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乾坤图再见小花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带四男和两位小正太进入乾坤图,早前,自乾坤图打开,龙择天在乾坤图内令龙东释放出神女的魂体,将其置于乾坤图灵湖之内,以天地灵气滋养其灵魂。但是龙择天并没有把握使其凝结实体,再造肉身,毕竟自己现在还没有道祖的通天之能。这一次进来,看见灵湖内神女的灵体竟然有凝为实质的迹象,这让龙择天十分惊讶。

    龙东却很急迫,竟然越入湖内,伸手抓取神女的手,但是,毕竟神女还没有再造肉身,虽有有凝为实体的迹象却依旧是魂体,一抓扑空,顿时失望至极。神女嗤笑,对龙东竟然有一丝含情,说道:“虽然暂时未得肉身,但是,这方天地灵气充裕,湖水更是如圣水一般,对灵魂的滋养有着巨大的好处,想信机缘来时,我会再造肉身,到那时你在如此猴急也不迟!”。

    众人嘲笑龙东,龙东破天荒羞涩起来,喃喃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如此的美妙,做人真的很好!”。

    龙择天听到神女如此说法,突然有一些想法,小花一直被滋养在水晶棺椁内,虽不朽,但是一缕神魂如不好好滋养终归会魂飞魄散。心念微动,径自来到小花的棺椁前,打开棺椁,将小花抱在怀里。神识探入,小花灵台那一丝清明明显弱了起来。龙择天抱着小花,回到灵湖,慢慢探入湖里,将小花的身躯浸泡在湖水之内,神识紧张的探测小花灵台内的那一丝清明,虽然没有丝毫复苏的迹象,但是,龙择天相信,只要长久滋养下去,小花会有灵魂复苏的一天。这让龙择天备受鼓舞,心里想着,只要小花活过来,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放手,这个深爱自己的女孩子内心深处的苦楚太多,受的折磨太多,自己的辜负几乎令她失去了所有生活的动力,不然也不会毅然决然的代替阿朵死亡。龙择天抱着小花浸泡在灵湖内,思绪万千,百感交集。

    但是,终归要想个办法,自己不可能陪着小花在灵湖内旷日持久,还是要靠她自己慢慢恢复,可是又不能把她扔在湖里,这让他感到左右为难。正犹豫间,灵儿和慧儿来到龙择天身边,说道:“何不以灵木制作一条小船,将小花姑娘放置在船上,在灵湖内自由飘荡,你还怕她被野兽鱼儿吃了不成?”。

    龙择天觉得很有道理,这乾坤图是自己的世界,其内灵兽等都是自己的私产,对自己的东西它们只能看护而不能有任何私心,否则,自己一个念头那些灵兽无不魂飞魄散。想到这里,龙择天让两位小正太抱住小花,自己纵身飞出灵湖,去寻找万古灵木。

    乾坤图作为道祖开天辟地时炼化的一方世界,自天地立心之始,各种生物植物在这一方世界不受影响的成长,自然不缺乏灵木一类的树种,但是,能滋养神魂的灵木却少之又少,龙择天要找的就是那种能滋养神魂的万古灵木,具体是什么树种,自己也不清楚,只能凭感觉。龙择天飞驰于天地之间,穿越无数山脉,感念无数灵木,都没有发现让自己心动的树种。正在失望,见远处一处偌大的草原之上,突兀的耸立着一颗巨大的灵树,其树干之粗大不知几千里许,其高高耸入云不知捅破了几层祥云。其华盖如伞,遮天蔽日,枝叶繁茂不知道森森几许。龙择天脑海中突然出现前人山海志有记载一段话: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即之丘,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龙择天意动,随即欣喜若狂:“道祖老师竟将如此神木移植至此,原来真的是天可怜见。”随即龙择天纵身如飞鹰展翅,翱翔不知多少里,远远离神树之外,扶摇而上,飞行大半天时间,却还未见树顶分毫,只知道,这棵巨大的神树如单独一方世界,竟然广袤无边。龙择天心中激动,这棵神树乃是传说中的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先贤圣人神仙以此树为阶梯,来往天堂与人间,莫非自己无意中寻找到了沟通天地的出入口?灵儿不是说玲珑宝塔第七层才是沟通天堂与人间的出入口吗?但是,传说不会有假,建木之灵,足以神奇得令人顶礼膜拜,沟通天地确有可能。而以如今这巨树至高,不知捅破了几层天阙,为沟通天地提供了无限可能。只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那无限高的巨树不知道多久才能飞得上去,只能望天堂而兴叹。突然想起道祖无数次莫名其妙的的出现在自己身边,莫非就是从这里出入的?龙择天激动莫名,仿佛看到了人们向往已久的天堂就在自己眼前。

    龙择天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在人间尚有太多未尽之事,登天那是以后的事情。而且燃眉之急是要去一块灵木做成小船板,神树有灵,说不定小花和神女在这个神树做成的小船上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机缘。龙择天站在神树的一支小枝丫上,见神树无边,其上各种灵鸟异兽活跃在自己身边,说道:“各位,择天此来,见神树若此,想必也是我的机缘造化,择天只取一枝,救一位与我有缘之人,在此谢过!”。

    龙择天笑看着围在自己周身的灵鸟异兽,手中宝剑一挥,一枝巨大怀抱粗细的枝丫被龙择天抱在怀内,然后纵身飞行,回到了灵湖。身后无数灵鸟紧紧跟随,竟然口衔枝叶紧紧跟随而来。龙择天奇怪,但是也没有细想,手中宝剑纷飞,将大枝丫削的笔直,接着破木成板,挖槽成楔,一张双人床大小舢板美妙呈现。龙择天摸了摸满脸大汗,心道,这神树果然不同寻常,就是人间的大至尊顶峰也别想损坏这神树分毫,自己做出这一道船板,竟然如此费力,简直虚脱一般,可见神树之坚硬竟然比钢铁还硬。

    龙择天将舢板推进湖里,将小花放置其上,又让神女也来到舢板,手动气发,舢板飘飘荡荡向湖中心划去。龙择天看着远去的舢板,心中暗暗祈福:但愿小花能脱离此噩,重新回转过来,回到自己的身边。

    龙择天正在暗自祈祷,身后天空之上,上百只五彩灵鸟口衔灵叶飞向舢板,落在舢板之上,一瞬间,舢板灵光四射,一朵五彩灵气组成的祥云将整个舢板包裹起来,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绽开了一朵圣洁五彩莲花,与湖光山色天空交融,形成了极为震撼人心的美丽画面!

    四男和两位小正太震惊无比,这一美丽至极的画面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见过。

    龙择天微笑的十分自信,他相信,小花一定会醒来!

    龙择天回到大营,见各军大营整齐有序,白色帆布帐篷如天上繁星点点绵延数里,炊烟缭绕,人欢马炸,特别是那些新招来的女兵,正在列队,数百女兵英姿飒爽,穿上了统一的军装。龙儿等四女再加上龙亥心等暗堂十二女以及云美锦玲玲和那些一直跟随择天军的数千女兵,整齐划一排列有序。龙儿像个指挥官,呼喊着口号,操练女兵队列,其余众人如同教官一样目光严厉地审视着这些女兵,一板一眼居然有大将之风。龙择天心中高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女兵,感叹终究还是有一些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子,让这支男人的军队变得活跃起来,果然,这世界不能没有女子,哪怕是铁血军营,也需要女人,何况有一些女人本身就很铁血,比如龙儿和白儿。

    龙择天看了一会儿,突然显得很落寞,回到大营,进入自己的帅帐,端坐在营帐内,手捧茶杯,不知道想些什么。

    有士兵传报,大夏总督求见阁主!

    龙择天站起身,挥一挥衣袖,仿佛要赶走心中的落寞之感,迈步走出大营,见马青云偕同总督衙门一众大员正在聚集在帅帐外,再看其身后无数马车,心中有数,趋步上前,拱手道:“感谢总督,择天定记得总督这份恩情!”。

    马青云还礼,客气道:“还是那句话,能为阁主效力是我的福分!”。

    龙择天请马青云等人进入帅帐,分宾主落座,吩咐勤务兵沏茶倒水,尽地主之谊。

    马青云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在桌上,看着龙择天,说道:“阁主,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龙择天道:“总督有话尽管说来!”。

    马青云道:“阁主此次途径大夏,令我等相助阁主,我等心中十分忐忑,阁主,我等是否会有通匪之嫌?若是独孤大人追问起来,我等如何是好?”。

    龙择天手指轻敲桌案,说道:“既然惧匪,何来通匪?”。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令马青云顿时面红耳赤:“确实,我等十分恐惧龙阁主天威,既然龙阁主求上门来,我等怎敢将阁主拒之门外?只是如此一来,我等通匪之名早已坐实,与恐惧无关,未来我怎么去面对独孤秀的天威?阁主我得罪不起,独孤大人我更得罪不起,如此天威难测,为保命总是首鼠两端,早晚必遭天谴。阁主长久流浪,消息闭塞,难怪不知道京都和南越之事,左少荃左氏家族被灭门,南越五羊派被灭门,皆因惧怕天威首鼠两端而自取其祸,阁主可知太平川终日在武瀛人硝烟之下,可能保全乎?”。

    龙择天一听,顿时惊呆,与太平川聂风甚至陈潮夏很久失去联络,确实闭目塞听,没想到居然出现了这么多的事情,那么自己心中那个不好的预感究竟是什么?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太平川?武瀛人?请总督大人详细说说!”。

    马青云说道:“武瀛人先是轰炸了太平川,破坏了阁主留下的防御大阵,接着以二位夫人相要挟,欲全身而退,结果两位夫人不惜自爆肉身也要让择天军尽数灭掉十几万武瀛大军,二位夫人壮烈赴死,实在是可歌可泣!”。

    龙择天顿时晕厥,瘫倒在帅案上,昏死过去!

    门外,早有官兵闯进屋内,见龙阁主昏迷,顿时不知所措,大声呼喊,将龙儿等众女吸引过来。龙儿一见,顿时扑上前去,抱起龙择天痛哭失声!

    心儿和白儿也是急匆匆围了过来,看着龙择天一脸惶恐不安,眼泪成串,哀恸不已。玄儿稳重,抓起龙择天的手腕,细细一把,知道,龙择天因为骤然受惊,气息阻滞,心头竟猛然堵塞了一大块血块,形成梗死之症。玄儿急忙以浩荡真气为龙择天疏通血管及经脉,更以先天之气不惜代价的灌注于龙择天体内,保护龙择天心神不至于被突如其来的噩耗击碎,然后推开龙儿,将龙择天抱在怀里,玉口渡真气,将自己的气息与龙择天形成天地循环。

    龙儿初时要发怒,后一想,自己与白儿乃是阴寒之属,心儿心火太盛,只有玄儿属于温性之属,再加上玄儿心性平和温柔体贴,其气息舒缓平静,乃是最佳的治疗方式,于是不再有气,只是关切的看着龙择天,等待着龙择天醒来。

    马青云此时心中后悔,有几次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龙择天,怕的是龙择天震怒之下失去理智,祸及自己,因而隐忍不说。但是,此时,龙择天大军将行,一屁股乱账留在大夏,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独孤秀的诘问,于是打算让龙择天配合自己演一出戏,择天军大营起营之时,做出狼狈逃窜状,自己当一回追赶择天军的大英雄,实际上是礼送出境,也好堵住悠悠众口,面对独孤大人有个说辞。没想到,龙择天对二位夫人如此情深义重,骤闻噩耗居然昏死,那么这出戏还要怎么唱?此时又不敢走,生怕引起这些姑奶奶的怒火,一种邪火发泄到自己这些人身上,岂不是无妄之灾?走又不敢走,留下来又提心吊胆,正在举足无措之际,果然见龙儿怒目圆睁看向自己,只是这一眼,自己顿时感觉通体至寒,仿佛掉入了冰洞,连颤抖都不可能发生,虽然极致阴寒,却冷寒淋漓,一种死亡的感觉瞬间笼罩心头,想要说话,却嘴唇连动都动不了,甚至连眼睛想表达一种情绪也表达不了,哪怕是闭眼等死都不可能,只是眼睁睁的承受那道极致阴寒极致恐怖的目光。

    龙儿刚要有所动作,却见龙择天悠悠醒来,说道:“龙儿,不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