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昭乌城龙择天结缘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玄儿轻笑道:“随你了!”。

    这一笑,小二顿时神色发呆,那不经意间的笑容,似如倾城一笑,顿使小酒馆蓬荜生辉。小二也是个玲珑剔透之人,鼓动道:“这位夫人定是天外仙子,如能尝尝我们这道特色手把肉,我们这个小酒馆沾了仙光,岂不是日进斗金?还望夫人成全,您就尝一尝吧!”。

    还没等玄儿回答,灵儿忍不住了,喊道:“还不快去,少爷也想尝尝,你怎么不问我,快去快去!”。

    慧儿双手合什,道:“罪过罪过,所谓酒肉乃是穿肠毒药,你何苦自甘堕落,以口腹之欲迷失本心?”。

    “去你的!又不是给你吃的,哎,我说老板,一只羊的手把肉,再点一碟咸菜,嗯,这道咸菜是给这位小那个和尚吃的,快去吧,哦对了,另外再来两坛子酒,是那种越辣的越好,快去快去!”,灵儿连声催促。

    “好嘞!”,店小二屁颠屁颠下去了。

    再看慧儿,手捻念珠,小声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罪过罪过!”。

    果然,半柱香的功夫,一大盆手把肉冒着腾腾的热气上了桌,两坛烧酒四只大碗,再加上一碟小咸菜也同时上了桌。灵儿乐的极为开心,一把抓起一直羊腿,左一口右一口的啃了起来,一阵欢吃猛造,又拍开酒坛泥封,哗啦啦到了一碗酒,一口气干了下去,有吧嗒吧嗒嘴,继续不顾形象的啃了起来,对着慧儿呼了一口气道:“好吃,好酒!”。

    龙择天哈哈大笑,也拿起一块羊肉递给玄儿,自己则拿起另一只羊腿,看了看慧儿,挑衅似的啃了一口,又为自己和玄儿倒了一碗酒,两人一碰,相对一笑,喝了一口。

    一边的慧儿满脸涨红,一边捻动佛珠,一边喃喃颂道:“有位禅师,乃大神通圣人,欲令一切人生正信心,故常显不思议事。其饮酒食肉者,乃遮掩其圣人之德,欲令愚人见其颠狂不法,因之不甚相信。否则彼便不能在世间住矣。凡佛菩萨现身,若示同凡夫,唯以道德教化人,绝不显神通。若显神通,便不能在世间住。唯现作颠狂者,显则无妨,非曰修行人皆宜饮酒食肉也。留一言约: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必将入魔道。那疯和尚乃是凡夫俗子被点化而已,我乃圣灵,今度世化人,乃是历经人间烟火,岂可辜负佛祖苦心?凡俗之人尚可以酒肉入口,不忘佛祖度化之心,难道我就不成?等等,我佛慈悲!我说灵儿,给我留点,留点儿!”。

    慧儿伸手入盆,抓起一块硕大羊肉,塞进嘴里,两眼怒视灵儿,赌气囊腮的大口咀嚼,然后到了一碗酒,猛地干了下去,顿时呛得咳嗦不止,两眼流泪。灵儿在一旁则是拍着腿大笑,幸灾乐祸。玄儿看着两个可爱的小正太,咯咯直乐,而龙择天也是笑的合不拢嘴。这顿饭吃的欢快无比又春色无边。

    屋内,小酒馆的所有人几乎都停止了手头上的事情,呆呆看着这四个人,一时不知在想什么,酒忘了喝,肉忘了吃!

    四个人欢喜无限的吃了一顿大餐,见小酒馆内围着很多人痴痴呆呆看着自己这些人,感到有些唐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龙择天站起身,对周围围观的人拱拱手,说道:“耽误各位吃喝,有些唐突,还望勿怪!”。

    周围人见状,觉得龙择天笑的如沐春风,好像给这个寒冷的冬天带来了一股暖意一般,顿生无限好感。老板凑到跟前,问道:“请问几位上宾来自哪里?”。

    龙择天答道:“我们来自香南,距此地数万里有余,听人说萨胡地界牛羊甚多,而香南无非青菜米饭,牛羊甚少,受乡亲们委托来此收购牛羊肉已改善家乡之火食。”。

    老板一听,说道:“萨胡乃是极北苦寒之地,虽然牛羊一类的肉食较多,但是距香南太过遥远,上宾如何运输?”。

    龙择天道:“老乡倒是为我们费心了,我们自有办法,运输这一节我们早已想好了招数,还望老板告诉我等去往何处收取牛羊一类的荤肉?而且多多益善,我们此次来此,就是要多多收取的,最是不怕多!”。

    老板道:“昭乌城外牧场广袤无边,聚集的牧民也有数百万,但是因为地势广袤,交通不便,每年最头痛的倒是将速冻的牛羊肉卖出去。这些年倒是有一些武瀛人来此采购,但是强买强卖,价格低廉的很,弄得牧民敢怒不敢言,所以,有很多牧民趁着雪天将牛羊杀尽深挖地窖埋藏起来,但是若是一开春,天气回暖,要是再卖不出去,可就坑死人了。如果上宾的确有意要买,这城里有好多做贩卖生意的人,可委托他们四处采购,你们只需支付一些辛苦费就可以了!”。

    “要到哪里去找那些中间人?”,龙择天问道。

    “这个简单,我的一个表哥就是做这方面生意的,他在昭乌城近郊有一处很大的场所,专门做收购牛羊肉的买卖,现在已经囤积了很多,说是要运往南边那边的天下城。如果上宾有心,我现在就可以领着上宾去他那个地方。”。老板说道。

    “如此麻烦老板了,我正想去看一看,放心,只要牛羊肉质量好,价格公道,我不会亏待你那位表哥,对你也是要感谢的!”,龙择天看着老板:“我叫龙文,这位是玄玄,请问老板贵姓?”。

    “我叫乌格尔,你叫我乌大哥就行,现在我就带你们过去一趟吧!对了,我那个表哥叫巴乐奇,也是一个很仗义的人,走南闯北的见识不凡!”,乌格尔得意地炫耀。

    乌格尔将饭馆安顿了一遍,套上马爬犁,拉上龙择天四人呼啸出城。

    龙择天与玄儿及两位小正太虽然见多识广,但是这种交通工具倒是第一次见识,特别是两位小正太,坐在马爬犁上呼喊着打打闹闹,兴奋的不得了。乌格尔边赶着马爬犁边问道:“请问你们是一家四口吗?你和这位仙女倒是般配得很,这两位小爷更是仙童一般,你们一定不是寻常人家,是不是?”。

    龙择天和玄儿相顾莞尔,两位小正太因为正兴奋着,也没有在意乌格尔的话。龙择天笑道:“哪里,我们真的是香南人氏,这一趟我和我堂客就是专门到这里做点买卖的,在我家乡那个地方,很少有口福吃到这么纯正的牛羊肉,这一次一定要多贩卖一些回去,大赚一笔!”。

    一个时辰后,马爬犁停在一处巨大的院落前,龙择天一进门,见院内有不少人正在往马车上装载冻成一匹一匹的速冻牛羊肉,还有一些人正在吵吵闹闹,似乎正在争执什么。乌格尔一愣,说道:“不好了,又是那些武瀛人,他们都欺负到我表哥家里来了!”。

    乌格尔见里面乱糟糟的,气氛紧张似乎一触即发,心情急迫,大喊道:“表哥,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那位表哥叫巴乐奇的,见表弟乌格尔领几个陌生人进来,喊道:“表弟,快去屋里救你的表嫂,那几个武瀛人是畜生,要糟蹋你嫂子和孩子!”。

    乌格尔一看巴乐奇,见巴乐奇满头鲜血,被几个武瀛人拳打脚踢,还有一些伙计也被一些武瀛人围殴,怒火冲天,冲了上去,大喊道:“你们这帮畜生,我和你们拼了!”。

    玄儿一阵风似的冲进屋,只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从屋里“咚咚咚咚”甩出四个人来,这四个人一落地,已经变成了死人。两位小正太更是二话不说,冲上前,将巴乐奇从人群中抢了过来,接着一阵拳打脚踢,二十几个武瀛人全部趴在地上,“哎呦哎呦”叫唤不停。两个小正太正要下杀手,龙择天道:“留下一个活口!”。两位小正太不动用任何兵器,一拳一个,二十几个武瀛人全部丧命。

    乌格尔和巴乐奇吃惊的看着旋风一样的小正太,又惊讶的看着龙择天,张口结舌,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两位瓷娃娃一样的小男孩居然是这样的超级狠人,二十几个武瀛武士,在一瞬间被杀的干干净净,要不是有人喊着留一个活口,那岂不是在这几个呼吸见就全部是死人了?特别是乌格尔,一路上和人家随随便便的说笑,一点忌讳也没有,没想到,人家真人不露相,居然有这般本事。

    龙择天走到那位还喘着粗气目光惊惧的武瀛武士跟前,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来这里捣乱?”。

    那位武瀛武士惊骇的看着龙择天,见龙择天虽然说话平和,但是冲天的杀意一览无余,吓得胆战心惊,道:“我们是武瀛在昭乌城的天一道馆的武士,专门驻扎在这里为天下城的武瀛士兵采购牛羊肉等物资的,你是谁?为何多管闲事?”。

    “又是天一道馆!”,龙择天一皱眉,裘皮大氅突然如被风吹一般鼓荡,右手一挥,将所有武瀛武士连同那位活人聚拢在一起,接着,右手幻化成如山巨掌,覆盖在那堆在一起的尸体上,轻轻一握,听得“嘭”一声轻响,右手一紧,点点碎屑从手指缝滑落出来,迎风一扬,如尘埃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院一片静穆,几十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半响无声。

    龙择天拍了拍手,又从地上抓了一把白雪,搓了搓,又是一阵拍手,又吹了吹。这才把目光投向痴呆中的乌格尔和巴乐奇,说道:“这回没人捣乱了,我们该谈生意了!”。

    屋内,巴乐奇的老婆和女儿冲出了屋子,见到玄儿“噗通”跪倒磕头:“谢谢女侠的救命之恩!”。

    玄儿将两位女人扶起,见两人泪眼婆娑,轻声安慰道:“放心,从今以后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们!”。

    巴乐奇见状,也是明白,今天这事如果没有这几位贵人明显不会善了,也上前给龙择天磕头。龙择天没等他跪下,已经将他扶起,说道:“巴大哥不用客气,我们都是龙洲人,自然会相互帮助,可不能让那些武瀛人随便欺负!”。

    巴乐奇请龙择天等人进屋,巴乐奇的老婆和女儿感恩涕零的给龙择天等人倒上热乎乎的奶茶。龙择天喝了一口,果然奶香醇厚,香腻润滑,由衷赞叹:“果然好喝!”。

    乌格尔说道:“这位贵人姓龙,龙贵人听说你贩卖牛羊肉,就让我带你来谈谈生意,这可是表哥生命中的大贵人,表哥一定要帮忙的!”。

    巴乐奇说道:“那还用说?今天若不是几位贵人,我说不定已经家破人亡!贵人要做生意,只要用得上我,我没二话!”。

    龙择天说道:“我是希望通过你收购牛羊肉,有多少我要多少,而且我希望你在这里成立一个更大的收购点,你所有的货我全包了,至于价格,按照市场价我还可以多加一成,你和乌格尔大哥的辛苦费另算,就按照半成给你们支付,都是现银,怎么样?”。

    巴乐奇眼睛发亮,说道:“客人太客气了,要什么辛苦费提成?本身我贩卖这个东西,赚的就是中间的差价,我不会多少钱收就多少钱卖给你,就算你是我的恩人我也不能这么干,因为我有家小要养活,有一大群人指着这个吃饭,没有赚头,我们就活不下去。你放心,我也不会抓你的大头,就按照市场价,我给你一成优惠,我的货全部都给你!”。

    龙择天哈哈一笑道:“巴大哥果然快人快语,市场价不用优惠,有多少我要多少,而且,我希望巴大哥在这几天收购更多的货,我不怕多!”。

    巴乐奇奇怪道:“你要那么多,怎么运输?我看你也没有带车队来呀?”。

    “巴大哥放心,只要你把所有货都运来这个院子,我就有办法运走。”。龙择天道。

    巴乐奇虽然奇怪,但是也不好究根问底,道:“我这个院子所有的库房加在一起,羊肉十万斤,牛肉更多,有二十万斤,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每斤羊肉一钱碎银,牛肉是也是一钱,这些货总共三万两银子,兄弟能不能吃得下?”。

    龙择天像是变戏法一样,山一样一对白银堆在屋里,几乎堆满了房间。龙择天笑道:“这就是三万两白银,我现在就给你,带我去收你的货吧!”。

    巴乐奇差点晕厥过去,不相信似的拿起一锭银子用牙使劲咬了咬,大惊小怪的说道:“真的!这真的银子!你藏在哪里了?怎么一挥手就出来这么多银子?你不是变戏法的吧?不对,变戏法的可变不出这么多真金白银啊,你是神仙,一定是神仙!”。

    巴乐奇和乌格尔及两位女人几乎又要跪下,被龙择天阻拦,说道:“现在带我去收货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