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独孤秀养心殿议政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都蓟城,勤政殿,独孤秀看着手里的信笺,已经看了足足十五遍之多。

    本来,这封信到他手上已经足足有三天,三天来,他几乎拒绝了一切其他事宜,专心致志的感悟着信件的内涵。

    这是一次机会,难得的机会,难得的彻底将昆侯、大蕃、祁连、西域、北阴等西部重地真正纳入帝国版图的机会。作为胸怀天下的大战略家,独孤秀何尝对几处游离于帝国视线之外的几处要地没有觊觎之心?作为帝国事实上的当家人,他得以一展才华,施展心中的抱负,虽然千头万绪,呕心沥血,但是到目前为止,外患只是暂时平息。他以心头滴血的方式,认同了外大陆十六国在龙洲的特权,开放了沿海十六处港口,在龙洲几个核心城市专门开辟了外邦特权地,供外邦人生活,并严禁龙洲子民入内。他被逼无奈,同意了两香总督和会稽总督的请求,将红巾军打到崩溃解散,使外大陆十六国毫无障碍的的进入龙洲内地。他的一系列决策都被诟病,甚至有朝中大臣和地方官僚联名上书弹劾他。尽管被皇帝压下,但是,民怨沸反盈天,经常聚众示威,要残杀他这个卖国贼。尽管心中有苦楚,但是他自己知道,龙洲帝国经过近百年的衰落,已经虚弱不堪,根本无力抵抗,不顾一切的后果很明显,那就是朝政不稳,战乱丛生,大陆沦落,异族突起。龙洲子民彻底沦为别人的奴才。所以,他不得不忍耐,等到龙洲重振雄风,他要让那些外大陆异族血债血偿。

    只是,朝堂政敌不给他时间,龙洲百姓不给他时间,他这个卖国贼的形象已经被固化,老百姓恨不得生啖其肉而后快。

    这个时候,龙择天的信来到了。

    看到龙择天的信件,他欣喜若狂:机会来了,在目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这封信无异于雪中送炭,一个成就旷世功业的机会就在眼前,只要抓住这个时机,平定昆侯,收服大蕃、祁连、西域等地,将之完全彻底的纳入龙洲版图,我独孤秀就是当世第一豪杰,那些对我虎视眈眈的人,也会因此闭嘴,我会摆脱现在的困局。只要再有几年的时间,等龙洲恢复实力,何愁外敌不灭?

    但是,等到他冷静下来,却是头皮发麻,有些问题让他头疼不已!

    第一,钱从哪儿来!几十年来,大顺朝丛生,加之对外割地赔款,国库早已空虚,前日来报,目前国库存银不足两千万两,黄金不过百万,这点钱,连最基本的朝廷用度都不够,各处赈灾款项都没地方安排,他自己更是好多月都没拿到饷银,内阁几个人因为工资被克扣,早已心生不满。钱,钱从哪儿来?

    第二,军队在哪里!目前,帝国直属军队不过四百万人,除益梓外,其余军队都在各处边疆防卫,那些军队是不能动的,而且也都用不了,那些军队是帝国的柱石,主要用于防卫外敌,连益梓的四十万军队也都是防备大蕃扩张的,不敢轻易动用。

    第三、对龙择天动机的怀疑!天下谁人不知,龙择天意在天下,野心勃勃,各处择天阁风起云涌,已由疥癣之疾变为心腹大患,只是目前朝廷无力平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就在此时,龙择天来了这样一封信,其动机不能不使人怀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道理谁都明白,很明显,龙择天假朝廷和昆侯之手相互削弱,自己乘机得力,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但是,有了这些怀疑,就要错过千载难逢的时机?如果裹足不前,我的抱负何以实现?龙洲一统何以实现?我的英名何以流芳百世?

    钱!兵!

    独孤秀三天的时间,足不出户,夜不能寐。

    第四日,独孤秀吩咐:“来人,通知梁大为康同声金旭光等诸位大人到皇帝寝宫养心殿集合,有要事商议!”。

    这是近四年来第一次,独孤秀主导到养心殿皇帝住所与皇帝一起商议军机大事。

    独孤秀率先来到养心殿,见过新政帝,行过君臣之礼,道:“启禀皇上,臣此次召集文武大臣至养心殿是要与皇帝商议一件大事,此事非皇帝不能做主!”。

    新政帝一笑,说道:“你也知道,朕这个皇帝就是一个摆设,况且朕已经多年不理朝政,已经生疏得很,爱卿怕是要难为朕了!”。

    独孤秀也不言语,拿出龙择天写给他的信件递到新政帝手里:“请皇上阅览!”。

    新政帝拿起信件,越看越聚精会神,越看越沉入其中,一个时辰没有离开过信件,眉头紧皱,似有千头万绪般的想法,却不知如何开口,甚至众臣已经到达,他还浑然不觉,知道众臣高呼:“臣等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他才猛地惊醒,应付道:“众爱卿平身!”。

    新政帝看着独孤秀,开口道:“请独孤爱卿将召集群臣的来意和众位卿家说一说!”,说着将信件交给独孤秀,自己则坐在龙椅上,等待着独孤秀开口。

    独孤秀则挥着手中的信函,说道:“众位同僚,四日前接到龙择天传书的一封信函,信中历数了昆侯省杨云霄意图自立为王,勾结大蕃的罪行,建议朝廷出兵平叛,顺带解决大蕃,祁连,西域等变相独立的问题,信中所提建议很有意义,现在给众同僚传阅,听听大家的看法。”,独孤秀将信函首先给到了梁大为,说道,看完暂不要发表意见,等众同僚看完,大家一起说说看法。

    大约一个时辰,在众人的沉默中,独孤秀问道:“诸位同僚,现在信函大家都已经传阅完毕,现在请众同僚畅所欲言,说说看法!”。

    众人仿佛还沉浸在信函之中不能自拔,独孤秀动问也出现了罕见的冷场。良久,金旭光站出来,向皇帝陛下施礼道:“那我就先说说我的看法,算是抛砖引玉吧!”。

    金旭光抬起头,两眼看着大点的屋顶,沉思瞬间,依然决然道:“启禀皇上,臣以为龙择天信中所提之建议,可行!”,金旭光断然道:“众位同僚,众所周知,自龙洲帝国成立以来,千头万绪,虽经励精图治江山有稳定之势,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外大陆十六国虽然抛弃了极乐膏生意,但是,他们在龙洲大陆颐指气使,画地为独立王国,自立自决,宛如国中之国,并且视我龙洲子民为二等子民,随意买卖侮辱。我朝为了新政稳定,也借用他们的力量稳定局势和开展贸易增加国库收入。这一点本也无可厚非,可是龙洲终归是龙洲子民的龙洲,对外族在我大陆如此猖獗早已心怀不满,背地里议论我们跟那贺兰太后一样,丧权辱国奴颜婢膝,致使我朝在民众的威信越来越低。目前形势下,朝政不振,民心不稳,需要有一件大事,一件足矣震惊朝野的大事来提振我们的气势,这个机会来了,就是龙择天所说的收服昆侯、大蕃、西域等地,这件事做成,足以功业千秋名垂青史,望我皇圣裁,不要失去这样一个千载难寻的机会!”。

    户部尚书那兰冲趋步向前,向皇帝行礼,说道:“臣看了龙择天的书信,觉得其信中建议可行,只不过钱财是个大问题,目前,国库中所余现银不过两千万两之数,黄金不足百万,各地府库经查库存也不多,当然这与各地方官僚隐匿不报也有关系,但是,只凭现有库存依托根本不足以支撑大军用度,臣估算一下,本次出兵至少要准备五十万大军的用度,军饷加上粮草,再加上军事物资,就算以一年时间为限,就需要大约十亿两白银。而我朝目前直属国库年收入盈余不足一亿两,这一次消耗相当于十年的国库收入,根本消耗不起,所以,起兵前应该先考虑财力问题!”。

    众人一听,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时陷入沉闷,那些被信函鼓动得跃跃欲试家伙,此刻也冷静下来,不吭一声!

    良久,新政帝金玉天叹了一口气,悠然道:“其实,我想起一件事,大顺朝最后的三十年,签订各项不平等条约上百件,仅赔款一项就折合白银数千亿两,那些银子哪儿来的?”。

    众臣工面面相觑,不知皇帝画中的含义。

    独孤秀则是晒然一笑:“皇帝这是还在记挂着我等过去的罪过,不过皇帝一眼倒是提醒了我,所谓国库空虚,根本原因在于各省私心太重,对各自财政收入隐匿不报。想当初,太后屡次大手大脚的花钱,把会稽两香和南越闽侯等富庶之地当做自己的钱仓,花钱如流水,也没有见国库空虚至此。虽然百姓疾苦,民不聊生,但是国库一直富富有余,不然何以赔偿那么多款项?非常时期当用非常办法,即使不采用太后那种苛政,但是各省私库不放点血出来怎么可以?只是钱的问题容后商量,现在要决定的是,我们到底出不出兵,怎么办?请大家议论!”。

    康同声说道:“我赞同金旭光同僚的看法,我新政自开元以来,没有做过一件大事,都是在修生养息,只是这四五年来,各地官僚以为朝廷软弱,对朝廷新政阳奉阴违,此机会正是我朝一振朝纲的机会,想想办法,一举收服游离于外的番邦,成就旷世伟业,也不枉我们改朝换代的初衷。”。

    梁大为说道:“我也是此看法,只不过要有一个分工,谁去领兵,谁去征集粮饷要有一个详细的安排。”。

    独孤秀背负双手,抬头四十五度角看着大殿穹顶,陷入沉思,众人都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一言而决,就连皇帝金玉天也在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说话。

    独孤秀突然抽出手中宝剑,那柄令申破天胆寒不已的戮仙剑,手中轻挥,白光耀眼,对着自己的手指快速一抹,一道血线飞闪而起,笔直的冲出宫殿大门,又直冲天际。独孤秀用宝剑指向血线,极致白光裹挟着血线飞速冲向天空,接着形成一团巨大无比的气团,消失在高空,良久之后,一声炸响仿佛来自远古,震得人们耳朵轰鸣。众人呆呆的看着独孤秀的一举一动,不解其意。独孤秀道:“想成就大事,我需要一个帮手,这个帮手马上会到!”。

    独孤秀这才面向众人,道:“兵分两路,我亲自带领十万兵马兵发昆侯,另外一路则到龙洲各省征集粮草,效仿太后之法,让各地府库出血,务必在一年之内征集十亿两白银!只是,这位到各省征集粮饷的官员必须是有威信和实力能镇得住各地官僚的人,谁有这个能力,请自荐!”。

    到各地去打秋风,说起来轻松,实则凶险无比,能镇得住场子,没有崇高的威信和相当的地位,谁能镇得住比如左少荃、晏子城那样的大阀?

    那兰冲谨慎建议道:“龙择天是否可行?”。

    “不行!”,独孤秀断然拒绝,说道:“前门驱狼,后门进虎,你不担心各地豪门一举被龙择天拿下吗?何况让他顶着个钦命大臣的头衔,他这一圈下来,将有多少豪门大阀归附于他?再说,他始终是朝廷的大患,此时只是有条件利用,绝不可托付大事,自掘坟墓。”。

    众人不再言语,也深知独孤秀对龙择天的忌惮,虽然今天讨论的是龙择天的信函,但是,对龙择天的警戒之心却更甚。那兰冲毕竟与龙择天还有些恩怨,香南侯国的毁灭,虽然不是龙择天的过失,但是也与龙择天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那兰冲推荐龙择天,独孤秀虽然不准,但是也不会有别的想法,若是别人,独孤秀恐怕就会多一层想法,那人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众人有心自荐,但是均感有心无力,场面陷入尴尬。

    良久,新政帝金玉天小声问道:“独孤爱卿,你看朕如何?”。

    独孤秀注视着金玉天,眼中露出有趣的目光,令人琢磨不定,众臣工则用惊讶的目光看着皇帝,一时陷入静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