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闹地府苦渡出面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毁掉第一殿,立即飞奔第二殿楚江王殿,龙择天并没有立即动手,进入第二殿高呼:“楚江王何在?”。

    龙择天神功翻涌,浑身七彩之光越发耀眼,地狱根本承受不住龙择天的滔天阳气,各处地狱如同被阳光普照,阴灵瞬间被照的魂飞魄散。各处阴魂哀声哭嚎,四处躲藏,试图躲藏那七彩之光。龙择天愤怒道:“各阎罗听着,我是龙择天,如果你们这些阎罗还不出面给我个解释,酆都城将不复存在!”。

    突然,阴间魂力波动,一道道极致的阴灵之气波动而至,本来被龙择天七彩之光照耀的地府空间如同被争夺一般,一点点被昏暗的阴气挤出空间。龙择天不动如山,冷眼看着空间波动处的十几道气息,龙择天讥笑道:“不过如此!”,大道之光越发浓烈,脚下莲台升腾,头顶莲花灿烂,大道之音轰鸣,梵唱悠远,犹如度化恶鬼,瞬间将地狱清空一般。龙择天道:“苦渡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今日,我就清空这地狱,还你西方极乐天堂!”。龙择天驱动莲台,身如顶天立地的圣人,身上的七彩之光就如白昼的太阳,将地狱内的一切肮脏角落照彻得纤毫毕现。地狱内,恶鬼魂飞,怨鬼度化,投胎鬼仿佛遇到了天大的机缘带着先天混沌之气投胎,各地府衙门如被阳光晒化的冰块,一点点冰消瓦解。龙择天一怒,地府面临前所未有的旷世危机!

    “龙择天快住手!”,随着一声断喝,一杆闪着阴寒之光的长枪破空袭向龙择天的面门,接着十殿阎罗,各殿鬼王突袭而至,一道道阴气轰向龙择天。龙择天哈哈一笑,祭出玲珑宝塔和七级浮屠塔,直接罩向十殿阎罗和鬼王,接着驱动莲台,向发出长枪的方向疾驰而去,手里用力掷出刚刚抓住的长枪,长枪去势更猛,将空间的阴气都擦出火花,“嗖”的一声,消失不见。对面一小声哀嚎,显然是受了伤,连呼吸都清晰可闻,说道:“龙择天你住手,地府不能毁在你的手里!”。

    龙择天根本没有回应,手中巨笔凭空而来,对着十殿阎罗的方向一挥而就,十几声闷哼之后,昏暗之光逐渐偃旗息鼓,龙择天的七彩之光重新占据整个地府。龙择天定睛一看,十殿阎罗正在玲珑宝塔和七级浮屠塔的豪光照射之下瘫坐在地上,而另一边,一个头戴帝王帽的威武之人正在手持银枪,颤抖的悬空而立。龙择天驱动莲台来到那个帝王一样的人面前,问道:“你是不是所谓阴间天子,东岳大帝?如果你是,你听好,我只问一遍,回答令我不满意,别说是你东岳大帝,就是上天玉帝,我也要将他扒皮抽筋!听好了,为什么你们要造一个假的生死簿,并将我的家人都列在这份生死簿上?我与你地府素无瓜葛,几世为人根本不需要你地府同意与否,你们为什么和我过不去?”。

    东岳大帝浑身颤抖,怒道:“龙择天,我知你是三世为人,早已跳出三界之外,别说我小小的酆都地府,就是九霄之上,也没人敢得罪你。但是,你再厉害,还能改变凡人的生死?道有别,路不同,我地府掌管冥间,掌管人间善恶生死,就算是你的家人,难道就能摆脱生死轮回?你今日大闹地府,早已触怒天机,我惩罚不了你,难道上天还能饶恕你?依我看,你快快收了神通,早日返回阳间,此事就算作罢,如果你执迷不悟,可知天道法则怕过谁?到时,天雷滚滚,你纵使修为通天,也难免化骨扬灰!”。

    龙择天愤怒,驱动玲珑宝塔直接铺天盖地压向东岳大帝,口中道:“废什么话?不告诉我那些猫腻,多说何用?”,说着,玲珑宝塔旋转,七彩之光竟放,宝塔如山,轰然而下压向东岳大帝。东岳大帝长枪挥舞,要格开宝塔,怎奈,宝塔神通盖世,怎么可以阻挡?东岳大帝目眦欲裂,浑身阴气怒放,长枪化为巨柱,插入地下,堪堪将宝塔支撑,但是东岳大帝一时冷汗淋漓,虚脱不已。再看佛宝塔下的众阎罗,被佛光普照,似要魂飞魄散一般,奄奄一息。龙择天怒道:“告诉我,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还不说,酆都地府,就此不复存在!”。

    东岳大帝高喊:“我们不能说,说了结果也是一样,我们惹不起你,更惹不起他,算了,既然天道不能改,我等认命,这座酆都城,你要毁便毁吧!”。

    龙择天见东岳大帝日此刚强,宁可地府毁灭也不说事情,心道:既然如此,我就毁了这个酆都地府。思想间,竟驱动两座宝塔,不管那些摊在地上的阎罗,直接飞上地府上空,手势翻飞,两座宝塔如两座巨山砸在地府城池,轰隆轰隆两声巨响,又有两座大殿被毁。龙择天驱动宝塔,又接着砸向另外两处宫殿,正要砸下去,只听一声佛号破空而来,接着一双大手硬生生接住疯狂砸落的宝塔,然后一声叹息传来:“唉!地狱这一劫终究必不可免,择天,适可而止只吧!”。

    龙择天知道苦渡和尚来了,收起两座宝塔,驱动莲台来到苦渡和尚面前,说道:“我需要一个解释,你能给我吗?”。

    来人身穿袈裟,一手持禅杖,一手持莲花,头戴佛光普照毗卢冠帽,脸如白玉,面相和蔼,慈悲大道,悲天缅人,身旁谛听兽,瑞霭环绕间。龙择天一看讥笑道:“穿得如此正式,可是要去面见佛祖,或者尽最后一回力,然后告老还乡?今日,不管是谁,不给我一个解释,这地府我砸定了,反正你们地府多得是,不差这一个!”。

    苦渡和善苦笑道:“择天你可知你惹了多大的祸事?酆都鬼城乃是冥界最大的地方,这里的幽冥阴司掌管着阳间世人的善恶与轮回,你毁了这里,将有多少鬼魂无法轮回投胎?”。龙择天讽刺道:“不堕地狱,不入轮回,这不正是修行的最高境界吗?我毁了这个贪赃枉法的阴司,让天下人都不进地狱,直接升入天堂岂不更好?”。

    苦渡苦着脸,道:“择天师弟,快些回到阳间去吧,不要再一意孤行,否则,做下无边恶业,谁也救不了你!”。

    龙择天道:“你还没告诉我那个生死簿是怎么回事,我岂能就走?说清楚这件事情,我即刻就走!”。

    “师弟,因果轮回自有天道,不是人力能及,生死簿定人间福寿,乃是天定,你有何苦执着?还是快回去吧!”,苦渡苦口婆心劝道。

    龙择天不耐烦,大手一张,一只手臂如同自如伸缩的巨柱,穿破空间,将正在地上调息的东岳大帝抓到面前,道:“老和尚不说,你来说!”。

    东岳大帝看了看龙择天,又看了看苦渡和尚,苦笑道:“龙阁主,生死簿已经被你毁掉,你家人的生死从此和我阴司无关,你还要怎样?至于是谁安排这个局,你问我干什么?你面前的和尚比谁都清楚!”。

    龙择天转头疑惑的看着苦渡,厉声道:“给我个解释,这么难吗?”。

    苦渡和尚苦笑道:“择天,适可而止吧,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你毁了生死簿,阴差不会再与你为难,只是,未来,你的这些亲人没有了轮回,除非直接羽化登仙,否则,就只有魂飞魄散一途,只是时间早晚。择天,别说为兄不提醒你,与天斗固然潇洒豪迈,但是毕竟天道昭彰,人力有时穷,最后也逃不过因果循环。至于地府内的事情,确实有人针对你做的局,但是这一切都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你也就不要再为难地府和为兄,慢慢的,你会明白这一切。我劝你早日回到阳间,你的亲人已在地府除名,他们将来寿命长短一切看自己的造化,也要看你的造化。言尽于此,择天不要再闹了,否则,为兄出手,你我兄弟的面子都不好过,你就不要再让为兄难做。”。

    龙择天看着东岳大帝十殿阎罗等人,知道再逼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仇怨更深,只好作罢。但是看着苦渡和尚眼神愤怒,道:“师兄,既然如此,小弟也不与你为难,但是,小弟如果知道你在这一场局中有什么角色,不要怪师弟翻脸无情!师弟本世新生,我身边的亲人是我的逆鳞,谁要是触碰这个逆鳞,都要承担我的怒火,哪怕是老天!”,龙择天说罢,转身就走,出了地府大门,向外走去。

    龙择天心绪不宁,担心阳间的亲人,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然而自己一气之下走出来,没有问一问阴间的出口,想到在鬼街买的引魂幡和罗盘,心道:好不好用都要试一试。拿出引魂幡,向前后左右四个方向指指点点,居然毫无反应,又看看罗盘,指针再一次一动不动。心里气愤:人要倒霉喝口水都塞牙。想回去城内,再抓住十殿阎罗,让他们把自己送出阴间,刚要迈步,听到有人唱道:“前世已了,何苦烦恼。红衫翠袖,秀发头钗,妙目含情,金缕衣,红酥手,齐眉举案,到头来也是红颜枯骨。雕梁画栋,玉器栏杆,三百里阿房,不过一炬成灰。宫中脂粉,殿上帝王,纵使眉黛含烟,江山如画,怎比这一杯忘忧水,一杯消渴,忘却三生三世?”。

    龙择天看到,一位白衣女子正在一个类似于茶摊的铺面前,对着龙择天招手,道:“既然身入地府,何不喝一杯忘忧茶,以解烦忧?”。

    龙择天来到茶摊前,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只见她风姿绰约如空谷芝兰,面生俏颜更胜天上之仙。面容和善,温婉可人。秀手烹茶,酷腕灵动。那茶更是香气缥缈,氤氲入鼻。龙择天端起茶杯,就要一饮而尽,女人道:“小兄弟定是有心事,先不急着喝,可否与姐姐相谈一番?”。

    龙择天道:“姐姐,我只问你,天道是什么?”。

    女人一边烹制着她的茶,一边似乎是自言自语,道:“小兄弟可是难为姐姐了,我不知天道,却被天道安排在这里,就如你不知为何要来到这里,也不知为何能见到姐姐,弟弟,我只告诉你,天道不可知!”。

    龙择天心中烦躁,心道:“一个不可知的天道就能任意摆布人的命运?我不知天道,我更不想被天道摆布,早晚有一天,我即是天道,天道即是我!”,想到这儿,站起身,想要回到地府,抓几个阎王,将自己带出阴间。听到后边的女人幽幽叹息:“唉,天道难测,不可测,小兄弟如果非要对抗天道,那就由姐姐带你出去吧?只是,这碗茶你还要喝掉啊?”。

    龙择天看了看那碗茶,道:“尘世未了,这碗汤还是交给别的鬼魂吧!”。

    女人呵呵一笑,道:“这是茶不是汤,听姐姐话,喝了它,喝吧!”。

    龙择天心中一动,毫不犹豫,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只觉湿口润喉,端地畅快无比,仿佛一下子心情就好了许多。女人笑着看他,道:“小兄弟,此番风雨路三千,骨肉亲情全抛散。龙游浅水万事难,有谁分清苦与甘。扶桑红日乱洲口,更有独孤非等闲。圣猿归化同心后,方始得见开心颜!小兄弟,去吧,前路多艰,圣贤多难,不见风雨,何见彩虹?姐姐祝愿你终有一天脱离天道束缚,一飞九天!”。

    龙择天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接着回到了社坛城郊外的那座广场上。龙择天一看左右,见三女正在满怀焦虑的看着自己,问道:“你们没有进入地府?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龙儿答道:“我们根本就没进去,那股旋风把你吸进去了,却把我们推出来,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你,这都一宿了,你刚出来!”。

    玄儿摸摸龙择天的头,关切的问道:“择天,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记得吗?”。

    此刻,龙择天意识一片模糊,地狱中的一切似有还无,好像记得什么事,又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他的亲人有危险!

    龙择天急忙道:“快,叫上阿朵和马燕山,我们马上回太平川,一刻也不能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