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屠临城独孤秀被困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孤秀被五十多位藩僧攻击一时顾不得屠杀守城兵士,眼见攻城士兵一片片倒下,目眦欲裂震怒异常。只见他长发飞扬,剑舞成旋,一片片剑光随之如同风雷激荡,攻向围在他身边的藩僧。众红衣藩僧瞬间溃散又马上聚拢在一起,掌风剑光顷刻之间宣泄而来,对着独孤秀毫不手软的攻击。独孤秀剑光盘旋将攻击化解,接着一拍剑身,呼叫道:“此时不出更待何时?”,一条黑色蛟龙顿时狂暴而起,奋不顾身的朝红衣藩僧呼啸而去。红衣藩僧大惊失色,丢下独孤秀将攻击的力量集中在黑色蛟龙身上,一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蛟龙的呼叫声震天动地。独孤秀和兄弟四人趁机一拥而上,将五十多位藩僧分割成五块,各展神通以通天之能发出排山倒海一般的攻击。独孤秀戮仙剑威能异常,剑光闪烁,对着十几位藩僧发出惊天一击,红衣藩僧因被蛟龙吓得魂不附体,又被分割成几片,战力大大减弱,防御之力顿时下降不止一个级数,只在一瞬间,被独孤秀的戮仙剑斩成碎片。黑色蛟龙先前被五十多人合力一击已经身负重伤,只是在回归剑身之际,口吐黑风,对着红衣藩僧喷出一口声势浩大的黑气,令中藩僧顿时意识模糊,脑海思维瞬间变得迟钝,攻击力下降。四男见状,剑招一变,直接冲向各自人群,以身剑合一德浩大威势冲进人群,十几位红衣藩僧顷刻之间被剑光透胸,跌落尘埃,独孤秀更是挥动戮仙剑引动天地风雷,将另外几块藩僧搅成碎片。只剩下几名修为更加高超的红衣藩僧桃之夭夭。

    黑色蛟龙进入戮仙剑,独孤秀宝剑一挥,大声道:“给我冲!城破之日屠城之时!”。

    此刻,没有了高阶武修的牵制,五人已经是势不可挡,将城门劈成碎片,朝廷军趁机呐喊着攻破城池,翻越上墙头,一场屠杀在所难免。

    守城士兵见城池已破,困守无用,在万玛才旦的组织下有序退出,向城内深处退却。独孤秀指挥兵马如狼似虎的进城,排山倒海一般追击退却的守城军。独孤秀喊道:“先斩杀守城的敌人,接着屠城,一个不留!”。

    万玛才旦率领兵败的守城军不足十万人向城内的红土寺退去,十万人疯狂逃往红土寺,接着红土寺山门关闭将朝廷军阻挡在外。独孤秀见状,心道:一直都想灭了红土寺,没想到你们竟然逃到这里。于是高喊道:“攻破寺门,荡平红土寺!”。

    独孤秀带领众军士呐喊着冲向红土寺,独孤秀手持戮仙剑对着寺门猛烈劈去,但是突然之间一股浩荡天威如来自远古一般铺天盖地压了过来,接着天上十六口如小山丘一样大的钵盂围成一圈发射出十六道金光。独孤秀顿时感觉头晕目眩,戮仙剑控制不住掉在地上,梵唱音传来击中独孤秀的耳鼓,更令他顿时头痛欲裂。独孤秀知道自己被金光阵困住,一时无法脱身,挣扎着捡起戮仙剑,发动自己目前最大的攻击能力将剑光击向金光阵,一声巨响,金光阵被破了一个口子,独孤秀大喊:“你们快冲出去,把队伍带到临城外安营,快去找龙择天,只有他能救我!”。

    四男不再犹豫,冲出金光阵,以磅礴的气势对寺门发起一阵猛烈的攻击,寺门被击碎,寺院内硝烟弥漫,爆炸声四起。四男趁此机会带兵快速逃出临城,在城外五十里处安营。安顿完毕,龙东吩咐其他三位兄弟照顾好兵马,自己则飞速赶往益梓,班请龙择天。

    ………

    益梓境内,龙择天率领昆侯择天阁二十万大军将杨云霄的五十万大军追的狼奔豕突,杨云霄虽然兵力依旧雄厚,但是和龙择天几番交战下来,损失了十几万人马,根本失去了与龙择天正面对战的勇气。

    杨云霄现在是集国仇家恨于一身,本想一统西部,却不料被独孤秀端了老窝,杨氏一门更是被灭门,昆侯的数百年根基一丝不剩。现在又被龙择天追的狼狈不堪,有几次想跟龙择天议和,但是都被龙择天拒绝,还传信说,你还有五十多万大军,我这儿才二十万,与你议和无异于与虎谋皮,等双方实力对等的时候再谈议和。杨云霄气的咬牙切齿,道:“难不成你还要在吃掉我三十万兵马再谈?欺人太甚,简直岂有此理!不再谈议和,坚决与龙择天势不两立,血战到底!”。

    其实,龙择天不忍心将杨云霄这几十万军队消灭殆尽,特别是知道独孤秀杀了二百万人,更是愤怒,都想过要退出北伐,不再参与。可是公孙峰持相反意见,他对龙择天说道:“昆侯军乃是昆侯子弟兵,现在昆侯沦落,自己的乡亲父老被屠杀,虽然不是我们择天军所为,但是终归是我们与独孤秀是联盟,他们憎恨独孤秀岂能不憎恨择天军?这种几乎是亡国灭种的仇恨怎么化解?就算你放过他们,他们岂能放过你?更别提劝降归化,这种仇恨根本就不是劝降归化能化解的,可以说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没办法,这就是你死我活!你肩负天下重任,岂能以妇人之仁将择天军置于降军的刀口之下?我的意思是不劝降,更不收容降兵降将,一律斩草除根,永绝后患!”。龙择天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在战场上只有要有归降者一律收留,并编入各个军营,分散开来,不使他们抱团。公孙峰见劝不住龙择天,只好答应。

    这一日,龙择天指挥大军攻破益梓都城少城,而杨云霄在稍作抵抗之后弃城而走,向背面的绵州溃逃。龙择天也不追赶,悠然进城。藩司何道哉早在嘉州就与龙择天汇合,此时一起进城,总督洛尔峰出城迎接,何炳作为仅次于洛尔峰的高官却没有出席,其已经和杨云霄一起逃出少城。龙择天随同洛尔峰进入城内,参加了洛尔峰举行的招待会。听着洛尔峰诉苦:“朝廷征税,杨云霄抢掠,使我本来富庶的益梓几乎囊空如洗,今天招待,寒酸窘迫,还请阁主见谅!”。

    龙择天呵呵一笑,道:“非常时期,一切从简,至于吃喝,本来就是温饱而已,何苦讲究排场铺张?浪费而已!”。洛尔峰十分感动,不管怎么说,龙择天与独孤秀合作北伐,有钦赐尚方宝剑,说是钦差也不为过,如此态度和蔼,着实令人钦佩。龙择天简单吃了一些饭食,与众人寒暄了一会儿,问道:“益梓的丰都派的事早已稳定了吧?何云飞与我虽然不是深交,但是神交已久,我想去丰都派看看!”。

    公孙峰道:“我也想去看看,那么就我们两个人走一趟吧!”。

    龙择天低头,让公孙虎整顿好军务,做好布防,安顿好四女,与公孙峰来到丰都派。

    丰都派本来位于鬼城,但是自何云飞掌舵后认为丰都鬼城地处偏僻,不利于发展,再说,那里常年鬼气森森,让别的门派总有一些看不起,这才搬到了少城。丰都派毕竟实力雄厚,搬到少城也是占据了少城北部的核心位置,依山傍水,地势走势非常有气势。背靠大行山,南面面朝嘉江,风景秀丽,气候温和,灵气充裕,令人心旷神怡。

    龙择天与公孙峰来到山门前,驻足观望,见嘉江平缓东流,水波不兴,江面上偶尔有船只经过,慢悠悠在水面上徜徉。龙择天感慨,益梓之国不愧为天赐之地,其内大江交错,两山对峙,状如蚕眉,特别是大行山临壁绝天,山顶有金光闪耀,如佛祖莅临,圣光熠熠。天地灵气汇聚,洞天福地,各种植被丰富茂密,珍贵药材奇多,乃是益梓中的绝佳之地,人间之仙境。龙择天感叹道:“西去东岭有益梓,万里江山一地足。晓看红雨知花处,坐看锦官房舍朱。一夜秋风润细雨,围坐堂前暖手炉。何日仗马走西口,剑指云霄统九洲!”。公孙峰看着龙择天道:“盘龙卧虎居西川,催行龙洲万里船。明年柳色新发日,我定仗剑上青天!”。

    龙择天看着公孙峰,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风卷巨澜上青天,你我距顶三尺三!加油吧!我们会成功的!”,说着二人携手并肩,穿过山门,龙择天一声呐喊道:“何云飞,故人来访,能饮一杯无?”。

    何云飞早已飞出门派的长老堂,朝山门一飞而至,看见两个天神化人一般的风姿卓越的人物,立时喊道:“可是龙择天和公孙峰两位老弟?何云飞迎接来迟,望企恕罪!”。

    何云飞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下颚微须,脸堂面白,剑眉朗目,鼻梁高耸,一看也是英俊潇洒之人。看见龙择天公孙峰二人,马上认出来,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彼此神交已久,相互钦佩,此时一见,立马投缘,如同老朋友一般。三人互相拥抱寒暄,进入大厅。何云飞马上吩咐杯酒敬茶,召集门派所有高层来与龙择天会面。众人一阵寒暄,互道仰慕之情,一瞬间便亲如一家。

    众人寒暄完毕,相互敬茶,分宾主落座。何云飞礼敬龙择天一杯茶,道:“说起来,龙阁主有大恩与我丰都派,何炳作乱,若是没有龙阁主从旁协助,何炳之乱定会令我丰都派陷入万劫不复!不瞒阁主,何炳和何道哉是我门派两股最大的势力,何道哉与我为同脉,何炳是另外一脉,两人都受各自脉系之托,买官进入益梓阁僚,并相互牵制。直到何炳与杨云霄勾结,欲将丰都派归治在昆侯统治之下这才矛盾公开并激化。我早就被软禁在大行山,失去了话语权,多亏阁主入住益梓,一路兵锋所指,杨云霄望风溃逃,何炳一脉见大势已去纷纷出逃,我这才被释放出来,重新掌权!”,对着龙择天举杯,继续道:“大恩不言谢,我谨以此茶恭敬阁主,愿阁主早日一统龙洲,还天下一个太平!”。

    龙择天回敬,道:“龙洲一统,乃是为我龙洲所有有志儿女的共同心愿,云飞掌门若不嫌弃,择天阁愿与丰都派结为联盟,为共同的目标一起努力!”。

    众人言谈热闹,毫无隔阂,畅所欲言,并初步达成联盟的目标:相互支持,共同讨伐境内的杨云霄叛军!

    众人用过酒,一直喝到深夜,何云飞将二人留在自己的门派内,安顿好房间,让二人好生休息,明日接着详谈。

    第二日,何云飞早早来到龙择天休息的房间,二人又恳谈一番,便叫公孙峰一起去吃早餐。用过早餐,龙择天问何云飞:“此大行山金顶之上有一座大行寺。大寺宝相庄严,建筑群落众多,乃是西川谷地佛教盛行的发源之地,我想去拜访一下,两位有兴趣否?”。

    公孙峰高兴道:“既然择天有兴致,为兄陪你便是!”。

    何云飞道:“大行山金顶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听说金顶之上常年金光不散,一般参拜人士到了金顶脚下便被阻拦,大行寺把金顶当做禁地,不让外人参观,不知我们今天有没有这个福气,一览金顶真容!”。

    三人出丰都派山门,向北面的大行山开拔。龙择天与公孙峰何云飞盘阶而上,一路观景赏花,倒也逍遥自在。一路上遇见行脚僧人和一些游客,彼此礼让,倒也和谐。行至大行寺山门,见大行寺依山而建,九曲回廊,飞檐画栋,建筑群落错乱回旋,混若天成。自中轴线向上看,三重殿堂依下而上,第一重弥勒殿,门楣高悬金匾,上书大行寺三个大字。两侧回廊有竖匾,上书:大愿庄严,宝相庄严。顺中轴线而走,大雄宝殿巍然屹立。内有匾额,题写愿王圣地等书。再过大雄宝殿,最高处乃是金殿,殿门题写“金顶”,“愿海大行”等匾额。龙择天地等人拾阶而上,不时到达金顶。龙择天站立高处,举目四望,见云海翻腾,行云脚下流溢,雾气缭绕,霞光不时闪烁,气象万千,远处群峰耸立,白雪灌顶,江山如画。龙择天不禁感慨:果然是佛门宝地。再看金顶大殿,佛光普照,殿内佛灯常燃,一座九丈高的大行菩萨像法相庄严,端坐在莲花台上,手执如意,莲台置象背上,白象脚踏四朵莲花,莲花祥瑞,仿佛散发着万道霞光。龙择天正在仰视着圣象,忽听门外有声音传来:“阿弥陀佛,施主可是要来参拜我大行寺大行菩萨?”。

    龙择天转身一看,见一队身披袈裟的僧人鱼贯而来,其中一声口念佛号,慈眉善目,有鹤发童颜之貌。龙择天颔首,双手合什还礼,道:“想必是方丈高僧,择天前来参拜大行菩萨,打扰了佛门静修,望岂宽恕则个!”。

    方丈目光炯炯,盯着龙择天,俯首唱号,道:“施主就是名震天下的龙择天?失敬失敬,施主何不到金殿客寮一叙?”,龙择天还礼道:“如此,打扰了!”,与公孙峰何云飞二人一起随方丈进入客寮叙话。

    方丈为龙择天等人敬香茶叙话,问道:“龙施主可知前些日子昆侯灵鹫寺的方丈慧心来此云游,曾提起龙施主?”。

    龙择天奇道:“慧心方丈刚来此处?就此擦肩,殊为可惜,我与慧心方丈倾心相谈,彼此默契,互生敬意,也是十分投缘,不知方丈如何称呼?”。

    方丈笑道:“说起来我与慧心乃是同门,我出自灵鹫寺,与慧心师兄同辈,法号慧如!”。龙择天笑道施礼:“原来是慧如师兄,我与慧心师兄曾谈及与你,对你的佛法造诣慧心师兄十分认可,今日见到真是幸甚之至!”。

    方丈慧如笑道:“不敢当师兄称呼,龙阁主乃是佛祖度化,为佛祖亲传弟子,我等凡夫俗子怎敢与龙阁主称兄道弟?没地折煞了我等,还望龙阁主万万不可如此称呼!”。

    龙择天笑道:“慧如方丈何必过谦?所谓佛门弟子,一视同仁,只有达业有先后,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都是佛门弟子,一声师兄有何担待不起?师兄不必委辞推脱,没地显得生分!”。

    慧如方丈一听,心中敬服,道:“如此,师弟请喝茶!”。

    二人天南地北纵论天下,话语和谐,谈兴渐浓。龙择天提出到对面舍身崖一观,慧如说道:“那舍身崖乃是金顶禁地,上有白鹤洞乃是大行菩萨的静修之地,师弟乃是佛祖弟子,当然不在被禁之列。只是,对面悬崖峭壁,陡壁如境,鸟飞不回,除了至高武者飞渡而入,旁人只能远观而不能进入,龙师弟乃是准圣修为,当然可以进入,这是这二位修行不够,还是不要去了!”。

    公孙峰点头,道:“我们也没有这个资格。”。说完与何云飞一起在金顶之上转悠起来,既来之则安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