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吕达口决战武瀛水师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明白新政帝为什么在这种场合提起龙择天,更知道新政帝这是在敲打自己,不要以为自己是帝国第一柱石就目中无人。新政帝在宁都城舌战群臣,为独孤秀摇旗呐喊鸣不平,这是从从大局出发的,但是对独孤秀的专权也颇为不满。特别是今日这一出戏,独孤秀表面上是接新政帝回宫,何尝不是试探和立威?自己骑马,百官步行,一夜跋涉,亲自带队,令文武百官不敢怒更不敢言,其声威高压显而易见。这个龙洲帝国,皇上是摆设,独孤秀才是皇者。但是,独孤秀声望已经威加海内,即使南方五省真的有心造反,以独孤秀的能力和声望,未必不能强力镇压下去,只是龙洲帝国不可避免陷入混乱而已。新政帝对独孤秀的专权不满,但是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一下不满,抬出龙择天压倒独孤秀。倒是新政帝还是小看了独孤秀,独孤秀这杯酒喝的真心实意,好不做作,举杯一饮而尽之后,说道:“既然皇上如此器重龙择天,何不招他入朝为官?只要他肯来朝廷,我愿意把首辅之官衔让给他,我给他打下手!”。

    新政帝看着独孤秀没有吭气,似乎在辨别独孤秀此话的真假。这时,户部尚书那兰冲跪倒磕头,道:“独孤大人此玩笑万万开不得,独孤大人乃是帝国支柱,龙择天毕竟是山野草民,就算是天才,也好比草丛中的麻雀,再能扑腾,也不过雀跃于蓬间,怎比独孤大人龙腾九州,直上青云?帝国不能没有独孤大人,请独孤大人不要吓唬我等下官!”。

    众臣呼啦啦跪在地上,齐声道:“请独孤大人不要吓唬我等下官!”。

    独孤秀平静的站起身,对群臣说道:“各位同僚快快请起,我只不过顺着陛下的话有感而发而已。龙择天确实是亘古未见的天才,本次西征北伐,本首辅与他合作,深感其实力强大,不但本身修为高超,更难得的是他军事战略战术无一不精。手下的兄弟公孙峰更是神机军师一样的人物,我所不及,这是真心话。诸位既然舍不得我独孤秀,不怪我独孤秀独裁,那么本首辅感激不尽,今后还仰仗各位同僚一起为皇上分忧,为帝国做事,诸位快快请起!”。

    群臣在胆战心惊中心事重重的喝着酒吃着菜,其实早已不知其味。皇帝的话和独孤秀的话看似平和其实暗藏杀机,群臣中只要有一个顺着新政帝的话往下说,或者滔滔不绝的赞美龙择天,那么他绝对会被当场格杀。甚至都不用独孤秀动手,殿中的武将独孤秀的亲信,不介意在皇帝面前动刀。只有新政帝和独孤秀两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评说龙择天,在别人的嘴里,绝对是忌讳。

    新政帝一看群臣的态度,不由失望,自己主动改革帝制,就是想防备一人专权,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成为泡影,独孤秀成了比皇上还要皇上的皇上,怪不得南方五省对独孤秀既恨又怕,这样一个可以不动声色就能威慑群臣的人,谁能不怕?

    只不过暂时,独孤秀没有用这份威严和权利牟取私利,这是幸事抑或不幸?

    ………

    金旭光率四十万大军直奔吕达,到达吕达后,首先召见吕达水师提督邓元达,并令他通知各舰船统制,在吕达口岸现场开会,金旭光听取了各舰船统制的汇报,得知武瀛人舰船编队已经横跨海峡昼夜兼程而来,而且,与这些年潜入萨胡的队伍秘密联络,准备理应外和,攻占吕达。金旭光问武瀛舰队共有多少只舰船,这些年秘密潜入萨胡的军队大概多少人。邓元达答道:“据探报,此次武瀛来袭的有四只舰船编队,每支编队有五艘战船,武瀛人的战法是五艘舰船组成一队,呈十字形编队,母舰在中间,其余四艘舰船护卫在母舰周围,母舰作为旗舰,以远程火力为主,近身防御交给四艘护卫舰。每艘母舰都配备远程舰炮攻击海岸目标,射程极远,一般都在五十里的射程,他们可以不靠近海岸攻击我们在岸上的防卫堡垒。而我们的岸炮射程只有二十里,根本没有办法对敌人形成威胁。”。金旭光问道:“你们的水师实力如何?”。邓元达道:“我们吕达水师有四个编队,每个编队三艘快舰,没有母舰,而且我们的火力射程只有二十里,不过好在我们的舰船虽小,优势是速度快,如果能奇袭进入敌人舰船编队,他们的远程火力失去作用,我们在混战中应该有一丝机会可以干掉武瀛人的几艘舰船,但是总体上看,我们与武瀛水师实力相差太远,这一战不容乐观!”。

    金旭光问道:“津浦和芝罘那边的情况如何?”。邓元达道:“津浦和芝罘水师已经向我方移动,但是,与吕达水师相比,芝罘和津浦水师更是薄弱,他们分别只有两支编队,每支编队有快舰三艘,他们两处水师加在起一块也只有十二艘舰船,而且由于平时训练不足,战力不堪,这一次,我对他们指望不多!”。

    金旭光闻听此言,顿时生气道:“不训练?他们是猪吗?猪才懒得一动不动,这一次,我偏要让这些猪先冲入敌阵,看他们面对炮火还能不能懒得起来!”。

    正在这时,有士兵来报,武瀛舰船编队距我水师阵地不足百里,按照他们的船速,不消半个时辰就能达到远程火炮发射距离。金旭光问道:“你们如何应对?”。邓元达道:“下官请求立即出兵,将敌船在挡在射程之外,不然等到了他们的射程,我海岸炮火阵地将被摧毁。”。

    金旭光问道:“津浦、芝罘两处水师现在何处?”,有人报:“这两只水师现在刚刚离岸出发,到达吕达至少需要十个时辰。”。

    邓元达怒火万丈,道:“庶子安敢如此?”,又对邓元达说道:“先不要管他们,你们即刻出兵,缠住武瀛舰队,不使他们靠近海岸!”。

    邓元达喊了一声:“得令!”,率众军士离开登船,浩浩荡荡迎着武瀛舰队直扑过去!

    邓元达率四个编队水师直扑武瀛偌大的舰队阵容,武瀛舰队见吕达水师编队悍不畏死的朝自己舰队扑来,明白是吕达水师舰炮射程不够,只有靠近自己才能发挥舰炮威力。武瀛舰队水师总将军东川舰立即吩咐挂出信号旗,全力开火攻击。霎时间,惊天爆炸声此起彼伏,将吕达水师笼罩在炮火之内,邓元达迅速下令:全速前进,务必接近武瀛舰队。吕达水师全速前进,甚至三艘舰船中炮起火,照样带着浓烟全速接近武瀛舰队。一番剧烈的炮火将渺无边际的海面泛起阵阵滔天巨浪,吕达水师已经有六艘舰船中炮起火,拉着浓烈的狼烟风不顾身接近武瀛舰队。二十里,终于,二十里,邓元达下令开火还击,霎时间,两方剧烈的炮声交叉起伏,撼天动地!

    邓元达所在的旗舰也已经连中数弹,塔台起火,信号旗杆折断,无法挂出信号旗。邓元达对全体将士说道:“现在我方舰船九成中弹,战力十不存一,但是我们想退出战场已经不可能,武瀛舰队必然尾随而来,我们不但没有保住舰队,而且还落个逃兵的名声,我意已决,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后退,只要我们旗舰不撤出战场,其余舰船必然跟随。传我命令,边开炮便全速杀入武瀛舰队,在他们的战阵众一同归于尽的方式撞沉敌舰!龙洲帝国万岁!”。

    “龙洲帝国万岁!”,全体将士视死如归,开动已是满目疮痍的战舰迅速冲入敌阵,一番炮火攻击惊天动地,其余舰船看见指挥舰孤身入敌阵,也纷纷全速开进敌阵,不顾自身舰船伤痕累累,如同肉搏一般,与武瀛舰队进行近距离厮杀。

    天空被浓烟弥漫,看不见一丝阳光,海面波涛汹涌,巨浪起伏,一声声爆炸声惊天动地,一艘艘舰船中弹起火慢慢下沉。有的士兵被摔入海内,不顾一切的向武瀛舰船浮游,恨不得用嘴将敌舰咬碎一般。有的将手中的剑羽射向敌舰,但是如同隔靴搔痒一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但是,那悍不畏死的惊天气势却在海面上汇聚成一股狂风巨浪,无论船上的将士还是海洋中的落水者,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宁愿死不后退!

    邓元达的指挥舰此刻距离武瀛舰队指挥舰只有五十丈的距离,邓元达不顾舰船燃起的熊熊大火,亲自驾船全速接近武瀛旗舰。武瀛指挥舰上,东川舰见一艘燃着大火的吕达舰船疯狂的向自己扑来,顿时明白这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急忙令舵手转舵避让。邓元达不顾一切的疯狂逼近敌舰,距离敌舰不足十丈远,突然引爆弹药舱,一声惊天巨响震动四野,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掀起的滔天巨浪将敌舰掀起数丈高,然后跌落海面,失去平衡,居然不受控制的慢悠悠沉入海底。东川舰失足落水,狼狈不堪,船上迅速抛下救生小船,将东川舰救走。其余吕达舰船见旗舰自爆与敌同归于尽,也纷纷效仿,一时间巨大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惊天地泣鬼神,将整个海域变成海中炼狱,浓烟滚滚,碎片纷飞,遮天蔽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