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 独孤秀迁都宁都城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带领林伯小七等二十几个人回到了蓟城首辅大院,这是独孤秀自启用这个大院以来第一次进入这个专属于自己的大宅子,甚至他没等到妻子和女儿来到大院见上一面,就急匆匆奔往香南去了,这一走就是半年多,妻子和女儿很久不见,此刻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见见自己最亲的人。

    “我回来了!”,独孤秀像是下田劳作一整天回到家里的男人和自己的妻子打招呼一样,那语气充满了自然和谐亲切和迫不及待。

    中年女人闻言,从屋里出来,用手拍打着丈夫的衣服,仿佛丈夫的衣服因为一天的劳作布满了灰尘,仔细精心的拍打,显得自然和平常。

    “累了吧,进屋吃饭吧!”。中年女人语气平静,但是语气中微微的抖音还是暴露了她此刻心中的激动,一点泪花藏于眼角,像星星,闪着晶亮的光芒。

    独孤秀望着眼前这个虽说是中年但是长相绝对丰美的美人,那种和蔼温顺令独孤秀怦然心动,忽然将妻子抱在怀里,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气:“这些年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

    中年女人突然眼角晶亮的泪珠滚滚而下,流在独孤秀的脖子上,甚至如一杯水直接灌入他的脊背。独孤秀没有动,体会着温热的泪水顺着脖子脊背往下淌,双手紧紧搂住怀里的娇躯,拍打着柔弱的后背,安抚着那个抖动的身躯,似乎要把自己沉积多年的爱和愧疚通过这轻轻的拍打灌入妻子的心房,告诉她,自己是多么的爱她。

    “都老夫老妻了,让人家看见,没的让人笑话!”。妻子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偷偷的看了看四周,她发现没有人嗤笑,没有人低下头不好意思,每个人都哭了,泪流满面。

    哭的最为沉默但是泪水最多的是那个在台阶上望着这对夫妻的年轻美人,她站在台阶上,如仙女下凡,遗世独立,脸上的泪水更让人怜爱,那是一种美,惊心动魄。

    独孤秀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走向前,轻轻抱住:“爸爸有愧,误了你这么多年!”。

    女儿靠在爸爸怀里,说道:“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不需要!”。

    独孤秀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拉着妻子走进屋内,来到餐桌前,久违的团圆饭令整个房间温馨无限。

    其余人含着眼泪,满脸幸福离开了小院,这个时刻属于一家三口。

    ………

    独孤秀上朝,第一件事是宣布迁都,迁往宁都城。

    满堂皆惊!

    金旭光梁大为康同声等内阁大员甚至惊得扔掉了手中的牍片,愣愣的看着独孤秀,呆若木鸡!

    独孤秀看着朝中文武百官,说道:“这件事情不是和你们商量,而是需要你们执行,从即日起,皇都迁往宁都城,两院各部及皇室全数迁往宁都城,各位的家属也随同迁往,在宁都城,各位的官邸和府邸都已经安排好,我不会让你们无家可归,但是各位切记,一个月,时间紧迫。”。

    独孤秀从椅子上站起身,丢下还在震惊无语中的众朝臣,向后转,从此门走进后宫。

    金玉天此时正在后花园,几名太监远远地跟随。金玉天坐在化缘的一把条形椅子上,眼前一张图纸铺在椅子上,侧身弯腰,极为注意的看着这张图,手指在图上游走,仿佛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独孤秀来到他的身后,他似乎没有察觉,还在一心一意的在图上查找着什么。独孤秀咳了一声,说道:“这张萨胡地图不知道陛下看了多少次,不知道陛下要找什么!”。

    金玉天没有抬头,继续用心看,说道:“我在找我的出生地,近千年过去了,祖先们甚至都找不到当年崛起的那个小山村,而我,出生时父皇特意让母后去往龙兴之地生下我,但是现在我却找不到那里。”。

    “重要吗?”,独孤秀来到金玉天面前,手指地图的某个点,说道:“此处名为千佛山,天下城南,东西走向,西起北阴山,东至东海入海,后人传颂此为巨龙入海,是龙洲大陆一处至为重要龙脉,也是你金氏家族的龙兴之地。只是,现在龙脉虽在,陛下及族人远在蓟城,那么龙脉还那么重要吗?在哪里还不都一样?”。

    金玉天抬眼看着独孤秀,沉思半响,犹豫问道:“我想回萨胡,你会同意吗?”。

    独孤秀面色不悦,说道:“你也知道,萨胡已经沦陷武瀛之手,你这是要为难我丢我的脸吗?”。

    独孤秀称金玉天一会儿陛下一会儿你,但是每一次称呼极有含义。

    “陛下知道,武瀛人已经入关,冲破了山海镇进入津浦,除去留在萨胡的四十万萨胡军另外纠集百万大军从空中海上陆地全面压上来,蓟城旦夕不保,我不能把陛下留在蓟城,但是也不许你去萨胡,即使我不怀疑你投敌叛国,但是你还是不能去萨胡,那样陛下就是叛国者,这个罪名你承担不起,我也承担不起,所以,陛下需要去宁都城!”。

    “不发一箭,你就要丢弃蓟城,全城搬迁,这难道不是逃跑?你难道不怕千夫所指?”。

    “所以,陛下需要发一道诏书,在降下一道罪己诏,然后率领文武百官和后宫所有人让天下人知道,陛下迁都宁都城,而我,镇守蓟城,直到我必须离开!”。

    金玉天苦笑:“这么多年,你一直舍不得杀我,原来我还是有用的,我很荣幸,不过,我能拒绝吗?”。

    独孤秀也在苦笑:“陛下,我很感激你的付出,这么多年其实我一直在找机会名正言顺的放过你,不过局势的发展一直出乎我的意料,武瀛人不给我时间,龙择天不给我机会,没办法,陛下这杆旗我不举也得举,因为很多人都在等待我给他们创造机会,只要我亲手拆了陛下这面旗,他们会用所有的吐沫将我淹死,甚至武瀛人和龙择天都有借口杀死我,所以请原谅,陛下眼下还必须听我的,去宁都城!”。

    金玉天小心翼翼的收起地图,揣进怀里,对着周围所有的宫女太监说道:“你们全都退下,我有话与独孤大人详谈。”。

    金玉天看着独孤秀,平静说道:“这么多年,你也很辛苦,虽然一手遮天,但是始终没有取得你想要的结果,龙洲不宁,外敌入侵,龙择天那根刺始终扎在你的心头,而对我,你试图一直当做一把雨伞,无论晴天阴天,你都试图躲在雨伞之下,只不过我是把破雨伞,无论是雨点还是阳光最终都会落在你的头上,所以无论如何,你其实始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既然如此,你何不丢掉我这把破雨伞,直接走出,面对天下的雨水和阳光?”。

    独孤秀道:“你是个聪明人。”,独孤秀望着花园中那汪湖泊,弹起一指,一只飞鸟应声落在水面上,“正如那只鸟,我可以轻易将他杀死,但是,很多人会说那只鸟很美,应该生活在这花园里,那么,我还是会允许它逍遥自在的在这花园里在这水面上自由自在的生活,这样一来,所有人心情都痛快,所有人都说我慈悲,我何乐而不为?而且,那么多人喜欢这只鸟,他活着并不影响我,我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他?雨伞无论好还是破,终究顶在头上,至少很多人都会看见这把伞,他们会很安心,如果我丢弃这把伞,很多人都会表达不满,甚至引起很多人争抢,现在这把伞在我手里,需要的时候用一用,不需要的时候锁起来,挺好的,真的不费什么事。”。

    金玉天叹气,望着湖面,悠然道:“我还有选择吗?”

    独孤秀坚定说道:“没有!”。

    “我想试试!”。

    “你没有机会!”。

    “不试过怎么知道?”。

    “你一点机会也没有!”。

    金玉天双掌拍向独孤秀的胸膛。独孤秀没有躲闪,双掌击中,声音闷响。金玉天双腕折断,汗如雨下。

    独孤秀看着金玉天,眼露怜悯之色:“你也是可怜,宫中女子无数,你却夜夜孤枕,我知道你没病,不知道你为何如此!”。

    金玉天运功将自己手腕伤势恢复,但一时还不利索,只好双手负于背后,不在与独孤秀对视,而是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天空。“我这辈子,其实很失败!”。

    “我知道,你很失败,但是作为一个人,你大可不必如此!”,独孤秀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金玉天。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金玉天依然遥望天空,仿佛哪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什么意思?”,独孤秀奇怪道。

    “我无子嗣,还不是你与那贺兰的合谋?”,金玉天依然眼望着那处天空。

    独孤秀决然说道:“我不解释,但这件事与我无关,不过…”,独孤秀盯着两眼望天的金玉天,继续说道:“你孤苦半生,我可以补偿你,毕竟到了宁都城,你身边没个人我还是不放心。”。

    “何意?”。

    “我的女儿独孤无双至今未出阁,才貌当世所无,足以般配陛下,可以为后。”,独孤秀说道。

    金玉天收回目光,看向独孤秀,讥讽说道:“我不举,耽误了你的美貌女儿!”。

    “如果你敢举,我会把你变成太监!”,独孤秀面色冰冷。

    “那么,你为何如此?”。

    “虽然你不是我女儿心中的人,但是毕竟你是陛下,我女儿嫁的是皇帝,最起码名声没有埋没了她,而且,你到宁都城,身边没有人我始终放心不下。”。

    “你用得着还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人吗?我已经废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一个才貌无双的女人放在我的身边,你就不怕我玷污了她?”。

    “你不需要,但是陛下需要,陛下身边,不能没有我的人,特别是到了宁都城以后。”。

    “看来我无法拒绝,那么你就安排吧!”,金玉天叹气。

    独孤秀看着金玉天,说道:“我有必要提醒你,我的女儿乃是金仙以上修为,乃是斗母宫亲传弟子,你最好是不要惹她,否则,你真的会变成太监!”。

    金玉天笑了笑:“我很奇怪,既然我不是你女儿心中的那个人,那么他心中的那个人是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记住,那个人绝不是你!”。独孤秀回身,走出了御花园。

    金玉天看着远去的独孤秀,苦笑连连,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再一次抬头望天,泪流满面。

    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心中惊叫不已:“难道是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