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黑山口惨烈伏击战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出了玲珑塔,进入佛宝塔。这个佛宝塔龙择天关注的也不多,自从得到佛宝塔除了在吐蕃收服那些红衣藩僧使用过之外,再也没有用过,甚至都没有过多关注。每一次来到乾坤图,基本上没有到佛宝塔坐过。这一次进来也是实属无奈,谁让佛宝塔收取了他的混沌紫气呢,不得不来啊!

    龙择天进入佛宝塔的第一层,只见偌大的空间无边无际,灵气温馨浓郁,鲜花盛开,远山葱茏,绿茵苍苍,蓝天碧水,白云悠悠。放眼望去,一池碧水连接天际,池中各色莲花盛开,圣洁而高雅。空中梵乐唱响,庄严肃穆。各色修者或是飞天遁地,或是闭目静修。龙择天知道,这些人只不过是影像而已,并不是真的存在,但是,这方世界是真的存在,和传说中的中央婆娑大世界世界相差不远。龙择天神游物外,感受着佛法洗礼,一时间出神入定,体内的佛家真气与体内大世界相呼应,一时间竟然浑然无我,身体像是再一次被洗礼锻造一般。龙择天正在出神,一道声音传来:“你终于还是来了!”。

    龙择天听到这个声音,感觉很奇怪,这道声音同样稚嫩,却硬是装出很沧桑你的感觉,龙择天心道,不会是像灵儿一样的逗比吧?

    木鱼声一声一声仿佛自远古传来,那整齐的鼓点一声一声仿佛击打着空气一般,令空气都泛出一圈圈的涟漪。龙择天正在四处查看,突然一道小巧的灰衣身影出现在面前。

    龙择天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灰衣的小沙弥一样的孩童,竟有说不出的欣喜之意。那小沙弥面色粉嫩,光光的头顶圆咕隆咚,小嘴微翘,嘴唇如打了口红,显得极为可爱。左手拿着红色木鱼,右手拿着木槌,一板一眼的敲击着。来到龙择天面前,微微低头行礼,道:“施主从哪里来?又要到何处去?”。

    龙择天看着一本正经的小和尚,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你是这佛宝塔的塔灵?你有名字没有?另外,你把那木鱼先收起来好不好?听着怪闹心的!”。

    小和尚收起木鱼木槌,单掌合什,点头道:“说的有理,这声音确实不怎么好听!”。

    小和尚言辞庄重,与灵儿的顽皮截然相反。龙择天见状,更是兴趣盎然,问道:“我的混沌紫气是不是被你收起了一半儿?快还给我!”。

    小和尚定定的看着龙择天,说道:“佛祖说你是能度化我的人,怎么看起来不像啊?这么沉不住气,好像比那个小灵儿还幼稚,真没意思!”。

    “我靠,居然又一次被一个孩子鄙视了!”,龙择天无语,捂住脸,仿佛没脸见人一般。

    小和尚有些失望似的看着龙择天,又拿出木鱼和木槌,一下一下敲击起来。龙择天初时比较烦躁,而后却突然发现随着那一声声敲击声,紫色灵气居然如同紫雾一样盘旋在木鱼之上,接着变成一缕紫气飘向龙择天的顶门,随着一声声木鱼声,那紫气一点点透入龙择天的脑海,随即进入和各处骨骼筋脉,最后汇聚在丹田。一会儿的功夫,所有先天混沌紫气一丝不剩的回到龙择天的身体中,而且,龙择天感到这些紫气如进化了一般,极致精细的滋润着龙择天的所有筋脉窍穴,并将筋脉扩展的无边无际,那丹田更是扩展的如同宇宙,其内如同装满了几大星系一样。如果说过去龙择天的丹田是一片汪洋大海,现在则是无穷宇宙。龙择天明白,自己的修为已经进化到了极致,不下于圣人修为。

    做完这一切,小和尚叹道:“你不要得意,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已经重新降临了规则,即使你有圣人修为,也不可能翻天覆地,那样,这个凡人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龙择天明白,这是天道规则保护凡人世界的一种措施,试想,随便一个神仙下凡,都能摧毁这个世界,那人间早就不复存在了,这样的天道规则是保护凡人的,倒是极为合理。不过,龙择天不死心,想着申破天、什么雷神天尊,无极天尊之类,那可都是大罗金仙修为,自己面对他们如果发挥不出圣人实力,还真难以对抗。于是问道:“这种规则不是只对着我来的吧?”。

    小和尚奇怪,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天道规则对谁都一样,都是将你们的破坏力降低到凡世能承受的程度,而不会因人而异。不过,你是三大圣人的传人,天道可能会对你压制的更狠一些,不过,你身上有足够的法宝,还有道祖给你开后门,佛祖对你特殊关照,这天道也不会过分,得罪了三大圣人,就算是天道,也要三思!”。

    龙择天沉思半响,说道:“那天道是谁的意志?难道三大圣人也无可奈何?”。

    小和尚道:“就算你是圣人,也只能在天道规则允许内行动,越了界,照样受到惩罚,你不知当初十二金仙犯了杀戒,不也是照样被削去顶上三花,重新渡劫吗?”。

    不过龙择天却是有些不服气,心道:天道,什么是天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有些天道只是适用于凡人,有些天道却明显不合理,好像天道规则的制定也是因人而异。比如,恶人犯五戒之罪,都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但是却有那么一些人偏偏能逃过天道处罚,活得比谁都滋润。佛家将轮回,此世不报,下一辈子一定得报,但是,很多凡人却没有下一辈子,这辈子被欺凌,如果不得现世报,难道还真能等到下辈子?可见,天道有时也欺软怕硬,不那么公道。

    但是一边的小和尚也叹气道:“所谓的天道,有时是强者制定的,就像我,明明修炼了凡胎,却在这里被囚禁了无穷岁月,我找谁说理去!”。小和尚一改庄严肃穆,有些小脾气忍不住了,“我想出去!见一见红尘,现在,你出现了,我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了!”。

    小和尚目光深邃的看着龙择天,那是一种希冀,期待和兴奋交织的目光。

    龙择天摸了摸小和尚的头,感觉手感特好,情不自禁多摸了一会儿。小和尚躲开,恨声道:“不要摸我的头!”。

    龙择天哈哈一笑,想起灵儿也是因为龙择天摸他的头而愤怒不已,感到十分好玩,道:“哎,我说小和尚,你认识玲珑塔那个小灵儿吧?他对我说,你这人呢很不好说话,让我揍你一顿,直到把你打服,你才能听话,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小和尚一改一本正经的形象,怒道:“灵儿那个小屁孩居然说这种话,等我见到他,不把他打出屎来我就…,罪过,罪过,居然又造下口业,这小子,你等着!”,小和尚仍旧怒气冲冲!

    龙择天越看越喜欢,道:“你不要生气,等出了宝塔,咱们一起揍他,谁让他欺骗咱们!”。

    小和尚顿时欣喜,道:“嗯,咱们一起揍他!”。

    龙择天问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慧儿,这是佛祖给我起的名字,好听吗?”,慧儿忽闪着大眼睛,郑重其事的问道。

    “嗯,好听,在凡间这个名字非常好听!”,龙择天一本正经的答道。

    慧儿顿时欢呼起来,说道:“佛祖果然没有骗我,他说这个名字很好,是很聪慧的意思!”

    慧儿突然对龙择天说道:“还有,这两座宝塔你在也不能带搭不理的了,宝塔为你付出,你也需要为他付出,不然,宝塔不会在为你做什么,甚至你都不能在宝塔内修行!”。

    龙择天奇怪问道:“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慧儿拉着龙择天的手,忽闪着大眼睛,说道:“你真笨,我们是塔灵,你对我们好不就是为宝塔付出吗?”。

    龙择天一拍脑门,道:“原来如此,我当然会对你们好,你们今后跟着我,准备吃香的喝辣的啊!”。

    慧儿一改庄重模样,欢呼雀跃,但是突然脸色阴沉,问道:“那三个女人还在吧?”。

    龙择天甚是奇怪,他知道慧儿所说的三个女人正是心儿龙儿和玄儿,问道:“怎么?你认识她们?你们怎么会认识?”。

    “怎么会不认识?当初佛祖和道祖炼化这两座宝塔,那四个女人已经被道祖度化了,无数岁月,她们时常来到宝塔,捉弄我们,直到两千年前,佛祖和道祖将两座宝塔分置两处,我们这才脱离她们的魔爪,她们着实可恨的紧!特别是那个龙儿,经常揪我的耳朵摸我的头,烦死了!这一次,道祖让她们出乾坤图,沾惹红尘历练,目的是完全渡行化人,再造凡胎,你不会已经把她们给那个了吧?那可遭了,她们经历此红尘之劫后,实力都会上涨,将来都能修行到圣人的高度,我们岂不是更加受气了?”,小和尚慧儿唉声叹气的道。

    龙择天笑道:“目前只出现三个,是龙儿心儿和玄儿,至于第四个还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哦!原来是是虫子小鸟和小乌龟啊!”,慧儿挠挠头,道:“他们都是上古圣兽,本事通天,现在都已经完成了化形,更加了不起了,我打不过她们,你可要保护我!”。

    慧儿拉着龙择天的手,说道:“我们出去吧!至于另外一个圣兽,你马上就要见到了,她是白儿,白虎,可厉害了!”。

    龙择天也不在意,既然这一切都是道祖的安排,他也只好顺势而为,不做他想。于是领着慧儿走出了佛宝塔。

    慧儿到了乾坤图中,看着另外一座玲珑宝塔,感叹道:“两千多年未见,你可好啊?”,接着看龙择天说道:“你去把灵儿带出来吧,没有你,他自己是出不来的!”。

    龙择天点点头,将灵儿从宝塔中带出来。两个小家伙一见面,彼此手指相对,惊喜异常,接着打作一团,顿时都是鼻青脸肿。

    龙择天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哈哈大笑,抓住二人,喊了一声:“出!”,一瞬间,三人来到了现实世界!

    赵志按照龙择天的要求在黑山口完成了埋伏,静静等待着徒河军的到来。果然,经过一夜加半天的等待,见武瀛的徒河军正在快速赶来。赵志命令军队马上进入状态,弓拉满箭上弦,各种滚木礌石皆处于临发状态。赵志见徒河军前队已经快要到黑山口尽头,后队大部分也已经进入伏击区,便不再犹豫,高喊一声:“打!”。瞬间,箭雨如蝗铺天盖地射向人群。悬崖峭壁之上,滚木礌石“轰隆”作响,如地动山摇一般,从天而降。刹那间将整个山口如同填满一般,令徒河军陷入其中寸步难行。

    吉田羽和郎三浦见状,大惊失色,呼喊后方炮队架起火炮向两侧山谷进行炮击,接着指挥山谷内的军队不顾一切向外冲击。徒河军果然训练有素,虽慌不乱,山谷内的军队踩着礌石和战友的尸体,不顾一切向外猛冲。而后方的炮队迅速架起火炮向两侧山谷进行猛烈的炮击。一时炮声大作,硝烟漫天,埋伏的择天军被炮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失去了进攻能力。赵志一看不好,向三女道:“三位圣女,想个办法把那些火炮干掉,要不然,我们这些人都要死在这里!”。

    三女何尝不知道?偷偷从侧面绕过悬崖,悄无声息的来到炮队阵地内,施展惊天,一瞬间将开炮的士兵全部干掉。吉田羽和郎三浦见炮队哑火,情知不妙,率领谷内士兵不要命的冲出了山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