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三章 独孤秀被困雍州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洒然一笑,道:“你高兴,我便不高兴,今日我们只能有一方高兴,那么看看谁高兴!”。独孤秀祭出戮仙剑,突然刺向赵浪赵老爷。

    赵老爷背负双手,不见任何动作,飘然后退出大堂之外,随即云老爷也消失在大堂。大堂外,偌大的宅院空无一人,似乎被清空一般。独孤秀一剑刺出,御剑而行,飘出门外,林伯等二十人随即跟随,看着空中飘荡的三道身影排空而上,决意将三人活捉。只是,各式法宝各式攻击如遇到了无形的防御,整个院子被一种强大的阵法控制,无论世人还是飞鸟,都被禁锢在这座宅院。

    独孤秀戮仙剑上下左右以浩荡澎湃之力疯狂刺劈,只见一道道撕裂空气的剑光如密集的闪电之网,在这方小院的上空崩裂,划出的火光亮如闪电,撕裂的声音如晴天霹雳,声势浩然。只是,这一切都很徒劳,那无形的阵法阻隔了独孤秀所有的努力,连最神奇的戮仙剑也没有作用。独孤秀一拍戮仙剑,黑蛟龙腾空而出,怒吼嘶鸣,巨大的身体如巨山一般向空中直飞。黑蛟龙昂首直冲,扶摇而上,只是,仿佛上空有一张巨大的电网,在黑蛟龙头顶闪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一团团的电火花炸响开来,在黑蛟龙身上闪出道道电光,一阵阵如同烧焦肉皮的焦糊味充斥空间,黑蛟龙疼的哀鸣不止,跌落在地上。独孤秀心疼的将那黑蛟龙收进戮仙剑,看着上空飘飘荡荡的三道人影,陷入迷惑。

    独孤秀看着赵老爷和云老爷,知道这两位仙家有通天彻地之能,布置的这个阵法比之当初通天大天尊布置的戮仙阵也不逊色太多,没有四位大神从外破阵,自己真的有可能被困在阵里。看着神情焦虑的林伯小七等人,独孤秀一笑,说道:“好在这座总督府面积较大,府内还有不少丫鬟小姐园丁之类的奴才,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短时间饿不死,不如随遇而安,我们痛痛快快在此逍遥几日,岂不快哉!”。

    林伯等人知道独孤秀是在安慰自己等人,其实他自己内心定是十万火急,但是事已至此,真就不如静下心来,好好享受一番,想一想破阵之法。

    独孤秀很奇怪,自己的戮仙剑能劈山斩河,甚至能击穿时空,如何却划不开这无形的阵法?想到赵老爷云老爷与金光圣母的关系,知道此乃金光阵,二十一面宝镜立于二十一支旗杆之上,发出惊天白光,只要启动阵法,金光照射,万物瞬间化为灰烬。只是此时,大阵尚未启动,可能是林虎成估计总督府及内部诸人,暂时没有启动阵法,但是一旦将其逼急了,阵法一催,万事皆休。

    独孤秀乃是见识非凡之人,知道此阵厉害,从戮仙剑拿出二十一套紫霞宝衣,与众人穿在身上,防止林虎成狗急跳墙,启动阵法。

    独孤秀不担心自己能否挺过这一劫,心中焦虑的是外界再也没有自己可信赖之人从外破阵解救自己,若是林虎成启动阵法,即便不能将自己等人化为灰烬,也令自己等人修为尽失,尤其是林虎成长期困住自己而不得,不惜玉石俱焚,引爆大阵,自己等人真的会有性命之忧。他有些后悔没有带上申破天,若申破天来此,说不定会破了阵法,但是转念一想,外边有赵浪和云升这两位至高金仙,恐怕申破天也不是对手。随即又想到了龙择天,若是龙择天来此,小小金光阵定会迎刃而解。想到龙择天,独孤秀苦笑,这个自己当世最大的敌人,居然在自己最危险无助的时候多次想起他,可谓造化弄人。

    独孤秀想到了龙择天,却没想到见到了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一袭白衣的上官向莅临高空与林虎成赵老爷和云老爷并肩而立,向三位施礼之后,上官向将目光投入大院内,见独孤秀站在院子里出神的看着自己,不由怒火满腔:“独孤秀,你可知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独孤秀不屑的抬头看了看上官向:“丧家之犬而已,有何资格在此犬吠!”,说着转身走进屋内,向小七等人吩咐道:“搜一搜府内,看看有没有林虎成的家人故旧,全部捉来当做人质。”。

    似乎知道独孤秀在想什么,林虎成在高空传音给独孤秀道:“大人,不要奢望在府内抓人质,早就防着你这一手,这里是官衙,我怎么会把自己的亲人和故旧放在这里?这里都是官差,衙役仆从之类的,都是帝国的子民,只是凭这些人,大人威胁不了我,更威胁不了上官向。”。

    独孤秀懒得和他传音,一字一句极为清晰极为平和的说道:“不要威胁本辅,小小一个金光阵还难不倒本辅,本辅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撤了此阵,本辅权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否则,本辅脱身,尔等家族一个不留!”。

    上官向说道:“独孤秀,你双手站满了龙洲百姓的鲜血,命丧你手的人何止百万?我上官一门数万人,连襁褓中的婴儿你都不放过,你是古往今来最无耻最血腥的刽子手,你如禽兽,不,你禽兽不如,天下人恨不得生啖你肉以泄其愤,今日,我上官向叫你命丧在此,以报家仇!”。上官向转头向赵老爷云老爷鞠躬道:“感谢两位前辈出山相助,上官向感激不尽!还请启动阵法,将独孤秀挫骨扬灰!”。

    赵老爷说道:“这独孤秀受命大天尊,与龙择天在龙洲展开争霸,本来没有什么,我等闲人只要愉快的在这红尘走一遭便好,只是这独孤秀杀戮成性,尤其是仅为泄愤便屠杀上官一门,惹得天怒人怨,连斗母金光圣母都看不下去了,这才着我二人布下金光阵,擒拿或者斩杀此寮,既然贤侄报仇心切,我便依你就是,这就启动阵法!”。

    赵老爷手握白色魂幡,朝天一指,天空顿时电闪雷鸣,闪电自四面八方而来,照在悬于旗杆的宝镜之上,眼见大阵启动,一道道耀眼的白光照射在阵内,瞬间大院内亮瞎人眼,恐怖的高温骤然间似乎融化一切。突然,四道人影比闪电还快,冲向二十一根旗杆,将宝镜摘下纳入怀中,接着,一道紫衣飘飘的身影直接冲入阵内,阵内二十一人瞬间消失。然后四只金翅飞雕一只九色飞鹰托举着几人扶摇万里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切完成的如电光石火一般,仅仅一个呼吸,从大阵被破到将人救走,几位世外高人根本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只是在呆愣震惊的一瞬间,一切都已发生。

    上官向像是憋了一口气刚刚喘息过来,顿时泪流满面:“龙择天,你何苦如此与我为难!”。

    赵老爷苦笑道:“有他插手,我们也无可奈何!”。

    云老爷也是苦笑,道:“上官贤侄,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这件事情龙择天既然已经插手,我等无能为力!”。

    林虎成吓得面无人色,他知道,独孤秀这一脱险,自己的一切全完了!

    上官向流着眼泪,大声喊道:“龙择天,我上官向从此和你势不两立!”。

    极远处,有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上官向,我龙择天并不亏欠与你,你可知,若是今日独孤秀命丧阵中,龙洲将天下大乱,各路军阀和各路势力趁乱而起,你争我夺,武瀛人更会借此大举兴兵南下,趁龙洲内乱之际,会轻而易举的全面占领我龙洲。上官向,即便独孤秀该死,也不是现在,等龙洲稳定,天下一统,你如果有本事与独孤秀决一死战,我龙择天愿意以兄弟之情祝你一臂之力。若你不顾大义,非要与我翻脸无情,我龙择天也不会只想着兄弟情义而放纵与你,但是,只要你在我择天阁一天,你就要遵守我择天阁的章程,若是你上官向退出择天阁,我龙择天绝不会挽留!”。

    那声音继续缥缈无定:“还有,云老爷,你的女儿云美锦为了上官向曾经夜半刺杀于我,你回去告诉她,毕竟她的命是我所救,今日后若她再干这种愚蠢的事情,我不会留情!赵老爷,感谢你相送柴桑之恩,此处事了,还请阳安一叙,我龙择天定担浆食斛,远接近送!”。

    两位老爷听见龙择天的声音传来,均脸色诧异而且有羞愧之色,云老爷向空中虚无处拱手说道:“龙阁主大仁大义,放过小女,老朽甚是感激,老朽告辞,不再管这份闲事!”。

    赵老爷歉意的看着悲痛不已的上官向,说道:“贤侄,事已至此,想开些,劝你一句:不要轻易放弃你与龙择天的这份感情,否则,将来你会后悔!”。又对空中虚无处拱手道:“老朽承蒙龙阁主邀约,定会前去阳安拜访,以尽其欢!”。说着,赵老爷云老爷勾肩搭背,再也不理悲痛欲绝的上官向和依旧呆傻的林虎成,飘然而去!

    龙择天将独孤秀等人放进乾坤图带到雍州郊外,至妃子城降落于圣母山顶一处圣母庙,龙择天将众人释放出来,在圣母庙大殿外的广场上的石凳上坐下,与独孤秀面对面。对面的独孤秀苦笑一声,道:“想当年在大蕃你救我了,今日在雍州你又救了我,我都搞不清咱俩到底是敌是友了!”。

    龙择天心情较为沉重,对于上官向其实他心怀愧疚,灭门之仇因为自己的阻挡而不能报仇,他十分理解上官向,换位思考,自己也不能轻易释怀。只是,大局着想他不能不救独孤秀,他不能只考虑兄弟之情而忘记自己的初心,虽然感情备受折磨,但是,他不能让这种感情蒙蔽了自己的思想。你上官向可以恨我,但是最起码眼下不是你报仇的时机。看着眼前狼狈的独孤秀,龙择天既感到厌恶又感到滑稽,听到独孤秀如此感怀,龙择天冷冷说道:“你的确是一个刽子手,屠夫,上官向恨你恨得有道理。我救你不是和你有什么感情,因为你还有用,待到天下大定,消灭武瀛人,我会给上官向一个机会,让他了却心愿报了他的灭门之仇!所以我救你,你不要自作多情,我们始终是敌人,是可以合作的敌人,是未来的敌人!”。

    独孤秀叹气道:“我何尝不知如此?只是,你两次救命之恩我总是要心怀感恩的,至于上官向,若是他有本事,我不介意他前来寻仇,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龙择天突然问道:“你此次来雍州,到底所谓何意?”。

    独孤秀道:“林虎成将潼关交给上官向,我不放心,前来问罪的,没想到遇到了麻烦。”,独孤秀苦笑道:“林虎成早有异心,他与上官向勾结,你以为是为了合作大局?不,他有自己的野心,他想成为秦阳之王,想借机摆脱朝廷的控制,正好上官向满足了他的要求,所以他们两人一拍即合,一个想报仇,一个想自立为王,都是有私心的人!”。

    龙择天沉思不语,抬头看天,远处,一朵白云悠悠荡荡,像是漂浮在大海上的无根浮萍。龙择天心有所思,喃喃自语道:“人心不足,就像这无根的白云,若是不能凝聚在一起形成云层,别说下雨,不被一阵风吹散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人行事要有初心,有根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似林虎成这样,本来根基尚浅,实力不够,却偏要干些自己力所不及的事情,烟消云散是迟早的事情。”。

    独孤秀也仰望空中那朵白云,思考着龙择天的话,心中有了自己的主意:“这些该死的宵小之辈,不就是这一朵朵无根的白云?我定要刮起一阵风,将他们都吹得烟消云散!”。

    龙择天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的感叹,让独孤秀有了第二次清理地方官吏的想法,如果龙择天知道,一定会闭上自己的嘴巴,或者捂的严严实实。

    独孤秀在雍州的惊险,让他有了再一次以血腥手段整顿地方吏治的理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