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禹河大决堤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瀛大军不出意外按照计划在三月末对禹河南岸发起了攻击。数千架飞舟呼啸着向禹河南岸排空而来。紧接着对三处防御工事发起了狂轰滥炸。马岩及众多将军令所有士兵躲进掩体,等待着飞舟轰炸结束。一颗颗火药弹向雨点一样落在阵地上,阵阵狂飙。火药弹落在水中,更不得将禹河炸干。火箭如扑天盖地的蝗虫,将防御阵地射得如巨大的上百里的刺猬。连续三个时辰将近一天的狂轰滥炸将整个防御战线炸的千疮百孔,火炮阵地被摧毁十之七八。马岩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武瀛人的飞舟的火力是如此之猛,更是想不到武瀛人的飞舟可以持续如此长的时间。眼看轰炸结束,走出防御工事一看,万千舰船正一字排开横渡而来。北方的武瀛军队正排列有序,随时等待登船。马岩马玉宝吾尔满东万玛才旦及几百位将军分列在禹河上百里的防御工事上,组织残余的火炮向正在渡河武瀛人舰队发起了第一波反击。炮火怒吼着在武瀛人舰队中炸响,一时之间,武瀛人舰队被炸的七零八落。由于武瀛人启用大型战舰改用小型舰船,火力不足,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一时被龙洲军队的火力压制,再难寸进。但是武瀛军队悍不畏死,上千艘舰船冒着炮火急速航行,慢慢接近南岸。马岩见武瀛军队如此强悍,急令防御军士以火箭射击接近的武瀛战船。有不少眼看登岸的武瀛舰船燃起大火,火光冲天,死尸的胡焦味连同硝烟的呛鼻气息令人窒息。但是,武瀛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小型舰船,前赴后继,不顾中弹起火,冒着浓烟一往无前的朝南岸强渡。马岩等人在阵地上穿梭而行,指挥着火炮集中攻击禹河中心地区拥挤的武瀛人战船,试图阻塞水道,迟滞武瀛人强渡的脚步。禹河被几个时辰的轰炸,早已变得波浪滔天,那些中弹的舰船顺流而下,早已漂到下游,根本没有起到阻塞河道的效果。

    武瀛军队的战力着实令马岩等人惊骇,一天的战斗,虽然武瀛人没有抢渡成功,但是己方的防御阵地已经岌岌可危,尤其是火药弹余量不多,只够一个波次使用。更令马岩等人担忧的是,武瀛人的飞舟经过补充马上又要投入使用,如果再来一次几个时辰的轰炸,整个禹河的防线将被彻底摧毁。马岩等人心急如焚,聚在一起商议怎么办。马玉宝提醒说:“独孤大人交给我们的锦囊是不是到了开启的时候?”。马岩等人立即同意,随即拿出锦囊,仔细看了一遍,随即面面相觑!

    马玉宝痛苦的低下头,喃喃自语又像是征求别人的意见:“真的要这么干?禹河决堤上百里,固然可以将武瀛军队淹没在南岸,但是,禹河两岸都是龙洲的百姓,一旦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决堤,千里泽国,尸横遍野,我们岂不是千古罪人?”。

    吾尔满东说道:“如此看来,独孤大人根本就没有死守禹河的意愿,否则他也不会在一年前就在南岸的防御阵地下方埋置了这么多火药。他是想掘开河口,大河奔流,将武瀛军队彻底湮灭在泛滥的禹河之中,为他固守大江沿线争取时间,或者,他还会有别的打算,但是这个禹河南岸千里土地他是不想要了,哪怕是牺牲千万百姓!”。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独孤秀派我们来到禹河前线,原来他根本就是拿我们当替罪羊!”,马玉宝气愤的说。

    “问题是防御阵地还有几十万士兵,他们可都是帝队的精英,难道也要放弃?”,吾尔满东叹息道。

    几人陷入恐慌和沉闷之中。

    还是马岩率先开口,道:“独孤大人的命令我们不能不执行,这几十万的军队我们不能不保,我建议,防御军队将最后一波火药弹射击完毕,迅速论波次退出防御阵地,让武瀛军渡河南下,随后我们引爆炸药,将武瀛军淹死在南岸!”。

    四人私下商议,想来想去,也并没有别的好办法,也只好按照马岩所说的办。但是谁留下点燃火药?显然不能让别的将军或士兵做这件事情,只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人,因为,独孤秀这是明显防着别人,甚至连这些炸药的布置都是秘密进行的,普通的将军很难参与进来,那些能参与进来的将军说不定都是独孤秀的嫡系,早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或者被独孤秀保护起来也未可知。那么这个点燃火药的人,这个要担当千古骂名的人只能是自己这些人。

    马岩突然跪倒在马玉宝面前,说道:“大伯,你我二人自从离开祁连,来到朝廷,虽然说是被独孤秀胁迫,但是出将入相,好处总归是不少,现在马氏家族在祁连人丁兴旺,我们叔侄二人在皇城也算有了自己的基业,如果我们违抗独孤秀的意思,率军逃跑,雍凉祁连我们家族的那些人和皇城的家业独孤秀岂能放过?再说,以武瀛人的残暴,过了河深入内陆来到南方,这禹河下游的百姓还有活路?有道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禹河决堤虽说要淹死不少百姓,但是武瀛人就能避免?即使不能让他们全军覆没,最少也可拖延些时日,让独孤大人从容在大江一线布防,再寻机与武瀛人决战,只要消灭了武瀛人,将武瀛人赶出去,保住我家族兴旺,我马氏家族何人不能牺牲?就算担当了骂名,独孤大人必定不会忘了我们的牺牲,会善待我们的家族。大伯,我意已决,这个火我来点。吾尔满东和万玛才旦两位兄弟指挥大军分波次后撤,四日后,待到武瀛人全部渡河,我会点燃火药,与武瀛人同归于尽!”。

    马玉宝痛哭失声,拉住马岩,说道:“大伯年老了,这个火我来点,你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马岩跪倒磕头,道:“大伯,家父死的早,大伯您一直将我当儿子一样对待,衔草报恩,连畜生都知道尽孝,在此等危急时刻我怎么会让大伯孤身犯险?请大伯与两位兄弟迅速组织军队秘密后撤,我去岸炮阵地进行最后一次殊死抵抗,待到弹尽粮绝,武瀛军渡过禹河,我就点燃火药,与敌同归于尽!”。

    马岩还待要说下去,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随即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马玉宝擦擦眼泪,郑重的对吾尔满东和万玛才旦说道:“我侄儿交给你们,确保他的安全,另外按照马岩说的办,现在开始组织军队秘密后撤,我去火炮阵地稳住人心!”。

    马玉宝不顾二人开口要说什么,快速离开掩体,来到火炮阵地,眼下两岸正打的火热,众多将军正在指挥火炮进行顽强阻击。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后方的军队已经秘密后撤,自己这些人,十几万炮兵被当做弃子,等待着灰飞烟灭!

    武瀛人的飞舟又进行了两次轰炸,防御工事基本上十不保三,但是,炮火依旧轰鸣,坚守了三天三夜。前线将军发现有异,后方军队换防越来越少,甚至到后来后勤补给都被中断,感到事情非同寻常,想找到马玉宝马岩吾尔满东万玛才旦几位内阁大人。但是只是找到了仍然坚守在阵地上的马玉宝,其余三位大人均已不知下落,于是追问马玉宝是怎么回事。马玉宝身形如山,站在阵地上遥望着北岸仍然毫不放弃登岸的武瀛军,白发飘飞,随风狂舞,背负双手,如俾睨天下的亘古英雄。见到众多将军追问,开口道:“诸位觉得禹河能守乎?”。

    一位将军看着气势非凡的马玉宝,心生崇敬,道:“有马大人这样的盖世英雄,禹河能守!”。

    “放屁!”,马玉宝怒气喷发,道:“别说是英雄,就是神仙来了,也阻止不了武瀛人渡河!”。马玉宝看了看那位将军,又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我们在此阻击了三天三夜,大军已经十去七八,后方军队再不撤走将全军覆没。我们快要弹尽粮绝,拿什么守护禹河?我已经让后方军队撤退,保住一些朝廷的军队,他们都是军中精英,不能白白死在这里,而我们这些人,就是阻击武瀛人,为他们后撤争取时间。如此做法,你们可有意见?”。

    众位将军一听,初时震惊,随即了然,目前的形势确实阻挡不住武瀛人渡河,与其全军覆灭,不如保住一些军队,给帝国留下一些精英。众位将军没有丝毫怨气,何况作为朝廷大员的马玉宝大人坚守不退,作为军人又怎么会撤退?于是众人高呼:“绝不后退,愿与禹河共存亡!”。

    马玉宝满意的看了看众人,说道:“最后一次,所有火炮将所有火药弹发射出去,然后我们就在这阵地上,与武瀛人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最后一滴血!”。

    众位将军神情肃穆,整齐喊道:“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最后一滴血!”。

    看着众位将军离去,马玉宝更是老泪纵横:“有这样的军队,这样热血的军人,龙武之战,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龙洲!”。

    面对已经逐渐接近的武瀛军队,马玉宝终于下令,将所有火药弹发射出去。排山倒海的轰炸将最接近岸头的武瀛舰船炸成碎片,但是后续船队仍然一往无前蜂拥而至。马玉宝令弓箭手发射出所有的火箭,如狂暴的暴雨一般射击在武瀛的舰船上。所有的火箭发射完毕,武瀛人丢掉大量的船只后终于来到岸头,如密密麻麻的蝗虫一般抢滩登陆。马玉宝神力膨胀,如天神下凡,手中剑气势浩荡,一道道撕裂空间的剑光如划破天空的闪电,发出刺耳的尖叫。一排排武瀛士兵倒落尘埃,一声声爆炸将大片武瀛人炸的尸骨无存。龙洲军与陆续蜂拥而至的武瀛人搅在一起,厮杀之惨烈令天地动容。马玉宝看着源源不断攻上岸头的武瀛军队,深感无力回天,大声喊道:“所有龙洲军听令,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人,也决不后撤,杀了这些武瀛杂碎,保卫我龙洲帝国!”。

    所有龙洲兵士听到马玉宝气势恢宏的呐喊,鼓足勇气,迸发出体内最后的力量,悍不畏死的与敌人做最后一次拼杀。

    只有一口气,只剩下一口气,抱住一个武瀛人哪怕是咬断敌人的喉管,也绝不后退。双方刀剑相互插入对方体内,目光中的仇恨和坚定似乎将对方点燃。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掐住对方的脖颈,如同凝固在一起,带着万古仇恨到死不分开。

    武瀛大军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滩登陆,终于铺天盖地渡过禹河。马玉宝孑然而立,仰天长啸,他知道到了那个时候。面向西方,看着祁连方向,想象着噶赤山的雪峰下千里草原,想象着成群的牛羊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悠闲的吃草。那一声声呼儿唤女的美好景象,那袅袅升起的炊烟,那个家园是那样的宁静。可是这一切的美好被眼前这些武瀛畜生破坏殆尽。马玉宝看着蜂拥到自己身边的武瀛士兵,一声呼啸,浑身灵气鼓荡,飞到一处独孤秀指定的火药埋设地点,引爆了自身所有的修为,一声惊天巨响,接着爆炸声连绵起伏,像是成串儿的鞭炮声连绵不绝。上百里禹河南岸,在一声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霍然溃堤。

    禹河,这条放荡不羁的千古大河,携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呼啸着肆意狂奔!

    禹河,不知是历史上第几次决堤,但是这一次,数千万龙洲百姓陷入汪洋一般的泥水之中,几个月,千里江山,浮尸遍野,遍地哀鸿。武瀛人七十万军队,一半死于大河,另一半,挣扎着继续开往南方,他们嗜血的目光更加坚定地投向更为富庶的江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