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武瀛国独孤秀舌战东方裕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远处的东方裕见独孤秀仙风道骨般的稳步前来,也不敢怠慢,疾步迎上前去,来到独孤秀面前弯腰行礼,态度极为恭敬虔诚,握住独孤秀的手热情说道:“知上邦大国第一柱石前来武瀛访问,我皇陛下特委派我亲来马崎港口迎接,我皇陛下在皇都樱田等待着首辅阁下的到来!”。

    独孤秀面含微笑,也是与东方裕握手寒暄,并一一将随行人员介绍给东方裕。独孤秀此次来访可谓阵容强大,不但有内阁首辅,而且内阁众臣兵部尚书、户部尚书和礼部尚书全数来到。不过独孤秀没有介绍申破天,众人也不奇怪,只是以为是独孤秀的随从,也不深究。只是那申破天不时发出的恐怖威压令武瀛人时不时的心里发寒有些不是滋味,知道此人必是世外高人,得罪不得。

    经过一阵欢迎仪式,东方裕亲自将独孤秀等人引导到飞舟上,自马崎到樱田还有一千多里,驾飞舟前往不过半个时辰。果然,半个时辰后,飞舟队伍稳稳降落在樱田皇宫外面的草坪上。独孤秀等人下飞舟踏步草坪,见草坪修剪的平整如画,四周樱花树樱花绽放,偌大草坪如被画笔画成若干条块,五色斑斓层次分明,再加上人为引来的小溪水弯弯滟滟,波光粼粼,真是如进仙境一般。独孤秀对武瀛人刮目相看,只说这草坪,做的这份用心和精细,这就是龙洲人缺少的。再看眼前皇宫,青堂瓦舍,不似蓟城皇宫红墙黄瓦,琉璃玉器,雕梁画栋,皇家气派一览无余。但是这武瀛国的皇宫虽然没有龙洲帝国皇宫高大巍峨,气派森严,但也是飞檐画栋,青舍林立,面积广阔,也有着堂堂皇家风范,令人不敢亵渎。

    独孤秀等人与武瀛东方裕等文武百官在草坪进行了一番迎宾礼仪,接着文武两班分侧而立,一条偌大的红毯铺向皇宫大门直至大殿。东方裕恭请独孤秀等人走上红毯,说道:“我皇武德康陛下正在殿内恭候贵宾,请随同我等觐见我皇陛下!”。

    独孤秀点头,整理了一下仪容,轻甩袍袖,说道:“烦请带路!”。

    这个细微的动作令东方裕对独孤秀顿生好感,独孤秀没有因为自己是上邦柱石而对武瀛国有任何轻视无礼,礼节做的很足。东方裕在独孤秀前半步将独孤秀引到皇宫大殿,随后金旭光申破天康同声那兰冲等随同而入,武瀛国诸大臣随后跟随。进入大殿,东方裕率武瀛文武百官给武德康皇帝陛下磕头,道:“启禀皇帝陛下,龙洲帝国内阁首辅亲率龙洲兵部尚书户部尚书礼部尚书来我国进行访问,臣奉陛下圣旨前往马崎迎接,现已将贵宾接到陛下宫殿,请陛下赐见!”,说着,闪身,将独孤秀等人引荐道武德康皇帝面前。

    独孤秀对着坐在高台上龙椅宝座上的武德康皇帝弯腰行礼,平缓说道:“龙洲帝国内阁首辅独孤秀、兵部尚书金旭光、户部尚书那兰冲、礼部尚书康同声受我帝国新政皇帝陛下旨意,前来武瀛帝国与贵国商议邦交等有关事宜,这是我国皇帝陛下亲拟的国书,请陛下查阅!”,说着,拿出国书交给皇帝身边的司礼太监,司礼太监将国书交给武德康皇帝。

    武德康皇帝仔细看了看国书,面色和蔼,轻声说道:“原来是上邦大国的内阁首辅大人到了,独孤大人不但在龙洲威名赫赫,就算在我武瀛也是大名鼎鼎,如今首辅阁下亲临,乃是我武瀛国的大事,荣幸之至!”。

    独孤秀仔细打量了一下武德康皇帝,见这位皇帝陛下面色和蔼,就像邻居大叔一般令人心生好感,但是那股帝王之气却是真实不虚,一缕缕淡淡的威压令殿中众人不敢有丝毫的放肆。独孤秀见多识广,见这位皇帝竟是修炼得臻至大罗金仙之位,只是气息和法门与龙洲修炼法门有些不同,但也是震古烁今。但是,独孤秀从这位皇帝的气息中,也隐约感受到其有些气力不济,仿佛病魔入体一般。独孤秀没有长时间注视武德康皇帝,毕竟人家是一国之君,长时间注视极为不礼貌,但是就算匆匆几眼,独孤秀已然对这位皇帝有了大概的估计。这位皇帝绝对非等闲之辈,但是病魔入体!

    独孤秀谦虚说道:“陛下谬赞,本辅受我皇之托前来贵国也有与贵国通好之意,本来,贵我两国一衣带水,渊源极深,数千年来彼此帮助扶持,友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最近几十年,贵国与我国冲突越来越多,现在又悍然发兵占领了我萨胡全境,值此危急时刻,本辅到来就是要与贵国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也请皇帝陛下拿出诚意,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

    “咳咳!”,武德康皇帝咳嗦了一阵儿,挥挥手说道:“朕近几日感到体伐虚弱,这些事情还是和东方裕爱卿他们谈吧,朕不管这些事了,你们谈好了知会我一声就行,咳咳!”,武德康皇帝看了看东方裕,又说道:“你们谈,另外多准备些好吃的,毕竟是上邦柱石,这礼节可是缺不得!”。说着站起身,一边走一边咳嗽,朝后宫走去!

    东方裕等文武百官呼啦跪倒磕头,山呼万岁:“臣等恭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东方裕将独孤秀一行送至国宾馆,让各位先休息好了,晚宴就在这国宾馆举行,届时武瀛朝文武百官具出席。

    独孤秀等人于是在国宾馆安顿好了,等待着晚宴开始。

    国宴于当地时间晚上酉时开始,双方致欢迎词和答谢词,气氛热烈。

    第二日,双方在国宾馆举行会谈,会谈一开始就陷入僵局。

    东方裕一改彬彬有礼的态度,语气十分强硬,他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说道:“当初贵邦还在大顺朝时代,我武瀛与大顺朝通商,本是两厢情愿互利互惠的事情,但是,贵邦境内民众却始终歧视我国派出人员和派遣社团,打砸我馆邑、门户和商服。而且贵国在收取地租和税金方面又反复刁难,致使我方在贵国受到了极为不公正的待遇。因而双方不仅贸易摩擦不断,民间冲突更是频繁。仅大顺朝同和这三十年,我方派驻在贵国的官方和民间人员死亡不下十万人,这与贵国号称的礼仪之邦相去甚远。所以,这才两国发生了几次战争。贵国战败,贵我双方签订了一系列条约,但是贵国改朝换代后单方面撕毁了这些条约,拒不赔偿我方遭受的损失,这让我方十分震惊和遗憾,我方对贵方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表示十分愤慨和坚决反对,今日贵国代表来到我国,我想应该先谈一谈这方面的问题吧?”。

    独孤秀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东方裕,表示十分不解,这东方裕翻脸如此之快,以至于到现在独孤秀有些措手不及。看着东方裕阴沉的脸,独孤秀心里发寒。不过,独孤秀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吓到,稳定了一下情绪,缓缓地说道:“没想到东方阁下巧言令色的本事不小,居然把颠倒黑白的本事修炼到登峰造极,本辅实出意外,佩服得很!”。

    东方裕睁大眼睛,看着独孤秀,缓缓说道:“独孤阁下何意?难道本大臣说的不对?还请指教!”。

    独孤秀寸步不让的目视着东方裕,说道:“如果东方阁下还有记忆力,应该不能忘了,贵国上千年来从海上犯边骚扰我国百姓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南越闽侯到芝罘津浦吕达,贵国数以十万次入侵我海防边境,抢我港口杀我百姓何止千万?就拿同和帝这三十年,贵国从海上犯边多少次?杀我子民多少人?贵国商团说是民间贸易,哪一次不是被你们官方军队暗中怂恿保护?在南越,贵国说是经商,但是却与威士兰沆瀣一气,开烟馆赌场妓院,贩卖极乐膏,又在我方境内遍地开花一般开设武馆会道门,大肆挑衅我方江湖人士和地方机构,甚至强抢民女无恶不作,如此行径怎么能不招致百姓的愤慨?杀十万,我看是杀少了,百万千万不足以泄其愤!至于税金地租之类,你们凭良心想一想,你们交过多少?你们拉拢地方官员,伙同卖国势力,巧取豪夺,请问你们哪一处烟馆机缘赌场会道门武馆向我方教了地租税金?就连几处码头你们至今强占不还,那些税金地租交了吗?至于几次战争我方失败,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几十年你们从我方拿到多少真金白银?贵力强悍至此,怕不是我龙洲帝国的钱买的吧?至于此次新六海战,贵方更是无耻至极,悍然出动大规模部队,不但攻占了我海防沿线,更是全线占领了我萨胡省百万领土。本辅见过无耻之徒,却没有见过贵国这样的无耻之徒!本辅来此的初衷是,我帝国初建,千头万绪,想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劝说贵国退兵,归还我方领土,免得战事扩大,生灵涂炭。现在看来,这算是本辅的一厢情愿,以你们倒打一耙的无耻,这个愿望恐怕难以实现。那么也好,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如果此次谈判破裂,本辅回国后即刻宣布我们两国进入全面战争状态,我想,我堂堂龙洲上亿国土,三十亿子民,雄踞星球第一大陆的龙洲,就算我们暂时陷入困境,其源远流长的财富和力量又岂是你等这种撮尔小国能比的?到时候,不但萨胡回归,就算你们武瀛这种弹丸之地,想灭之也是极容易的事。既然贵国对本辅此来表达和平意愿毫无诚意,那么不谈也罢,本辅就此告辞!”。

    独孤秀越说越气愤,不自觉浑身散发出高度恐怖的威压,那排山倒海的气势弥漫大厅,顷刻间大厅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压,轰隆隆颤抖起来。坐在对面的武瀛大臣除了东方裕之外,全部趴在地上,狼狈不堪!

    申破天看着愤怒的独孤秀不禁骇然,他没有想到独孤秀的修为竟是如此的恐怖,好像已经凌驾于自己之上!

    “咳咳!”,连续的咳嗽声传来,一道不起眼的人影出现在大厅门口,随着这几声咳嗽,殿内威压瞬间消失,颤抖的大厅恢复平静,狼狈的武瀛大臣跪倒磕头道:“陛下万安!”。

    独孤秀顿时惊骇异常,看着来到桌前的武德康皇帝万分震惊:这武德康皇帝修为如此骇人听闻,几声咳嗽,有彻底压制了独孤秀的金仙气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