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章 杀瀛五仙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没有使用通天彻地的神通,而是低调的像普通人一样,一路步行,顺便观察民风民情。说起来,这萨胡还是他第一次来临,第一世的时候没来过,第二世东临大海,便望海兴叹,征战的脚步止于大海。这一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错过这片生机盎然又富饶多变的土地,而这片土地正在被一群外来人蹂躏,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一路走过,看着燃着余火的废弃村庄,看到那些惊慌失措的难民,看到肆无忌惮的武瀛军队和武士,他救助过也屠杀了一些武瀛军队和武士。就这样一路行走,五个人,竟然小有名气,无论是官方还是老百姓,都在传说有五个大侠,见到武瀛人就杀,杀了不下千八百武瀛人,就连驻扎在一些小城的零散军队都被屠杀殆尽。武瀛人在寻找这五个人,当地老百姓也在找这五个人。武瀛人找是要消灭,而百姓找是要投靠,投靠这五个人一起杀武瀛人。但是,以龙择天和三女之能,只要他们不想显露行踪,还有何人能发现他们?就说这一路,龙择天以神功灌顶之法,为赵志洗筋伐髓,以澎湃先天紫气梳理其筋脉,阔丹田开神识,硬是把这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改造成先天之体,而且修为一路猛涨至尊者修为,荣列当世顶尖高手层次。赵志惊喜若狂自不待言,对龙择天的崇拜已经深入骨髓,由龙大哥变成龙少爷,自觉把自己列入下人之列。虽然龙择天几次纠正,不让他喊少爷,但是,这赵志一意孤行,就算被龙择天打了几次仍是屡教不改。龙择天无奈,只好随他去了,心道:“毕竟是几千年的奴化教育,一朝一夕改变不得。”。至于心儿龙儿玄儿三人,因为女扮男装,赵志以为这三人和自己一样,乃是龙择天书童一类或者随从一类,不以为意,称呼上随便了一些,称呼兄弟,如心儿兄弟,龙儿兄弟和玄儿兄弟。三人不以为忤,随他去了!

    但是着一路前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名声鹊起,被人称为专门杀武瀛人的“杀瀛五仙”。

    就此,杀瀛五仙名声大振,致使武瀛武士甚至军队忌惮万分,从此收敛了自己的张狂行为,一时倒也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攻击百姓。百姓松了口气,终于过上了相对消停一点的日子。而民间百姓也备受鼓舞,偷偷的成了各种暗杀组织,什么“杀瀛联盟”,“杀瀛天团”,“杀瀛同道”等组织如雨后春笋,令武瀛人十分头疼,而武瀛武士更是如过街老鼠,不知哪一次一个不小心就被杀了,死的不明不白。

    而龙择天深知,这些行动只会招来武瀛人更大的报复,这也是他着急拜会觉罗派的原因。

    觉罗派的金乌赤在十几年前乃是觉罗派少主,虽然与龙择天只在龙择天七岁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因为龙择天名气已经远播龙洲大陆,无论是江湖还是官方高层,对龙择天都是如雷贯耳。这金乌赤也不例外,曾与龙择天有过不间断的书信往来。就拿这一次龙择天来到萨胡,也有金乌赤邀请的因素。不仅如此,金乌赤在萨胡早就扶持组建了择天阁,只是由于萨胡始终被外族势力左右,一直隐匿发展,不显声名。而金乌赤自任萨胡择天阁阁主,这些只有萨胡择天阁少数人知道,连觉罗派都一无所知。

    龙择天来到龙城,果然,见龙城气象万千,十分不凡。其厚重的历史文化在龙城的建筑风格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致。远古城墙巍然屹立,古色古香的城门散发着悠远的远古气息。城内,灰色建筑飞檐外耸,雕梁画栋,就连铺在街道上的青石,都流淌的古风古韵。

    但就是这样一座驰名龙洲大陆的龙城,他的主人却不是龙洲人,而是东洋人,武瀛萨胡军西部军军部就在这里,而萨胡西部天一道馆的总部也在这里。这座城市,武瀛人是绝对的主宰,就连觉罗派都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如果不曲意逢迎,动辄都有灭门之忧,而这也是金乌赤竭力邀请龙择天的最重要原因。

    龙择天一行五人低调潜行,来到了觉罗派山门。觉罗派位于龙城西部山区,群山环抱之中一处平缓的洼地面积巨大,期间绿树成荫,溪流交错,是一处幽静之地。龙择天等人信步来到山门,对守门人说道,请通知贵派金乌赤,说龙择天求见。

    守门人见龙择天等人气宇非凡,不敢怠慢,客气道:“请在此稍等,我这就通报!”。

    龙择天等人在山门外等候,龙择天环顾四周,见山门屹立,门前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河水,一条木制栈桥横跨河流两岸,很显然,这栈桥乃是可以起降的活动栈桥,一旦有外敌来袭,只需要提起栈桥,宽阔的河流就是保护山门的天然屏障。再看山门两侧城墙,高大巍峨,青石砌成,外表打磨的光滑无比,只怕是一只苍蝇落在上面都要打滑。城墙上,十步一座燃焰火炮排列在城墙四周,守门兵士以肃穆的表情严阵以待。很明显,这是一处尚未沦陷的场所,可见觉罗派实力强劲,更是血性十足,在这个山河破碎的萨胡能够自保到如此,足见觉罗派誓死保卫家园的决心。龙择天心中感慨:自东北行以来,萨胡人的血性令他十分动容,虽然有一些官员不顾廉耻投敌卖国,但是这块土地上的百姓从来没有放弃,他们誓死捍卫自己的家园,虽然飞蛾扑火,也是在所不惜。在路上,看见一批一批的难民逼不得已离开自己的家园,但是从他们不甘和愤怒的眼神中,他们等待着时机,等待着反击武瀛人的时机。而龙择天也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到了这样的时机,只要一点星火,足可以在萨胡大地燎原起来,将武瀛人藏身在萨胡人燃气的熊熊火海。“我愿做那一点火星!”,龙择天心中暗道。

    “是龙择天龙阁主大驾光临吗?”,一声带着惊喜的粗犷的声音传来,令龙择天惊醒过来。龙择天仔细观看来人,见来人浓眉大眼,四肢粗大,身高过丈,器宇轩昂。腰间虎皮短裙扎紧,下身黑色长裤,裤腿塞进长筒靴内,上身穿紧身棉袄,外披虎皮大氅,一把巨型大刀横在肩头,整个人显得威武雄壮如铁塔一般杵在那里。龙择天仔细辨认,来人正是金乌赤,虽然此时的他变得魁梧异常,但是,面容没有变,整个脸型也不会变。龙择天趋步上前,对着来人微微点头道:“小弟龙择天拜会金乌赤掌门!”。

    “果然是择天兄弟!”,金乌赤扔掉大刀,扑上前来,紧紧地搂住龙择天,眼含泪花,粗声粗气的喊道:“择天兄弟,你我神交已久,此时终于见到你,为兄此生无憾矣!”。说着,竟然嚎啕大哭,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见到了能做主的亲人诉说一般。

    龙择天也是真情流露,拍着金乌赤的后背,安慰道:“金乌兄受苦了,择天此次前来,就是与兄长一道平了心中不快,让武瀛人血债血偿!”。

    哭了一会儿,金乌赤抹了抹眼睛,大声喊道:“兄弟们,开山门过堂口迎接贵客!”。

    山门轰隆隆中门大开,那厚重的硬木对开门镶嵌着厚厚的铁板,每一扇足有几万斤之重,此刻轰然打开,气势惊人。门内,两道人墙威武屹立,手中大刀随着深秋的太阳闪烁着道道寒光。通道远处,一座大堂突兀而现,黑漆漆的立柱如四根巨柱通天。人墙末端,觉罗派高层半弯腰迎接龙择天。赵志见此阵势,小声道:“这觉罗派果然气势不凡,过去没敢进人家山门,今日到是要好好看看不可!”。那金乌赤何等修为,早已经听见赵志的自言自语,道:“这位兄弟想必是择天兄弟的伙伴,还有这三位兄弟也是第一次来到我觉罗派,今日我们定要通宵彻饮一醉方休!”。

    龙择天在金乌赤的引导下来到觉罗派诸位长老和诸位高层面前,介绍道:“这十位是我觉罗派十大长老,都是我萨胡土生土长的相亲,每个人的修为都在大至尊,他们分管执法堂、商贸堂、军机阁、火药局、兵器坊等,日后择天兄弟你每个人都可以用到。他们不但修为高深,对门派忠心耿耿,更是非常痛恨武瀛人,经常下山刺杀那些十恶不赦的武瀛人。除了十大长老,我还有左右护法,这是我的左护法李兆林,右护法滕福志,这位是我的军师来自北鹿书院的上官向先生!”。随着金乌赤的介绍,龙择天把目光投向军师上官向身上,这是一个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相貌俊朗,显得有些文气,但是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介书生,那就大错特错了,其修为之高比之十大长老和左右护法更为高超,一只脚已经迈入半仙之境,在这个人间只怕是最顶峰的存在。当然和令狐超独孤秀比不了,那两位可是金仙,受到过道祖和通天道人的灌顶,修为早已超出此世。但是,这个年轻人给龙择天的感觉比之马燕山也不差多少,在这个偏僻的萨胡有如此人物,令人震惊。上官向见龙择天特殊关注他,十分礼貌的对着龙择天深施一礼,道:“龙阁主大驾光临,上官向欢迎之至!”。

    “哈哈哈,我说军师,你也不用客气,不是你一直鼓动我邀请择天兄弟来萨胡吗?今日人家来了,怎么还如此客气?大家都是兄弟,今后都以兄弟相称,岂不痛快?”。金乌赤声音爽朗:“请择天兄弟进堂口居上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