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独孤秀兵发日照城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经过不到一个月的休整,格木城大小事务已经走向正轨,独孤秀将手中的三十五万兵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十五万兵马随同长孙无悔驻守格木,另外二十万兵马由独孤秀亲自率领直奔日照城,独孤秀明白,不拿下日照城,就不算真正掌控了大蕃。

    日照城,乃是大蕃经济政治文化宗教的中心,这里与大蕃其他地方不同,日照城是一座有着四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其气候比其他地方宜人,日照充足,所以称为日照,降水量也较为适宜。因此这里及周边地区水草丰美,牧业兴旺,盛产牛羊肉类,是大蕃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也正因如此,这里寺庙林立僧侣众多,这里的人们极为虔诚的信奉佛教,诚信理佛是这里的每个百姓都要做的事情,城内著名的康觉寺、哲蚌寺、红土寺等寺院规模宏大,其中能人异士隐而不出,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日照城,经数千年风云变幻,历经数代统治者,经过多番战火洗礼,至今仍然屹立不倒,城市日益繁华,不能说与信仰没有关系。被欺压的老百姓和贱奴,经常通过诵经礼佛,平和自己的心态,平静的面对各种欺骗和欺压,让这座城市虽经岁月变迁,统治者更迭,战火燃烧,但是仍然倔强地显示出自己的宁静与安详,不能不用说是一个奇迹!

    这里又是佛教宗派林立的地方,人们信奉一个佛祖,却有不同的信仰方式,但是实际上是利用这种不同的方式争夺信众扩大影响,因而教派之争从未停止。直到大顺朝初期,大蕃自愿归附,由朝廷调节,给了两个影响较大的门派佛陀派和菩萨派至高的荣誉:两大活佛,可以转世,由朝廷册封。但是两大教派由于政教合一的关系,成为大蕃事实上的最高统治者,经过历史的冲刷,教派内不可避免的出现和内乱。因而其它教派也趁势兴起,争权夺利,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红衣教派,在昆侯出现的红衣藩僧就是红衣派的人。

    独孤秀率军向日照开拔,先派遣一队五十人的先锋团进入日照城向两大教派的活佛传书:龙洲帝国内阁首辅、天下兵马大元帅独孤秀奉皇帝陛下命令率军进驻日照城,惩罚支持大蕃叛军进攻益梓的叛军和红衣藩僧,协助活佛整顿混乱不堪的教派,请两大活佛从旁协助,不得抗命!

    事实上,大蕃近百年也远离了朝廷,一直自以为是独立王国,不受龙洲帝国管辖。这种观念不但在教派中存在,连普通百姓也一样,对帝国没有归属感。独孤秀之所以传书,就是要敲山震虎,告诉他们:大蕃仍然是帝国的大蕃,本首辅来到这里代表帝国朝廷和帝国皇帝,地位远在你们之上,你们懂事的话要远远出来迎接大军入城才是,不然,剑之所指,一切都要免谈,旌旗所向,江山一统,任何胆敢和朝廷作对的势力都将被消灭。这既是先礼后兵,更是裸的威胁,就看你如何接招。

    五十人的先锋团又兵分两路有,快马加鞭分别赶往康觉寺和哲蚌寺,这两座寺院分别是两大活佛佛陀派的多闻禅师和菩萨派的灵智上人,传递独孤秀的书信。

    康觉寺,多闻禅师看着独孤秀充满霸气的书信,眉头微皱,看得出很不高兴,将书信传于各位高僧,问道:“你们怎么看?”。

    正在坐禅的诸位高僧传阅完书信,也都是眉头紧皱,半响无语,都在想:这个独孤秀果然不愧为杀神之名,字里行间都透出无边的杀气,令人胆寒,但是,日照城真的可以放任你胡来?

    多闻禅师不动如山,平静的开口道:“广闻,你对此有何见解?”。

    广闻和尚闭目静思,良久才开口道:“独孤秀凶名赫赫,已造下无边杀孽,佛祖不会任由他胡来,他在日照会得到惩罚!”。广闻和尚是一名胡须皆白的老僧,其慈眉善目的外表下,一股杀意油然而充斥大殿:“犯我圣教,杀我信徒,死罪!该下无边地狱!”。

    众高僧也都纷纷发表见解,虽有不同的声音,但是大多数都认为应该惩罚独孤秀,使佛门清净之地不受威胁!

    多闻禅师叹了一口气道:“诸位可能忘了,我们在大蕃有如今的地位都是朝廷赐予的,红教最近猖獗四起,上祁连阴蒙,下益梓昆侯,勾结地方官府鱼肉百姓,竟纠结暴民兴兵作乱,使朝廷感到了威胁,不然何以有如此灾祸?诸位是要为红教那帮暴徒讨回公道吗?”。

    多闻禅师的话如晨钟暮鼓敲在众位高僧的脑海中,一些高僧闭口不言,而广闻和尚又道:“上人此言差矣,红教作乱乃是我们大蕃宗教内部的事,哪由得外人来管?何况独孤秀杀气蒙心,已经入了魔道,如果任由他胡来,日照城岂不要变成第二个格木?”。

    “佛祖保佑!蒙蔽心智的何尝不是你们?你们以维护圣地安宁为名,一意孤行要对抗朝廷大军,给日照城引来无妄之灾,又有何慈悲之心而言?前些年我曾与昆侯灵鹫寺的慧心方丈一起研修佛法时,他曾言道:修行者应该不染红尘,完全去掉功名利利用之心,这样才能达到正觉,通往彼岸。而如今,我们康觉寺作为现世活佛,不但要礼佛参禅,还要干涉红尘之事,本应交给官吏的事情也由我们说了算,怎么会有清净之心?红教崛起闹事,何尝不是眼红这一点?身在佛门,本就该静心礼佛,不染红尘,怎奈教中之人以修行自居却干些别人应该干的事情,长此以往,就会失了本心,动不动就动金刚之怒,怎么得了?还请诸位三思!”。多闻禅师说道。

    广闻和尚无语,但是明显不满,再加上多为高僧也都表现出不满的表情,多闻禅师叹气,说道:“佛曰:其性常坚固,知彼菩提生,无量如虚空,不染污常住,诸法不能动,本来寂无相,无量智成就,正等觉显现,供养行修行,从是初发心。诸位好自为之,我打算进入禅悟塔闭关坐禅,此间一应事宜交由广闻师弟代理,相信他能处理好一起的,佛祖保佑!”。众僧口颂佛号,恭送多闻禅师离开!

    多闻禅师离开后,广闻和尚马上吩咐道:“将来传信的十五位官兵暂时押解看守,等独孤秀道来,当着他的面将这些不守佛法的暴徒斩杀!”。

    广闻和尚杀机毕露!

    哲蚌寺,灵智上人与众高僧同样再商议着如何回复独孤秀书信事宜。灵智上人问道:“各位同修,信以何解?诸位持何看法?”。

    旁边的一位老僧手掌合适,口念菩提,默诵大日如来经,半响说道:“众生自苦,乃是不能修持清净之心,自心自觉,自心自正,自心本性即证菩提,然,俗世之人不能自证清净之心,屡造业果,愚昧固执,不能自觉,产生了爱恨贪欲等苦恼之心,我佛慈悲,以无上法力和爱心度化世人,去贪欲、免去爱恨之心,求清静无为。常人以眼耳鼻舌身意,体尝色香味触法,但心在何处?我等既然是方外修行之人,不能与俗世之人等同,本应该戒除爱恨贪痴之心,求无为之境,修持本心,以证菩提,但是,种种贪欲膨胀,迷惑于大千色相,造成如今果业,也是自证烦恼。本作以为,让让红尘的归红尘,庙宇的归庙宇,何苦扰我清净之心?”。

    灵智上人合十还礼,道:“普智师兄果然已近菩提之境,无我,智慧绝伦。也罢,我哲蚌寺不参与争端,独孤秀来也好不来也罢,哲蚌寺始终是哲蚌寺。汇智师弟,告知来人,我哲蚌寺以伺佛为根本,不参与争端,只要独孤秀不毁我寺院,不打扰佛门净地,随他去吧!”。又吩咐紧闭寺门,不接待任何香客,与世隔绝。

    独孤秀率大军在日照城外的临城与大蕃属军对峙已经近一个星期,独孤秀之所以迟迟没有动作,不是怕了对面的二十万守军,而是等待着两大活佛的决定。临城中,有比较大的势力就是红土寺。大顺朝时期任命的大蕃藩王为当地的宗主万玛才旦为当地俗世事物最高统治者,其背后支持的势力就是红土寺。大顺朝时期派遣的总理大蕃事物的大臣韩英被万玛才旦杀害后,朝廷对大蕃的管理一直处于真空状态,到了龙洲帝国,独孤秀一直没有腾出手来对大蕃事物进行整顿,这一次,独孤秀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要一举荡平大蕃内的各种反朝廷势力,将大蕃真正纳入龙洲帝国版图。

    独孤秀之所以给康觉寺和哲蚌寺传书而没有给红土寺传书,一方面,康觉寺和哲蚌寺两大活佛是被历代朝廷认可的两大活佛,理应先礼后兵,而红土寺历来与朝廷作对,早在独孤秀的必须剔除的名单上。他连写一封信的心情都没有,更不会去拉拢。

    独孤秀此时收到了两大活佛寺院的回信,立即明白,哲蚌寺不会参与争端,而康觉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活佛为代表的朝廷派,另一派则对朝廷抱有敌意,特别是地位仅次于活佛的广闻大和尚。独孤秀也不在意,他判断,在进入日照城之前,两大活佛都不会参与他与大蕃军队和红土寺在临城的决战。独孤秀当机立断,命人传令:即刻整顿兵马,组织强弓硬弩投石机,火箭炸药,靠近临城,不宣而战,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尽快拿下临城,然后屠杀万玛才旦嫡系和灭杀红土寺。

    凌晨,高原红日微曦,将高原染成一片红色,寂静的高原突然风云变色,一声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响彻高原,临城攻坚战开始!

    寂静的临城火光冲天,城内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万玛才旦被爆炸声惊醒,早已枕戈待旦的他即刻命各路将领到城墙组织防御,并请红土寺高僧倾巢而出,不惜一切代价将独孤秀阻击在城外。万玛才旦对军士、藩僧和百姓说道:“独孤秀嗜杀成性,在昆侯不论青红皂白屠杀二百万人,进入我大蕃境内有屠杀军队加百姓五十万人,其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是趟着鲜血而来,如果我们不反抗,整个临城也必然遭遇屠城,众人都没有好下场,希望各位团结一心,坚决斩杀这个杀人狂魔!”。

    不得不说,万玛才旦的这一番说辞很是蛊惑人心,二十万兵士加五千僧兵,再加上城内青壮年自发组织的十万人,众志成城的守城,居然战力空前,硬生生将如潮水一般攻城的朝廷军队阻挡于城门之外。

    独孤秀经过两轮攻击没有撼动临城的城墙和城门,令军士们架云梯不惜的代价强攻。自己与四兄弟则飞跃空中,直接以宝剑的剑气攻击城墙上的守军。一时效果极为明显,守城兵士被五个修为极为高超的世外高人打得狼狈逃窜,眼看攻城士兵有的已经爬上城头,形成破城之势,天空中突然呼啦啦出现至少五十位红衣僧人,将五人围了起来,一道道掌风,一道道剑光形成极为致密的攻击网将五人困在垓心。守城士兵见状,立刻自发组织反击,一时间刀剑交加,火箭齐飞,硬生生又将朝廷军压下城墙。独孤秀见朝廷军损失巨大,心疼的怒气勃然,大声吼道:“临城人听着,若还有反抗阻击我朝廷大军者,城破之日就是屠城之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