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七章 龙择天拜会上官思乡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伸出手,极为恭敬而礼貌的握住上官思乡伸过来的双手,满脸真诚的笑容:“上官老人家,择天今日拜访,千万莫要怪择天怠慢!”

    上官思乡紧紧握住龙择天的手,似有千言万语,但是似乎无法表达,只是静静地握住龙择天的双手,双目含泪,颤抖着将龙择天用抱在怀里,拍拍他的后背,哽咽无语。

    龙择天与老人拥抱在一起,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那种心灵相同的感觉极为奇妙,就像两个跨越时空的神交已久的知己,突然相遇。

    龙择天笑道:“老人家,何不进屋,我们这对忘年交好好畅谈一番?”

    上官思乡站直身体,抓住龙择天的手,说道:“盼望已久,能和小友相对促膝,老朽何幸!”

    两人携手进屋,在桌前坐下,上官思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赶忙站起身,自嘲道:“一时激动,竟然忘了给小友倒茶!”

    龙择天赶忙站起身,拉住上官思乡,道:“老人家来到阳安,说什么我也是东道主,哪能让您倒茶,您坐好,择天应该给您倒茶!”

    龙择天扶上官思乡坐下,变戏法似的从乾坤图中取出玉壶和白玉杯,打开壶盖,手指指向玉壶,一股沁人心脾的灵气之水自指尖流出,约大半壶,龙择天拿出几片生命之树的精华嫩叶,放入壶内,端起茶壶,指尖一股混沌之火将玉壶加热,至煮沸,放置到桌案上,五个呼吸之后,打开护盖,用手轻轻扫了扫蒸发的蒸汽,又将壶盖盖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带丝毫滞涩。蒸汽散发出的浓郁的灵气慢慢扩散满屋,似将整个空间净化一般。屋内摆放的鲜花,竟在这一瞬间绽放出无数鲜艳的光华,盆栽更是如枯木逢春,焕然一新。上官思乡惊讶,深呼吸,闭目,进入空明。体内,仿佛多年沉珂尽去,百十岁的身体一瞬间似乎年轻了五十岁。龙择天看着入定的上官思乡,并没有打扰他,静静的看着这个老人,那种亲切的感觉挥之不去。

    良久,上官思乡睁开双眼,长呼一口气,看向龙择天,神色更是异乎寻常的激动,对龙择天施礼道:“小友大恩,老朽感激不尽!”

    龙择天回礼,道:“还是请老人家先品一品我的茶!”,说着给上官思乡斟满了茶水。

    上官思乡端起白玉杯,放在鼻端仔细闻了闻,脸上立即又显出惊愕的表情,接着陶醉不已,端茶白玉杯似乎舍不得下咽。接着,终于像是鼓足勇气一般,又似乎下定决心舍弃宝贵的东西一样,喝了一口茶水,细品,回味,下咽,深呼吸。

    龙择天静静地看着上官思乡,满脸笑容。

    上官思乡几乎是半柱香喝一口,这杯茶,他用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喝完,期间,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龙择天耐心的等待着上官思乡将茶水喝完,看着意犹未尽的上官思乡,又给他斟满,说道:“老人家尽管喝下去,择天管够!”

    上官思乡不客气的又将这一杯茶水喝完,待龙择天还要给他斟满,摆摆手,说道:“过犹不及,任何好东西太多了都会引起贪欲,这两杯茶正好!”

    龙择天极为钦佩的点了点头,说道:“只有像老人家这样上百年都严格自律的人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择天佩服!”

    龙择天看着上官思乡,感觉此刻他像四十几岁的中年,精力无比旺盛,似乎已经枯竭的灵气再一次充满,各处筋脉骨骼如同再造,血液如同焕然一新,本来苍白的头发变得浓密乌黑,脸上皱褶消失,苍白变为红润,一股洋溢之气令他容光焕发。龙择天也有些吃惊,这样的茶水他给自己的家人和姬老马燕山龙汉清茅老道甚至卫无影都使用过,但是,都没有这样巨大的效果,这是在出乎龙择天的意料之外。龙择天看着依然沉醉不已的上官思乡,问道:“老前辈年轻时可有什么打的机缘?”

    上官思乡思绪在这一刻似乎飘向遥远的其他时空,慢慢说道:“在海上,曾被海浪卷入大海,幸而不死,有神仙娘娘搭救,此后皈依她的门下,俗世修行,倒也练就一些长生的功法,只是,在这尘世,终究没有任何人真正熬得过时间,除非是真的神仙。”。

    “海神娘娘?”,龙择天略一思索,心中明悟,于是转移话题,问道:“老人家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阳安,择天对老人家的赤子情怀至为钦佩,老人家既然已经来到了阳安,还请您不要有任何顾虑,对择天阁多多提一些意见,择天感激不尽!”

    “小友虚怀若谷,老朽惭愧,先前抱怨龙阁主架子大,以为神仙不与俗流,心中怨气颇深,也幸亏姬重龙汉清等老哥哥开解,这才没弄出笑话,今日终于得见小友天颜,一腔不快若青烟飞散,哪有什么顾虑一说?”,上官思乡声音爽朗,果然放下心中块垒,无所顾忌。

    “老朽五年前回乡,目前在闽侯老家东越城定居,但是,那里已经被武瀛人渗透,就连经商也被武瀛人控制各路商道,再加上朝廷不敢得罪武瀛人,纵算是开战对武瀛人仍然是无可奈何处处忍让,令老朽痛惜不已。武瀛人把持着东越城几乎所有的权利,就算是成立商会那个会长也由他们任命。东越城乃是老朽桑梓之地,岂能容忍外来贼寇在我的家乡耀武扬威呼来喝去?跟武瀛人格格不入,几次争端,都差点让老朽送命,好在有当地择天阁秘密保护,来修这口气才得以苟延残喘。只是,在自己的国土自己的家乡受窝囊气,一腔热血被冷水灌头,老朽清醒过来,觉得东越城不是老朽舒心的地方,也不能让老朽发挥自己的能量,这才在当地择天阁的秘密保护下来到阳安,在这里,老朽想把自己的晚年贡献给择天阁,贡献给龙洲天下,小友天纵之才,亘古英姿令老朽倾倒,如不嫌弃,老朽愿奉献全部身家,与小友共同作战,驱除外敌,还我河山!”

    上官思乡情绪激动,壮怀激烈,看着龙择天继续说道:“老朽身家,足够武装十万人,可购买飞舟二百架,老朽已经联络好卖家,玉秀国有一位大富商就是做军火生意,他愿意为老朽提供二百架飞舟,同时负责培训维修,我想,龙阁主一定需要这些,作为老朽的一点心意,请小友阁主务必成全老朽一番赤子之心!”

    龙择天心中感动,站起身,郑重对上官思乡一拜,说道:“老前辈赤子之心感天动地,择天代表天下择天阁,也代表龙洲亿万百姓,感谢上官前辈!”

    龙择天突然想起还在萨胡的二十几名武瀛飞舟驾驶员,听上官向说那些武瀛人为萨胡择天军培训了上百名操作手,只是因为缺少晶石能源,俘获的飞舟一直用不上。但是,如今择天阁已经拿下云中城,重耳北部的大量能量石均可为我所用,所以能源问题可以解决。

    想到了上官向,龙择天问上官思乡:“老前辈与上官向可是家族?”

    上官思乡道:“非也,老朽听说过上官向,更知道上官文英,我们虽然都姓上官,但是却非家族,血缘并不近,要不,独孤秀一怒而灭蓟蔡上官满门也就不会忘了闽侯上官一脉。提到独孤秀,老朽有一事不明,小友为何阻止天下人弑杀独孤秀?”

    龙择天摇摇头,道:“老人家有所不知,独孤秀虽然与我理念不同,但是一统龙洲驱除外敌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何况现在独孤秀不能倒,不能下台,更不能死,他的影响力在龙洲大陆无出于其右者,若是贸然将独孤秀处死或者囚禁,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各怀心事的人将以此为发端,或者以给独孤秀报仇或者勤王的名义纷乱而起,这样,龙洲更加内乱,武瀛人将更有可乘之机,所以,我不能这样做,我也将阻止别人这样做。我们做事情,特别是涉及天下大事的事情,不能义气而为,何况”。龙择天看着窗外,眼神复杂,良久才沉吟道:“何况,独孤秀这个人极不简单,就算有杀死他的机会,也未必能如愿!”

    上官思乡也陷入沉默,半响,看着龙择天说道:“阁主不愧为胸怀天下的第一伟才,我可是听说你的好多亲人同乡死在独孤秀手下的冤魂可不少,阁主居然不为私怨左右,而以博大的胸襟看到的是龙洲天下,老朽佩服!”

    龙择天站起身,握住上官思乡的手,道:“老人家如果在阳安过得愉快,不妨多停留一段时日,与马老等人交流一下养生心得,把身体养好,看着你的晚辈们征战沙场,为龙洲而战,也是一件快事!”

    上官思乡哈哈大笑:“我倒是想啊,不过,既然老朽已经承诺的事情,还是要尽快办理稳妥,否则失言失信,龙阁主岂不会怪罪于我?我这就返回东越城!”

    龙择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若老前辈不嫌弃,我派一些择天阁的护卫保护前辈的安全如何?这一路风险多多,何况东越城处在武瀛人的控制之下,老前辈就这样回到东越城,择天放心不下,我选派一些高手,护送老前辈返程,同时在老前辈身边保护老前辈安全!”

    “那敢情好,老朽就多些龙阁主了!”

    龙择天将上官思乡送出门,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些感动:“这样的老人,这样有赤子之心的爱国人士,一定要保护好!”

    龙择天召初一来到自己身边,吩咐他:“将初二初三初四和龙亥心龙丑心龙戌心龙辰心叫来,为师有话要说!”

    初一笔直站立,一个军礼,随之而去。

    片刻,四男四女到来,龙择天看着眼前这些他倾注了无数心血的剑客,心中喜爱,同时也有些愧疚:“你们这些人,除了战场上偶露峥嵘,平时几乎与世隔绝,是为师耽误了你们,到你们这个年龄,本应该娶妻生子或嫁为人妻,但是现在你们依然孜然一身,秘密隐藏,老师我对你们的关心太少了,为师向你们道歉!”

    初一笔直来到龙择天面前,单膝而跪,说道:“师尊这是哪里的话,我等暗堂小队,承蒙师尊教诲,无论是修为还是各方面能力都已经登堂入室,这是我们莫大的机缘,我等心怀感恩,哪里会责怪师尊?况且,武瀛不灭何以家为?我等发誓,不灭武瀛势不婚配!”

    龙亥心也来到龙择天面前,扶住龙择天的膝盖道:“师尊如此说话,可是要赶我们走?”

    其余众人也纷纷跪倒在龙择天面前,喊道:“我等誓死跟随师尊!”

    龙择天面色平和,一挥手,一股沛然的气息将众人虚托而起,笑道:“你们多心了,为师并没有赶你们走的意思,只是,为师有要事托付给你们!”

    初一问道:“师尊有何吩咐?”

    “上官老前辈你们都见过,那是一位我极为尊重的老人,他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又历经艰险来到阳安,要赞助我们择天阁二百架飞舟,但是,他老人家地处东越城,那里是武瀛人掌控之地,他的处境很危险,我交给你们的任务是,一路护送他回到东越城,并在东越城扮作他的随从仆人或者亲属留在他身边,时刻保护他的安全,就算他再转道别的城池你们也要跟随,直到将武瀛人彻底赶出龙洲的那一天!”,龙择天看着九名弟子,目光期待。

    “可是,我们舍不得离开您!”。龙亥心泪流满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