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独孤秀再次围剿择天阁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小龙被柳青华及书院几位教授硬生生带离总督府,龙小龙心中还是有些不痛快,张嘴想说什么,考虑到柳青华愤怒无奈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就又憋了回去,只好可怜兮兮的看着柳青华,柳青华叹气说道:“你小子还有什么事?”。

    龙小龙好像被淹在水里很长时间终于露出水面换了一口气一样,从里到外的舒坦,高兴说道:“院长还是体贴人,这句话不说出来我真的要憋死!”。柳青华更加愤怒:“如果你要说的是你的初衷,那你就憋死,不许再说!”。龙小龙脸一红,道:“那我们就换个话题,我父亲来到香水城不会仅仅为了这一件事情,他怎么也会来到书院拜访你们诸位院长教授吧?就算他和你们生疏了,没有看望你们的打算,但是,我这个儿子他总会来看一看吧?可是他却没有来,整个香水城也没有了他的消息。我很担心,怕他出什么意外,毕竟香水城藏龙卧虎的,虽然我父亲不怕他们,但是,一点意外什么的还是要防备,我的初衷是我要去找一找他,院长你说对不对?”。

    龙小龙这么一说,柳青华也觉得奇怪,龙择天来到香水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突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呢?但是回过头一想,龙择天是什么人?整个龙州还有他摆不平的事情?有水能威胁到他?于是瞪了一眼龙小龙,恨声说道:“你父亲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现在赶紧的回到太平川,我怕你还赖在书院会对书院不利,再说你既然担心你的父亲,现在马上回太平川,去看看你父亲是否已经回去,如果没回去,你们还要早做打算,说不定独孤秀趁机对择天阁进行第二次围剿,你小子能耐已经不小,回去还能帮助太平川做点事。”。

    龙小龙觉得柳青华说的有理,恢复了酷酷的表情,“如此,院长,那我就回去一趟!”。说完,不等柳青华再说话,竟然原地消失,不见踪迹。

    “这小子!”,柳青华看着消失的地方,有些无奈,转身对几位教师说道:“派两个人跟着他,以防不测!”。

    众人也深以为然,虽然龙小龙境界已经深不可测,但是江湖阅历少之又少,别真的在路上吃了什么亏,那还不心疼死了人?龙小龙平时酷酷的,不爱说话,也不爱与人交往,但是只要说起话来,话痨的让人头大。但是这小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待人诚恳,与老师同学相处给人的感觉踏实放心。所以众老师十分喜爱。

    两位教授一位是武修院的弘景,一位是军武院的常涛,二人修为深湛,处事稳重又机变多端,柳青华让二人寻踪保护龙小龙,也是十分放心。看着二人寻踪追去,柳青华转身回到书院,他怕晏子城的老部下亲信和江湖门客会把气撒在书院身上,布置戒备事宜。

    龙小龙表面上平静,其实心急如焚,从离开柳青华开始就凌空飞行着直掠太平川。这可苦了后面保护的两位教授,虽然也是大至尊修为,但是长时间凌空飞行却是断断做不到的,只好飞一会儿跑一会儿,顺着龙小龙飞行的轨迹一路跟随。虽然越来越远,但是如果龙小龙在中途真的出现点什么意外,自己两人也能及时赶到,帮助解围。所以,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心态,老老实实跟踪而跑。

    其实一路无险,龙小龙经过一天一夜的心急火燎的飞行终于来到了太平川山门。龙小龙站在山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对把守山门的卫兵说道:“我是龙小龙,我回家了!”。

    卫兵一听是龙小龙,顿时喜形于色,开放山门阵法防御,将龙小龙放进山门。龙小龙低头致谢,心急火燎的向盘龙川核心地带奔跑。途中遇到正在忙碌的王大昌,没等王大昌惊喜的抱住龙小龙,龙小龙便率先开口:“王大伯,看到我父亲了吗?”。

    王大昌奇怪的看着龙小龙,问道:“他不是去香水城了吗?他没有去看你?”。

    龙小龙脸色一变,直接跑到母亲的房间,看到两位妈妈和另一位小花姑姑正在一起聊天,跪倒地上:“母亲,我父亲回来了吗?”。

    公孙媚瑜见到大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本要一声惊呼然后抱住儿子好好亲热一番,见儿子满头大汗,心急如焚的样子追问龙择天是否返回,顿时有一种不想的感觉:“他去了香水城,我以为去看你,难道他没有去看你?”。

    阿朵也是十分吃惊,看着心急如焚的龙小龙,也是有些急切,问道:“你父亲没有回来,他没有去看你?”。

    龙小龙这时已经确认父亲并没有回家,这让他那种一直潜伏在内心的那种不好的感觉越发强烈。但是此时的他反而冷静下里,对公孙媚瑜和阿朵阿妈说道:“我父亲一怒之下在香水城杀了晏子城和杨云霄,是三天前的事情,我以为他会回来,我也是担心他,所以回来看看。”,龙小龙看着快要哭泣的两位妈妈,平静说道:“父亲大人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之所以回来看看,是想当面问问他,他到了香水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去看看我这个儿子,难道我这个儿子在他的心中就那么不重要?而且…”,龙小龙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小花,俏皮说道:“而且我要问问他,什么时候给我小花姑姑一个交代!”。

    小花脸上一红,打趣道:“小屁孩,啥时候大人的事情你也要管了?”。

    龙小龙看着三个女人,说道:“两位妈妈和小花姑姑,你们不用担心我父亲,我父亲乃是当世第一,只有他让别人有危险而不会自己有危险,你们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应该了解他,所以别记挂在心上。而且这件事情不要声张,免得乱了军心,我这就去看看龙妈妈她们,也许他们会有办法知道父亲的消息。”。

    公孙媚瑜本就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听儿子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顿时放下心来,对阿朵和小花说道:“看把你们急的,择天是什么人你们不是不知道,担哪门子心?”。

    于是三个女人继续着自己手里的针线活,继续火热的聊起天来。

    偌大的东院此时正在气氛火热的操练,四女四男今天没有到太平川其他地方去演武堂上课,都在东院指导着一群新生训练。龙小龙稳了稳情绪,想进入东院找心龙玄三位妈妈,突然感到自己身后有人拉扯紫的衣服,回头一看,差点没吓得瘫坐在地上。一只大鸟,确切的说是一支比人还高的绿孔雀拉住自己衣服的下摆,大眼睛中满是疑惑。

    龙小龙定了定神,看着巨大的绿孔雀,问道:“你是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大鸟看着龙小龙,大眼睛眨了眨,二话不说,将龙小龙叼起来甩到背上,身形一变,巨大的翅膀煽动几下,扶摇而上,遮天盖日一般向远方飞去。

    龙小龙惊呼一声,随即趴在孔雀的背上,随遇而安。

    正在东院忙碌的四男四女看见巨大的绿孔雀突然飞出大院,感到十分奇怪:“这只大鸟发什么疯,怎么突然飞走了?”。心儿小声说道:“好像背上背了个人。”。心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纵身一跃飞向空中,随即幻化成巨大的凤凰,寻迹追踪而去。

    另外三女和四男虽然奇怪,但是终究没有下一步动作,继续操练院中的男男女女。

    ………

    独孤秀在蓟城得到了晏子城和杨云霄被龙择天斩杀的消息,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居然是兴奋。“感谢你龙择天帮了我如此大忙!”。

    独孤秀想到第一次围剿太平川失败,教训惨痛,除了因为龙择天太过强势非人力能为,但是自己的战略制定也有问题。这一次,他决意从太平川外围入手,先剪断太平川周边林秋风和刘白衣两处最强横的臂膀,使太平川孤立无援,接着再强攻太平川。“我就不信,这一次你太平川还能侥幸!”。

    独孤秀马上召集朝会,安排好朝中各种事宜,自己则带领手下忠心耿耿的家奴门客二十人,带着卫队亲兵五千人,直奔闽侯石泉城,那里现在已经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从海上悄悄调动二十万兵力,加上原来驻守在石泉城的十几万兵力,共三十多万,这一次,独孤秀想趁晏子城身亡,将两香军权全部收编。

    独孤秀将大军安置在石泉城,随后带领二十名亲信隐秘来到香水城。至总督府,独孤秀看见还在府内的两口巨型黑红棺材,看着依然没有发丧的晏子城灵堂,知道,这是晏家对朝廷的一种期待和抗议。独孤秀来到灵堂,点燃了一炷香,又烧了一些纸钱,面色沉痛,对晏家人嘘寒问暖,说道:“我代表皇上向晏家表示慰问。龙择天及其择天阁祸国殃民,聚众造反,占山为王,已经成为国之大患,现在公然当众斩杀朝廷重臣,其罪已不容于天地。现在晏总督已经惨遭毒手,两香地区陷入群龙无首之境,朝廷经商议,擢拔晏子城之长子晏景也晋升龙洲帝国尚书阁大学士,其余子嗣均进入各州府县任职,从即日起,家属应以大局为重,三日内无比让晏大人入土为安,杨云霄灵柩由朝廷亲兵护送即刻返回皇都安葬,其余事项按部就班,不可多生事端。”。

    晏子城子女及其兄弟姐妹等,顿时面容失色,其中晏子城二弟晏子怀小心问道:“未知两香军如何安置?”。独孤秀看着晏子怀,问道:“你有何要求?”。

    晏子怀不敢说话,只是看着身边号称军师的客卿张宗顺,示意他出来说话。

    张宗顺对独孤秀跪倒磕头,道:“两香军是晏子城大人的两香军,但是如今晏子城大人已经身陨,两香军再也没有了如同晏大人一样的主心骨,两香军愿意从此改旗易帜,统一编入朝廷军,受独孤大人指挥!”。

    晏子怀顿时面红耳赤,但是转念一想,晏子城归天后,两香军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够节制军队的人,哪怕是自己在军中威望也是远远不足,再加上独孤秀收编两香军意图明显,如果忤逆其意,必然没有好果子吃,如果晏子城还在,独孤秀或许投鼠忌器不敢肆意而为,如今两香军群龙无首,正是多事之秋,就算自己接任总督一职节制两香军,但是谁敢保证两香军内部不会分崩离析,而且,独孤秀在一旁虎视眈眈,一旦稍有差错,家族必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想到这里,晏子怀跪倒在地,对着独孤秀连磕三个响头,痛哭道:“子城已亡,两香军处在多事之秋,我等家族之人没有任何染指两香军的企图,请独孤大人收编两香军,我等家族全部告老还乡,置办薄田养家糊口,还望独孤大人成全!”。

    晏家人也都是玲珑之辈,见事主晏子怀如此表现怎能不解其意?纷纷跪倒,满屋满院的人跪倒一地,喊道:“请独孤大人成全!”。

    独孤秀眼眉微皱,一丝无奈情绪一闪而过,只好说道:“晏子城乃是帝国内阁次府,两香总督,国之柱石,为帝国呕心沥血,立下不世之功,如今惨死,乃是朝廷重大损失,其家人家族,若不能得到善待,未免寒了天下士人的心,而且我独孤秀绝不是那种狡兔死走狗烹的不义之人,怎么能在晏大人尸骨未寒之际做出一些令他在地下都不安心的事情?晏家也是龙洲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国家今后依仗之处甚多,更不可在帝国安危之际谈所谓的急流勇退,还是要为国尽忠。再说,龙择天欠下晏家的累累血债,晏家也不能就此罢手,所以,不如这样,晏景也仍就任尚书阁大学士一职,兼任两香总督,节制两香军军事,直接归本首辅指挥,张宗顺才高大义,几十年在两香忠君爱国,人所称道,任命为两香军总督军,随我帐下随时听命。香南香北两省各级衙门原有职位均不变,各守其职,随时通从调遣。晏家所有田产家资仍然属于晏家私财,朝廷不会征缴,原有属于晏大人的待遇由其子晏景也继承,如此安排,晏家诸位可还满意?”。

    众人呼啦磕头,磕的山摇地动,山呼道:“谢皇上,谢独孤大人!”。

    独孤秀命张宗顺整合两香兵马,在香北有二十万,香南三十万。独孤秀命石泉兵马在太平川东线佯动,做出还像第一次围剿一样攻击闽西城,如拿下最好,拿不下则切断太平川与闽西城的联系,孤立闽西城,使太平川的择天军误以为朝廷军会再一次大举攻击太平川,不能分兵救援林秋风和刘白衣。

    马岩和吾尔满东接到独孤秀的传令,即刻起兵二十万,再一次围攻闽西城,至此第二次围剿彻底打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