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太平川驱敌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行六人,除了阿朵修为不够,其余都是金仙修为,龙择天抱着阿朵,心儿抱着龙小心,腾云驾雾一般飞驰,半天功夫,龙择天等人便来到太平川上空。只见太平川硝烟弥漫,喊杀声震天,龙择天布置的结界阵法被天上黑压压一片飞舟正在轰击的摇摇欲坠。龙择天心中急迫,顺手将一架飞舟拍落,然后与众人降落在地上,又是顺手将围攻太平川山门的军队用飓风驱散,然后飞入太平川山门内。龙择天大喊:“是谁攻打我太平川?”。

    龙择天命龙儿将阿朵和龙小心带进太平川择天阁,自己与心儿玄儿和马燕山站在太平川城墙之上,看着外围一直攻击阵法的军队,喊道:“王大昌何在?”。

    王大昌远远喊道:“龙阁主回来了,兄弟们挺住!”,边喊边跑,呼哧带喘的来到龙择天面前,一脸惊喜,问道:“龙阁主什么时候回来的?”。

    龙择天看到王大昌满脸灰尘,汗水将脸腮流出一道道黑沟,样子甚是滑稽,不禁和蔼问道:“发生了何事?是什么人在攻打结界阵法?”。

    王大昌道:“报告阁主,前几日有一个神秘高人来到太平川,说太平川的结界阵法不过尔尔,说我们的阵法只需火药轰炸即可破之,还定于今日引军来破,要看一看龙择天的阵法强还是火药的威力强!这不,今日一早,天上百十驾飞舟一顿狂轰乱炸,山石崩塌,硝烟四起,我让司马云姬老前辈镇守择天阁,而我来到山门指挥防御。我担心城池被破,正在组织火箭、车弩,准备一旦阵法被破,全面反攻,坚决不让敌人破城。”。

    龙择天道:“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人攻打太平川!”。

    “启禀阁主,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敌人的底细,不知道是谁在攻打太平川,他们特别神秘,连各种武器都没有记号,军人的服装也不统一,好像江湖散修一般,那个神秘高人更是莫测,好像比申破天和吕大仙人手段还要高明,但是我们多方打探,甚至委托龙洲情报实力最强的风隐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查找更无从谈起,所以到现在,这场仗来的莫名其妙,好像就是来攻打结界,而不是攻破城池,实在匪夷所思!”。

    “这个简单,抓住他们几个人就可以问出来了,你去通知,出动百人小队,以短促出击为主,冲进敌方阵营,抓几个人马上返回!”,龙择天命令道。

    王大昌传令:“第一先锋小队听令:令你们迅速出击,攻入地方阵营,趁敌立足未稳,抓几个敌人回来,不得恋战,快去快回!”。

    这个第一小队一百人是王大昌得意嫡系,是王大昌精心挑选和培训出来的敢死队,每个人都被调教成宗师水准的修为,纪律严明,实力强悍,是一支都是精锐之师。听到王大昌的命令,百骑精骑如离弦之箭迅猛扑向还在结阵的敌人。一阵猛杀猛砍,弄得敌人虽然几万之众却楞是没有回过神来,刚要包围还击,百人小队又风卷残云一般迅速回归城门,迅猛冲进城内。龙择天看着这支小队,连连点头,道:“如此精悍小队,要是再多一些就好了!”。王大昌洋洋自得,道:“那是,我一定会不辜负阁主之托,再打造几支这样的小队!”。

    小队将俘虏的十个人摔在城墙上的王大昌面前,小队长丁力喊道:“王副阁主,俘虏带到!”。

    王大昌因为有龙择天在侧,十分装比的抬起头,看着丁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本阁主,不本副阁主十分满意!”,接着向龙择天低头说道:“阁主,人已带到,请您问话!”。

    丁力一听是阁主大人,激动的噗通跪倒,大声道:“先锋小队队长丁力给阁主请安!”,又回头向众队员喊道:“龙阁主来到了城头,这位就是龙阁主,还不跪下磕头!”。

    众队员包括所有军人瞬间跪倒一片,山呼海啸一般高呼:“给龙阁主请安,龙阁主吉祥!”。

    龙择天喊道:“大家都起来,以后不许跪拜,我特别不喜欢让人跪拜,你们也不要给除了父母的任何人跪拜,如果我在发现有人跪拜,或者有人让别人跪拜,军法从事,并一律开革,不准再加入择天军!”。

    众人山呼:“尊令!”,呼啦啦,气势宏大磅礴,一起站起,自发列队看着龙择天如同仰望心中的神,期待龙择天为他们讲几句话。

    不过此时龙择天已经把注意力放在那几个俘虏身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谁的军队?可知为何要攻打太平川?”。

    那是个俘虏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他别是看到择天军对龙择天如此的崇拜,更是惊为天人,其中一人颤抖说道:“小人叫王化腾,是两香军先锋营毕胜将军手下掌旗官,至于为何攻打太平川,我等着实不知!”。

    “你们为何不身着军服,反而弄得跟江湖散修似的?”。龙择天问到。

    王化腾答道:“我等更不知情,将军如此安排,我等也不敢问,本来小人是掌旗官,却连旗子都不让拿,只是随身携带武器,随时听候命令,这不,飞舟轰炸完毕,就轮到地面部队冲锋,只不过阵型还没列好,就被你们给抓来了,择天军果然是神仙军,我们万万不敌!”。

    王化腾没忘了顺便拍了一下马屁,王大昌眼角都要咧开了,得意的偷偷地看着龙择天,想听到龙择天表扬几句。不过龙择天好像根本没听见这句马屁话,对俘虏兵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告诉你们的长官,就说龙择天让他们退兵,如果不退,先锋营的几万兵马就要全数留在太平川!”。

    王化腾一愣,似乎出乎意料,心道:这么简单就让我们回去了?不打一顿?龙择天看出了王化腾的心思,道:“你们赶紧回去,把刚才我说的话转告给毕胜将军,还有,你们回去后,若是毕胜难为你们,你们可以逃出来,来太平川找王大昌将军,择天军会收留你们!”。

    王化腾等十名俘虏千恩万谢,告别而去。

    果然,大约半个时辰,城外军队一哄而散,就连天上的飞舟也销声匿迹,太平川转眼之间,想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烟消云散。

    龙择天带着心儿玄儿和马燕山来到太平川龙择天的家,此时,偌大的宅院早已经人满为患,龙氏家族的人几乎一个不少都站在院子里,挤挤插插的往前挤,再加上公孙氏一族的人,还有风隐、姬重、司马云、王福重等人,早已经将阿朵和龙儿围在垓心。公孙媚瑜此刻正拉着阿朵的手,说道:“阿朵,你的事情择天早就告诉我了,是我同意的,就是的,如果我不同意,我家择天是不会娶你的,而且,你这样漂亮,姐姐喜欢你还来不及,不可能对你不好,你就放心!”。文美儿抱着龙小心乐的合不拢嘴,口中说道:“看看这小模样,多好看,亲家你快看,这小嘴,这眼睛,这鼻子跟择天小时候一模一样,跟讨人稀罕!”。公孙大娘抢着报过来:“我看看,我看看,这也是我的外孙女儿,让我稀罕稀罕!”。

    龙择天隐匿身形来到众亲人面前,看着老祖、母亲、父亲、公孙媚瑜对等人安然无恙的欢喜无限,泪水掩不住夺眶而出,闪出身形,一把将母亲抱在怀里,说道:“妈妈,我回来了!”。文美儿一惊,看到儿子抱住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嗔道:“多大人了,没出息,快松开!”。

    龙择天并没有放开母亲,眼含热泪,道:“只要你们好,一切都好!”。

    公孙媚瑜飞奔到龙择天面前,道:“择天,我在这儿哪!”。

    龙择天松开母亲,一把将公孙媚瑜搂在怀里,热泪长流,哭哭啼啼道:“媚瑜,对不起,现在我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为了你,哪怕就算天打雷劈,我也要保护你!”。

    公孙媚瑜激动的浑身颤抖,搂住龙择天的脖子,更是泪流满面:“择天,我的择天,有你这句话,再大的委屈我都能承受,择天,我爱你!”。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不知为何这样激动,但是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龙择天放开公孙媚瑜,来到龙汉清和龙昌义面前,平生第一次跪倒对二人磕头,道:“祖爷爷,父亲,择天不孝,经常不着家,未尽孝心,今后我将做个好孩子孝顺孩子,让你们高兴,让你们安康,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保你们寿比南山,康泰万年!”。

    这时两个精灵似的小家伙左一个右一个抱住龙择天的大腿,喊道:“爸爸!爸爸!”。

    龙择天站起身,左一个右一个抱在怀里,鸡啄米一样亲哥不停,喊道:“龙儿玄儿你们两个快过来,你们两个一人一个,不要争抢啊!龙儿的叫龙小龙,玄儿的叫龙小玄,小龙是老大,小玄是老二,快过来认儿子!”。

    龙儿和玄儿马上奔过来,一人一个将孩子抱在怀里,龙儿道:“快叫我龙妈妈!”,玄儿也道:“叫我玄妈妈!”。众人欢呼雀跃,惊叹不已:“三位仙子认领龙家的三个孩子,这是多大的造化?真的令人羡慕!”。龙择天将马燕山拉过来,向众人介绍道:“我介绍一个真正的老神仙给你们认识,这位老前辈叫马燕山,祁连马氏家族硕果仅存的老祖,今年寿有四百八十三岁!这才是真正的老神仙,大家有时间多多向他讨教长寿秘诀啊!”。

    人们的惊叹声此起彼伏,一时间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只知道惊叹,忘了打招呼。龙汉清快速迈步向前,跪倒在马燕山面前:“前辈还记得小辈龙汉清否?一日之师终身受益,龙汉清对此回忆了上百年,也挂念您老前辈上百年,今日有缘,汉清小辈向您磕头了!”,龙汉清郑重的给马燕山磕头。马燕山眼中含泪,龙汉清可以说是他认识的仅存于世的最后一个老人,当身边的人纷纷离世,活得越久就越珍惜老伙伴,尽管龙汉清与自己岁数相差甚远,但是毕竟是唯一一个百年前认识的老人,所以倍加珍贵。接着风隐、司马云、姬重、王福重等人一一上前见礼,相互寒暄。马燕山心里着实感激龙择天,是龙择天把他从那个半死不活的冷冰冰的家族中带出来,让他再一次品尝人间的欢乐与幸福,这样的生命才有意思、有意义。他抓住龙择天的手,道:“择天小娃,谢谢你,谢谢你,老朽有福了!”。

    龙择天让父亲将大家让到大堂,吩咐厨房开宴弄酒,又是几年,没有与家人团聚,不好好尽兴狂欢,则能对得起这份天伦之乐?

    龙择天将马燕山姬重龙汉清龙昌仁龙昌义司马云风隐王大昌王福重公孙岱宗等人安排在首桌,而自己与公孙媚瑜阿朵心儿龙儿玄儿文美儿和公孙大娘在第二桌。面对这样一桌亲人,龙择天有一种浓浓的化不开的亲情,他十二万分珍惜这种亲情,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种亲情,哪怕你是老天也不行。这一晚,龙择天与公孙媚瑜阿朵和龙儿心儿玄儿敞开了所有心扉,边喝边聊,痛快尽兴。龙择天时而击节高歌,时而泪流满面,时而搂住公孙媚瑜,时而亲亲阿朵的嘴巴,一副放浪形骸的样子。文美儿嗔怪道:“喝多了,都没个人样了!”,而玄儿看着龙择天,感到龙择天十分反常,小声对文美儿说道:“妈妈,你不觉得择天很奇怪吗?她什么时候如此放纵自己?莫不是有什么不解的心事?”。文美儿道:“你们一直陪在他身边,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玄儿说道:“好像,他去了一趟地府,回来就这样了!”。“地府?!”,文美儿大惊失色,玄儿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跟着喊了一声:“地府?”。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到,龙昌义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地府?”。

    龙择天彻底醉了,趴在公孙媚瑜怀里,不住地在她胸前摩擦,弄得公孙媚瑜怪不好意思的,搀扶起龙择天,对文美儿说道:“妈妈,择天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休息!”。玄儿看着龙择天,眼中不解之色越发浓烈,择天为什么会这样?

    龙择天几乎是被公孙媚瑜拖拉着拖进卧室,龙择天迷迷糊糊的搂住公孙媚瑜,嘴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媚瑜,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老天也不行!”。

    公孙媚瑜说道:“我是你的,我只是你的,来,乖,脱了衣服,好好睡觉,我陪你!”。

    龙择天瞬间发出了鼾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