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独孤秀大战新政帝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萨胡独立,龙洲震动。

    这一日,龙洲帝国皇宫大殿,皇帝新政帝金玉天亲自召集文武群臣大殿议事,专门讨论萨胡独立给帝国带来的影响。

    金玉天一反常态,以皇帝威严,端坐龙椅,令文武群臣殿下跪拜行君臣之礼。而且是一人一拜,各报姓名、官职,然后各归本位听候圣意。

    独孤秀也是恭恭敬敬,率先行礼跪拜,道:“大学士,内阁首辅独孤秀参加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拜完毕,束手而立。

    群臣效仿,一一拜见,然后垂首不言。

    金玉天这些日子心急火燎,萨胡独立的消息已经穿的沸沸扬扬,几次传喻要面见独孤秀都以太忙为由婉拒。各文武大臣更是避之如蛇蝎,即使有事必须见面也是说完话就走。今天心里郁闷,怒发冲冠,几次在宫里砸锅摔碗。大骂独孤秀为乱臣贼子,吓得宫里人唯唯诺诺,抱头鼠窜。最终,金玉天终于摁耐不住,发出圣告,严令群臣务必于今日早朝养心殿集合,这才有了刚才的场面。

    金玉天史无前例的威严令他一改唯唯诺诺的风格,大殿中充斥着金仙威压和皇帝气势,令众臣顿时不敢应其锋芒。只有独孤秀老神在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金玉天厉声道:“众爱卿可知朕为何召集尔等前来?”。

    群臣张口结舌,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独孤秀。而独孤秀如入定一般站在那里,闭目养神。

    金玉天看了一眼独孤秀,随即将目光移开,将目光在众臣身上转了一圈,喊道:“康同声出列!”。

    “臣在!”。

    “你作为内阁重臣,何以如此重大的事情对朕隐瞒不报?谁给你的胆子?”。新政帝突然发难,一股威压涛涛地压向康同声。康同声匍匐在地上,颤声回答:“启禀皇上,萨胡独立的情报我们内阁也是刚刚获报,这几日一直在研讨对策,怕此事惊扰了皇上,所以暂未奏报!”。

    “独孤秀!”,新政帝终于将目光转移到独孤秀身上,一股滔天气势直压独孤秀。

    独孤秀漫不经心的看了看新政帝,右手稍一挥,哼了一声,顿时那股滔天气势无影无踪。独孤秀看着新政帝,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皇上也已经知道,我等静听圣意,请皇上圣裁!”。

    新政帝压下满腔怒火,沉声道:“什么圣意?你们还有谁听我的?你们还有谁将我当成皇上?虽说我决心不问政事,但是,你们内阁究竟做了什么?十几年了,不但没有达成你们所说的天下一统,反而又弄出来个皇上,这就是你们的新政改革?我已经不敢自称为朕,这样吧,眼下局势随你们闹去,我,今天宣布退位,你们爱咋咋地吧!”。

    新政帝一挥袍袖,向内宫走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独孤秀。

    显然,局面已经不可收拾,新政帝退位意味着什么?这个龙洲帝国还存在吗?萨胡那边已经有了一个皇上,蓟城这边最正统的皇上又宣布退位,龙洲怎么办?难道全奉萨胡那个皇帝为主?

    这事情大条了,已经出乎意料。

    群臣见状,呼啦啦跪倒,高喊道:“皇上万万不可!请皇上留步!”。

    金旭光康同声梁大为那兰冲更是冲到皇上面前,拉住皇帝的衣襟跪倒磕头,痛哭流涕。金旭光哭道:“皇上,请您三思,如今天下闹成这个局面,实为我等内阁之过也,请皇上罢黜我等,甚至解散内阁都可以。这天下可以没有我等,但是不能没有皇上,没有皇上,天下会大乱啊!”。

    新政帝本欲用内力将这些人震开,但是终究于心不忍,回过头看了看独孤秀。恰好独孤秀愣愣的目光传来,两人对视,空气骤然间如同爆炸一般,整个宫殿充斥着无边的杀意,大殿如同地震一样摇摇晃晃。

    独孤秀和新政帝两人火爆的对峙中,群臣黑压压跪倒一片,浑身瑟瑟发抖。此刻的他们如同进入地狱一般,似乎小命时刻朝不保夕。

    没有了皇上,这些臣子要来何用?名不正则言不顺,有皇上才有官,没了皇上,他们这些人吃谁的俸禄?

    此刻,群臣内心对独孤秀充满了怨恨,这种怨恨越积越多,终于忍无可忍爆发。

    老太平王金福顺大声喊道:“皇上,臣弹劾独孤秀,罪名是大权独揽,架空皇上,卖国求荣,滥杀无辜!”。

    这一声喊如同晴空惊雷,把大殿震得再一次嗡嗡直想。群臣如同被掐住了咽喉,一股气上不去下不来,憋的十分难受,低着头,如同傻子一般,全体宕机。

    太平王金福顺站起身,怒火如同凝聚成实质一般,喷向独孤秀,咬牙切齿的道:“独孤秀,十几年,你逼迫皇上深居幽宫如同软禁;以天子之名,用皇家玉玺,行你独孤氏专权;你丧权辱国,与武瀛达成卖国条约,拱手出让萨胡;你不抵御外敌,却时时刻刻想着制裁各地总督;你以西征北伐天下一统的名义,草菅人命,无耻的搜刮民脂民膏;萨胡自立为皇,独立出龙洲版图,成了武瀛国的藩属之地,而你居然隐瞒不报,压下奏章。你这等乱臣贼子,早该千刀万剐,今日本王为天下计,为我金氏祖宗计,我要活刮了你!”。说着咬牙切齿的扑向独孤秀,一双巨掌如惊涛骇浪一般拍向独孤秀。

    独孤秀将与新政帝对是的目光移向金福顺,见金福顺不要命一般一双巨掌扑向自己,轻描淡写一般挥出左手,一股澎湃的气息迎向金福顺。“轰!”,大殿再一次震颤不已,一声巨响,跪在地上的群臣如同被龙卷风卷住一般,身不由己的被扔到大殿内各处。金福顺则被独孤秀一掌拍出殿外,如同风筝一样飘向天空,接着如坠楼一般,“吧唧!”,掉在地上,脑浆迸裂,浑身抽搐几下之后,再无声息。

    一代亲王,就此极为凄惨的殒命。

    独孤秀连看都没看一眼殿外殒命的金福顺,来到新政帝面前,语气阴森的说道:“难道你也认为我是乱臣贼子?”。

    新政帝此刻对独孤秀全然没有了畏惧,有的只是滔天愤恨。太平王金福顺是迄今为止保留在自己身边的金氏家族唯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对政务尽心竭力,对自己关爱有加。在那贺兰专权时代,这个老人是唯一给自己温暖并且不怕得罪太后的人,是自己在这个冷宫中唯一可以托付性命的人。但是,这个老人惨死了,因为他看不惯独孤秀的嚣张跋扈,对自己指手画脚,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为自己出头,为自己呐喊。但是,他死了,死在独孤秀手里!

    新政帝喝退金旭光等人,直接面对独孤秀,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是乱臣贼子,你是我金玉天的仇人,今日,我要为我金氏家族报仇!”。

    金玉天缓缓抽出放置在龙案上的七星龙泉宝剑,然后指向独孤秀,说道:“来吧,这一战不涉及权位,不涉及江山,只是你我之间的私仇!”。

    独孤秀看着奔腾而来的宝剑,眼睛微眯,迅速后退,那宝剑的剑尖带着浩荡紫气距独孤秀咽喉三寸处再也不得寸进。独孤秀如同脚踩风轮一般,飞速倒退,退至殿外,左手迅猛迎向宝剑,右手迅速抽出戮仙剑,身形右闪,躲开剑锋,右手向上一撩戮仙剑,两剑对撞,一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再一次响彻天地,将大殿外广场笼罩在烟雾之中。两把宝剑在乒乒乓乓的撞击中,万道火星四射形成巨大光团。那光团直接升空如入九霄,一场大战在空中就此爆发!

    皇宫城上空,惊雷阵阵,如电闪雷鸣。两把绝世宝剑对撞出的火光如同巨龙一般在天空中翻云覆雨。底下的人,蓟城所有的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仰望天空中那道道电闪雷鸣,那道道火光巨龙,惊骇不已。大殿中的群臣在惊慌失措中跑到大殿之外,仰望空中的战斗,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们能做些什么?帮着皇帝,帮助独孤秀?此刻的站队关乎身家性命,关乎前程,怎么能轻易下赌注?

    空中的战斗已经让整个蓟城陷入无尽的惊慌失措中。就在此时,两道身影飞入空中,带着无尽的雷霆之威,冲入战圈之内。一声大喊惊心动魄:“独孤秀,你这个乱臣贼子,你想谋反不成?”。两道身影窜入战圈,就此加入空中那极致的战斗。

    突然,一道黑色身影如黑色闪电一般自蓟城的未知处越上高空,喊道:“令狐超、花不谢,你们是在找死!”。

    “申破天!”,令狐超与花不谢双双放弃独孤秀对着申破天猛攻过去。此时空中形成两处战团,两处战场拼杀的如同将这一方空间打碎。

    新政帝全力施为,手中龙泉宝剑携带堂皇紫色浩然之气毫不防御的与独孤秀的戮仙剑全力拼杀。独孤秀此时已经放下包袱,花不谢和令狐超已经被申破天引开。没有那两人的牵绊,独孤秀信心骤增。手中戮仙剑带着万道光华将新政帝金玉天围在剑笼之内,宛如囚笼一般将新政帝囚禁在内,并催动体内阴寒之气,形成冰笼,彻底将新政帝禁锢。

    新政帝眼见囚笼已成,手中宝剑入怀。祭出火龙罩,一声“破!”。火龙罩飞速旋转,极致高温的火团向冰笼猛击而去。“轰!”,冰笼即刻溃散。新政帝见冰笼被破,再一次抽出七星龙泉宝剑,挽着惊天剑光再一次向独孤秀冲击。独孤秀后退百丈,喊道:“你真不要命了吗?那我成全你!”。

    戮仙剑,碧游宫主亲自炼化的绝世宝剑终于发挥出十足功力。独孤秀手举宝剑,剑尖朝天,此刻天空云雾凝聚,万道天地之气汇聚于剑尖,形成偌大光环,如一轮刺眼的红日一般。独孤秀手中戮仙剑自上而下猛然一劈,瞬间,整个天地如同被劈成两半,空气向两侧排开,形成一条真空沟壑。这道巨大的沟壑迅猛向对面的新政帝劈去,如同直接把他劈成两半。

    “独孤秀,你这个乱臣贼子!”。令狐超一见这一道剑光正对新政帝面门,如躲不开必然被劈成齑粉。大惊之下,顾不得与申破天纠缠,不要命的扑向独孤秀,哪怕是用身体阻挡,也要挡住这道致命的剑光。

    “令狐超,快躲开!”,新政帝大喊,不要命的迎着剑光沟壑扑了上去。

    瞬间,两个都是具有仙家修为的世外高手,同时觉得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那迅猛无极的剑光眼看就要将自己两人撕裂,小命马上就要交代。突然,一只大手凭空而来,千钧一发之际将两人抓起扔出剑光之外。同时,那大手被剑光击中,碎成血雾。来人闷哼一声,喊道:“快逃!”。

    申破天此刻大喊:“这是吕尚,他已受伤,不要放过他!”。申破天抛开已经陷入死镜的花不谢,对着高空追去。独孤秀见令狐超和新政帝果然要趁机逃走,轻哼一声,道:“留下吧!”。

    独孤秀一挥宝剑,将二人拦下,接着一剑刺向令狐超,在令狐超招架之余,另一只手却如同长蛇一般抓住新政帝的后颈,扔到地上,并迅速下坠,宝剑剑尖直指新新政帝的咽喉,杀气漫天的说道:“令狐超,你再没完没了,金玉天就死在这里!”。

    新政帝此刻瘫在地上,不是害怕死亡,而是生无可恋,此刻的他脑海中都是无尽的悲哀:自己这一世算个什么东西?

    令狐超不知所措,眼见新政帝被制住,自己如果再想和独孤秀拼个你死我活,显然已经不可能。于是转身,腾空而走,远远地喊道:“留住他的性命,否则,我和你没完!”。

    独孤秀一把抓起新政帝,说道:“走吧,皇上,早朝还没完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