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发一笔小财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见有人多事,极其不快,看着来人愤怒道:“躲开,别说我不给你面子!”。

    来人正是猿坤,看着龙择天发火,也不急躁,一脚将申破天踢飞,道:“这个人我虽然瞧不起他,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将他杀死。”,猿坤看着龙择天,知道龙择天此刻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说道:“这位赵老爷可不是简单人物,你还的小心一些!”。

    龙择天见猿坤插手,知道事已至此,断不可为,于是转过头,看着赵老爷,说道:“还要打吗?那个申破天不值得你和我撕破脸皮!”。

    赵老爷居然满脸欣喜,看着龙择天流露出欣赏之色。说道:“那是个小人,我历来看不起他,与你这一战只不过纯属好奇,只想试试而已!”,把头转向猿坤,说道:“我这里不需要你煽风点火,我的府上也不欢迎你!”,又对仍在战斗的四男四女喊道:“你们那边也罢手吧,该下去好好谈谈了!”。

    龙择天十分喜欢赵老爷好爽的性格,看着猿坤吃味儿,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看着尴尬的猿坤有些幸灾乐祸,又看着四女和小龙领着两位小正太围了过来,说道:“赵老爷家大业大,我们去他的府上叨扰一顿饭食好像没有问题,赵老爷您说是不是?”。

    “当然,你我一见如故,不来个一醉方休怎么成?咱们这就走!”,赵老爷看着身后讪讪跟随的猿坤,叱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没有脸皮?我请你了吗?”。

    龙择天惊讶的看着怒气冲天的赵老爷,很是奇怪,猿坤有圣人实力,自己尚且毫无把握胜猿坤一招半式,这赵老爷充其量与自己一般,怎能如此斥责猿坤?而且看那意思,猿坤还不敢反驳?

    龙小龙趋步上前,来到赵老爷身边,说道:“您这是不对的,所谓远来是客,这猿坤先生乃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怎么算都是半个客人吧?您怎么能将这半个客人拒之门外?您不欢迎他,但是有一半是要看在我父亲面上是欢迎的,也就是您只拒绝一半的猿先生,那么您总不能留下一半赶走一半吧?小辈不知您与猿先生有何过节,但是总不至于将猿先生真的切成两半吧?这猿先生毕竟在我身边很久了,我看他虽然没什么正行,但是总的来讲比那申破天要强一些,连申破天如此讨厌之人您还将他留在府里山珍海味的,这个只有一半讨厌的猿先生您更没有道理拒之门外,您说对不对?如果您还是想不通,或者我还是没能说服您,那么咱们打开了揉碎了说,这猿先生来历不凡,他乃是”。赵老爷一阵头大,看着龙择天问道:“他是你儿子?”。龙择天微笑点头。赵老爷脱口而出:“真他娘的啰嗦,你拜谁为师?我要想想,谁这么碎嘴子教了这么一个碎嘴徒弟?”。

    小龙立即不满,大声道:“您是超凡入圣之人,怎么可以如此爆粗口?特别是在我父亲面前,居然骂我的娘,是可忍熟无可忍?猿坤,给我揍他!”。

    猿坤看着狼狈不堪的赵老爷,幸灾乐祸哈哈大笑:“你也有今天!”。

    赵老爷面红耳赤,拉住龙择天,飞驰而去,远远喊道:“都跟过来吧!”。

    四女和两位小正太甚至赵老爷的四位随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随即腾空而去!

    众人再次回到了大厅,一场风波之后,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龙择天说道:“因为朝廷和武瀛人的双方面压力,我们在太平川已经很难生存,所以选择放弃,转战到秦阳以北,寻机与武瀛人作战。这一次转移,除了我剩余的十万太平川择天军,还有十万对我们不离不弃的百姓,他们携家带小,除了家当,连鸡鸭鹅狗等牲畜都携带着一起上路。如果仅有军队,我们完全可以选择翻雪山过草地过戈壁滩沙漠的那条路线,但是,因为有百姓,我只能选择一条比较好走的路线,尽量让百姓舒适一些,免受颠簸流离之苦。之所以要租用赵老爷的船队,就是出于这样一种考虑,请赵老爷即使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要看在百姓的面子上把船队租用给我,择天在此不胜感激之至。”。

    赵老爷笑道:“龙阁主果然不愧胸怀天下之人,对百姓更是爱民如子,即使是万里奔波,百姓仍然不离不弃,真是让人由衷感到钦佩。既然如此,老朽怎敢刁难?老朽自少年时代出山,干的就是生意,几十年没干别的,就是在这九江十八水干水运这一行当,别的不说,船队不少,几百艘船还是有的。阁主既然需要,我愿意免费送阁主至宁都城,至于剩余的路,老朽无能为力。”。赵老爷看着龙择天,继续说道:“但是,就凭你和独孤秀的关系,你怎么敢浩浩荡荡到宁都城?正如你所言,那独孤秀可是千古第一无耻之人!”,赵老爷哈哈大笑。

    龙择天笑道:“看来赵老爷也知道我写的讨伐独孤秀的那篇檄文,对于独孤秀,我骂还是要骂,但是终究还是要合作的,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武瀛人,我之所以敢于送上门,我就认准了独孤秀没有胆量明目张胆的残害我的军队和跟随我而来的老百姓。我只是在赌,赌他还有一丝人性,即便赌输了,我也有信心让他不敢乱来,这一点请赵老爷放心!”。

    赵老爷点头,说道:“以阁主今时今日之修为,再加上跟随在你身边的这些世外高人,独孤秀还真不敢乱来。”,说着,看了看猿坤,讥笑道:“但是不知道这个魔王什么时候转了性,竟然成了你儿子的保镖,可见果然水无常形!”。

    猿坤不知为何,对赵老爷似乎比较忌惮,尴尬说道:“受人之托,受人之托而已!”。

    赵老爷说道:“我马上吩咐人调船,只是我的船最大的也就装载两千人而已,阁主二十万人,再加上货物,需要一百五十艘船,这么大的船队一起出发连我都没有见过,准备起来也需要三天时间,请阁主暂且在寒舍住下,与老朽多多盘旋几日如何?老朽再给你准备一千万两银子,权当为你送行!”。赵老爷又拿出一枚古铜色的令箭,递给龙择天,说道:“此令箭乃是我赵老爷行天下独有,你拿着,说不定有用!”

    龙择天接过令箭,见古铜色的令箭闪烁着金色光芒,令箭的箭杆写着“汇通天下”四个大字,吃惊而又意外,感谢道:“如此感谢赵老爷,高天厚地之恩,择天定不相忘!”。

    赵老爷爽朗大笑:“能与龙阁主把酒言欢,结为莫逆,乃是老朽之幸,何必言谢?走,酒菜备好,我们一醉方休!”。

    赵老爷拉着龙择天的手,一路笑声不断向宴会厅走去。

    独孤秀收到了来自龙择天的神秘信函,独孤秀奇怪的是,这位痛骂自己为千古第一无耻之人的学弟为何突然给自己来了一封信函,他要干什么?

    独孤秀很好奇,好奇龙择天要跟他说什么。

    “独孤兄:弟龙择天拱手!自第一次从昆侯给你写信至今又是匆匆数年,想起第一次与兄台合作西征北伐,那是何等的默契而又潇洒随意?第一次的合作,我们共同抵定了龙洲帝国西部大势,彻底改变了西部四分五裂的局面,完成了削藩政令一统,实现了兄台几十年的心愿,想必,至今,兄台都会在内心深处对西征北伐之事沾沾自喜而引以为傲吧?

    然,兄台以攘外必先安内为名,不顾西征北伐你我结成的血与火的情谊,悍然在我背后向我发起突然攻击,撕破脸皮置我于毁亡败途之境。灭音少山,铲除弱水川,屠灭龙村,将我择天军从两香之境赶往黔宁昆侯益梓一带,又不依不饶将我逼入雪山草地戈壁沙漠之绝境。而且还没完没了,与武瀛人勾结,掳走我妻,残害我姐,并以此做人质害得她们香消玉殒,造成太平川数万百姓葬身战火,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不要说这些你都没有参与,你做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按理说,你我之仇不共戴天,我龙择天岂能向你摇尾乞怜?不错,论个人恩怨,你我早已经势同水火,不死不休,而且我有能力让你不得好死!但是,为何我至今没有想兄台报复?没有对朝廷军发起全面战争?因为,我和你不同,我有一个良心,一个面对外敌时为民请命的良心!

    我不愿意与独孤兄在如今的形势下直接展开全面战争,是因为我始终相信,兄台内心深处依然有一颗龙洲子民之心,你同样不愿意看到龙洲山河破碎沦为异族的奴隶。就算我有与你争霸天下之心,你也应该体察到我的良苦用心。我撤出两香之地,撤出闽西南越黔宁昆侯益梓,就是要把地盘让出来,免得你因为不甘心而让江南大地战火频仍。现在,我大军几乎全部转移到秦阳以北,向南俯视的是盘踞在重耳蓟蔡莫干及禹河以北一线的武瀛军。既然你把龙洲禹河以北的大部分地盘让给了武瀛军,那么我穿插于其背后,你还有理由对我进行追缴吗?就算你有这个心思,在武瀛人控制区你有这个能力吗?未来,我在敌后发展,由北向南攻击,而兄台你从南向北攻击,我们南北夹击,有没有战胜武瀛人的可能?这需要我们再一次合作,共同的目标是消灭武瀛人!

    如今,我将盘踞在盘龙川的最后一批人马全部撤出来,把那里的地盘全部让给你,虽然不是给你的见面礼,但是,你总该知道我不愿意打内战的良苦用心了吧?

    我太平川择天军十万人,再加上对我不离不弃的百姓十万人,已经离开了太平川,去哪里?当然去秦阳以北,怎么走?这正是我要和你商量的事情。

    我二十万人欲从水路入宁都城,取道禹河,然后从官道经豫州再到镐京转道向北。这一路要经过你的防区,武瀛人的敌占区,我不想让跟随我的百姓受苦,一路上要有足够的车马运输工具,尽量走的舒服一些,这就需要你的帮助!

    我到宁都城后,请备足舰船,将我护送过大江和禹河,再派兵将我护送到豫州和镐京,之后向北的路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相信你能配合我完成这次转移,因为这对你是件好事,我走了,远离你的视线,让你眼不见心不烦,你何乐而不为?而且我走的好处对你显而易见,我们未来的合作是大势所趋,到我们共同对付武瀛人那一天,你会觉得你放我走是多么的英明!

    如果你起了歹心,我还奉劝你收起你的不良企图,你知道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如果在宁都城你试图消灭我和我的择天军,甚至不放过随我而来的百姓,你知道我有足够的手段让你万劫不复!如果你不派兵不出力护送我,我会赖在宁都城,二十万人的吃喝,想必独孤大人也不会心疼!

    不是吓唬你,你了解我,所谓最了解你的人是你最大的敌人,指的就是你我,何去何从,我相信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龙择天敬上!颂冬安!”。

    独孤秀看着这封信,七情上脸,哭笑不得,你我是最大的敌人好不好?你怎么还赖上我了?我剿了你十几年,你还主动送上门来,这叫什么事?

    此刻,独孤秀看待龙择天就像是蹲在脚面上的癞蛤蟆,真是十足的令人恶心。

    可是,怎么办?难道真的趁此机会将他的十万人彻底消灭?就算能做到,我真的敢做吗?独孤秀纠结的十分难受,大骂龙择天:“你他么才是亘古第一无耻之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