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龙择天再入地府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战役如此如火如荼,龙择天到底去了哪里?独孤秀纳闷儿,刘白衣林秋风因为龙择天的消失处于无所适从状态,而盘龙川择天阁,更是处于惊慌失措之中。

    龙择天留下的防护大阵,足以应对千驾飞舟的十次轮番轰炸,城内武修战力更是强悍至极,人们惊恐的是,龙择天去了哪里,他还好吗?

    圣女阿朵悄悄的溜出盘龙川,俏销向香水城飞去,甚至没有动用金翅飞雕,怕别人知晓。

    “择天去了香水城,我要去看看,至少知道他平安!”。

    阿朵这几天一直心惊肉跳,一种不好的感觉始终缠绕着她,令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她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龙小心,觉得在这个庞大的龙家,即使没有自己,孩子也会幸福的成长。所以她十分放心,现在她最牵挂的是那个经常消失,却从来没有让她感到担心的丈夫,只是这一次,她感觉十分不好,一心想见到他,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只要确认他平安,那么世界也就平安了。

    最近与代芈花的通信中,她告诉代芈花龙择天失踪的消息,告诉大巫师,我真的很担心,却不敢把这种担心告诉别人,只有自己默默承受。

    她曾经与公孙媚瑜旁敲侧击的谈过,公孙媚瑜告诉她,这个世界他最不担心的就是龙择天。“他是什么样的人,多大的能耐,你还不知道?不会是将他抓回来,想再生一个吧?对了,龙儿有小龙,心儿有小心,玄儿有小玄,把择天找回来,你们赶紧为白儿生一个,就叫小白!”。公孙媚瑜对丈夫的盲目崇拜让她忽视甚至根本不在乎一切风险,所以阿朵的担心在她看来就是杞人忧天,“这么多年,择天在家没住上多少日子,哪一次不是回来了?他是我们的丈夫,他会回来的!”。

    “小龙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据书院来的两个教授说,他们是一路跟随小龙来的,与我们见过一面后,就走了,心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连那只大鸟也不知去了何处。”,阿朵还是不放心。

    “小龙是我的儿子,他甚至超过他爸爸同年龄段的修为,心儿更不用说,至于那只大鸟,傲慢无礼,甚至连龙儿她们都怕他,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公孙媚瑜刮了刮阿朵的鼻子,讪笑道。

    “也是,姐姐毕竟跟龙择天比我时间长,对他更为了解,我也没想什么,就是想知道择天去了哪儿,心里踏实。”。阿朵摇摇头,拿起绣花针,继续绣他的鞋样子。“这一阵儿,演武堂的女人们正在给男人们做鞋,其实男人的鞋需要黑色的鞋面就可以了,女人们说要绣上一条小龙,看着威风。所以最近我一直设计这个图案,姐姐你看看这样可好?”,阿朵将鞋样子递给公孙媚瑜。

    “要我说不要搞这些花样,在太平穿的择天军足有四十万,哪有那么多时间搞这些花样,别的是吃饱了撑的,你也知道,择天让我们自食其力,男人们种田做生意做工,而我们女人在家里做鞋针线和后勤,我们不怕辛苦,却不能将时间浪费到这种无聊的事情上,这些样子就不要绣了,我去和那些女人说说,让她们有点正事!”,公孙媚瑜站起身,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

    阿朵笑着摇摇头,“公孙姐姐还是这样疯张,一点事情也放不到心里,这不,那些女人又要挨骂了!”。

    “他,我是说择天,没事吧?”,旁边的小花小声问道。

    “他会有什么事!”,阿朵笑道:“你想他了?这一次他出去没几天,不会有什么事,对了,等他回来,我和他说说,就收了你吧!”,阿朵嬉笑着摸着小花的脸:“说起来,你在这里也有几年了,我不想让择天再辜负你,你也十了,正好可以为择天多生几个孩子!”。

    阿朵美丽的脸羞红的如同染红了的布,低垂的头秀发遮住了半边脸,“也不一定非要结婚,只要能看见他,我就高兴!”,小花认真的看着阿朵:“圣女姐姐,你不会怪我抢择天吧?”。

    阿朵搂过小花:“小花,你是我的姐妹,从小我们就在一起,好东西姐姐什么时候不让着你?只是这男女之情不像花糕枇杷那些东西,可以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但是,对择天而言,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那个男人,姐姐从公孙姐姐那里分享了一口,难道就将他揣进怀里从此独享?择天不是那种到处留情的人,我和公孙姐姐都是逼迫他来娶的,让他没有选择,至于你,他从来没想过要欺骗你,而且为了不让我和公孙姐姐生气,他从来没有和你独相处过。他不想对不起我和公孙姐姐,更不想耽误你,所以一直回避,一直离你远远的,让我劝你早日成婚嫁人,他真的不想耽误你。但是,我知道你的脾气,恐怕这一辈子非他不嫁,我和公孙姐姐也都知道,并且从不反对。择天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他不想被这些事牵绊,那么你也要理解他,等待着他有下定决心娶你的那一天。”。

    小花泪流满面,泪水打湿了阿朵的胸襟,抽泣道:“圣女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抢你的丈夫,可是,我真的爱他,真的不能没有他,姐姐,我该怎么办!”。

    阿朵拍了拍小花的肩膀:“姐姐知道,姐姐从不怪你,而且,我真的希望择天能把你娶进门,我们是姐妹啊!”。

    小花终于哭出了声。

    阿朵哄着小花回到自己的房间,说自己还有事要忙,转身走出了房间,远远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小心,就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大院。

    “就是因为心中这份不好的感觉,择天,我一定要找到你!”。

    小花不知不觉睡了一觉,习惯性的来到阿朵的房间,见屋内空无一人,那种空落落的感觉突然有些不舒服,默默地找了几个院子,没见到阿朵,于是也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大院。

    ………

    香水城香水寺,大鸟驮着龙小龙降落在寺院内,然后一人一鸟走进了大雄宝殿。

    接着一道红影一闪而入,正是心儿!

    龙小龙看见心儿,点头行礼:“心妈妈,你怎么来了?”。

    心儿看了一眼大鸟,问道:“他在这里?”。

    大鸟点点头,看着大雄宝殿那座巨大的佛祖像,目光锐利。

    “可是这偌大的香水寺怎么会空无一人?那些和尚去哪儿了?”,龙小龙看着心儿,“心妈妈,你是说我爸爸在这里?可是他在哪儿?”。龙小龙急的想哭。

    大鸟已经缩小身躯,变作一直正常大小的绿孔雀,来到龙小龙面前,突然叼住他的一支手,尖嘴啄破龙小龙的指尖,吸足一口鲜血,对着佛祖像的眼睛喷去,瞬间,佛祖双目绽放无尽光华,将两人一鸟吸入眼内。

    这是一片未知世界!

    龙择天此刻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这片未知世界内,周身都是看不进的黄橙橙的颜色,就如同第一次试炼那座古城堡,黄色是这片世界的主色调,偶尔的一两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光线透射过来,莹莹的黄土一般的尘埃就附着在这光线上,像是蜉蝣在其中沉浮。龙择天放开天眼,哪怕是无尽远处,都如同眼前一般,没有变化没有生气。

    龙择天不敢飞行,生怕错过哪怕是一个细小的出口,他怕自己陷入其中,再也走不出去。

    他想起自己到香水寺,寺院里的和尚对他视同无物,那一声声的木鱼声和穿梭时空的念经声令他心烦意燥,刚要溜走,却被佛祖像眼中的两道金光吸入到这个未知之地。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问自己是佛祖的亲传弟子,佛祖没有任何理由将自己陷在这里,因为,这不符合佛祖的初衷。

    那么,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说谁在布置这个局?目的何在?

    凭感觉,龙择天直线前行,没有哪怕一寸的偏移,他觉得,任何空间都会有它的尽头,除非你在原地转圈,而走到尽头的唯一办法就是沿着一条直线一直走下去。

    这里没有时间,甚至空间都是模糊的,直线或许能够穿透这个空间。

    没有时间,也就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空间终于有所变幻,黄橙橙的色彩逐渐淡化,前面一座巨型的城池赫然出现。

    但是,龙择天大吃一惊,“难道又到了地府?怎么和酆都城那么像?”。

    城门外,奈何桥,望乡台,黄泉路,鬼鸣声声,阴风阵阵,一道白色的身影推着卖货一样的小车,敲着小锣,一声声悠远破空,经久不息。

    那身影来到龙择天面前,粲然一笑:“你又来了?”。

    “又见到你?这是为什么?”,龙择天看着有着绝世容颜的孟婆,诧异问道。

    一袭白衣的孟婆盛了一碗汤,笑道:“风寒露重,难道不需要暖暖身子?”。

    “我记得,我喝过你的汤,对我不起作用!你知道的!”,龙择天毫不在意的结果那碗热汤,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一次不是我的本意!”。

    “变了,一切都变了,不管那个尘世还是阴间,一切都因你而变了!”,孟婆摇摇头:“苦渡,大行,就算是我,为你下的谶语竟然被你改变,难道你真的超脱了吗?”,孟婆似乎有些不解,又似乎在意料之中。“难道,真的可以人定胜天?”。

    龙择天不解,“什么变了?难道世间的事情一定要按照你们规定的路线走?既然世事无常,就算是道祖佛祖,也不能把一切都安排好,偏离甚至远离既定的轨道谁说不可以?”。

    绝美的孟婆看着龙择天,说道:“我们相信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老天不允许有任何偏离,那也是很无趣的事情,我倒是希望你成为第一个拧着来的人,现在看来,或许你真的正在走在这条路上。”。

    “不要说得那么神秘,直接告诉我,怎样出去,或者说怎样回到阳间。”。龙择天心情较为烦躁。

    “去见见你的熟人,或者他有办法。”,孟婆推起小车,慢悠悠走开去。“到秦广王殿吧,或者他在那里。”。

    “谁?”,龙择天问道。

    但是,锣声渐远,没有回音。

    龙择天看着消失的孟婆,转身向秦广王殿飞去。

    “这一次,难道要再一次大闹地府?”,龙择天不确定,但是任何敢阻止他的人哪怕是鬼,都会叫他灰飞烟灭!

    龙择天有这个自信,见过几大阎王,虽然没见过阎君,但是他丝毫不惧,哪怕是苦渡,他也有信心一战!

    秦广王,我又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