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三生之别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卷龙武之战

    《左氏春秋桓公》:夫德,俭而有度,登降有数。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以临照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而不敢易纪律。今灭德立违,而置其赂器于大庙,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诛焉?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章也。郜鼎在庙,章孰甚焉?武王克商,迁九鼎于雒邑,义士犹或非之,而况将昭违乱之赂器于大庙,其若之何?”公不听。周内史闻之曰:“臧孙达其有后于鲁乎!君违不忘谏之以德。”

    《唐雎不辱使命》: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夫战者,无论内战外战,宗庙社稷谁属之争还是江山寸土之争,无不是以鲜血为代价。故而有一将功成万骨枯之说法。

    但是,这又是必须付出的,鲜有不抵抗非暴力而独立自主者,除非是那个阿三!

    第三百一十一章三生之别

    龙择天率领五女四男两位小正太进入雍州,雍州作为秦阳最大的城池乃是龙洲帝国西北最重要也是最繁华的城池,人口数百万,乃是龙洲数代帝王的都城,龙择天的前两世也都是定都于此。城内无数古建筑保存完好,街道笔直整齐,如棋盘一般,是整个龙洲最为整齐规矩的城池。现在是夏日,西北部正是干热季节,但是雍州不同,城市周边无数水系环绕,泾渭河流交错,给城市带来了温润,郁郁葱葱的秦阳岭挡住了南部来的飓风,北部高原挡住了极北的阴寒之气,使这里成了不可多得的水乡,土地肥沃风景如画气候宜人。城内银杏树翠绿,沿街花朵竟放,青石街道干净得如同透明,房舍错落有致,整个城池显得富丽堂皇而又具有雄厚的底蕴。不愧是十几朝的古都,龙择天竟有些沾沾自喜起来,自己前两世在此定都,不是没有道理,也有后人建都于此不也是享受了自己的余荫?

    龙择天等人在城内自由徜徉,自然吸引了诸多目光,特别是五女,都是仙子一般的人,如同画里走出来的,容颜之美丽,气质之高贵,令人们如痴如醉。接着,整个街道发生了拥堵,就连小商小贩也停止了手中的活计,像大白鹅一样伸长脖子注视着街道上的一行人。龙择天无奈,一挥手,一阵不大的风刮来,接着黄雾橙橙,遮天蔽日,目不视物。人们惊恐躲避起来,待到天地清明,重现天高云淡,那一行仙人已经不知去向。

    龙择天凭感觉穿过城池来到郊外,一处小村落外围,一座巨大的墓地呈现,四山屏合,群峰揖拱,而墓长三里许。北枕山谷,南控泾水,草色浮动,势类伏龙。龙择天突然暗笑,自己的前世居然如此相信所谓龙藏之地。

    龙择天立于目前,有恍如隔世之感。重生于世,有机会完成自己的未竟事业,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天堂有梦,但是神仙始终存在人间传说,没有了人间,神仙又在哪里?若是离得远了,没有了人间烟火,神仙也就没有了意义。若是成仙得道,一朝飞升,留在人间的遗憾就成了永远的遗憾。比如三大圣人,要实现自己在人间的理想,还不是要借助自己的身躯?比如现在已经在墓中可能已经腐烂的变成泥土的前世,不甘心自己的理想就此湮灭,还不是反复重生要化解自己的不甘!龙择天思考着,看着眼前的坟墓,却不自觉将自己与墓中人隔离开来:“终究他是他我是我,就算灵魂重生,终究所经历的人生不同,人也就不再是那个人!”。龙择天看着眼前的荒冢,突然跳脱开来。

    不知为何,龙择天不由自主的走到墓碑前,用手抚摸,后人厚古薄今,以故人为前贤,立碑树撰以彰显前人功业,也是彰显自己的存在。龙择天的手一经扶在墓碑之上,却马上天地生出浓雾,彻底将这一方天地与世隔绝起来。

    龙择天感受到了天地之变,而自己则来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空间。似乎是坟墓深处,又似乎是一处黄橙橙的寸草皆无的阴间之地,暗夜主宰着空间,但是上方似乎有时隐时现的繁星。那些星辰变幻着,似乎形成一幅幅图案,在龙择天的眼前展示开来。

    星辰不断变换演示,天地山水风火雷泽,乾坎艮震巽离坤兑。那些星辰组成的图案渐渐凝实起来,乾坤图自动出现,八卦图飞出,覆盖星空,那些星辰图如同复刻一样,印在八卦图上,使八卦图闪烁起来,自成世界。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龙择天看着八卦图,想起熟悉的八卦口诀,不禁暗笑:“自己前世批已经卜算命运,却终究算不出天下运数,更算不出自己来到自己的墓地看望自己,可见,哪怕到了圣人地步,终究还是要被道祖左右,逃不出人家的手心!”。但是这个八卦图终究是有用的,就算不算卦,用于排兵布阵,特别是是让四女四男摆下阴阳八卦阵,该当是所向披靡!

    龙择天要收起八卦图,却见八卦图突然闪出一副卦象:水火相煎,相克相生,离下兑上,卦曰:刃九,巩用黄牛之革。六二,已日乃革之,征吉,无咎。三就,有孚。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九五,大人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

    龙择天微笑:“九五之尊,变革行事,大业可成!”。龙择天摇头,觉得运数这个东西太过虚无缥缈,岂是一卦而定?但是,这副卦自动出现,倒是提醒了自己,变革图强,大业可成,准不准的,算是图个吉利。

    龙择天看着不断变幻的空间,有些无趣,不想再深入了解什么,只是想到怎样出去。龙择天确定,这是由阴阳八卦构筑的幻境,或许是自己的前世不经意间留存的一丝意识幻化而成。龙择天翻越自己前世的所有记忆,竟然记不得自己是怎样构筑这个幻境空间。正苦恼间,空间却显化出一道虚影,饶有兴致的看着龙择天,声音仿佛自远古而来:“你是我吗?”。

    龙择天一愣,看着逐渐凝实的虚像,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冷冷的说道:“如果我是你,那么我又是谁?”。

    那老人呵呵一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又有何分别?”,伸手将星空八卦图卷起来,“虽然重生后记忆还在,却带不走任何东西,比如这副星空八卦图,乃是我毕生心血,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既然来到这里,怎么有不收回之理?”。言毕,似青烟溃散,无影无踪。龙择天只觉得识海膨胀,那一缕神识如同找到了家,在龙择天识海深处安家。只是这一瞬间,龙择天仿佛找到了失去已久的东西,似乎整个人都完整起来。

    八卦图在眼前飘荡,变幻莫测,接着变成一缕烟雾,自觉飘进乾坤图。

    如同大潮散去,水落而石出,龙择天看清了周围物事,果然自己身处墓地正中。

    四周墙壁上因为镶嵌诸多发光的宝石,竟然亮如白昼。龙择天仔细观看四周墙壁上的壁画,乃是后人镌刻其上,其图文依旧栩栩如生,无非是一些歌功颂德之类。龙择天兴致勃勃,见诸多夸赞之词,有些沾沾自喜,毕竟前人功业后世评说,大多数君王或者默默无闻或者被骂的狗血喷头,向自己第一世这般得到后人一直赞颂却为数不多,可见,历史果然是公正的。

    只是,自己的第一世毕竟大业未成,虽三分天下有其二,终究出师未捷身先死,可惜可叹。虽然建礼仪,造德化,却被儿子弄得诸侯天下,纷纷扰扰,终究还是混乱不堪。所以,功业未成,其实难副。

    这也是对自己前生一世的总结,失败了不可怕,又有了这一次机会,总不会再错过。

    龙择天看完了所有壁画文字,轻松走出墓地之外,那些八卦幻阵,果然在他面前不复存在。

    四女四男两位小正太似乎正等的焦急,看见龙择天施施然从墓门走出,不禁大喜。龙儿走到龙择天面前,问道:“你是怎么进入了墓地?”。

    龙择天笑道:“我也不知,只是烟雾升起,我便莫名其妙的进入了墓中,在里边参观了一会儿,便出来了。”。

    玄儿说道:“龙儿好像忘了,这里也是择天的家呀!”,说着莞尔一笑:“怪吓人的,以后还是不要到这种地方来!”。

    龙儿故作惊讶,说道:“里边那个你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

    龙择天敲了一下龙儿的头,说道:“你是希望我死在里边?”,接着举步走开,说道:“该结束的都结束了,现在的我就是也只是龙择天,是你们的男人!”。

    心儿握住龙择天的手,跟随龙择天亦步亦趋,龙儿叱道:“切,谁稀罕!”。

    龙择天看了一眼跟随在身边云美锦,笑道:“云小姐已经亟不可待了,我们这就去找上官向!”。

    云美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难道你就不想你的兄弟?”。

    龙择天一笑,说道:“这就去,我们各取所需!”。

    雍州城外的潼关镇是拱卫雍州的险关要塞,上官向将兵营设置在这里,足见林虎成对他的信任。但是,龙择天不解的是,上官向并没有将十万大军北移,而是驻扎在潼关,明显有阻击独孤秀大军从豫州进入秦阳的路线,可见上官向并没有按照龙择天的指示将大军北移进入阳安一带。上官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与独孤秀进行第二次合作共同抗击武瀛?龙择天带着疑问,来到上官向的兵营,令巡逻卫兵传信上官向,说龙阁主来到了兵营。巡逻卫兵听到是龙择天亲来,有些激动,行礼欢呼,接着跑到上官向的帅帐通报,说龙阁主亲来,已经来到辕门。

    上官向不敢怠慢,率领各级将领亲来辕门迎接,上官向抱住龙择天,激动万分,各级将领一一行礼见面,然后朝帅帐走去。

    云美锦眼中含泪,却见上官向好像没有看见自己,与龙择天见面拥抱后自顾带领龙择天走向帅帐,似乎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不由得有些失落难过,只好轻轻喊了一声“师兄”,便忍不住泪水,痴痴呆呆的站在那里。

    龙儿心有不忍,拉住云美锦,喊道:“上官向,难道你的眼中只有龙择天?”。

    上官向一愣,看着龙儿,随即恍然大悟,笑道:“四位仙子在此,却是上官向失礼,还请多多海涵!”,向四女行礼,却依然无视云美锦。

    龙择天看着泪水汪汪的云美锦,又看了看上官向,知道,这是上官向故意无视云美锦,其中自有缘由,不是一两句话解释清楚的,于是说道:“还是进入大帐再谈,一杯茶水是免不了的。”,招呼众人,进入大帐。

    龙择天等人进入帅帐,上官向等人将龙择天让到帅位上,其余众人分列两班,因为人多,诸多将军站在帅帐内,龙择天站起身,笑道:“不妨把所有凳子椅子的摆成一圈,我们围成一圈如何?”。

    众人哄笑,却自觉的将桌子椅子凳子集中在一起,众人端茶倒水,站着的和坐着的随意走动,气氛倒也热烈起来。

    龙择天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赵志,笑了起来,拉住他的手说道:“上官阁主安排了你个什么官?说起来,你还是我在萨胡最先认识的伙伴,是我在萨胡的向导呢!若是上官阁主不重用你,你可以到我这儿来!”。赵志早想与龙择天亲热,但是看到龙择天被一众将军围拢,自己靠不上前,只好退避,见龙择天发话,终于逮到了机会,说道:“报告龙阁主,我现在是萨胡择天军第一军统帅,这一次随上官阁主来到秦阳,仍然负责我的第一军。”。

    上官向笑道:“赵志念念不忘龙阁主,几次三番想出走萨胡找龙阁主,我这个庙太小,快要装不下这尊大仙人了,龙阁主若念旧情,尽管将此人拿去,我不要了!”。众人哈哈大笑,赵志更是大喊道:“只要在龙阁主身边,我做个勤务兵也心满意足!”。

    龙择天哈哈大笑,说道:“那就好,只要上官阁主舍得,你就跟在我身边,我提拔你!”。

    气氛越发热烈,但是龙择天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上官向对自己的态度表面看热情洋溢,却隐隐有一种若即若离之感。这让他很是不快,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但是,看着满面春风的上官向,这种感觉却愈发强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上官向详谈一番,了解一下他的真实想法。于是说道:“想必众位将军知道,我与上官阁主乃是结拜兄弟,多年不见总想私下亲热一番,如果诸位将军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先行回到自己的岗位,给我和上官阁主一点时间和空间好不好?”。

    诸位将军马上知趣告辞,四男四女两位小正太也告辞而去,只有云美锦依旧站在那里,泪水似乎一直没有停止。龙择天说道:“请云小姐与龙儿等人在这大营之内好好参观一番,稍后我们与上官兄好好喝一顿酒如何?”。

    云美锦泪眼婆娑,狠狠的看了一眼上官向,又看了看龙择天,拱手告辞而去。

    上官向两眼盯住大帐顶棚,像是注视那里的一只苍蝇,认真而仔细,可是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漠却没有逃过龙择天的眼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