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入地府猛揍阎罗王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道鬼魅身影正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龙择天心中欢喜,见铁链朝自己头上飞来,也不介意,信手一抓,将铁链抓在手里,然后用力一拽,铁链不由自主的从黑白无常手中飞到了龙择天手里。龙择天好奇的双手抻了抻铁链,感觉铁链寒气入髓,触感更是如极寒冰块一般,仿佛能将人冻僵。龙择天催动九阳神功,瞬间将寒气逼出体外,一股至阳之力催动至阳之火一下子将铁链融化,龙择天拍了拍手,铁链灰飞烟灭。对面的黑白无常本来长长的舌头此刻更是长到拖地,一双鹰眼恨不得瞪到脑壳上。龙择天笑了笑,说道:“两位大哥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将你们的链子给弄没了,两位大哥可不可以带小弟在这地府转一转?”。

    黑白无常眼见龙择天神通广大,绝不是自己二人能应付的,一个变身,将长舌尖帽收起,变成如正常人一般。惊骇的看着龙择天,白无常道:“一殿秦广王感知有阳间修士闯入地府,命我二人前来捉拿,没有到先生竟有如此神通,我二人不敌,这就回去交差!”。

    龙择天一笑,道:“不用捉拿,我跟你们走,正好我也想会一会那个什么阎王爷!”。

    二人举棋不定,不知道龙择天打的是什么主意,直觉这个人进入地府不是什么好事,有些犹豫道:“先生真的要去?”。

    龙择天哈哈一笑,道:“烦请带路,在下正想见识一下地府的尊荣!”。

    白无常小声说道:“只是,你的阳气过重,鬼帝见了都害怕,更别说那些孤魂野鬼,你没感觉到你一出现,阴间鬼魂的阴气都没有了?他们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你,你能不能封印一下你的阳气?”。

    龙择天微笑道:“这个简单!”,说着,将自身气息内敛,不使一丝外泄,一瞬间变得如同没有感知的普通鬼魂。

    黑白无常更是惊讶,这份神功,好像阎王也做不到吧!

    黑白无常小心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恭敬的头前带路,龙择天道:“走正门,我要好好观赏一下地狱之境!”。

    黑白无常不敢怠慢,绕过地府城墙直奔正门。正门城墙高耸,黑漆漆的大门耸然而立,门对面为白玉雕栏桥,桥下有河水缓缓流淌,内有阴魂哀鸣,似哭似泣,桥上很多呆滞行动迟缓的人正在亦步亦趋的通过小桥,悲鸣笼罩,怨气冲天。黑白无常讨好的介绍:“这些都是刚刚死去的阴魂,通过奈何桥前往第一殿鉴别此人在阳世的善恶,根据不同为善作恶的程度,判以不同的刑罚!”。

    龙择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奈何桥,又看了看地府那座黑漆漆的大门,见城墙上三个鎏金大字在昏暗的地府中居然放射出豪光:酆都城。

    黑白无常带领龙择天进入城内,龙择天展眼一看,感觉这才算是到了真正的地府,如同人间君王的皇城,富丽堂皇,楼宇密布,虽然鬼气森森,但是一股无形的阴气威压,令诸邪退避。龙择天感觉,这才是地府应该有的样子,否则如菜市场一般乱哄哄,地府威严何在?那些孤魂野鬼还不翻了天去?黑白无常小声说道:“先生,我们先去一殿秦广王那里,到了那里我们就算交了差,以后万事请您自主,小心为妙!”。

    龙择天点头,对这二位鬼差倒是有些好感,毕竟如同凡间臣子一样,不听上司的号令哪会有好果子吃?因而对二人捉拿自己并没有生气,反而理解。

    行走间,龙择天感觉地府变幻不定,转眼间展现在眼前的似乎是一片大海,海洋深处一片巨大的礁石之上一座宫殿威严矗立。黑白无常直接踏入海内,如走平地一般。龙择天有样学样,一脚踩上去,并未有想象中的海水,心道:这就是传说中冥海?好像不是海水啊?心思正动,忽听到白无常说道:“先生,一殿到了!”。

    龙择天见一座宫殿矗立与眼前,大殿飞檐四翘,雕梁画栋,见两侧立柱书写一副对联:业证心明孽镜台前知果报;离经叛道做恶之人业难消。龙择天随同黑白无常举步进入大殿,黑白无常对着正在高坐的秦广王跪倒磕头,道:“殿下,来人带到!”。

    龙择天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秦广王有些不舒服,看来,无论是人间地狱,从一把椅子都可以看出身份的高低,这种丑陋的恶习是不是自古开天以来就存在了?龙择天心里不舒服,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秦广王,看他有何话说。

    秦广王看龙择天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怒声道:“龙择天,来到我地府,因何立而不跪?”。

    龙择天最反感打的就是谁逼迫他下跪,今见小小的阎王居然牛逼闪闪的要他下跪,怒极而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龙择天,便应该知道,我龙择天不跪天不跪地,连道祖佛祖都当不起我一跪,你一个小小的阎罗,居然要我下跪?你不怕你的宫殿就此倒塌,地府片瓦不存?”。

    作为地府高层,他当然知道龙择天的来龙去脉,只是,自己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若不能将龙择天困在这里,自己如何交代?何况那个委托之人自己根本惹不起!

    想到这儿,秦广王怒声道:“你既然不跪,我也不强求,有没有胆量去孽镜台照一照你在阳世的所作所为?若你作恶多端,你纵使有通天之能,本王也绝不容情,在本王这里,绝不存在法外开恩!”。

    龙择天不屑的笑了笑,举步登台,来到孽镜之前,只见一座黑漆漆古朴的镜子立在眼前。龙择天好奇,仔细观瞧,突然,境内突然伸出一只黑手,径直抓向龙择天,要把他抓如镜子内。龙择天冷笑一下,反而抓住来手,催动神功,一角力,那只黑漆漆的手居然被撕扯下来,龙择天厌弃的将黑手丢在地上,怒视秦广王:“此是何意?”。

    秦广王大惊失色,震惊无语,呆呆的看着龙择天,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被大能封印在孽镜中的鬼王,被龙择天生生撕下一条手臂,第一次偷袭彻底失败!

    秦广王被龙择天审视的目光逼得低下头,道:“此必是你在阳世作恶太多,有冤魂纠缠于你,与本王无关!”。

    龙择天气极反笑,道:“什么破镜子,藏污纳垢,该换个新的了!”,说完,一掌拍向镜子,那镜子应声而碎!

    龙择天看着惊恐的秦广王,说道:“听说你掌管生死簿?拿出来看看!”。

    秦广王大声道:“痴心妄想!”。

    龙择天微微一笑,一个纵身来到秦广王的宝座上,抓住秦广王的衣领,左右开弓,一顿大嘴巴,道:“给脸不要脸,本阁主无意与地府为难,出于好奇才进入阴间,本想游玩历练,却被你设计偷袭,本阁主自问从未得罪与你,却为何为难与我?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拿不出生死簿,你说我敢不敢灭了你的魂?反正你坐这个位置已经无数岁月,换换人是不是地府该有个新气象?”。

    龙择天将手按在秦广王的头顶,一股磅礴的阳气之魂力注入到秦广王头顶,秦广王被这股沛然宏大的阳气灌顶,阴功快速流逝,吓得惊呼大喊:“快住手,我给拿来还不行吗?住手,求你了,快住手!”。

    堂堂鬼仙修为的阎王,竟吓得差点哭出声来,别提有多狼狈。龙择天放开手,厉声说道:“还不快点?”。

    秦广王令崔判官拿出生死簿,崔判官心惊胆战的交给龙择天,然后远远地躲开,生怕龙择天一生气,将自己也胖揍一顿。眼中的惧怕一览无余。

    龙择天一本接一本的查看生死簿,他关心的是亲人家人在阳世的寿命,不看则已一看更是愤怒异常,决心要将地府彻底毁灭不可!

    “文美儿,寿五十六”

    “龙汉清,寿一百二十五”

    “龙昌义,寿六十”

    “公孙媚瑜,寿二十三”

    “阿朵,寿十九”。

    龙择天大怒,九阳神功催动到极致,浑身七色之光浩荡而出,用手一拍生死簿,生死簿顿时化为飞灰。一声怒吼,声震地府,无穷的阳气之光将整个第一殿照彻的如同暴露在阳世的阳光之下,瞬间地府震动,如同末日。秦广王吓得找个偏门桃之夭夭,殿内鬼差一个不剩,瞬间清空。龙择天双手高举,七彩之光再一次排空而出,大殿如同被灌满气体的气球,再也承受不住,一声巨响,阴气排空,“轰隆隆!”第一殿轰然倒塌,冥海翻腾,浊浪排空。龙择天纵身而起,在冥间的空中一掌接一掌拍向第一殿,如同泄愤一般。几十掌之后,冥海蒸发,如同干枯,第一殿消失不见!

    龙择天喊道:“不管你是谁,敢于触犯我龙择天的逆鳞,管叫你死无丧身之地,如此地府,不留也罢!”。

    龙择天越想越气,不是十殿吗?一个不留!

    龙择天被彻底激怒,自己最在意的几个人居然都活不过明年,而且那份生死簿一看就是临时编纂的,只是,那些鬼差可不管这些,到了时辰就去勾魂,自己的那些亲人就算修为高超,但是毕竟没有脱离凡胎,怎么能摆脱这样的刻意安排?龙择天想到,一定是有人刻意这样安排,从自己身边的亲人下手,扰乱自己的心智,做见不人的勾当!可是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不明刀明枪的与自己一较短长?现在先不管这些,地府与这人沆瀣一气,对自己的亲人下手,是可忍熟无可忍?不废掉你的地府,我龙择天何以立足三界?不管你是谁,触碰了我的逆鳞,你就该死!

    地府,酆都城,今日就是你们的灭亡之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