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独孤秀灭门上官文英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回到家里,一家三口再一次坐在一起吃饭,独孤秀破例打开一坛酒,乃是黔水酿的皇帝专供,窖藏百年的极品好酒,用的杯是琉璃夜光杯,晶莹剔透闪着亮晶晶的星光。独孤秀亲自给妻子文红依满上,说道:“依儿,香南一别再到蓟城乡下,你隐姓埋名,就算是至亲好友也不知你的下落,更不知你我的关系,让你无名无分过了半辈子,这都是我的错,这杯酒我给你赔罪,从今日开始,你行走于天下,就说是我独孤秀的妻子,你我夫妻从此开始,寸步不离!”。

    文红依羞红了脸,与独孤秀碰杯:“二十多年,你不让我暴露自己,天下人无人知道你我原是夫妻,就算我最好的堂姐也对我一无所知,所有人都当我是死了,却没想到一旦露面,我变成了天下闻名的独孤大人的夫人,秀,你说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独孤秀和杯中酒,握住文红依的手,说道:“几十年来,我站在悬崖边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会被千刀万剐,而且你也知道,我的身边不但是一些奸臣贱臣,还有那些天外来客,他们一直在虎视眈眈,如果我过早暴露我乃是大天尊钦命之人,那么又不知多少人趁我羽翼未丰将我杀死,我隐忍这么多年,等待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在这个龙洲大陆说一不二的机会,等待着没有任何人能威胁我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我也把握住了,今后,我们一家不在需要躲躲藏藏,我要让你受天下人敬仰!”。

    文红依握住独孤秀的手,道:“其实这些年你比我们娘俩更苦,我们不要什么天下人敬仰,我们只需要你健康平安,我们一家团聚欢乐,秀,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谢谢你,老婆!”,独孤秀再一次一饮而尽。

    独孤秀看向身边的女儿独孤秀无双,拉住她的手,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也陪爸爸喝一杯!”。

    独孤秀无双给父亲倒满酒,也给自己斟了一杯,举杯站起,弯腰掩面,轻启朱唇,一饮而尽,将空杯朝向独孤秀,说道:“女儿先干为敬!”。

    独孤秀大喜,端杯豪饮,让女儿坐下,说道:“我有件事和你们娘俩商量一下,你们看看成不成!”。

    文红依笑道:“咱们家的事都是你做主,哪里需要和我们商量?”。

    独孤秀笑道:“这件事,我要和你们商量,因为这是双儿的终身大事!”。

    独孤秀无双手中的筷子突然掉在地上,一双美眸盯着父亲,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独孤秀不为所动,说道:“我想把双儿嫁给皇上,做皇后。”。

    独孤无双默默地换了一双筷子,轻轻地夹了一口菜,却双手抖动,怎么也送不到嘴里,泪水无声,流到嘴里,不知是咸还是淡。

    独孤秀看着独孤无双,透过女儿的眼睛,似乎要看透一般。

    文红依叹了口气,对独孤无双说道:“双儿,你先回房,我和爸爸有话要说。”。

    独孤无双站起身,虽然泪流满面,依旧平静说道:“爸爸,我同意!”,说着回到房间。

    文红依看着女儿的背影,突然心口一阵疼痛,脸色也随即红润起来,独孤秀抓住她的手腕,一股悠长的灵力输入到文红依的体内。文红依顿时长舒一口气,小声说道:“你不知道女儿的心事?”。

    独孤秀面色骤变,说道:“怎么可能!”。

    文红依淡淡说道:“这么多年,你把我们母女丢在香南丢在蓟城乡下,女儿拜斗母为师,连我们母女都聚少离多,这孩子从小独立,修为有成便要历练,我跟你在信中提过,她去过萨胡,见过那个人!”。

    “不可能!”,独孤秀不再吃饭,走出了院子。

    ………

    独孤秀再一次召开朝会,宣布两件事情:一件是皇帝陛下将要迎娶我独孤秀的女儿为皇后,另一件是皇帝将发布罪己诏向天下人解释为何要迁都宁都城。

    独孤秀看着沉默不语的群臣,问道:“这两件事需要列为同僚共同努力,一起把事情办好。”。

    独孤秀突然把目光向群臣扫视一边,问道:“文华阁大学士上书房国师上官文英何在?”。

    群臣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上前弯腰鞠躬行礼,道:“下官上官文英参见首辅大人,请问首辅大人有何吩咐?”。

    独孤秀面沉如水,问道:“你的孙儿上官向今何在?”。

    上官文英吓得面色苍白,噗通跪倒:“我孙上官向乃是上官一门的败类,我上官家族早已与其划清界限,请独孤大人明察!”。

    独孤秀面色更为冰冷,怒斥道:“你孙上官向,自北鹿书院开始,经常聚众闹事,妄议朝政,多次发布与朝廷不合的不实之言,本辅念在上官一门乃是三代元老,有功于社稷,未曾予于追究,但是上官向不思悔过,去萨胡组建择天阁,并与龙择天沆瀣一气,公然与朝廷作对,更是明目张胆的反叛。你上官一门隐匿不报,多次包庇,面对几次责问均巧言令色,文过饰非,你以为我不追究你一门的罪过就不存在么?本辅不忍看你上官一门因不肖子孙祸及家族你以为本辅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现在,国难当头,诸位同僚乃是国之柱石,朝廷重器,如果尔等与朝廷离心离德,朝政怎么会平稳,江山怎么会平安?你们不与本辅同心,也罢,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龙洲帝国大厦倾覆,尔等如何自处,尔等家族又如何立足?本辅呕心沥血除了要确保帝国江山千秋万代,难道不也是为了尔等家族后代福祚绵长?上官文英,本辅手中参奏你的奏折堆积如山,你出身贵族,家族传承十几代,仅在蓟蔡有田产无数,各类买卖遍及龙洲,侵占公田,劫掠农田,甚至杀人越货,垄断漕运,蓟蔡是不是你上官家的?本辅因为武瀛与择天阁缠身,没有功夫整顿朝纲,而你们就此以为本辅好欺骗,搞欺上瞒下那一套,尔等的所作所为难道真的以为本辅不知?特别是你上官文英,作为地头蛇,这一次迁都你私下联络部分朝廷大员准备奋起抗争,私自参奏陛下,以我独孤秀不抵抗外敌丧权辱国为由准备上书,好啊,我今天先不追究你孙儿叛乱之罪,先说说你这聚众谋逆之罪,你可有话说?”。

    上官文英汗如雨下,以头抢地,额头登时血流如注,哭唉道:“首辅大人,我上官一门三代忠良,忠君爱国之心苍天可鉴!请大人勿信小人谗言,还我上官一门清白!”。

    “呸!”,独孤秀从几案下面拿出一摞书折,扔到上官文英面前:“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的忠君爱国?”。

    上官文英身躯颤抖,拿起书折翻看,越看越心惊,其中家族种种恶行一一在录,的确有大部分实情,正因如此,热血上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独孤秀看着殿下瑟瑟发抖的众臣工,喊道:“来人,将上官文英家族的所有罪证分给大家看一看,尔等说一说,此等家族该如何处置?”。

    众臣工身形瘫软,强挺着拿过书折,也不知道看没看进去,一个个义愤填膺,在殿上大骂上官家族无耻,纷纷要求灭其满门!

    金旭光终于出面,问道:“独孤大人,这些罪证可有实证?”。

    独孤秀不悦道:“这些都是自新政以来大理寺刑部暗堂和各省暗探调查的结果,就算是尔等,本辅手中证据也都是堆积如山,需要本辅拿出来去一一核查吗?”。

    如同一声天雷,天雷滚滚,劈面而至,众人瞬间愣在当场,呆若木鸡!

    那兰冲跪倒:“首辅大人,上官一门如此作恶多端,实乃国之硕鼠,社稷之盗贼,下官奏请判上官一族满门抄斩,罚没所有财产!”。

    “嗯!”,独孤秀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准那兰冲所奏,上官一门抄家灭门,传召龙洲,上官文英一门所有散布在龙洲各处的人尽皆灭门,所有田地地契及各项财产资产尽皆收入国库,令刑部大理寺各省州县府衙全力清缴上官一门,不留一个活口。另外发布海捕通缉令,缉拿上官向归案,至于上官文英,暂时关押刑部大牢,留作活口,可做余案证人,严加保护,若此贼出现闪失,刑部下上连庄获罪!”。

    独孤秀发泄完,突然发现自己所说的两件事还没有说清楚,于是说道:“七日内,皇帝陛下大婚,诸位同僚即刻起,由那兰冲全权操办此事,各部各司各院府务必配合,在蓟城完婚后,即刻迁都宁都城。本辅已经严令左少荃万玛才旦等在宁都城准备好一切,克日迎接诸位大驾。至于本辅,有守土保疆之责,本辅决意在蓟城战斗到最后一刻!”。

    众位大臣如一口痰堵在嗓子眼,别提多别扭,独孤秀的不要脸的程度已经令人发指到震古烁今,这种得了便宜还哭丧脸的精神简直…。但是,终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跪倒磕头:“首辅大人忠君爱国之心苍天可鉴!”。

    ……

    七日后,皇帝大婚,皇宫内外张灯结彩喜气盈天,皇都蓟城更是比节日还热闹,大街小巷披红挂彩,灯火通明,更有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龙舟队舞狮队,将整个城市闹腾的如同热锅里的开水,沸腾的不要不要的。

    皇帝大婚,龙洲普天同庆,诏书早已传遍天下。皇帝云:“朕本已人到中年,忧心国祚之事而不能自振精神,宫中所思者皆龙洲内忧外患之事,致使朕鞠老无措,时常有力不从心之感。幸得首辅独孤秀怜惜朕之辛苦,念朕之不易,决意将其独女置于东宫为六宫之首,皇后称之,安稳内宫,已解朕之烦忧。皇后独孤无双,秀外慧中,善良贤德,有天仙之貌黄天之德,足以为亿万民之母,乃朕之良配也。今昭告天下,使龙洲子民得知!”。

    同时昭告天下的还有另一份皇帝的罪己诏:“自朕登基,不计同和之年,仅新政以来足有十余年矣,然,纵观十余年,朕问心有愧,时常惊魂梦里。十余年,国未安,民未治。外敌入侵,内乱不宁。武瀛伐我,内贼祸乱。朝中有贪赃枉法之徒,江湖有盗匪流民之辈,天下不治,民心不安,朕何以堪之?为此常自省而汗颜,深感自己对不起天下对不起黎民更对不起宗族,未来何以入宗祠而魂安?如今武瀛人得寸进尺,不仅侵占萨胡,更炮击津浦,过北阴山入关直逼我皇都蓟城。朕欲奋起,奈何国力薄弱,伐贼之兵如泥牛入海,一去不返。朕欲亲赴前线,立于敌之面前,以区区螳臂发天大宏愿,阻敌于国门之外。首辅独孤秀在国之危急存亡之际,仍勇立于潮头,以爱女皇后称之,以安后宫之安。让朕迁都宁都城,保护国祚,而自己坚守蓟城与顽敌血战,此忠君爱国之心怎么不能令朕涕零,令天地动容?朕有罪,但是体恤独孤爱卿一片赤诚,更丢不下龙洲三十亿臣民之殷殷重托,厚颜恋栈,迁都宁都城,使国祚永续,龙洲不亡。众爱卿应体谅独孤爱卿之苦心,通力协作,以求朝政平顺。钦此,布告龙洲,咸使闻之!”。

    两份诏书,让整个龙洲人哑口无言,独孤秀,再一次成为力挽狂澜,站在潮头抗击顽寇的民族英雄!

    只是,最起码二十九亿人感到吞了一只苍蝇,恶心的一百天吃不好饭。

    但是,这两封诏书广而告之之后,独孤秀的迁都逃跑之举变为保护国祚独自抗击武瀛的英雄之举,使他本来令人起疑的决策,变得如此合理,如此大义,就算是反对派龙择天那边,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有什么不合适。

    而且,在皇帝仓皇迁都,命运朝不保夕的时候,人家献出宝贝女儿与皇室同进同退,于风雨飘摇之际奋不顾身为皇帝遮风挡雨,此等大无畏之精神之气概,难道不能载入史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