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天下城龙择天囚禁东川舰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川舰三人沉默半响,都不知说些什么,面对这样一个人力所不能及的世外高人的挑衅,能有什么好办法制约他?

    左丘石叹气说道:“现在天一道馆已经被灭,就算他们战力完整又岂是龙择天的对手?现在,帝国最高端的武士乃是当朝太师慕容贺国师,但是他远在武瀛本土,时刻照看着皇上,几乎寸步不离,如何能请动他老人家前来主持局面。就算他来,又岂能是龙择天的对手?看来,以武决胜断不可取,我们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我堂堂四十万帝队,怎么会被一个人吓得龟缩不出!”。

    东方泉道:“所谓投鼠忌器,现在我武瀛帝国占据了整个萨胡,萨胡亿万子民都是我们的人质,我就不信,他龙择天敢置于萨胡百姓的生死于不顾,对我帝队行不择手段之举,只要萨胡还在我们手里,他龙择天就不敢乱来!”。

    东川舰沉吟片刻,道:“现在有三件事情需要马上做,一件是马上照会龙洲帝国内阁,要求他们严厉惩处灭杀我天一道馆的凶手龙择天,并惩办龙洲各地择天阁匪徒,还我武瀛帝国一个公道;第二件事就是马上通知各军,只要龙择天在天下城再不收敛,萨胡境内将遍地战火;第三件事是马上通知帝国,通报龙择天在天下城之所作所为,让他们召集国内隐世不出的武修前来萨胡挑战龙择天。这三件事十万火急,必须马上去办,此两件事由你们二人全权负责。”。

    “哈哈,果然是十万火急的三件事,只不过龙择天又岂能惧你!”,远远地,一道声音如穿越时空传入三人耳鼓,令他们毛骨悚然,接着一道身影由虚无化为凝实,那人影紫袍翩翩,眉清目朗,脸上似笑似讥的笑容玩味的直视东川舰,说道:“想必你就是那个毁了我龙洲帝国吕达水师,率军攻占我萨胡全境的东川舰吧?本阁主现在来到你面前,就是要告诉你:萨胡乃是我龙洲的萨胡,尔等乃是武瀛之匪,抢占我大好河山,杀我子民祸害我百姓,你们的下场注定是只有灭亡一途!”。

    龙择天看着目瞪口呆的三人,毫不犹豫,转瞬之间将三人扔进乾坤图。然后,抓起桌子上的笔,撕下白纱窗帘,一挥而就:“龙洲择天阁阁主龙择天今日拜访了武瀛萨胡军军部,活捉了军政总督东川舰,如武瀛军队不离开萨胡,龙择天发誓:将以东川舰之血祭我择天军大旗!”。写毕,飞出窗外,腾空而上,将白旗挂在大院的旗杆之上,以狮吼一样的声音喊道:“天下城的百姓听着,龙择天今日已经活捉萨胡军总督东川舰,如萨胡军不撤出萨胡,东川舰将血染战旗!”。

    不到一天的功夫,龙择天毁城门,灭道馆,抓东川舰,挂战旗于武瀛军总部,这一件件轰动天下城的大事在天下城引起的震动如同八级地震,瞬间将天下城震动的地覆天翻。人们奔走相告,百姓更是喜出望外,大街上烟花四起,爆竹声声震耳欲聋。甚至有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在大街上载歌载舞,舞狮的扭秧歌的,热闹非凡。自武瀛占领萨胡六七年来,天下城死气沉沉,何曾有过今日之狂欢?

    龙择天俯瞰整个天下城,一草一木尽在神识之内。见偌大的萨胡皇宫刻此人流拥挤,杂乱无章,东奔西突狼藉一片。金乌红带领一些高官亲信,携带金银细软赶了几十驾马车正在仓皇出逃。龙择天声音远远传来,敲击着每个人的耳鼓:“金乌红,你暂时哪儿都不能去!”。说着,右手伸出,延展至几十里长,巨大的手掌抓住正准备上车逃走的金乌红,回缩,放在自己面前,释放一团祥云拖住,接着大手继续伸出,那几辆马车顷刻化作碎屑。龙择天驱动祥云,抓住金乌红一展身形,落在皇宫大院。喊道:“所有官员进入勤政殿,继续出逃者杀无赦!”。

    皇宫内,正在准备出逃的大臣官员太监宫女及御林军等,看着龙择天及龙择天手里瑟瑟发抖的金乌红,手中的各种物件散落在地上。龙择天面如寒冰,不屑的看着这些人,说道:“你们这些人都该死,只是,你们应该感谢你们是萨胡人,我龙择天不会对你们大开杀戒,但是你们马上回到你们各自的岗位上去,如有一点逃命的心思,我保证你们任何人逃不出五十丈,必将顷刻毙命!”。

    龙择天手提金乌红,进入大殿,将金乌红扔在地上,自己施施然坐在龙座之上,接着将初一龙子心龙亥心释放出来,三人站在龙择天身后。龙择天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众臣,说道:“尔等可知罪?”。

    众人吓得五体投地,脸贴在地板上,浑身忍不住的颤抖,更不敢抬头。龙择天一声呐喊:“凡是原觉罗派的人都站出来!”。

    殿内有十几个人爬了出来,依然不敢抬头,瑟瑟道:“罪人金乌红携九大长老及门下弟子十五人叩见龙阁主,龙阁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放屁!”。龙择天恼怒,道:“一副奴才嘴脸,所谓无耻之尤莫过如此!”。

    “尔等作为萨胡子民,更曾是龙裔之后,根在萨胡,然,尔等自私自利,对内强横无比,对外奴颜婢膝,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天怒人怨,本就该万死不足以恕其罪。我且问你们,金乌赤何在?”。

    “启,启禀阁主,金乌赤已经被关押在刑部大牢内,小的这就将他放出来!”。大长老接口道。

    “我见过你,在龙城的觉罗派,大长老,这一阵卖祖求荣的日子过得可是滋润?”。

    大长老体如筛糠,浑身不由自主的瘫如烂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启禀,启禀阁主,这样的日子着实有些不堪,武瀛人高高在上,伺候他们比伺候太上皇还难,一个不小心都要人头落地。我等承认,我等胆小如鼠,只知道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出了出卖祖宗之举,现在我们在萨胡如过街老鼠一般,武瀛人歧视,萨胡人讨嫌,虽有锦衣玉食,然名誉扫地,已经快令我等崩溃。今日,龙阁主行雷霆之举,灭武瀛道馆,活捉东川舰,乃是震撼人心的大事,我等也是倍感兴奋。然而,考虑到我等背弃祖宗,也弄得天弄人怨,恐龙阁主对我等实行杀刮之刑,心中害怕,这才仓皇出逃。但是,龙阁主乃是神人仙子,落入阁主手中也是苍天惩罚。我等不祈求阁主饶过性命,只求阁主开恩,放过我等家眷,让他们各自逃命,自生自灭去吧!”。

    龙择天看着这些十分令人厌恶的人,开口说道:“传令下去,带金乌赤上殿。”。

    不久,金乌赤被人带上来,龙择天见其满身是伤,精神极度萎靡,心中恼怒,问道:“谁是刑部官员?”。

    一位瑟瑟发抖的大臣爬了出来,颤抖道:“小人古惊心正是刑部尚书,请龙阁主惩罚!”。

    “你的确该死!”,龙择天信手一抓,将那古惊心抓在手里,甩手扔出大殿之外,道:“如果摔不死你,你就好好活着吧!”。

    龙择天命人抬了一把靠椅安排在自己身边,亲手将金乌赤扶到靠椅上,手抓金乌赤的右手,一股澎湃紫气瞬间注入到金乌赤体内,片刻功夫,金乌赤体内五脏六腑尽得梳理滋润,内外伤势霍然痊愈。金乌赤这才精神焕发一般,面向龙择天单脚跪地,道:“谢择天兄弟救命之恩!”。

    龙择天扶起金乌赤,与自己坐在一起,指着殿下匍匐于地的萨胡帝国群臣,说道:“兄台对于他们的处置有何意见?”。

    金乌赤道:“这些人纵使死一万次也难以抵其罪过,但是,他们毕竟是萨胡人,还有一些是我门派得的长老亲人,请阁主大人大量,饶了他们!”。

    龙择天饶有兴致的看着金乌赤,道:“你差点死在他们手里,他们弄得你家破人亡,你还要原谅他们?”。

    金乌赤听到这里,双拳紧握,脸色涨红,看向金乌红,问道:“我的亲弟弟,你嫂嫂和你的侄子侄女等人现在何处?”。

    金乌红大哭道:“哥哥,我没有动嫂嫂侄子侄女他们,我就算再不是人,也不会对自己人动刀子,家人现在都在皇宫,只是被人看守,失去了行动自由,生活用度,一应物品,一样不缺,没有让他们受委屈!”。

    金乌赤道:“把他们叫过来,我信不过你!”。

    金乌红赶紧大叫连声:“来人,快去把嫂嫂等人请过来!”。

    功夫不大,金乌赤的夫人和一儿一女两位孩子来到大殿。三人见到坐在靠椅上安然无恙的金乌赤,顿时高兴的泪流面面,三人扑到金乌赤的怀里,放声大哭。

    劫后余生,一家人竟然在此处阖家团圆。

    龙择天看了一眼依然匍匐在殿下的众人,终于平缓了一下心情,说道:“各位请起,我龙择天有话要说。”。

    众人胆战心惊的站起身,自动分列两班,面朝龙座上的龙择天,高声道:“请龙阁主吩咐!”。

    龙择天道:“诸位乃是萨胡子民,俗话说桑梓之地人之故旧乃是一个人的情怀,诸位服萨胡之水,食萨胡之食,左邻右舍相邻故旧乃是作人之意。诸位中不乏饱学之士,所谓人伦道义乃是圣人教化人道的最根本的准则,这一点,你们不会不知道。然,从你们过往的行为来看,可曾有过一点儒道之心?做了一个武瀛人傀儡皇室的高官,就气节全无,见到武瀛人如同哈巴狗,见到自己的乡亲如同豺狼虎豹,其狐假虎威的德行令人发指。从做人上,你们失去了最起码的人道礼仪,从大局上,你们卖国求荣,已经人神共愤。特别是你们之中有人仗势欺人,依仗手中的权利鱼肉百姓,强占资财,为祸乡里。就凭这一点,你们就死有余辜。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龙择天虽然不屑你们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不想为此对你们出身恁地沾染了晦气。我今天给你们一个机会,改恶从善!从即刻起,你金乌红还做你这个皇帝,诸位依旧是萨胡帝国的重臣,一切照旧。但是,从此之后,不得在为武瀛效力,要保护百姓,经营好萨胡,几十万大军不得用来对付择天阁和百姓,要用来对付武瀛人。现在,武瀛萨胡军的总督东川舰等三人已经被我俘获,其性命操在我手。然要防止武瀛人狗急跳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孤注一掷对我萨胡百姓实行疯狂报复。你们如果还有血性,还认为自己是萨胡人,就拿起武器领导军队和武瀛人血战到底。如果连这一点你们都做不到或者不敢做,那你们还是现在死了的好!诸位有何意见?”。

    众人跪倒磕头,山呼:“我等必定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以赎罪过!”。

    “今天就相信你们一次!”,龙择天一挥手,将大殿外昏死过去的古惊心抓到大殿之内,说道:“你命大,没有死,希望你能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为你的桑梓之地效你的犬马之劳!”。

    龙择天看了一眼金乌赤和他的家人,道:“我希望你们还是要回到龙城,那里是你们的根基,希望你们好好生活,有余力的时候,多多为萨胡百姓做善事!”。

    龙择天站起身,说道:“各位好自为之,希望我二进天下城的时候,能看到你们的英雄壮举!”。

    龙择天带着初一龙子心龙亥心闪身出了大殿之门,四朵祥云飘然而上,接着鸿飞杳杳,不见踪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