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武瀛军占领萨胡省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阵功夫之后,海面归于平静,这一自爆战术居然有敌六艘战舰沉没,三艘燃起大火。东川舰已经登入别的母舰作为指挥舰,眼见吕达舰队不畏生死纷纷自爆,目瞪口呆,叹道:“龙洲大陆果然民不畏生死,只是官场无能,致使民生凋敝,国力虚弱,若有一天一位圣人统治大陆,龙洲必然崛起,我武瀛必然被征服!”。感慨一番后,命令所有舰船迅速向海岸逼近,并集中火力攻击吕达舰炮阵地。一时,火炮弹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扑向岸炮阵地,顿时阵地陷入一片火海。

    此刻金旭光眼见吕达舰队纷纷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顷刻全军覆灭,心如刀绞,一时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接着高声怒骂道:“津浦高远,芝罘蔡生民,你们罪孽深重,本辅定然将你们全族尽灭以消我心头之恨!”。见敌人炮火连天攻击而来,大声命令:“快开炮,快开炮!”。

    吕达岸炮总指挥施光旭喊道:“金大人,现在不能开炮,敌舰离我们太远,我们的火炮射程不够,等敌人靠近再开炮!”,说完,对手下人吩咐道:“来人,将金大人带入防御工事,保护金大人安全!”。几个人过来就要架住金东旭往防御工事里躲藏,金东旭气急败坏喊道:“不要管我,快加强戒备,尽量保住防御阵地!”。

    半个时辰之后,敌人火力减弱,岸炮阵地被毁坏大半,施光旭站了起来,见敌人舰队已经来到海岸附近,命令道:“集中火力,专门打击敌人母舰,开火!”。

    一时间,隐藏在坚固岩体下的岸炮千炮齐发,对着海洋中的武瀛舰队猛烈攻击,一时间炮火连天,巨浪排空,山崩地裂,硝烟漫天。

    武瀛舰队有数艘母舰中弹,东川舰见吕达隐藏的岸炮暴露了位置,随即命令各舰船分散开来,瞄准暴露的岸炮阵地开火还击。顿时,炮弹如流火一般在空中交叉往复飞行,将弥漫着硝烟的海空照亮,一场惨烈无比的大战就此进入白热化。

    一番激战,浊浪排空,惊天动地,岸炮阵地被一阵狂轰滥炸之后,逐渐哑火,整个阵地满目疮痍。施光旭只好命令还存活的士兵躲进掩体藏身。武瀛舰队见吕达岸炮已然悄无声息,知道对岸阵地已经失去了攻击能力,东川舰命令所有舰船全速靠岸,迅速占领口岸。武瀛水师于半个时辰后抵达口岸,士兵如蝗虫一般四面八方迅速朝岸炮阵地靠拢。施光旭命令小队士兵将金旭光带离阵地,金旭光却是死活不肯,定要与阵地共存亡。施光旭无奈,趁金旭光不注意,一掌将其击晕,然后命令小队士兵将金旭光从暗道带离阵地逃走。施光旭抽出腰间宝剑,大喊道:“士兵们!武瀛人侵占我山河,杀我同胞,我们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一本,杀两个赚一个,跟我冲!”。

    “冲!”,五百多人的队伍瞬间湮灭在黑压压的武瀛队伍中,一声声呐喊,一声声爆炸在武瀛队伍中发出,只是,五百人在一万多人的队伍面前如同沧海一粟,迅速被湮灭。

    施光旭看着自己纷纷倒地的士兵,眼角带血,怒发冲冠,长剑飞舞,剑花卷起阵阵白烟。几个起落,身边的武瀛士兵倒下二三十人。但是,迅速有更多人涌来,手中长枪不分角度不要命刺向施光旭。施光旭被淹没在人群里,左冲右突,杀了一些武瀛士兵后,身体被几道长矛刺穿。施光旭大喊一声,声震四野,接着一声巨响,施光旭自爆,他把自己最后的力量和修为爆发,一声巨响之后,武瀛人倒下上百只尸体,随着爆炸的余威平息。这场历史上著名的海战结束,以武瀛舰队的完胜而告结束!

    这场海战发生在龙洲帝国新政六年,史称新六海战!

    武瀛舰队被击沉母舰一艘,击沉快舰六艘,击伤舰船十三艘。而吕达水师十二艘舰船全部沉没,五千官兵几乎全部阵亡!

    这一战留给龙洲帝国的耻辱影响久远!

    武瀛水师统领东川舰率领万余水军攻克了吕达城池,并与早已经渗透到吕达的陆上军队汇合,组成了五万多人的武瀛萨胡军,与后续源源不断的武瀛各路军队汇合,使萨胡军分布在萨胡省的军队达到四十万人,基本控制了萨胡全境。至此,龙洲帝国最东端的国土沦入武瀛人手里。

    金旭光带来的四十万朝廷军没放一枪,在申破天的带领下返回山海镇,并在山海镇一线布防,与萨胡境内的武瀛军对峙。

    金旭光仓皇逃离萨胡,与潜逃小队昼伏夜出隐身藏行,狼狈不堪的终于回到了蓟城。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萨胡被武瀛人全线占领的消息已经传遍龙洲各地,各省民众民情激愤,沸反盈天,纷纷走向田间地头街道码头,集体抗议,谴责武瀛人的暴行,并对朝廷的无所作为表达强烈不满。一些省的长官见此情形,见时机已到,纷纷向本省民众发出通告,表示愿意率麾下军队奔赴萨胡前线,与武瀛人决一死战,并在城内各处张贴告示,鼓动百姓通过各种途径给朝廷施加压力,敦促朝廷立刻出兵消灭武瀛人,还我河山。更有会稽、两香、南越、闽侯、泰鲁总督联合上书新政帝,要求解散内阁,罢免独孤秀,并将其治罪。一时间,龙洲各处群情激奋,纷纷向朝廷示威,将矛头直接对准独孤秀,要求新政帝出面亲政,将独孤秀千刀万剐!

    这时候,独孤秀派去的内阁大臣马玉宝马岩杨云霄吾尔满东盛钱万玛才旦等人,纷纷从各地上书独孤秀,隶属各地总督野心勃勃,纷纷鼓动民众上街闹事。而敦促衙门出兵,却私下里各有理由,说是武瀛兵马已经窜至各省,各省以各自保民为重中之重,根本不听朝廷调遣,不拨军队。问独孤秀下一步怎么办?

    独孤秀给那些大臣发去传信,令他们在各自所驻防的省份按兵不动,以锦囊妙计行事。

    这一日,新政帝破例上朝,召集文武百官商议眼下局势,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新政帝看着还在惊恐之中的金旭光,说道:“金爱卿,你亲临萨胡前线,战况究竟是怎么回事,请给众位爱卿说来听听!”。

    金旭光趋步上前跪倒磕头,道:“臣有罪,有负陛下所托,吕达一战,我水师全军覆灭,致使口岸防御丢失,武瀛人一拥而入,而萨胡军和津浦军未能及时增援,使萨胡全境短短一个月全部落陷。请陛下治臣督军不利之罪!”。

    独孤秀此时坐在皇帝右侧的一个普通的座椅上,闭目养神,听见金旭光的话,睁开眼睛问道:“金兄,你可知你犯有督军不力之罪?”。

    金旭光站起身,看着独孤秀,说道:“首辅大人,下官确实犯有督军不力之罪。当日到吕达,眼见我吕达水师将士严阵以待,在吕达港口沿线做好了布防,下官本以为吕达防线会万无一失,但是一旦武瀛水师入侵,才发现我吕达水师实力与之相比相去甚远。武瀛水师此际出动的水师共有四个编队二十只舰船,其中巨大的母舰有四艘,火炮射程更是达到五十里。反观我吕达水师,四个编队十二只舰船,都是小型战舰,火炮射程更是只有二十里。开战伊始我水师落入全面下风,随经苦战,邓元达不惜引爆自己的旗舰炸沉武瀛人一艘母舰,并我水师官兵悍不畏死纷纷自爆与敌同归于尽,但是也只是让敌方十三艘舰船遭受重创,更有七艘战船沉默,也可谓战果辉煌。而我水师全军覆灭,岸炮阵地指挥官施光旭在岸炮阵地全面被摧毁后率五百将士杀入敌阵,不惜自爆杀身成仁可歌可泣。但是可恨的是津浦高远,芝罘蔡生民率领的两支支援水师,眼见吕达水师出师不利陷入敌阵,却半路折返落荒而逃,致使吕达水师陷入孤军奋战。这还不算,当初吕达沦陷,攻入吕达陆地的武瀛人只有一万多人,为什么不见萨胡陆军抵抗,为什么独孤大人您从会稽、两香、闽侯、南越、泰鲁征调的四十万兵马不见任何踪影?还有,朝廷的四十万军队啊?在哪儿?当初您钦定的各位监军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这些人又在哪儿?为什么我从偌大的萨胡省回来,没见到一支军队的影子?他们都去了哪儿?难道是不战而将萨胡拱手让给武瀛人?若如此,何必当初煞有介事的集中那么多大军誓要将武瀛人埋葬在大海上?独孤大人,您坐镇朝堂,面对诸如此类的乱象,您难道不该给陛下和众位臣工一个解释吗?下官今日主动请罪,乃是请求皇上治属下督军不力之罪,独孤大人难道您还认为属下还有其他罪过?”。

    此刻,大殿内一片寂静,人们偷偷的看着独孤秀,等待着他的反应。

    独孤秀却再一次闭上眼睛,居然毫无反应!

    新政帝看了看独孤秀,小声说道:“众位爱卿,你们对眼下时局怎么看,尽管道来!”。

    康同声出列来到大殿中央,面对新政帝施礼开口说道:“皇上,臣有话说!”。

    新政帝看着康同声,说道:“有何话说,尽管讲来!”。

    康同声把目光投向独孤秀,问道:“独孤大人,您派遣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前往会稽、两香、南越、闽侯、江洲、泰鲁等地督军发兵,我们作为内阁同僚本没有异议,但是,他们出去后的几个月时间,没有任何情报反馈给内阁,所以作为内核成员的我没有看到任何情报奏疏,请问,独孤大人,您了解情况吗?毕竟那些人是您派出去的,他们难道是和您单线联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