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独孤秀再入险境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本来就不想去卫城,害怕自己与独孤秀观点不和,当场就翻脸,搞的谁也下不来台,怪丢人的。心想,我就在大营吧,你们在卫城搞事就当我不知道,眼不见心不烦。于是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守在大营,有我在,大营平安无事,只是,我希望见到卫城平安无事,能兵不血刃解决马家军那是最好不过,其余别的我就不说了!”。

    第二天一早,独孤秀公孙虎公孙峰三人联袂来到卫城,这时,卫城城门已经是人山人海,两列人数众多的护卫队分列在城门两侧,一水的黑衣白帽,令阵容显得威武齐整,祁连大小百官更是紧张的等待着独孤秀的大驾光临。远远看见独孤秀一行三人赶来,马玉宝带领大小官员一声呼喝:“祁连省总督马玉宝率祁连文武官员迎接独孤大人,恭祝独孤大人吉祥如意既寿永昌!”。

    独孤秀站在官员面前,拿出圣旨喊道:“圣旨下,祁连总督马玉宝接旨!”。

    马玉宝和众官员跪在地上俯首磕头,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独孤秀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命内阁首辅天下兵马大元帅独孤秀在龙洲大陆代天巡狩,各省各州县衙门及各地方军务政务等事宜,独孤秀带朕查巡,所到之处如朕亲临,凡巡察发现有玩忽职守贪污腐化意图谋反者,独孤秀有权先斩不奏,一意决断。钦此!”。

    其实,这是独孤秀自己写的,自己盖的玉玺,反正他比皇帝还有权,出此圣旨,谁敢怀疑?哪怕你是皇亲国戚,见了独孤秀也是先没了三魂,况且当今天子根本就没有家眷。

    宣读完圣旨,独孤秀叫大家起身,独孤秀看着马玉宝,道:“马总督,你我曾在大顺朝时期见过面,那时我也是钦差,代天巡狩来到祁连,那时你不过二十几岁,如今竟也人到中年,而且担任了总督一职,果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怎么样,见到老相识,不请进喝一杯?”。

    独孤秀满面春风,拉着马玉宝说说笑笑。马玉宝笑道:“岂敢劳独孤大人挂念,记得那一次见面还是在马家祠堂前的院子上,我们族人刚祭完祖,独孤大人便来到了院子,说是要宣读圣旨,给我们全家人吓得够呛,以为朝廷要把我们怎么样了。最后还是独孤大人告诉我们,啥事没有,就是代表皇帝和太后过来看看,至今我还心有余悸啊!哈哈!”。

    两人哈哈大笑,独孤秀说道:“自古祁连以马家实力最为雄厚,历朝历代朝廷对马家无不谨慎堤防,试想,一个家族地方势力一旦超过了朝廷的底线,这个家族离灭亡也就不远了,特别是这个家族狼子野心,一直幻想自立为王,简直找死!不过,祁连马家之所以稳如泰山,因为马家懂得进退,不像昆侯的杨云霄野心勃勃,自不量力,一招覆灭,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这都是自找的,我希望马家不要学杨云霄,安分守己,命才长一些!”。

    在场的马家人和祁连大小官员均面红耳赤,竭力忍耐自己的火气,只是,一瞬间陷入冷场,不知如何说话。

    独孤秀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众人,问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难道马家对朝廷不是忠心耿耿吗?难道有造反之心不成?”。

    马玉宝尴尬一笑,道:“独孤大人说的哪里话来,我马家历代都忠于朝廷,从未生过反心,独孤大人不能开这样的玩笑,我马家担当不起!”。

    “错!”,独孤秀厉声道:“马玉宝,你首先是朝廷命官,不是马家的官,你的立场要站在朝廷的角度上,我说马家有没有反心,不是你来反驳,而是你要站在朝廷的角度去反思,马家有没有谋反之心,我只不过刚刚举了个例子,你居然马上站在马家人的角度上对我进行反驳,请问,你还是朝廷命官吗?你到底是朝廷的总督,还是马家的代表?马玉宝,本首辅代天巡狩,来到祁连,你作为朝廷任命的祁连总督,你就应该接受我的命令,凡是我的命令,你都应该不折不扣的执行,如果你站在马家的角度反驳我,你就是有意谋反,我完全可以代表朝廷,治你的谋反之罪!”。

    马玉宝万万没有想到,这还没进城,独孤秀率先发难,如果忍不住在这里动手,那准备的鸿门宴就白费了,因而在生气也要忍住,不能前功尽弃。想到这里,浑身发抖,噗通跪在独孤秀面前:“独孤大人,我马玉宝对朝廷的忠心天地可鉴,对独孤大人更是赤胆忠心,如有异心,独孤大人尽可杀了我,我绝无怨言!”。

    独孤秀哈哈一笑,扶起马玉宝,道:“看把你吓得,我只不过提醒你一下,凡是都要站在朝廷的角度考虑,你的忠心皇帝和我都知道,这么多年你在祁连兵驻星星峡,防止东厥来犯,也是劳苦功高,本首辅心中有数。来,我们进城,我要好好品尝一下你们的祁连风味,听说那特色烤羊可是龙洲一绝,怎么样?今天有没有这道菜?”。

    “当然,独孤大人请!”,马玉宝一伸手,弯腰引路,其他人紧紧跟随,浩浩荡荡来到城内,直奔卫城官驿客栈东来顺。

    东来顺是朝廷在卫城设立的最大官驿客栈,餐饮住宿一条龙,也是卫城最为豪华的酒楼,因为当地人不许在公共场所饮酒,东来顺就成为外地人集中喝酒作乐的场所,哪怕是许多当地的有钱人也经常来此地饮酒作乐。马玉宝把欢迎宴定在这里,除了考虑习俗之外,最主要的是表决心:这里是官家的地盘,不会是鸿门宴。独孤秀似乎毫无芥蒂,毫不犹豫的进入了东来顺,在马玉宝的带领下,走进了最大的房间。

    却说龙择天自独孤秀等人走后,始终有一种预感,独孤秀此行有凶险,试想,一个传承了千年的大家族怎么可能没有一些外人不知的底蕴?而且,这一次摆鸿门宴,马家显然是做好了精心准备,一旦独孤秀在宴会上发生不测,北伐将前功尽弃,尽管自己与他有诸多分歧,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形出现。他特别怀疑,为什么马玉宝摆宴却偏偏不叫上自己,难道怕了自己?没那么简单?难道?真是感念自己对马岩有救命之恩,希望自己不受牵连,将自己派出危局之外?要是这样,形势对独孤秀更加不利,特别是公孙虎公孙峰没有独孤秀那样的修为,如果独孤秀不敌,他们两个人不是更加危险?龙择天越想越担心,但是也只好静观其变。

    而另一边,独孤秀与公孙峰公孙虎两兄弟一起被让进了包房,分宾主落座。独孤秀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个方面,房间大的出奇,乍看空旷,其实细看处处暗藏玄机。大屋内正北位置上一个方形大桌,往下是两列长达二十丈的长条桌,两侧蓝色屏风,将大屋分成屋中屋。以独孤秀之能,看不出屏风外有什么埋伏,如果马玉宝真的埋伏下刀斧手之类的杀手,然后一掷酒杯,刀斧手一拥而上,将三人乱刀分尸,那也太愚蠢太小儿科。但是,埋伏在哪里?如果连独孤秀都没有感觉到,那也太危险了。

    众人落座,第一道烤全羊在身穿白大褂的师父庖丁解牛般的刀法下,瞬间变成骨架,一道道烤的外焦里嫩的烤羊肉上桌,接着各式祁连地方特色菜肴纷至沓来,一会儿功夫就摆满了桌子。接着美酒上桌,特色菜肴加上美酒,令人不觉胃口大开。马玉宝端起酒杯,开口道:“今天能在此开宴迎接独孤大人,乃是我祁连之幸,独孤大人乃是龙洲帝国第一柱石,又是钦命皇差,尊贵无比,令我祁连大地生辉,祥瑞满天。让我们恭祝独孤大人康年永泰,万事吉祥!”,说着举起酒杯,端在眉间,恭敬的请独孤秀满饮此杯,独孤秀哈哈一笑,随意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接着,大小官员纷纷列队跪在独孤秀面前,一次敬酒,独孤秀来者不拒,均是一饮而尽。酒过三巡,马玉宝拍掌叫到:“来来,将那支西域女子班叫来,让他们跳一支西域的舞蹈给独孤大人助兴!”。

    独孤秀定睛一看,见十二名女子身材婀娜,头戴蒙面纱巾,身穿西域纱裙,手拿抚琴琵琶等乐器如清风拂柳一般从屏风外闪现,十二女均有倾城之色,丰彩照人,一声轻弹,乐声绕梁,马上就能把人带到仙境一般,令人痴迷沉醉。独孤秀显得兴趣盎然,竟然随同乐声的节奏在腿上打起了拍子,脑袋摇摇晃晃,一副沉醉的不可自拔的表情。这时,与独孤秀同桌坐在马玉宝身边的一位精神有些萎靡的老人,对独孤秀说道:“独孤大人,老夫年事已高,受不了这些喧闹,现在敬独孤大人一杯,我就回去了,先告退,还请独孤大人见谅!”。

    其实独孤秀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位老人,这位老人看似弱不禁风,老眼昏花,连气息都若有若无,但是,独孤秀的注意力一直偷偷的放在他身上,此刻见老人站起身来到自己面前,恭敬的给自己敬酒,独孤秀并没有举杯,看着马玉宝,问道:“这位老人家是何人?”。

    马玉宝答道:“这位老人家是我马家目前硕果仅存的一位先祖,我是他的玄孙,老人家的名讳不方便相告,还请大人谅解。但是,他老人家乃是我马氏一家的先祖,先祖敬酒,独孤大人还是要给面子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