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四章 金乌红天下城登基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吉田羽和郎三浦带领两万人的残兵顺利进入龙城。果然如龙择天所说,如今的龙城不见择天军也不见觉罗派的身影。却说龙城官制被打散后,金乌赤和金乌红共同主持了龙城的所有政务。但是一段时间后,金乌赤将所有事物完全交代给了金乌红,并留下了九大长老。自己和左右护法则回到龙城外的觉罗派总部,并叮嘱金乌红,告诉他,龙城的一切都交给你,觉罗派是我们金氏一族的根基。“我要回到觉罗派,我要保住哪里的根基,至于你,我早就知道你志向远大,不满足于门派一方偏僻之地偏安一隅。那么好,你现在就是龙城的主人,我不和争什么,只希望你善待百姓,另外不要出卖祖宗,不要当门派的叛徒!”。

    金乌红原本以为自己会与金乌赤明里暗里还会有一番龙争虎斗,见金乌赤主动退让,将龙城全面转交给自己,不禁喜出望外,说道:“兄长放心,龙城是我们的家园,我一定会好好经营,保护好百姓,守护好家族,不负重托!”。

    现在吉田羽和郎三浦进驻龙城,也如金乌红所愿,吉田羽和郎三浦果然对金乌红非常信任,除了军事防务,将城内政事全部交给金乌红打理,任命金乌红为龙城城主,全面管理龙城政务和治安。一时,金乌红风头无两,在龙城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而吉田羽郎三浦因为摄于龙择天的巨大威压,再加上体内被龙择天灌注了紫色气息,也不敢造次,竟然老老实实经营着龙城事物,对百姓秋毫无犯,一时之间,龙城倒也安定祥和起来。

    吉田羽郎三浦致信东川舰,按照龙择天的吩咐,告知龙城已经收复,现在一切良好,不必再派兵攻取。但是,信中告知东川舰,徒河被龙择天占领,徒河舰队全军覆灭,请将军大人即刻派兵收复徒河。

    天下城武瀛军萨胡军部,东川舰看到了这封信。他将信看了一遍,对身边的左丘石和东方泉说道:“两位将军,对龙城和徒河有何看法?”。

    左丘石道:“东川将军,现在攻取龙城的援军我已经下令停止向龙城进军,转而入深山围剿参与的择天军,至于徒河,择天阁阁主龙择天亲自出面占领,并且收缴了我二十艘战舰,日夜操练水师,据说已经初具规模。而且龙择天乃是龙洲第一高人,要收复徒河恐怕有些困难。”。

    东方泉随即说道:“现在上官向所率领的择天军被逼入深林,已不足为患,要命的是龙择天居然亲自占领了徒河,我们都知道,这龙择天乃是神仙之流,不好对付,要收复徒河,恐怕需要抽调萨胡境内所有大至尊以上的武修,而这些武修都归天一道馆统一支配,恐怕我等难以调遣!”。

    东川舰沉吟半饷,说道:“确实如此,事实上在我武瀛帝国,存在着两股势力,一股是以东方裕首辅为首的军方势力,另一股是以慕容贺为首的武修势力,而武德康皇帝陛下虽然不问政事,却时刻左右着两股势力的平衡,形成三足鼎立的平衡局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军中没有高端武修,所有高端武修都集中在天一道馆,我们请人需要人家天一道馆的首肯。如果不请武修,我们就会吃亏极大,看样子,我们还要向人家天一道馆借人啊,不得不低头!”。

    左丘石悻悻道:“那些天一道馆的人,嚣张跋扈,不但在萨胡趾高气扬,就算在国内,他们何尝把我们军方放在眼里?说起来还不是慕容贺那个老东西给惯的?慕容贺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将武瀛境内和龙洲大陆的所有武道馆都统一称名天一道馆,全部纳入自己的麾下,与军方争名夺利,甚至插手军内事物,真是让人烦透了!而且,慕容贺老贼对门徒不加约束,一味的好勇斗狠,在龙洲更是耀武扬威,视人命如草芥,弄得龙洲百姓对我武瀛仇恨满腔,我们一些好的对萨胡百姓的怀柔之策刚刚收点效果,就被他们随意的一场屠杀破坏殆尽。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干死的畜生!真想把他们全部撵回国!”。

    “是呀!”,东方泉叹道:“我们在龙洲所有的收买人心的举动都被天一道馆的人给败坏了,东方裕首辅给萨胡办学培养萨胡孩子学武瀛文化的怀柔之策也因为天一道馆经常打家劫舍被破坏殆尽。连皇帝陛下都说,要征服龙洲必先征服人心,怎么天一道馆如此放肆,不把皇帝陛下的圣意放在心上?难道慕容贺真的像要凌驾于皇权不成?”。

    东川舰想了想,问道:“听说龙城交给了觉罗派的金乌红治理?”。

    “是的,我之所以没有命令吉田羽郎三浦接管龙城政务,是想看一看,让龙城在我们武瀛军的保护下,他们自己治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果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萨胡人自己管理自己还是有效果的,最少我们不用直面萨胡人,不必直接面对他们的敌意,虽然我们才是龙城的实际主人,但是,萨胡人倒也相安无事,当然,前提是没有天一道馆的情况下。”。

    “噢?萨胡人自己管理自己,这倒是好办法,我们在背后操控,腾出手来干更大的事情,而且不用直接面对萨胡人的敌意,这是个好办法!”,东川舰突然兴致很高。

    “听说那个金乌红是大顺朝时期金家的嫡系一脉?”,东川舰突然问。

    “没错,”,东方泉说道:“那个金乌红和金乌赤乃至于觉罗派,都是大顺朝也是现在的龙洲帝国皇帝金玉天的本家,都是皇族一脉。”,东方泉眼睛一动,看着东川舰,问道:“将军莫非?”。

    “你刚才说的有道理啊,让萨胡人自己管理自己,这是多么聪明的决定啊,吉田羽和郎三浦不简单啊!”。东川舰兴奋地说道。

    “我要给东方裕首辅写封信,请求他批准我在萨胡建立一个新的帝国,一个附属于武瀛帝国的帝国,我要让萨胡变成独立于龙洲帝国之外的独立帝国,一个完全听命于我朝的萨胡帝国,而且是一个与我武瀛帝国共荣共建的帝国,哈哈!”,东川舰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哈哈大笑。

    东川舰说干就干,铺开宣纸,研磨执笔,一篇洋洋洒洒的万言书一挥而就,将自己的想法从萨胡如何治理,到以萨胡人治理萨胡人,再到萨胡成立帝国的种种好处说的条理分明又天花乱坠。然后封闭,叠装,封口,命人马上以飞舟传信,直接将信件呈交东方裕首辅。

    接下来,就是等待,东川舰有信心等来他希望的答复。

    终于有一日,一封加急密函递交到东川舰的手里,东川舰颤抖的打开信函,信函上只有一行字:我去参加萨胡帝国新帝的登基大典!

    东川舰兴奋异常,火速召集军部各级要员和天下城各衙门长官,宣布一件事:天下城作为萨胡帝国的都城,全力准备新皇登基大典!东川舰命吉田羽和郎三浦火速将金乌红及其家眷秘密护送入天下城,并秘密保护起来,一场秘密的登基大典在天下城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

    却说金乌红被秘密护送到天下城,住在金氏一族在萨胡打的老皇宫里,感到莫名其妙与妻子孩子及亲人们在云里雾里中,看着不下于千八百人在宫内忙忙碌碌,修缮宫殿,整理花草,铺装红毯,仅仅个把月的功夫将皇宫装修的豪华奢侈,令人眼花缭乱。接着宫女太监浩浩荡荡入宫,三宫六院规模宏大。整个皇宫数百间房屋,红灯高挂,彩旗飘扬。这令金乌红十分惊慌:不知道武瀛人将自己禁锢在这里是何意?

    金乌红开着忙碌的人群,心里没谱,见人就问:“此是何意?”

    人们往往一脸茫然:你问我,我问谁去?

    这一日,一队太监和皇家卫队从宫门外整齐划一的走向金乌红居住的寝宫,上百名太监身着彩衣,显得极为灿烂。领队的几名太监手端黄金盘,盘上放着黄色龙袍,卫兵打开宫门,进入房内,面向金乌红,百十多人整齐跪倒:“请皇帝陛下更衣,今日是您登基的大喜日子!”。

    金乌红差点吓得没瘫坐在地上,他这个人有野心,可是野心从来没有这么大!

    “你们说什么?登基?登什么基?”,金乌红问道。

    “哈哈,当然是金乌红陛下的登基大典了!”,东川舰率领武瀛军各级长官来到金乌红锁住的寝宫内,对着金乌红微微欠身施礼,道:“皇帝陛下,萨胡帝国已经正式成立,陛下请看院外文武百官已经就位,就差你这个皇帝登上宝座了!”。

    金乌红双腿颤抖着走出宫门,见外面銮驾摆放的整齐森严,旌旗招展,彩带飘飞,空中礼花阵阵,气球飘扬。再看眼前,一群黑压压的文武百官见到金乌红露面,整齐跪倒,山呼:“臣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乌红吓得倒退一步,定了定神,看着满院子下跪的人群,又看了看身边的东川舰,眼中的震惊和犹豫不决表露无遗。张口结舌道:“这,这是何意?”。

    东川舰和蔼一笑,道:“你本是皇族血统,这天下金玉天坐得,你便坐不得吗?从此后,你就是萨胡帝国的皇帝!”。

    “请皇帝陛下更换龙袍,请皇后更换风袍,与文武大臣前往祭天殿举行登基大典!”,司礼太监高声喊道。

    此时此刻,由不得金乌红有什么想法,仿佛被一股洪流挟裹着,只好随波逐流。

    沐浴更衣,金乌红和妻子更换龙袍风袍,乘銮驾,在万人的呼应下,直奔祭天殿。

    此时的祭天殿,早已准备就绪,真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金乌红乘銮驾被文武百官簇拥着延白玉台阶一步步走上祭天殿广场的祭天坛。至祭天坛中央广场,文武百官面向祭天坛香鼎跪倒。而两名司礼太监率领两队礼仪护卫队手举华盖继续向祭天坛顶部登去。至祭天坛香鼎,司礼太监让金乌红按照皇家祭天的礼节将各种礼仪走了一遍。这倒是难不倒金乌红,这些理解本就是他们皇家的礼节,几十年,看也看会了。点香拜天,插香入鼎,向天祷告,祈求苍天赐福。这一切理解之后,便是宣读黄诏。虽然金乌红没有准备,但是有人早就给准备好了,再说也根本就不用他准备,他只要照本宣科就好。

    金乌红打开皇诏,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武瀛帝国德康三十五年,萨胡立国,取国号萨胡帝国,沿用武瀛帝国历法,帝号年丰,年号取德康三十五年,萨胡年丰元年。

    自龙洲大顺朝同和年已降,龙洲内乱频仍,民不聊生。官场,盗匪横行,天下揭竿而起者数不胜数。藩王林立,相互征伐。后独孤秀专权,更是横征暴敛,致使民怨沸腾。而今,龙洲朝堂奸佞当道,祸国殃民,更使龙洲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长此以往,龙洲必然衰败不堪而给外敌一可趁之机。

    萨胡乃是大顺朝龙兴之地,自入关执政,常以恪守礼德之教而同甘共苦于亿万黎民。虽后来太后专权,致使民怨沸腾,但,皇室成员始终恪守礼义廉耻,常常静思己过。以改良变法以图兴邦。然,独孤秀之流,利用变法改良之机,巧取豪夺,趁机夺权,架空皇室,行暴力之政。削藩撤爵将天下江山私相授受,安插亲信,排除异己。动用血腥暴力,杀人如麻,仅昆侯一地杀人百万,血流成河。私掌皇印,狭天子以令诸侯,置各地灾荒于不顾,横征暴敛,以充盈国库之名行中饱私囊之举。如此荒淫无道,血腥暴力之徒居然横行于煌煌庙堂,我龙洲子民何其不幸?

    朕乃萨胡子孙,皇室后裔,哀民生之艰难,长叹无奈之感。朕所忧者,如此暴政之下,不但黎民罹难,也恐朕之宗庙不保,更忧心萨胡龙脉不保,萨胡子民更是被残暴对待。因而,朕以祖宗之名,向天下宣誓:萨胡立国,从此退出龙洲版图。

    朕向萨胡子民宣誓:朕夙夜操劳,定然勤恳奉国,保我萨胡子民安定祥和国泰民安!

    武瀛帝国,冒疑而不避,犯众咎而弗辞。以仁义授我以鱼,以功德兴我国祚。其心可昭日月,其行可比天地。作为我萨胡帝国第一友邦,自来到萨胡与我萨胡百姓共建共荣,将萨胡建成繁荣乐土。朕深感武瀛帝国皇帝陛下之深情厚谊,决定与武瀛帝国发展全面的合作关系,也诚挚欢迎武瀛官方军方民方来到我萨胡帝国,与我萨胡百姓一道,开创美妙的未来!

    希我国之百姓,体恤皇恩浩荡,与朕同甘共苦,兴伟业除陋习,以振兴萨胡为己任,共图宏图之伟业。

    特此昭告天下。

    年丰元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