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七章 再到宁都城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可不管独孤秀是否纠结,浩浩荡荡出发,不日到燕子矶渡口,搞得声势浩大,令人心惊。宁都城守军见状,连忙报告:北城燕子矶渡口,一百五十艘船阻塞了江道,造成水路出入困难,说是龙择天率太平川父老来找朝廷上访告状,状告朝廷独孤秀大人将百姓逼到了绝路,要求觐见皇上,求朝廷给百姓一条活路。

    独孤秀差点没气死:龙择天你还要点脸不?明明是你前来逼我,你还恶人先告状,他么还上访告状,弄得天下皆知,真不要脸。独孤秀气得几乎暴走,却始终没有发出出兵剿灭的命令,因为他真的不敢,不敢面对龙择天出乎意料的举动,他真的可以不顾天下悠悠众口,而对龙择天进行无情打击,特别是那支队伍中真的有十万百姓。

    独孤秀虽然没有失去理智,但是那股气是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想办法也要让龙择天知难而退,如果他真的像难民一样在城内或者城外搭起帐篷,天天示威游行,那不光是脸面问题,更不知有没有其他人效仿,来个静坐,堵住大门,让你难堪。

    龙择天这一招可谓恶毒,独孤秀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让龙择天知难而退的好办法,于是上朝,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金玉天没有上朝,却破例在御书房哼起小曲来,对于龙择天出人意料的到来和出人意料的举动,想像到独孤秀纠结得如同便秘一样的表情,他数次无声而笑。“我站在城楼看风景!”,金玉天捧着茶杯哼着小曲,向门外走去,想起那个与自己有些日子没见面的皇后,竟有找她一谈的冲动,虽然这位皇后与自己像隔着宇宙一样的遥远,但是,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皇后睿智聪明,见解独到,最难得的是,虽然她冷若冰霜,却是一个能体贴自己苦衷的人,除了生活中与自己像宇宙一样遥远,却一些话语像春风化雨滋润着自己的心田。所以,他想着要把自己这股莫名的高兴相与皇后分享。

    然后,没有带任何人,连贴身太监都不知道,这位皇帝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从眼皮子底下消失。

    漱芳斋,独孤无双再也没敢拿出那张画像,但是,骨子里已经刻画得如此深入骨髓,只要闲暇,那画面就会不自觉的出现在眼前。她有些害怕,不知道怕些什么,却发自内心的有些害怕。

    没有通传,金玉天就这样出现在漱芳斋,手里依旧捧着那把泥壶,不同的是,空气中洋溢着些许喜乐,还有偶尔蹦出的一两句小曲。独孤无双不动如山,对于这位皇帝的喜怒哀乐她没有任何兴趣,哪怕今天皇上明显有些高兴。

    “龙择天到了宁都城脚下,带着二十万人,据说其中有十万百姓,就盘踞在宁都城脚下,求见朕,希望朕给老百姓一条活路!”,金玉天坐在皇后的背后。

    金玉天发现皇后纤秀的后背有一点微微的抖动,然后瞬间稳定,并没有回身,淡淡说道:“这件事你好像很高兴,不知道你有何高兴的,你想见他一面?”。

    “你父亲会让我见他?”,金玉天笑道。“龙择天给独孤秀的密信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密信,龙择天写了两份,一份就在朕的手上!”。

    皇后独孤无双转过身,看着金玉天,冷淡道:“龙择天这样做似乎是逼迫我父亲妥协,不要再向他发出一枪,否则,他会利用这次机会让我父亲身败名裂,而且,借此机会向天下人声明:他大张旗鼓去秦阳,就是要打武瀛人,不同意的阻拦他的是朝廷是我父亲。”,独孤无双转身,不看金玉天那张有些幸灾乐祸的脸,说道:“只是,拿十万百姓做挡箭牌,其无耻程度不下于我父亲!”。只是这话一说出来,立即觉得不妥,破例脸色一红:“都够不要脸的!”。

    金玉天说道:“但是,独孤秀一定会想办法让龙择天骑虎难下,二十万人,就算独孤秀不理他,他吃什么?现在是深冬,虽然江南一带不结冻,但是终归是很冷的,住在帐篷里,总不是那么回事,时间一久,老百姓坚持不住,会有怨言,搞不好,龙择天就会弄巧成拙,骑虎难下!”。

    “你很担心他吗?”,独孤无双坐了下来,又看着窗外,无视身后的皇帝,自言自语:“你是皇帝,城外有逃难的灾民,你知道该怎么做!”。

    金玉天心满意足,站起身走了出去,依旧哼着小曲,好像比来的时候更高兴一些。皇后,总是那么聪明,他自愧不如!

    独孤秀在朝堂上发了一顿火,因为众朝臣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措手不及,而且是二十万人围在城下,上访告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动武,谁是龙择天的对手?大兵驱赶,那里的十万百姓可都是龙洲子民,谁敢冒着千古骂名当那个刽子手?但是,面对城外黑压压的一片帐篷,各人均感受到了压力,就算重新返朝的金旭光梁大为康同声也说不出好办法,这龙择天就像摆在了宴席上的臭豆腐,上了席恶心了一圈人,却是谁也不好意思说撤下去。

    独孤秀给大家出的题目就是如何将龙择天赶走,甚至都没敢说消灭龙择天,这话到了这一刻,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是正是这个题目,让大殿陷入了长时间的尴尬。

    还是那兰冲,拱手说道:“秘密派兵严密监视,断其粮道供应,困他十天半个月,他总会知难而退吧?”。

    金旭光说道:“此举不可,不消说里边果然有十万百姓,若是真的把他们逼急了,真的要攻打宁都城,那是朝廷骑虎难下了!”。

    独孤秀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若是逼急了,龙择天不知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只要朝廷军和他们发生冲突,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理所当然的对宁都城不利,到时候,能不能打过先不说,龙择天再来一次告天下书,不知道又会给自己弄个什么罪名。

    左思右想,一整天都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只是有人不断通报城外情况,特别是听到有人报:“龙择天在城外拉起了巨型横幅,写着:不要内战一致对外。城内百姓已经纷纷出城,拦都拦不住声援龙择天,更有百姓手提饭食热汤前去看望择天军和那些百姓,群情激愤,几乎控制不住!”。独孤秀更是气炸了肺:“龙择天这是逼我动手!”。

    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皇帝的贴身太监来报:“独孤大人,皇帝带着一千御林军赶了十辆马车给择天军送酒送菜去了,谁也不敢阻拦,现在恐怕已经到了龙择天的军营!”。

    独孤秀怒道:“你们这些该死的奴才,为何不阻拦?为何到这个时候才来报告?”。

    那太监吓得跪倒磕头:“启禀首辅大人,拦不住,皇、皇后娘娘也跟着去了!”。

    独孤秀气得差点没从靠椅上栽下来,大声说道:“气死我了,你们这些阉人,残废,没用的东西!”。

    金玉天再一次采取了出乎意料的行动,这一次,独孤秀被逼得不得不按照龙择天的设想,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

    终究是棋差一招,被龙择天玩弄于鼓掌。只是,我的女儿,皇后,你跟着添什么乱?

    但是事已至此,只好变被动为主动,打定主意,要面见龙择天一次,好好谈谈,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独孤秀宣布散朝,却没有马上去见龙择天,而是到漱芳斋,等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

    金玉天率领御林军浩浩荡荡极为明目张胆的开出城外,名誉就是劳军,慰问将要开赴抗击武瀛前线的择天军将士和皇帝的子民。名誉极好,却引起了宁都城的震动,皇帝这是公然支持龙择天,而且一点都不避讳,特别是听说一向深居浅出的皇后居然亲自来到难民粥铺,亲自为太平川百性盛粥,其目的昭然若揭。十辆马车,开到营地前,马上有人通传:“皇帝陛下前来慰问!”。龙择天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是马上明白了一些事情,马上出营迎接。将士们在自己的营地前列队,整齐跪倒,就连十万百姓也扔下手中的粥碗跪在地上,迎接皇帝陛下。人们山呼万岁,气氛热烈得令天地动容。金玉天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崇拜,竟有恍如隔世之感,心头有些激动,“朕来看望大家,无论你是择天军还是太平川百性,都是朕的子民,请大家平身!”。

    龙择天趋步向前,躬身行礼:“皇帝陛下亲来,实在出乎择天的意料之外,择天代表择天军全体将士和十万百姓,感谢皇帝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再一次山呼万岁,金玉天频频点头,微笑向众人点头,吩咐随从交割慰问品,自己则随同龙择天进入了龙择天的大帐。

    众人坐定,金玉天看了看龙择天身边众人,不由得由衷的钦佩,就是这些人纵横龙洲哪有敌手?择天一统天下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自己暂时处于牢笼之中,天天醉生梦死一般,像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不禁有些黯然。龙择天看出金玉天的想法,说道:“陛下前来慰问,已经向天下人表明了立场,择天无比钦佩陛下的决断,史书上定然记载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陛下英名必将流传千古!”。

    金玉天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只是朕受到贤弟的鼓舞,舍得一身剐而已,无论天下如何说,史书如何记载,朕表明心迹,为贤弟再做一次铺路石而已。”。

    龙择天发自内心深处对这位窝囊的师兄有着难以说明的亲切感,看着这位师兄,虽然龙冠高耸,龙袍加身,但是脸上遮掩不住的疲惫和厌倦告诉龙择天,他现在的处境和自身前途的担忧。龙择天你有些心动,问道:“听说皇后也来此处,怎么未见其人?”。

    金玉天答道:“皇后从来都是特立独行,这一阵儿早就到难民点去了!”。

    龙择天一乐,十万百姓为难民,倒是歪打正着,令独孤秀投鼠忌器,更加害怕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会落下口实,想象着独孤秀愤怒而无可奈何的情绪,龙择天心中莞尔:“独孤大人此时也在京城,未知他对现在的一切表示了什么态度!”。

    “你的那封信!”,金玉天忍不住幸灾乐祸,“虽然他不敢公示于众,但是,众朝臣早已知晓,现在看着独孤秀像热锅上的蚂蚁,心中窃喜之人大有存在。贤弟这一招太过高明,也太过阴损。”,金玉天大笑:“连皇后都说,你与独孤秀是两位当今最最无耻之人!”。

    龙择天忍不住哈哈大笑:“怎么说那也是他的父亲,怎能如此贬损?看来这位皇后也是性情中人,倒是与皇帝相得益彰!”。

    皇帝不自然一笑:“皇后聪慧绝顶,来历不凡,虽是独孤秀的女儿,却放眼天下的,在她面前,就算是朕,也礼敬三分。”。金玉天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在此停留多久?下一步行程如何安排?”。

    龙择天道:“实不相瞒,如果没有这十万百姓跟随,我这十万大军虽不敢说在武瀛敌占区来取自如,但是想跑掉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百姓跟随,生死相依,令我感到十分为难,若是保护不好,令百姓受到任何一点损失,择天都会心中不忍。剩下的只有两种办法:要么独孤秀派大军护送,要么想办法将这些百姓留在宁都城,给他们一个好的生活,让他们安定下来。这一点,我想见过独孤秀之后和他商议。”。

    金玉天想了想,说道:“还是要把百姓留下来,这些百姓跟随你是因为太平川沦陷后,他们看不到生活的希望,跟随你想能再过上他们期待的生活,若是在宁都城这一带将他们安顿好,他们会留下来,这样也不会给你们造成拖累!”。

    “我倒不觉得他们是拖累,只是害怕他们被我拖累!”。龙择天纠正道:“百姓如此看得起我,是我的福分,我们打天下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百姓?这些百姓舍弃身家性命千里奔波跟随我,说明他们认可我,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荣幸,如果这些百姓执意跟随,我不会放弃他们,哪怕是死,我也要在他们中间!”。

    龙择天的话令金玉天震撼不已,情不自禁鼓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