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汤怀仁暗助龙择天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多时,山门内一片喧哗,一位三十多岁虬髯大汉率领几十人急色匆匆来到山门前,那大汉见到龙择天,立即驱步向前,弯腰行礼,兴奋说道:“是龙择天阁主来了?彭连虎有礼了!”。

    龙择天立即还礼,说道:“彭兄,冒昧拜访,打搅了你的清静,还望恕罪!”。

    彭连虎嘎嘎一笑,拉住龙择天的右手,说道:“哪里话,龙阁主来到我祁连派,乃是我派荣光,快快请进!”。

    祁连派大厅内,几十人围坐在一张巨大的长桌周围,人们对龙择天久闻大名,特别是上一次龙择天与独孤秀西征北伐,收服了马家军,消灭了杨云霄,但是对祁连派秋毫无犯,祁连派上下侥幸之余,对龙择天很有好感。马家军势力在祁连减弱之后,祁连派乘势而上,基本上取代了马家军在祁连的影响力,无论是地盘还是生意,都得到了空前发展,可谓前所未有的繁荣,这在大厅内人们兴奋的脸上都能看的出来。龙择天看着周围的人,端起茶杯和了一口,笑容满面,客气说道:“择天此行,乃是有求于彭兄而来!”。

    彭连虎豪爽说道:“龙阁主有事尽管说出来,但有所需,我祁连派定会全力以赴!”。

    龙择天微微点头,说道:“不瞒门主,我亲率四十万大军从黔宁到益梓,现在已经深入大蕃益梓交界的大雪山,准备向秦阳以北驻扎,因粮草无措,大军在雪山中陷入困境,我此番来到祁连,乃是想采购一些军需物资,还请贵派帮忙!”。

    彭连虎丝毫没有犹豫,立即表态:“我山门库房内有可用于补给大军的粮食布匹及食盐等物,不过数量不多,四十万大军的用度恐怕只够一日之需,择天军在大雪山一路北上,没有个几个月怎么可能到达秦阳?龙阁主如果相信我祁连派,我派愿意帮助阁主在祁连境内采购军需物资,只是,这些物资如何运往大雪山?”。

    龙择天笑道:“不瞒门主,择天自有办法将物资运往大雪山,只是这采购事宜,还请门主多多帮忙,至于价格,按市面价格收购即可,钱不是问题。”。

    彭连虎说道:“也好,我立即安排人手在祁连境内采购尽量多的物资,争取在三日内征集到四十万大军五日的粮草,后续供给我祁连派一定会源源不断的供应,请阁主放心!”。

    龙择天拱手致谢,从怀中拿出一百万两银票,说道:“此银票先交给门主,帮我采购尽量多的粮食牛羊肉之类,不需要布匹,若是不足,我随后补上,只是麻烦门主及贵派诸多人,择天先行谢过!”。

    彭连虎一笑,道:“不必客气,龙阁主身怀天下,我祁连派若是能帮点忙,也是积德行善,我立即安排人手征粮,只是,阁主来我山门,定要一醉方休才可!”。

    “也好,那就麻烦门主,择天再次谢过!”。

    ………

    趁彭连虎收集军粮的时机,龙择天拜访了总督府。

    龙择天没想到的是,汤怀仁对龙择天的到来给予了极高的礼遇,就连同僚也表示不解,暗问汤怀仁:“总督不是不知道,现在独孤大人已经公开征讨各地择天阁,独孤大人与龙择天已经是公开反目势不两立,这种时候,龙择天到来,我们即使不对他动武,也应该远远地避开,现在反而如此礼遇龙择天,不怕独孤大人生气而怪罪?”。

    汤怀仁道:“龙择天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当初西征北伐一举平定龙洲西部大陆,龙择天有不世之功,况且龙择天此次率军北进,对我祁连也没有染指之意,我做个顺水人情也是为诸位的将来打算,况且龙择天北进,是要在武瀛人背后切断武瀛人的后方补给线,对未来龙洲与武瀛大战极有好处,一致对外始终是我们龙洲军人的梦想,而且独孤大人未来必定与武瀛人开战,终归起来,我们与龙择天对比武瀛人始终是一家人。我不想窝里反,这一次龙择天要来总督府,我正想了解一下他的想法。”。

    龙择天来到总督府,拜访了祁连总督府的各位高官,有人问:“龙阁主此次来祁连,大军所往难道是要与我祁连为敌?”。

    龙择天道:“择天军的使命始终是一致对外,如果不是独孤秀大人逼迫紧急,我择天军断不能在武瀛人已经占领龙洲半壁江山的情况下与朝廷为敌。只是,我们始终是为了自保,为了不让武瀛人渔翁得利,我们主动退却,北上而逃,也是为了切断无武瀛人的后方补给。如果独孤秀大人能明白我龙择天的苦心,他早晚会终止对我择天军的戡乱。那时,我相信,择天军与朝廷合作,一定会把武瀛人赶出去!”。

    汤怀仁暗自低头,但是不好公然声张对龙择天的支持,只好敷衍道:“龙阁主身怀天下,心忧龙洲百姓,本督佩服,只是独孤大人自有他的难处和道理,择天军北上而避开内战,本督也是十分同情。只是位置龙阁主造访我总督府,不知有何指教!”。

    龙择天笑道:“不敢劳烦总督大人,择天此来无非是预先向总督大人通报,如果我择天军借道北上,还请网开一面,看在同是龙洲子民一致对外的份上,给择天军一条出路。”。

    汤怀仁闻言,觉得话题比较敏感,而且大厅内人多嘴杂的,说出什么话来传到首辅大人耳朵里,自己也要担个通匪之名,也是不好解释的事情。于是顾左右而言他:“不知龙阁主可在祁连留住几日,若阁主肯留下来与同僚们把酒言欢,本督不胜荣幸!”。

    龙择天何等聪明,知道汤怀仁心有芥蒂,不好直言,于是顺坡下驴,道:“择天军目前惶惶不可终日,择天无瑕在此流连,若有机会,择天当与总督大人开怀畅饮把酒言欢。如此,择天告辞!”。

    龙择天起身,耳中一丝声线入耳:“不知阁主所居何处,汤怀仁有意单独与阁主详谈!”。

    龙择天仿佛没有注意,抬步迈出门外,但是一线声音传入汤怀仁耳鼓:“卫城东来顺客栈!”。

    ………

    龙择天回到了祁连派,果然祁连派大摆宴席,派中高层元老尽皆出席好不热闹,龙择天通过这次宴会,发现祁连派的底蕴,这些高层竟然有三十多位至尊修者,实力果然十分强悍。龙择天不敢怠慢,心里想的是如果将这股势力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将对自己在龙洲西北一带站稳脚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种事情也不能急迫,一旦过犹不及,引起人家的反感则得不偿失。好在龙择天有信心,一旦择天军在西北西北站稳脚跟,收编祁连派是早晚的事。

    宴会毕,彭连虎亲送龙择天到东来顺客栈,龙择天请彭连虎进入房间作客,现在只有二人,有些话可以开诚布公。

    彭连虎与龙择天在房间落座,彭连虎问道:“阁主到总督府一行可有什么好消息?”。

    “实不相瞒,在下与总督大人私下相约,总督大人马上来客栈与我详谈,如果彭兄不介意,不妨留下来,我们三人来一次开诚布公的商谈如何?”。

    彭连虎笑道:“能与祁连的土皇上和名震天下的龙阁主私谈,与有荣焉,阁主既然不介意,我又何必回避?”,二人相视而笑,彼此明了自认心愿。

    汤怀仁异服而行,神神秘秘来到东来顺客栈龙择天的房间,见彭连虎在座,有些意外,随即醒悟:“祁连派乃是当地地头蛇,龙择天语气修好也是题中之义。”,三人彼此客气,落座品茗。

    龙择天看着汤怀仁,说道:“今日拜访总督大人,总督大人似乎有未尽之言指教择天,彭兄不是外人,总督大人尽管开口!”。

    汤怀仁看了看彭连虎,笑道:“没想到彭门主与龙阁主相交深厚,令人羡慕,既然如此,我们三人摆一下龙门阵,纵论天下又何妨?”。

    汤怀仁说道:“阁主今日拜访我总督府,有些话确实不便在府中公开讲出来,没错,我传音龙阁主,确实有些话想问龙阁主,龙阁主此行来祁连,果然是借道这么简单?”。

    龙择天笑道:“不敢隐瞒总督大人,择天此次来卫城实在是有些难事麻烦彭兄和总督大人,我择天军四十万现在被困大雪山,粮草断绝,大军补给难以为继,我来卫城,是有求于二位,化缘而来!”。

    彭连虎没有说话,看着汤怀仁,看他怎么说。

    汤怀仁端起茶杯,沉吟不语,看了看龙择天又看了看彭连虎,惆怅的如同怀春的少女,不知该说些什么。龙择天见状,开口道:“莫非独孤秀已经传书总督大人,令你在祁连阻拦我大军北进?”。

    汤怀仁尴尬一笑:“果然龙阁主冰雪聪明,独孤秀不但传书与我,而且不日将派来军师李开麟来祁连,督战我对择天军的围剿行动。”。

    龙择天一愣,道:“李开麟?那个原来一直效命于晏子城门下的神机军师李开麟?”。

    “谁说不是?正是此人,但是,他已经投身独孤大人门下,做了门客,地位之高甚至比独孤大人内阁的一些成员都要紧得很!”,汤怀仁无奈的说道。

    “那总督大人心里的想法是什么,不妨直言!”,龙择天问道。

    汤怀仁好像下了某种决心一般,坐直身子,直视龙择天:“我不希望与择天军开战,更不想与龙阁主为敌,我知道即使倾尽我祁连军全力,也不能奈何龙阁主的四十万大军,何况龙阁主此次北行乃是为了对抗武瀛,我更不想做让武瀛人渔利的事情,直是,若龙阁主大张旗鼓深入我祁连,李开麟又亲自督战,我要将如何应对?请阁主指点!”。

    “原来如此!”,龙择天恍然大悟。

    “以总督大人的意见,择天当如何选择?”,龙择天问道。

    “很简单,阁主引大军进入祁连之日就是你我两军开战之时,只不过我想提前跟阁主打好招呼,贵军深入祁连,李开麟必然逼迫我将择天军阻截在禹河以南,最起码不让贵军直接渡河北上,两军交战在所难免。我的意思是,开战之时,我将偷偷放开西边的口子,龙阁主引大军沿禹河南岸西进在柴达过河北进进入雍凉,那里就不是我的辖区,至于到了雍凉后续的事情,龙阁主自行解决。不但如此,因为龙阁主在柴达过禹河,我将在柴达布防几万人的军队并配拨三十万担军粮,如果阁主能攻克柴达,那些补给军粮就是阁主的,此后你进入雍凉还要穿越千里草地,阁主需要那些补给。我暗助阁主过祁连,只是希望阁主引大军快速通过祁连,不要攻打我祁连任何一座城池,如此,我们相安无事。”。

    龙择天一听,问道:“对李开麟何以能过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