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香消玉殒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已经夜深人静,吕尚等仍聚在一起商讨着太平川的去留。

    姬重反对离开太平川,“择天临走时,郑重嘱托我为他守好太平川,说太平川是他的根,是他未来还要回来的地方,更何况他把自己的父老乡亲和妻子儿女都留在了这里交给了我们,我们怎能就此离去,让经营了二十年的太平川就此失去,心血付之东流?更何况如今两位夫人被人掳走,下落不明,如果就这样走了,我们怎能对得起择天?要走你们走,我不走!”。

    风隐也觉得应该固守太平川,“这毕竟是择天最初选定的地方,王大昌他们付出了二十年的心血,就这样走了,实在对不起择天,也对不起与我们择天阁朝夕相处了二十年的太平川百姓。”。

    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

    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有卫兵来报:“南越总督府总督公子陈潮夏求见吕尚大仙人!”。

    吕尚眼睛一亮,对众人笑道:“看来形势或许有所转机,这位陈公子乃是择天密友,其父陈国堂与择天私交深厚,快快有请陈公子!”。

    陈潮夏来到吕尚面前,弯腰行礼,道:“陈潮夏拜见大仙人!”。

    吕尚笑道:“陈公子乃是择天好友,与在座各位也都熟悉,就不必客套,不知此来有何事?”。

    陈潮夏恭敬的给姬重风隐等见礼,然后说道:“日前司马环宇长公子司马有为潜入总督府找到在下,说司马环宇被司马家族诓骗至五羊城,将肇州城拱手让给武瀛人,委托我赴肇州组织其麾下择天军弃肇州赶往太平川增援。在下在父亲大人的暗助下,迟滞了武瀛大军攻击肇州城的步伐,整合了肇州择天军有序撤出城外,现在已经偷偷开拔到距太平川五十里的一处山谷。在下此来就是要与诸位商议如何用兵事宜!”。

    吕尚一听,顿时目光如电,凝视着陈潮夏:“你是说肇州的二十万择天军已经赶来了?”。

    陈潮夏点头,说道:“武瀛军兵分两路进攻太平川,一路从石泉出发经闽西攻打太平川,一路就是从南越主要以武修带队集合五万兵马经肇州昌怀然后北上攻打太平川。我之所以放弃肇州城不守,是因为肇州城易攻难守,香水河直通南越,从水路很容易攻打,而且,肇州城是我父亲管辖,他不想把战火引到南越,告诫我将武瀛人引到三不管的太平川以南的山区,依靠地形优势将南越来的武瀛军歼灭。所以,我已经在太平川东南向通往太平川的必经之路设好伏击,另外分出一部分兵马支援太平川,现在军队等待命令,商议一下将那部分军队安置在哪里!”。

    吕尚由衷佩服龙择天的眼光,就凭认兄弟这份水平就足以令人侧目。陈潮夏此番用兵大有龙择天风范,设伏击引军增援太平川,这都是大手笔。吕尚问道:“你在山区埋伏了多少人马?又带来了多少援兵?”。

    陈潮夏道:“伏兵十万,援军十万!”。

    “如此甚好,你马上回到伏击地亲自组织伏击,将剩余的十万择天军交给风隐!”。

    “是,大仙人!”,陈潮夏领命而去,风隐也随之而去!

    众将军倍受鼓舞,各自散去,准备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吕尚思考,肇州方向的武瀛军五万人,陈潮夏伏兵十万自可抵挡。问题就出在闽西方向来的武瀛军,现在虽然暂时退去却在太平川不远处安营扎寨,明显是等待援军再一次对太平川进行攻击。这一路人马数目不详,但是估计不下于二十万,再加上飞舟及其异常强悍的火器支援,这一路十分棘手,太平川剩余的五万人马根本不足以抵挡,陈潮夏带来的十万兵可解燃眉之急,但是尚有不足,如果聂风趁机袭击武瀛军背后,尚可有周旋余地。问题是,聂风弃城而逃后与太平川失去了联络,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那么问题就来了,以太平川的地形和纵深可以引武瀛军深入至盘龙川,在盘龙川形成口袋阵,但是那个口子就是东向出口,也就是闽西到太平川的出口,如果聂风在出口将口袋扎紧,武瀛人定会有来无回,这一仗,太平川可以守得住。

    吕尚思考良久,觉得方案可行,于是通知各位将军,以一部出太平川引军深入,其余部在盘龙川周边设置伏击阵型,将敌人引入口袋。

    “现在就差聂风,你是择天的兄弟,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

    吕尚喃喃自语,甚至有对天祈祷的冲动。

    武秀清率领五万人马取道肇州城后并没有停留,直接坐船西渡,过昌怀城上岸,向北沿官道直插太平川。武秀清也知道肇州城的择天军不战而走始终是个隐患,但是他对自己更加自信,他相信缺少了司马环宇的择天军会成为散兵游勇,不足为虑。再加上自己这一路高端武修上百人,几乎势不可挡。因此,从来不怀疑自己会顺利进入太平川,再加上自己手中的筹码,足以让太平川投鼠忌器。

    一辆大车在众武修的簇拥下疾驰,车内是被绑缚的公孙媚瑜和阿朵,两人被封口,眼神中虽有愤怒,但是彼此鼓励,倒也平静。武秀清的筹码就是两位夫人,他相信,只要有这两个人,就算此战困难多多,也能让太平川自缚手脚。

    前方队已经进入山道,两侧树林密集,夏风时而静默时而起伏,树叶刷刷的响声和偶尔传来的鸟叫声,使山道显得幽静而恐怖。就在这令人心慌的静谧中,铺天盖地的箭矢如暴雨狂暴的砸向人群。武秀清知道,这是中了埋伏,亲自带队,不顾一切引军冲刺,山道蜿蜒崎岖狭窄,尸体不一刻便阻塞了道路。武秀清见马车不能行,将车中的两位夫人一左一右夹在腋下,在众武修的护卫下率先冲出了伏击区。然后令人看守两位夫人,自己率领武修返回后方接应。武秀清命令部队哪怕是踏着同伴的尸体也不可耽搁片刻,奋不顾身冒着箭雨向北冲锋。在丢下一般尸体后,大约两万五千人冲出了伏击区,疯狂向北冲刺。

    陈潮夏引兵下山,随后追击,两军一先一后,如影随形,向太平川冲去。

    此刻的太平川战火重燃,武瀛军已经深入太平川腹地,武瀛军三面受敌,饱受箭雨攻击之后,择天军从三面向山下冲锋,气势如虹,将武瀛军死死压缩在中间一片开阔地上,随即三面箭雨再一次如冰雹砸向人群。武瀛军空有火器之利,怎奈被如此密集的箭雨攻击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瞬间死伤一片。

    但武瀛人毕竟军事素养极强,被攻击之后并没有逃走,索性将同伴的尸体码垛起来,形成了一圈巨大的掩体,然后借着尸体组成的围墙向边射箭边冲锋的择天军以火器射击。随即择天军也是成片倒下。吕尚见状,命令士兵停止冲锋,在火器射程之外,与尸体围墙中的武瀛军三面对峙。

    吕尚看向闽西方向,期待有奇迹出现。

    吕尚不愿意这种对峙持续下去,因为他担心,武瀛的飞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自己三面将武瀛军包围,如果围而不胜,待飞舟来到,自己的军队必定成为靶子,那时不是如何奸敌而是如何保命的问题。

    吕尚将择天军众将和风隐马燕山公孙夫妇龙家众人及姬重等人叫到了一起,说道:“我们不能任由这种僵局持续下去,一旦武瀛的飞舟来到,我们择天军将成为靶子。我认为,三面军队以盾牌阵逐次推进,然后以箭羽进行攻击。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这些至尊以上的武修从空中杀入敌人的中心地带进行骚扰,分散他们的攻击精力,给我军推进创造时机。”。

    风隐等人觉得很有道理,吕尚、马燕山、姬重、龙汉清、风隐、龙昌仁龙昌义、王福重武中奇叶文才等十名最高端武修瞬间腾空而起,如同十支利箭刺入武瀛军阵中。随即展开了疯狂屠杀,顿时,如一块巨石投入到湖中央,武瀛军混乱不堪,向四面八方溃散。外围的择天军趁机推进,箭如暴雨倾盆。武瀛军知道大势已去,整合兵力向东潜逃,那一处缺口正是吕尚围三缺一的闽西方向,是吕尚对聂风寄予希望的方向,如果此时聂风引军而来,正好堵住逃兵,来个一网打尽。

    没有让吕尚失望,武瀛向东逃窜的残军正面碰上了聂风率领的十万大军。聂风放弃闽西城进入山林转战游击,终于来到了太平川,也正赶上了这一战。东向出口被聂风堵个正着,一场混战随即展开。

    吕尚引三面大军合围,将武瀛军包裹在包围圈中,吕尚预计,不超过半个时辰,武瀛军必定一个不剩。

    突然,从南面山道冲出一支两万多人的武瀛军,从择天军背后发起了突然袭击,只在一瞬间,南面包抄的军队被打开一道巨大的缺口,随即大军涌入与被包围的武瀛军汇合,呈排山倒海之势向东突围。聂风猝不及防,随即被冲破阵型,眼睁睁看着武瀛大军冲杀出去。陈潮夏率兵及时赶到,大喊:“不要放过他们,两位夫人在他们手里!”。

    吕尚和马燕山闻言,如两支巨大的苍鹰,向武瀛军冲去。武秀清一看,急令武修排成人墙阻止吕尚和马燕山的冲击,同时令武瀛军急速突围。

    武秀清将公孙媚瑜和阿朵一左一右放在身边,两只大手握在两女粉嫩的脖颈上:“放过我们,放过她们!”。

    百位武修层层守护在武秀清的身边,蓄势待发。吕尚不得不停住脚步,看见了武秀清和被他制住的两女。两女显然已经被控制,或者被下了毒,脸色苍白,虚弱不堪,嘴上被塞住了一团棉布,眼神流露出愤怒。吕尚看见,心在滴血,问道:“她们平安?”。

    武秀清说道:“只是中了点毒,问题不大,一日内我会给他们解药!”。武秀清抽出公孙媚瑜嘴中的棉布,说道:“我军至少损失了十万人,你放过我们,我保两位夫人平安!”。

    吕尚道:“你现在放人,我让东面让开道路,放你们回去!”。

    “不行,待我军撤回闽西,我们在闽西城外交换人质。”,武秀清不给吕尚反驳的余地。

    公孙媚瑜身不能动,但是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你们武瀛人都是畜生,没有任何信用,吕仙人,不要管我和阿朵,为了择天,为了择天军,杀光这帮畜生!”。

    武秀清没有搭理公孙媚瑜,眼睛一直看着吕尚:“不要指望你们这些武修能救人,我们这边的实力也不差,就算是你们敢动手,我敢保证,在你们出手的瞬间,两位夫人将先一步命丧黄泉,如何选择,请大仙人定夺。”。

    龙小心龙小玄也已经来到吕尚跟前,看着对面的母亲,热泪长流。吕尚动容,刚要挥手放人,公孙媚瑜喊道:“不可,这是消灭武瀛人的唯一机会,不要因为我们两人错失良机。武瀛人与择天不共戴天,他们与我不但有国仇更有家恨,今日你放过这些畜生,来日他们必定百倍报复。”。公孙媚瑜看了看龙小玄和龙小心,苍白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儿子,女儿,你们的父亲为了龙洲,为了百姓奔走于天下,他为了这个天下,为了百姓生活的安逸幸福,付出了他所有的心血,你们,包括我们,不能托他的后腿,你的父亲在南越在萨胡杀了多少武瀛畜生,这种仇恨怎么能化解?这些畜生,为了报复,侵入我龙洲大地,屡次进犯太平川,杀了我多少乡亲?现在他们以我为人质,试图逃跑,孩子,我们怎么能让他们如愿?现在,全军将士听令,我以龙择天夫人的名义命令你们,拿起武器,杀光这些武瀛畜生!”。

    公孙媚瑜看了看阿朵,阿朵目光坚毅,点了点头,向吕尚投去了坚定的目光。

    公孙媚瑜仰天长叹:“愿我的择天早日成功,愿龙洲百姓早日安宁!”。

    突然,两朵鲜花盛开,血色漫天,随即两道闪电似的光线瞬间划过天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