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武瀛国出兵占吕达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接到龙择天转来的新政帝给龙择天的亲笔信函,沉默良久,按理说,皇帝被软禁这是天大的事情,然而独孤秀觉得事情远非表面来看的这么简单。左少荃晏子城张世岩李彬恒何顺这些龙洲南派大员与独孤秀嫌隙日久,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们既惧怕自己,又一心想要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依照自己的脾气,这几个人在就在他的必杀名单之列。但是,这几个人暂时他还真动不了,且不说这几个人家族系统根深蒂固,就是他们手里兵权都有与朝廷一决高下的实力,朝廷直属军队八百万人,分布在各个边防,真正能动用的军队不足百万,而晏子城和左少荃私募的军队每个人都有二百万,这还不算家族武装。张世岩李彬恒何顺每人手里都有一百万军队,这样算来这五位总督的私兵共有七百万人,足以与朝廷分庭抗礼。独孤秀叹道:削藩撤爵,只是没了诸侯却多了军阀,当初虽然规定各地方大员不得私募军队,但是,朝廷的圣旨就跟屁一样,没有人去遵守。眼下的局面是,如果与他们彻底翻脸,龙洲必然一片混战,远在吕达萨胡的武瀛人绝对会趁虚而入,侵吞大半个龙洲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龙择天的择天阁已经成燎原之势,趁乱而起,足以将岌岌可危的龙洲帝国推入万劫不复。

    独孤秀看着手中新政帝的信函,头皮发麻:管不管?怎么管?不管,真如预料的那样,晏子城左少荃等人逼迫新政帝另立朝廷,自己在蓟城朝廷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管,拿什么去管?出兵平叛?力不从心,龙洲陷入战乱不说,自己这点兵力怎么和什么跟人家对抗?独孤秀此时已经完全陷入慌乱之中,这是他自担任内阁首辅以来,绝对是第一次陷入到痛苦的危机之中而无可奈何。

    独孤秀想到了申破天,这个家伙本应该是辅佐自己的,就如同吕尚之于龙择天,但是看看人家吕尚,对龙择天绝对服从而且尽职尽责。再看申破天,对自己不服不忿,而且只顾与龙择天为敌,丝毫不顾及大局。这一次让他陪同新政帝去会稽,用意就是保护皇帝安全的,但是皇帝被禁锢在会稽旷日持久,他的作用又在哪里?令狐超倒是尽职尽责,将从会稽征集来的物资入国库不少,但是最后居然也莫名其妙的消失,而且就算不消失,令狐超与自己也是尿不到一个壶里,不给自己添乱就算功德无量,指望他为自己巩固权利地位,简直痴人说梦。独孤秀悲哀的感到,自己左观右望,居然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没有一个可以托付重任的知己,这怎么能不叫人沮丧?他手里拿着信函,想到了龙择天,想当初西征北伐,与龙择天配合默契,特别是龙择天大局观强,能放下私人利益与自己同心协力征服西部,那一段日子竟然才是自己最为意气风发的日子,而这也让他惊恐的发现,龙择天,就是这个龙择天,才是自己最可以托付的人,甚至最为知己的朋友。可是明明这个人未来必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这是多磨滑稽而又悲哀的事情!

    他突然想到,龙择天把皇帝的这封信转给自己,难道转完就完事了?新政帝向龙择天求援,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新政帝与龙择天关系深厚,远远不是自己能比的,至于为什么,这不重要,反正新政帝与龙择天有深厚的关系使确定无疑的;二是新政帝之所以向龙择天求援,那就是他相信龙择天能解决所有问题,包括将他救出会稽,甚至能够让左少荃等人不敢轻举妄动,而这些是自己做不到的,虽然他不知道龙择天有什么底牌,但是,新政帝绝对相信龙择天有这个能力,所以才放下身份向龙择天求援。想到这儿,独孤秀神色渐缓,放松下来,甚至露出微笑。心道:“龙择天,我又欠了你一份人情,就冲这一点,你的择天阁我暂时不动!”。

    想到这儿,刚才还乌云万里的独孤秀转眼变得晴空万里,心情爽朗起来,微笑着将新政帝的求救信点燃,化为灰烬,喃喃道:“什么也没发生过!”。

    这时有人来报:武瀛国大批军队漂洋过海已在吕达一带集结,我海上守军不敌,全线溃退!

    接着将详细情报给交给独孤秀,独孤秀令道:“通知内阁梁大为康同声金旭光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马岩,再加上万玛才旦、马岩及六部尚书集中勤政殿议事!”。

    来人退下,马上通知各参会人员,过了一会儿,独孤秀来到勤政殿,见各位与会官员到齐,于是将刚得到的情报与各参会人员传阅,独孤秀问道:“各位有何看法,畅所欲言!”。

    金旭光是个火爆脾气,又是兵部尚书,率先发言道:“武瀛人狼子野心,早已早已昭然若揭,想当初,帝国初立废除了所有不平等条约,外大陆其他强国都退出了占据的港口码头,唯独武瀛国占据泰鲁吕达萨胡一线不放,还时刻骚扰津浦泰鲁会稽闽侯南越一带海口,采取逐渐渗透的方式将军队化整为零逐步进入我龙洲大陆,这等撮尔小国,不给点教训就不知道天河之大。我建议,津浦、芝罘、萨胡、吕达的海防军队全线向吕达靠拢,在海上与武瀛人决一死战!”。

    康同声也道:“独孤大人西征北伐安定了西部局势,又将战争物资充实国库,目前我国库丰盈,足以应对一场战争,建议打一场为龙洲帝国立威!”。

    梁大为道:“不如趁此机会抽调会稽、两香的地方军开赴萨胡前线,令他们从陆路阻击从海上窜入内地的武瀛人,这样,即可削弱地方势力,又可为朝廷出力,何乐不为?”。

    独孤秀笑了笑,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请梁大人拟旨,从会稽、两香各抽调四十万地方军,从泰鲁、闽侯、江洲各抽调二十万地方军开赴吕达萨胡一线,令他们自备军饷粮草,并负责各自军队的后勤保障,如有违令者,以抗旨罪满门抄斩!”。

    独孤秀言道:“令通告龙洲各地,此次与武瀛人决战乃是我龙洲帝国在五洲的立威之战,各地务必同心协力,以保卫龙洲帝国为己任,各地不准藏私,不准各自为政,必须听从朝廷的统一调遣,如有违抗,以卖国罪论处,灭门!另,朝廷马上安排人手到龙洲各地督办粮草事宜,如发现当地官员有阳奉阴违者,可先暂后奏!”。

    独孤秀接着命令道:“朝廷驻萨胡、吕达、津浦、芝罘一线的海防军集中在武瀛人要登陆的吕达口岸,集中消灭敌人,以吕达水师将军邓元达为总统领,统一指挥各路水师。朝廷出动四十万陆军直奔吕达,消灭窜入陆地的敌人。派杨云霄马玉宝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为各地方军监军,监管会稽军两香军泰鲁军闽侯军江洲军,一有将军异动或哗变,立即镇压,为了把握起见,成立一万人监军部队,由马玉宝直接统领,形成震慑,防止地方军生事。”。

    “本次出战,由金旭光亲自领兵!”,独孤秀道。

    各位要员齐声喊喏,散会各忙各的去了!

    独孤秀在散会后与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等人单独见面,每人给了他们一个锦囊,说道:“到位后按计行事,严格保密!”。

    独孤秀看着离去的官员,嘴角露出狡黠的微笑,自语道:“马玉宝杨云霄吾尔满东万玛才旦马岩,这一回我要看看,你们对我是真心还是假意!”。

    独孤秀马上传书申破天,让他火速赶回蓟城。

    申破天接书后,虽然比较抗拒,但是还是无奈遵命火速赶回蓟城,让金玉天及銮驾随后,自己先行回到蓟城。

    申破天找到独孤秀,说道:“我不是你的跟班,有何事加急传书?”。

    独孤秀道:“你也不用有意见,如果你有任何意见,可以离开龙洲,只要你还想在龙洲混下去,就得配合我,这是你的宿命!”。

    申破天怒道:“别在我面前耍你内阁首辅的身份,我是谁你也不是不知道,配合你虽然是我的宿命,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分,否则拼着两败俱伤,我也要坏你的事!”。

    “你不会的!”,独孤秀手里拿着戮仙剑,兴趣盎然的轻弹剑身,那神剑发出一声悠扬的轻鸣,独孤秀淡淡说道:“我想派你到吕达前线,武瀛国从海上入侵,现在已经大兵压境,我已经派出两路大军从海上陆地两个方向围堵。但是,我担心武瀛船坚炮利,我不能敌,而且武瀛武修路数诡异莫测,没有一个高人镇场子,我怕我的军队会吃亏,而且,南方五省的地方军能不能用心抗战还两说着,你去可以震慑那些怀有异心的地方军,你去我放心!”。

    独孤秀继续说道:“但是切记,如果武瀛人攻占了吕达,这四十万朝廷军不可孤军深入,偷偷退至山海镇关山一线驻扎,养精蓄锐,等候我的命令,并且只能与我单线联系!听从我的调遣!”

    申破天看着独孤秀,问道:“还有什么吩咐吗?独孤大人?”,语气中的愤怒显而易见。

    独孤秀也不管申破天是什么情绪,继续说道:“你知道,你被道祖封闭虚空千年,师父他老人家也无能为力,这一次,你因为天机的原因被龙择天无意放出,十几年了吧,你应该知道你的处境,这一次如果你能在阳世做一些让师父他老人家满意的事,你可以赢得第二次封神的机会,摆脱道祖强加给你的厄运,真正位列仙班。但是,你自破封出关以来,除了和宿命的敌人龙择天做对,基本上你就没干什么好事,奉劝你一句,你想摆脱厄运,除了好好配合我,你别无选择!如果这一次你还是我行我素,把我的命令当做耳旁风,对不起,我将代表师父执行家法!”,独孤秀面色冰冷,轻弹戮仙剑,说道。

    申破天面红耳赤,显然已经愤怒道极点,但是终究叹了一口气,一跺脚,越门而出!

    独孤秀知道新政帝马上回来了,令朝中文武大臣远迎一百里跪接。大臣们不敢怠慢,早早在箭门外集合,等待独孤大人一起出发。

    翌日,朝中文武大臣站了一夜,叫苦不迭,但是看到独孤秀威严的骑在马上浑身散发着逼人的寒光,不禁胆寒,强打精神注视远方,还得显示出一副沉着等待的神情,别提多别扭了。终于,远方銮驾旌旗招展,人欢马炸,慢腾腾而来。独孤秀令众官员跪倒,自己则翻身下马,驱步迎接,来到新政帝的轿子前跪倒磕头:“皇上辛苦了,微臣特率文武百官百里相迎,为皇上洗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齐声高喊:“皇上辛苦,臣等迎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新政帝下轿,来到独孤秀面前,将独孤秀扶起,说道:“独孤爱卿客气了,朕此行南方,收获甚寡,谈不上辛苦,倒是见识了一些人和事,说来惭愧,朕愧对天子之名,一言难尽!”。

    接着,新政帝面向群臣,高声道:“众卿家平身!”,“谢万岁!”,重臣起身。

    独孤秀道:“皇上一路辛苦,先不要谈别的事情,今日内阁在养心斋设宴,请皇上与殿前众臣相聚,两年没看到皇上了,大家都十分想念皇上,请皇上直接移驾养心斋,与众臣欢宴!”。

    新政帝道:“如此甚好,朕也有意与众卿家叙谈一番,这就起驾,我们养心斋见!”。

    一路无话,皇上沐浴更衣,在太监的陪同下起驾养心斋,众臣欢呼万岁,新政帝直接坐到主位上,独孤秀居下手第一,其余众臣一个不缺,全部就坐。

    新政帝端起酒杯,道:“众位爱卿,这第一杯酒,朕想敬独孤爱卿,独孤爱卿西征北伐,收服五省,连战连捷,使我龙洲帝国实现真正的一统,独孤爱卿劳苦功高,这第一杯酒朕敬你,独孤爱卿干了这杯!”。

    独孤秀端起酒杯,与皇上遥遥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这第二杯酒,朕提议,朕与众爱卿同饮!”,重臣一呼百应,道:“谢皇上!”。

    “这第三杯酒,朕要敬给虽然没在此间,但是反复救朕于危难的择天阁阁主龙择天,众爱卿可能不能接受,但是,这杯酒朕不能不敬,没有龙择天的大义相救,龙洲今日可能正在陷入一片混战,朕可能以身殉国,这杯酒朕干了,你们随意!”,金玉天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独孤秀和众臣。

    众臣一时哑然,不知该不该喝,都把目光盯在独孤秀的脸上。见独孤秀手持酒杯,没有任何表示,众臣谁也不敢吭声。独孤秀把玩着手中酒杯,转了转,说道:“皇上所提理所当然,臣独孤秀也对龙择天心怀感恩,这杯酒龙择天当之无愧!”。

    众臣喊了一声:“敬龙择天阁主!”。

    有道是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但是在这个帝国最高的殿堂,一场酒局上,龙择天的名字似乎与皇帝一样令人心生崇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