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龙小龙靠说出地府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声嘹亮悠长的凤鸣响彻地府,一声鸟鸣撕裂冥空,两只大鸟伸展翅膀似要将地藏殿遮盖。接着,一道人影从孔雀鸟的背上跳了下来,喊道:“父亲大人,还请住手,听我说!”。

    龙择天恢复本像,抓住来人,问道:“你如何进来?可知你二妈妈有事?”。

    “二妈妈?难道她也来找你?”,龙小龙看着龙择天,想了想,跪倒磕头道:“忘了给父亲大人请安,望企恕罪!”。

    龙择天气的朝龙小龙脑顶拍了一巴掌,怒道:“啰啰嗦嗦,我是问你如何进来,可知如何出去?”。

    龙小龙见到父亲很是欣喜,却被父亲一巴掌拍懵,眨着眼睛,问道:“为何?父亲为何打我?”。

    龙择天无奈说道:“眼前这个和尚不让我出去,这里是地府,他想把为父囚禁在地府,你说他该不该打?”。

    “噢,我明白了,那就和他讲讲道理,何必动粗?”,龙小龙转身看着早已恢复本像的苦渡和尚,深施一礼,道:“我不认识你,你为何要囚禁我的父亲?你可知这里是幽冥地府,专门关鬼魂的,你把我父亲囚禁在此,是何道理?难道你不知人鬼殊途,不可混淆?看样子你是和尚,和尚应该管和尚的事,吃斋化缘,积善行德,没事的时候宣法,普渡众生,这才是你应该干的,你把一个活人关在这里,你已经违背了佛法,还不赶紧去面壁思过?”。

    龙小龙说的振振有辞,苦渡和尚哭笑不得,说道:“小施主,不是我囚禁你爸爸,只是…”。龙小龙马上抓住话柄,道:“不是你囚禁的,意思是你不想囚禁我爸爸,那还磨叽什么?还不赶快放人?对了,我也不知道出去的路,恐怕心妈妈和孔雀叔叔也不知道,既然如此,烦请大和尚相告出去的路,麻烦你了!”。

    猿坤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龙小龙看了一眼猿坤:“你和我爸爸一起和这个和尚作战,想必是我爸爸的旧识朋友,那就一起出去吧!”,又转身看着苦渡:“佛云大开方便之门,如今方便之门在何处,还请指点!”。

    苦渡被龙小龙一阵胡搅蛮缠说的登时无语,说道:“小家伙,不是我不想放你爸爸出去,而是…”。“你又重复了你的话,既然不是你,说那么多干什么?我们也没有求你别的事情,就是想让你指点一下,找到来时的路,佛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指个道的事情,还能让你这人缺斤少两?再说,佛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都已经入了地狱,难道还要我们陪你?你这个和尚根本没有慈悲之心,如果你真的嫌寂寞,抓几个鬼陪你说说话也是好的,何必难为我们这些阳世之人?很明显,你不是个好和尚,有点自私,若你不下心中执念,不能顺势而教,这个地狱你要常住下去,不醒自身,如何渡人?和尚,你说是不是?”。

    苦渡几次想说话均被龙小龙打断,竟有气郁语滞之感,再看龙小龙说兴正浓,一颗菩提心竟躁动起来,再看阎君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顿时心灰意冷,再加上龙小龙的一番说辞不是全然无理,心中松动,说道:“想出去,问阎君,我不管了!”。

    “不负责任!”,龙小龙再一次抓住了苦渡话语中的漏洞,道:“渡人教化,哪有不耐烦之理?想当初佛祖悟道,遍传佛法,不理解不接受者不知凡几,但是佛祖万遍不辞劳苦,显万千异象宣讲经文佛法,而你这个和尚,只是我们几个人就不耐烦,如此,大悲之心何在?”。

    苦渡强忍着咽下一口心血,莲台升腾,旋转而去,远远说道:“龙择天,我是为你好,猿坤出世,从此天命改写,你好自为之!”。

    龙择天也不理,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尽快出去,于是看向阎君,还没等说话,龙小龙抢先一步,对阎君说道:“该你了…”。

    阎君脸色一变,赶忙对着龙择天和龙小龙拱手道:“我带路,送你们出去!”。

    “这就对了,你们毕竟是鬼差,人鬼殊途这个道理好像你比那个和尚懂得多,俗话说…”,阎君哭丧着脸,哀求道:“我正在送你们出去,麻烦你别说了,我受不了!”。

    “奇怪…”,龙小龙刚要长篇大论说下去,觉得脑袋被重重一击,登时昏迷,被龙择天扔到大鸟的背上,在阎君的带领下朝阳世飞去。

    “真他妈话多,怎么就不像我!”,龙择天心道。

    ………

    阿朵像是被什么情结牵引,径直来到总督府,走的是正规程序,告诉守门人,我要报案,我的丈夫失踪了。

    阿朵进入总督府大点的时候是新任总督晏子怀接待了她。

    阿朵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极为美丽的女人通常会引起男人的好奇心,特别是阿朵成熟的少妇风韵,美丽柔和平静的脸,弱柳扶风一般的身材,令有些男人心驰。晏子怀也不例外,问道:“你的丈夫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其实,总督府不负责找人这种小事,是卫队长告诉晏子怀,这个女人不简单,见一见也许有别的收获。

    “我的丈夫叫龙择天!”,阿朵平静道。

    “啪!”,有茶杯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大厅内所有人像是被一股寒风灌体,又像是撒尿完事后的那一阵嘚瑟,冷抽声此起彼伏。

    晏子怀没有注意到手里的茶杯已经掉在地上,复杂的目光和惊惧的目光混淆在一起,极为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极为美丽如世外仙人一般的女子,心中和腹腔中的那股邪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了一眼周围同样震惊和表情复杂的人们,轻声说道:“拿下!”。

    卫队长一挥手,门外数十个锦衣卫士和一些奇形怪状的人冲了进来,不再看阿朵美丽的脸和极具诱惑力的身材,刀剑齐涌而上,大殿内顿时刀光剑影。

    阿朵出掌,柔软的手掌却发出只有大至尊以上修为的人才能发出的沛然之力,瞬间将围在身边手持刀剑的锦衣卫士拍出大殿之外。

    阿朵不明白,自己就是想通过官府找到自己丈夫的下落,为什么官府的人直接就是刀枪剑影?我基本上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无冤无仇。

    她不知道,无冤无仇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晏子怀恨不得将龙氏家族所有人都屠杀殆尽。

    晏子怀没有多余的话,一挥手并亲自上阵,那些奇形怪状的武修携带着仇恨和极峰的功夫,毫不怜香惜玉的对阿朵进行了无情攻击。

    阿朵虽然不理解对方的无理取闹,但是毕竟是苗疆圣女,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战场应变,都堪称一流,见此情形,知道通过总督府找到自己的丈夫已经成为不可能,那么下一个念头就是跑。

    阿朵拼尽全力,掌风呼啸,逼退附近一些人,闪出空挡,逃出大殿,眼见要飞出总督府大院大墙,却被一道无可抵御的掌风掀下大墙,跌落在地上。阿朵见逃不掉,索性与周围人拼了命,一掌一掌瞬间发出一百道掌印,甚至催动了体内中隐藏的蛊毒,一时间大院天愁地惨,中掌者和呼吸者百八十人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但是,那些奇形怪状的人和自空中向她发出一掌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特别是那个自空中向她发出一掌的人,容貌极为潇洒美丽,甚至与龙择天不遑多让。一掌紧似一掌,将阿朵围在掌风之中,不取性命,不让逃走。

    “我认识你,你是申破天,我只想知道我的丈夫龙择天在哪里,你能告诉我吗?”,阿朵停下手中的攻势,认真的问道。

    申破天也收起掌风,“我不知道,但是如果将你抓在手里,他会出现!”。

    申破天如不经意一般,伸出手掌,对着阿朵的前胸拍去。阿朵愤怒又羞涩,如果是别的地方,她自可以举掌相对,哪怕是不敌,也绝不会侧身,因为是前胸,她不得不侧身避让,避让之后,就没有同时间出掌,申破天的巨掌不停,由前胸印向后背。

    阿朵瞬间觉得后背掌风撕裂了自己的衣服,真气入体,冰彻刺骨,仿佛五脏被冻僵一般,死亡临近,阿朵流泪。

    这滴眼泪是留给自己丈夫的,临死前没有见到丈夫最后一面,是她致死都不甘心的事情。

    但是,她没有死,一个柔软的身躯抱住她,“嘭!”的一声巨响,如中败革,那个紧紧抱住她神曲的人和她像风筝一样从大院拍回到大殿。

    阿朵觉得自己的后脖颈被一个热乎乎的鲜血烫着了一般,落地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后背那个人抱在怀里,然后哭声撕心裂肺。

    “小花!”。

    阿朵抱着小花,用洁白的衣袖不断的擦拭着小花嘴角的鲜血,小花的血从嘴里一股一股的冒出,如冒泡的喷泉,令人心痛。

    阿朵手足无措,哭声震天,不断擦拭着小花的嘴角,不断的哭泣,看着申破天并没有憎恨,没有愤怒,甚至有一丝丝讨好:“求你了,你是仙人,救救她!”。

    阿朵看着院外满地被她毒倒的人,从怀中拿出一瓶药物,说道:“打开瓶盖,每个人闻一下,蛊毒自解,只是,我的阿妹小花,求求你救救她!”。

    申破天没有任何反应,晏子怀抢过阿朵手里的解药让下面的人去解毒,看着阿朵,说道:“我要用你的命换龙择天的命,你们夫妻恩爱,他不会不答应。”。

    阿朵绝望,她想到了死,不至于因为自己连累龙择天,但是,怀中的小花仍旧吐着血,身体一抽一抽的,似是要油尽灯枯,然后强行提气,断断续续对阿朵说道:“阿朵…姐姐,他…怎么还不来?我…没有嫁给他…却保护了他的妻子,姐姐…他会不会感激我?或者…能给我的灵柩上一炷香?”。小花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目光中却是柔和和自豪,想起自己终于为他做了一点事,她仿佛忘记了死亡,脸上显出微笑,目光随即投向天空,仿佛心爱的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

    “阿朵姐姐,我看见他了,他就快来了,我真的喜欢他,他知道我喜欢他,所以他来了!”。小花双目含笑,手轻轻抬起,指向远方。

    阿朵抱着小花,哭的几乎没了呼吸,这个令人喜爱怜爱的少女自幼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天真烂漫,活泼可爱,可是自从爱上了自己的丈夫,她在自己前面显得卑微和恭顺,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纵情欢笑,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像是犯了罪一般,而对于龙择天的远离,她更加理解,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阻止她爱他,甚至这种爱远远超过生命的价值,所以,申破天的一掌与其说是保护阿朵姐姐,毋宁说是她舍身保护自己的爱情。

    晏子怀不是无情的人,面对此情此景他也动容,但是,对龙择天的憎恨超过了对眼前这个女孩的同情,还是一声令下,要拿下阿朵。

    那些奇形怪状的人没有被感动,他们觉得这是个机会,是一个绑架龙择天的机会,所以没有犹豫,冲向正在悲哭中的阿朵,一双手掌已经接近阿朵的肩头。

    就在这时,天空中飘下九道身影,当首的是一位看似中年的妇女,衣炔飘飘直飞大殿,抢在那只手之前,将阿朵抢在怀里,然后健步冲出大殿,就要直飞而去,却被申破天一道掌风打落尘埃。

    来人是代芈花,接到小花的传信,知道阿朵自己来到香水城找失踪的龙择天,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桩悲剧,所以不顾千山万水,携苗疆八女匆匆赶来,与阿朵的内心联系使她非常容易的找到总督府,见到了眼前的一切,抢在那个奇形怪状的人之前,将阿朵抱在怀里,甚至来不及顾及小花,就要逃走,却被申破天打落尘埃,连同八女也与那些奇形怪状的人纠缠在一起,不得逃脱。

    阿朵看着大殿之内,一种绝望令她登时昏迷,脸上的泪珠却始终没有停止,那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她的小花妹妹,已经香消玉殒,而随之而来的大巫师也凶多吉少。

    代芈花护住阿朵,嘴角也有殷红的鲜血,没有反抗,只想逃走。

    苗疆八女也堪堪不敌,不出意料的话,她们都将丧命。

    龙择天还是赶来了,他的第一个动作是一掌将申破天击出大院,接着来到大殿内将小花抱起来扔进乾坤图,接着到院子里将阿朵和代芈花扔进乾坤图,再然后飞出大院,远远地音声传来:“你们把这座宅子给平了!”。

    心儿放火,放火是她的绝活,顷刻间,总督府大火涛涛,趁龙小龙还在惊呆之中,让大孔雀带上苗疆八女,自己则拉住小龙冲天而去!

    晏子怀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救火才是第一位的,总督府千人不管是干什么,此时都成了救火队员。晏子怀觉得龙择天就是晏家的克星,只要他出现,晏家必然遭殃。

    但是顾不上愤恨,先救火,救了火,总督府还在,他还是总督,未来的一切皆有可能,哪怕是杀死龙择天也是有可能的,只是现在,先救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