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独孤秀出使武瀛国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梁大为也是趋步向前,对新政帝施礼说道:“微臣也有此疑惑,请独孤大人给予解释!”。

    军机处的军机官尤可为也出列说道:“这几个月两香、会稽、南越、闽侯、江洲、泰鲁及其他很多地方都没有奏折,各处军情和情报明显已经被截留,我也想问一问,独孤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众官员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独孤秀,等待着他的反应。

    新政帝看着独孤秀,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反应。

    独孤秀终于睁开眼睛,一缕寒光扫视众人,众人立即低下头,不敢与独孤秀对视,这眼神简直能杀人!

    终于,独孤秀开口道:“各处兵力按兵不动都是我下的命令,各处情报奏折都是我截留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的看着独孤秀。

    新政帝也是看着独孤秀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为何如此?”。

    独孤秀站起身,背负双手,走到殿下的众臣面前,来来回回走了两边,挨个看了看众位臣工的脸,众人都低下头,显然被独孤秀的气势吓坏了。

    “本辅让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等人赶赴会稽、两香、江洲、泰鲁、南越等处征兵,难道真的是要开赴萨胡与武瀛人决战吗?不是,本辅心中所忧,并非武瀛草寇,而是尾大不掉的地方军阀。他们每个人都手握重兵,让本辅夙夜忧心。此次武瀛人入侵萨胡,虽说是犯我疆土,但是也给我提供了契机,我要利用这个机会,削弱各地方军阀的军力,让他们逐渐消亡!”,独孤秀沉声说道。

    “特别是两香会稽南越三省,地方总督势力过大,手中精兵保护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一旦朝廷做出不符合他们心意的决定,他们就会凭借手中的兵力向朝廷讨价还价,甚至勾结在一起谋反,这一点皇帝陛下想必深有体会。本辅这一次派遣马玉宝等人前往各省征兵,有一箭双雕的打算:一是将各省兵力抽调一部分过来,组成抵抗武瀛的抵抗军,这一点,即使各军阀心中不愿,但是他们面对外敌架不住群情激奋,不敢违拗涛涛民意,只好分兵,但是看来,现在征兵效果不显,各地都督抗命不尊,根本不抽调兵力,这也验证了我的话,各地军阀各自为政,早有不臣之心;二是本辅下令前往各地方征兵的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等人,通过千难万险,将征集到的小部分军队掌握在手里,分到手之后马上各省异地驻扎,并与当地军阀形成对峙之势,使各省军阀因为有朝廷部分军队监视而不敢轻举妄动。到时机成熟,各省军阀势力被进一步削弱,我朝廷再进一步收紧各地方兵权,直到将地方武装全部收回到朝廷手中,从而完成朝廷集权统治,不使各地方再生事端!各地方没有了实力,他们才会老实,朝廷才能实现政令畅通,这一点,相信各位心中有数。”,独孤秀继续说道。

    新政帝道:“那岂不是内乱吗?如今面临外敌入侵,怎么可以先从内部下手?”。

    独孤秀笑道:“皇上多虑了,所谓内乱不宁何以平外患?攘外必先安内。如今武瀛人入侵正是给了朝廷收紧各地方权利的机会,所谓驱虎吞狼,我巴不得武瀛人进来,他前脚进来,我后脚驱赶,主要目的就是武瀛人所到之处,我们就收回一处地方武装,直到各地再也没有反抗朝廷的势力,朝廷在与武瀛人决一死战,这难道不对吗?”。

    独孤秀再一次面对众人,厉声说道:“尔等鼠目寸光,人云亦云,今日本辅不追究尔等不敬之罪,再有下一次,休怪本辅不客气!”,说完,滔天威压充斥大殿,大殿内众位大臣吓得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上,说道:“下官等不敢,全凭独孤大人一言而决!”。

    “蠢货!”,独孤秀不屑的看了看众位大臣,扬长而去!

    第二日,独孤秀密召申破天和金旭光,令他们即刻带领朝廷执法队前往津浦和芝罘,独孤秀传给他们一条命令:去芝罘和津浦将蔡生民和高远就地处决,并灭九族。之后向全帝国发出通告:蔡生民和高远二人眼见吕达水师与武瀛舰队激战而见死不救,仓惶逃离战场,其行为已构成叛国罪和欺君之罪,即刻满门抄斩灭其九族,希望帝国各地军政要员以其为戒,至此家国存亡之际,务必勠力同心,时刻听从朝廷的召唤,否则,蔡高二人就是榜样。

    不久,津浦和芝罘两地两个高级水师首脑和两个庞大家族被屠杀殆尽,血流成河,两地陷入一片阴森恐怖氛围之中。其立威效果至为显著,各地军政要员噤若寒蝉,原来还在疯狂弹劾独孤秀的各地官员,都陷入沉默。

    独孤秀又命令萨胡省总督胡尔泰提调其手下二十万地方军撤出天下城,撤退至山海镇沿线布防与冯天华统帅的四十万朝廷军汇合布防在尔萨、山海、津浦沿海,严防武瀛人从海上和陆路侵入内陆,威胁皇都蓟城的安全。

    至此,自山海镇以东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全线落入武瀛人之手,龙洲大陆开始被蚕食分割。

    龙洲各地民情激愤,一些有志之士和江湖人士对朝廷发泄不满,再加上各地军阀暗中煽风点火,鼓动民意,龙洲帝国陷入一片混乱。

    独孤秀面对这样的局势却稳如泰山,暗道:“看来,我该前往武瀛一行了!”。

    独孤秀让新政帝在金銮殿召集文武群臣议事,群臣与皇帝见过礼之后,分两班就坐。独孤秀出列,对皇帝说道:“启禀陛下,臣有意出使武瀛国,与武瀛国谈一谈该国入侵我帝国事宜,自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劝说其退兵,还我河山。”。

    新政帝端坐在龙座之上,看着独孤秀说道:“独孤爱卿在此刻出使武瀛国,不怕有什么危险吗?爱卿毕竟是我帝国柱石,孤身犯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帝国怎能承受的住?希望爱卿再好好考虑考虑!”。

    金旭光出列道:“独孤大人,属下对您孤身犯险存有异议,大人乃是我龙洲帝国不可或缺的柱石,如武瀛人不讲仁义,扣留大人并以此向要挟,让我帝国赔偿金银割让土地,如之奈何?我的建议,我帝国虽然此时虚弱不堪,但是毕竟土地广袤,人口众多,能人异士更是数不胜数,只要我们举帝国之力与武瀛人决一死战,未尝不能一战而胜,请大人三思!”。

    独孤秀看着金旭光道:“金老兄对本辅的抬爱本辅甚是感激,不过,你也太瞧不起本辅的能力了,以本辅的修为,出使一个撮尔小国会被他们擒拿作为人质?你是关心本辅还是对本辅没有信心?再说,你动不动就决一死战,请问,你现在拿什么决一死战?军队?武器?还是钱财?武瀛人虽然人口不多,国土狭小,但是手中武器先进,战船和飞舟数不胜数,而且军队素养远超我帝队,可以以一当百,从吕达一战就可以看出我们之间的差距何其巨大?金兄你亲临现场亲耳目睹,吕达惨败还没受到教训?现在与武瀛人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实为不智。再说,龙洲帝国现在纷乱复杂,各地军阀虎视眈眈,他们巴不得朝廷现在就与武瀛开战,他们趁机在背后浑水摸鱼。现在各地群情激奋,纷纷上书朝廷让朝廷出兵抗敌,这背后难道没有那些军阀在后边捣乱?本辅还是那句话,攘外必先安内,本辅此去武瀛就是要稳住武瀛人,最好让他们退出萨胡,最不济也要让他们在萨胡原地不动,不攻击龙洲内陆。只要给我们时间,哪怕是三五年,本辅有把握消灭各地方势力,实现真正的中央集权,把龙洲帝国的军政大权牢牢掌握在朝廷的手里,实现政令畅通,全国一致。如此,我们再与武瀛人决一死战才会取得胜利,实现龙洲帝国的真正复兴。本辅苦口婆心的给你们讲过多次,但是尔等始终对本辅的决策持有怀疑,如此朝廷离心离德,怎么能办大事?本辅耐心有限,希望各位不要再劝阻,否则,本辅将解散内阁,重新组阁,有志气的各奔前程,本辅绝不阻拦!”,独孤秀气势如虹,令群臣哑口无言!

    独孤秀接着说道:“本次本辅出使武瀛国,希望兵部尚书金旭光,户部尚书那兰冲,礼部尚书康同声等几位内阁次辅陪同,率皇家仪仗銮驾,并得皇帝御赐国书,征集五艘最豪华舰船随本辅出使,请皇帝批准!”。

    新政帝答应,马上领秉笔太监写国书,并赐尚方宝剑,全权代表龙洲皇帝陛下与武瀛国商讨武瀛国退兵和两国关系事宜。

    独孤秀又传信申破天,令他与自己一道出使武瀛国。

    独孤秀一行人来到津浦调集了四艘战舰,满载弹药,又调集水军一千人,手持强弓硬弩火箭尖兵利器,把战船装饰成皇家仪仗,一行人浩浩荡荡从金门港口出发,星夜兼程的向武瀛国进发!

    经过三天三夜的跋涉,独孤秀一行人到达武瀛帝国港口城市马崎城。由于事先已经沟通好,独孤秀代表龙洲帝国出使武瀛,已经是武瀛上下人尽皆知。龙洲帝国毕竟是庞大帝国,就算积贫积弱,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这次来到武瀛的还是龙洲帝国的内阁首辅,龙洲帝国事实上的一把手,凌驾于皇权之上的独孤秀,武瀛国也倒是不敢怠慢。虽说武瀛军队入侵了萨胡,但是两国并未处于真正的交战状态,邦交还在维持,既然有邦交,那所有的礼仪必不可少。马崎港,武瀛国首辅大人东方裕亲自率文武百官到港口迎接,同时在海上摆开迎宾銮驾,至少百艘战舰整齐排列港口。旌旗招展,猎猎飞扬,武瀛水师整齐的立于甲板之上,对龙洲帝国舰队行注目礼。天上无数飞舟轰隆隆划过,道道欢迎条幅从飞舟垂下,铺天盖地蔚为壮观。接着舰炮齐发向远处的海洋发射出无数飞弹,拉着五颜六色的烟火呼啸着奔向远处。接着一阵阵爆炸声响起,居然节奏感极强。汽笛声悠扬,千人乐队轰然奏响不知名的迎宾曲。这排场令人震撼,也是武瀛帝国第一次以这种极高的礼仪欢迎来宾。独孤秀的四艘战舰靠岸停泊,舱门打开,独孤秀、申破天、康同声、金旭光和那兰冲等人在礼仪队的陪同下离船登岸,沿着早就铺好的红毯信步而行。独孤秀和申破天都是金仙以上修为,此刻将仙气散发,自有一股神秘光环笼罩,浑身金色仙气照彻整个港口,令天地异象丛生,空气温馨馥郁。一行人沿红毯稳步而行,远远看见东方裕率领文武百官在红毯尽头相候,面带恭敬的微笑。独孤秀这时其实内心的极为震撼,强强忍住。这武瀛的军力之强远远超出他的估计,虽然武瀛人礼节极为恭敬,但是,那种危机感自独孤秀登岸开始就挥之不去,这令他陡然而生莫名痛感:我龙洲帝国何以沦落至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