感官。见城东南有两座凌空宝塔耸然而立,犹如两支巨笔以天空为纸书写这座城池的传奇,龙择天心有所动,飘然而下,与四女两位小正太落在两座宝塔的塔院前。

    龙择天进院,观察这两座宝塔,又看了一眼两位小正太,说道:“这两座宝塔倒是和玲珑宝塔佛宝塔有些相像,不知道将此塔建于此地有何特殊意义。”

    灵儿看着两座宝塔,面露不屑之色:“这两座塔建于此,无非祈求改变风水一类的事情,和我们的两座宝塔有云泥之别,我们的宝塔可是两位老祖炼化的乾坤大世界,岂是这两座泥塔可比!”

    龙择天点点头,信步来到塔门前,塔内鱼贯而出一对僧人,弯腰合什,口诵佛号,另一座宝塔塔门出现一道青衣道人,高呼道号,神色恭敬。

    龙择天见佛道两队分立两旁,正中闪现一僧一道,僧人黄衣袈裟,白眉长须,手持佛珠,而到人青衣道袍,头戴道帽,手持拂尘,弯腰向龙择天行礼。龙择天不知为何惊动了塔院内的佛道修行者,还礼歉然道:“择天冒昧前来,打扰大师们清修,实属罪过,还请原谅则个!”

    老道趋步上前,对着龙择天单手竖于胸前,“无量天尊,龙阁主大驾光临,令塔院圣辉显现,乃是塔院的荣光,何罪之有?”

    老和尚也道:“龙施主乃是佛祖亲传弟子,能驾临到此,实为宣文寺之荣幸,老衲欢迎之至!”

    龙择天对着僧道还礼,说道:“今日来此,观礼僧道盛事,还请两位大师讲解一番,以解心中之惑!”

    僧道二人领着龙择天在塔院转悠起来,老道指着右边的宝塔,说道:“此乃文峰塔,前朝皇帝久经征伐攻下并州以做都城,见连年征战,并州城几乎毁于战火,人才凋零百废待兴,期望有治世能臣出现,想改变风水使并州文风重燃,后继有人。有能人察观风水,认为并州城西北高于东南,左痹不胜右,所以文明不开、其民挚悍,因为奎星所处的方位地势较低,必须在并州城城东南一带建造高塔,才能开山川之形胜,创文运之兴盛。于是兴建了文峰塔。也奇怪,几年后,这并州文风鼎盛,出现了不少绝代才子,治世之能臣,于是文峰塔香火鼎盛延绵至今,我等俗道,在此供奉道祖,修身养性,同时,时时对宝塔修缮维护,也是求个因果!”

    老和尚接口道:“此佛塔城文宣塔,乃是前朝一位不得宠幸的妃子,因信奉建塔、建寺、修桥补路,能大兴这三件善事,必有上天保佑一说集资而建。不管那位妃子初心如何,但是毕竟做了善事!”

    龙择天了然,老道又接着说道:“天地温厚之气始于东北而盛于东南,此天地之盛德气,此天地之仁气也。修道之人讲究气运,修建这两座宝塔也是集气运于天地,此塔指向东南巽方,正是集东南气运于此,使并州文风兴盛人才辈出。”

    但是龙择天心中反而疑惑起来:凝聚文气,兴一方文德之风,不正应该是儒圣及那些书生的本分吗?此二塔名为文峰塔和文宣塔,一为道家宝塔一为佛家宝塔,却取儒家之名,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兴一方之文德,开化兴礼,然后有了治世能臣出现,那么此二塔的作用反而通过儒家体现出来。龙择天翻越着脑海中被三大圣人灌顶的浩瀚经文,也就了然:三大教,佛讲度化,道讲修持,儒讲治世,前两者最终还是要超脱于世,最终飞升而渡,成仙成佛,或极乐或三十三天之上,宇宙神游,只有儒家,始终扎根在红尘,修身立德,最终将自身献身于世,功德造化也彰显在红尘俗世。三教一致的地方在于修己与人为善,积累功德善果,但是最终目的却不同。想到这里,龙择天心中了然,对僧道二人道:“若是我想的不错,这并州双塔院应该有一座圣人庙才对,既是修文风,岂能是一个风水就能改变的,如今天下各处儒祖圣人庙遍布各处,只是这并州以道佛双塔引文风之气,却有些不尽然也不伦不类,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不如在这塔院内建一处圣人庙如何?”

    佛道二人眼睛一亮,特别是老道双眼冒光,“正有此意,三教融合,功德天下,也正是我等的心愿。”

    龙择天微微一笑,道:“这并州城新任最高行政长官肖俊才乃是当世大儒,文章造化颇有功底,而且一心一意以道德文章治世,不如就让他来操持这件事情,也为并州做一件好事。”

    二人连连称谢:“如此,并州大兴指日可待,只是,并州被武瀛乱几年,早已千疮百孔,所谓能人早已流离失所大半,文风之气早已再一次衰落,哪有余钱做此浩大工程?”

    龙择天道:“这些倒不是问题,天下学子以儒圣为尊,佛家化缘修寺,道家集资建塔,建一个圣人庙天下学子还不倾囊相助?也正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将天下学子团结起来,让他们共同做一件事情,好过彼此分心勾心斗角。”

    龙择天面朝双塔北侧,道:“从双塔中轴线向北九百九十九丈,可建圣人庙,今天,我来个奠基如何?”

    僧道二人吃惊的看着龙择天,“如何奠基?”

    龙择天道:“这双塔塔尖似朱笔之毫,取文风之形却乏文气之意,所谓风水,有聚气汇灵之作用,既然而他已经改变了并州的风水,那么风水方面不用考虑,我就来画龙点睛,来一个寻龙点穴吧!”

    龙择天祭出黄金巨笔,巨笔摇曳升空,不自主盘旋,巨笔快速旋转,金光形成的黄金光环以蓬勃的气势向四周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以巨笔为中心,形成的巨大黄金色的旋涡很快吸引过来无数丝丝缕缕的文风之气会于笔端,四面八方,整个龙洲的圣人庙都被这股巨大的气息吸引,儒祖像发出道道光晕,借着化为文风之气缥缈空中,向黄金巨笔汇集。各地书院,所有经史子集不自觉飘荡出无数字符,发散于空迅捷无比的向黄金巨笔汇集。天空中,仿佛有无数人合唱,无数虚影悬于空中,望着黄金巨笔,唱出心中的赞美诗。地面上,塔院内所有人匍匐于地,对着黄金巨笔虔诚跪拜,龙洲大地,大凡有文气的地方,大凡秀才学子都在这一刻面对天空蜂拥的文风之气跪拜,甚至,这一刻,所有的战乱争端,所有的尔虞我诈都暂时性的停止下来,祥和之气洋溢于龙洲大地,初夏的阳光也仿佛被感染,变得温柔起来,令人心醉神迷。龙择天的双宝塔似是不受控制一般突兀出现,与立在地上的并州的两座宝塔遥相呼应,均发出灿烂夺目的光华。龙择天背负双手扶摇而上,紫衣蹁跹,长发发扬,面对黄金巨笔,轻轻一声呼喝:“定!”

    黄金巨笔携带滂沱气势和散发的无尽光华瞬间变得笔直一插而下,大地震颤,黄金巨笔笔直插在地上,与双塔遥遥而对。龙择天伸出双手,手臂暴涨,大手似遮住天空一般,握住巨笔,轻轻一提,将黄金巨笔握在手里,消失不见。但是,原地有一杆黄金巨笔仍然屹立,笔尖问天,仿佛书写着天下文章,气势恢宏无比。龙择天运指如飞,在地面的黄金巨笔上写下“天下文章”四个大字,大字流光溢彩,如跃跃欲试的腾飞巨龙,与这一方世界浑然一体。

    龙择天收回手臂,背负双手,往下看匍匐跪拜的人们,看到肖俊才和王勋赶来也同样跪伏于地,淡然说道:“肖俊才,看看你的本事,能否动员天下学子在此建一座圣人庙,集合天下文章汇聚于此,就看你的本事了!”

    肖俊才这才真正了解了龙择天通天彻地之大能,跪拜道:“学生一定不辜负龙阁主所托,定然将并州圣人庙变成天下书生之圣地所在!”

    龙择天招手,四女两位小正太升空,巨大的绿孔雀扶摇而起,伸展出无边无际的宽大翅膀将七人驼在背上,遥遥而飞,瞬间消失在天际。

    龙择天感到乾坤图似乎有了巨大的变化,意念一动,进入乾坤图,却见一座崭新的宝塔与玲珑宝塔和佛宝塔鼎足而立,这座宝塔通身环绕着黄金字符,光芒耀眼,与寂静的另外两座宝塔相比,倒是多了一份豪贵之气,令人心旷神怡。

    龙择天正在查看,只见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小书童一样的孩童笑眯眯走进龙择天,手中小小的黄金笔,比比划划,念念有词:“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龙择天一愣,脱口而出:“什么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