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洱源城龙择天办学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从容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在众人面前平稳的度着方步,说道:“我说杨总督格局太小,并非一时意气之语。杨总督世代传家,虽然在昆侯说一不二,经营的固若金汤,但是,井底之蛙岂知天河之大?龙洲,方圆千万里,北过阴蒙,南至淡马锡,东临中山,西至西厥,而昆侯与之相比实乃撮尔小国,弹丸之地,如果野心仅仅在此,杨总督何苦不惜卖祖求荣,让利大蕃,勾结藩僧?杨总督想必不至于如此没出息,必然所图甚大。依我看来,杨总督不臣于龙洲帝国之心久矣,既然有如此野心,何苦如此谨小慎微,不思进取?依我看,既然杨总督所图甚大,既然让利于大蕃,何不两厢联合,北攻益梓以为基地,接着争祁连,出祁山,伐东突,建立一个半个龙洲大陆一样的庞大帝国?然后以此为基,收西岐秦阳,攻下太巫山,直逼蓟蔡,待实力做大,一鼓作气拿下皇城,然后登基为帝,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此吾为都督打算也。即使不能攻下蓟蔡,以太阴山为屏障,一心固守龙洲西部大陆,也是大半个龙洲之地,岂不强过固守昆侯百倍?到那时,杨总督乃天下第一豪杰,与朝廷并肩而立,天下谁人敢惹?我作为局外人,俗话说旁观者清,以昆侯现在的实力,此等志向绝不是天马行空的空想,而是有基础的。杨总督直辖兵马四十万,防守两香军的防军和南方守军又四十万,加上各地城防守军又四十万,总计一百二十万兵马,只盘踞在昆侯一隅,是不是连供给军需都很困难?北边的益梓,历来为龙洲西部最为富庶之地,俗话说益梓富,天下足,但是,益梓一地,因为地处盆地,四边封闭,人心随遇而安,不思进取,国富而民弱,其总兵力不过四十万,并属于朝廷直接管辖。其驻军与当地百姓离心离德,一盘散沙,军事战力异常薄弱,过去未削藩时,昆侯就曾经占据过益梓。现在,杨总督既然有所图谋,何不先拿益梓开刀,以迅雷不急眼耳之势,兵发益梓,牢牢占据益梓,再以益梓之财招兵买马,联合大蕃,则北伐战略成功一半矣,总督之英名威震西域,则大业可期!”。

    杨云霄震惊的看着龙择天,大殿中部分人更是惊骇异常:杨云霄震惊的是龙择天的想法竟与自己不谋而合,众人震惊的是,龙择天竟然一席话而二分天下,所谓野心,大的令人胆寒。杨云霄压下自己内心膨胀的激动,压着语声,问道:“在此过程中,龙择天阁主有什么作为?”。

    龙择天说道:“众所周知,我龙择天意在天下,但是,此刻的我乃是草民一个,实力弱小,不足以与朝廷和如总督大人这般的强悍力量对抗,我此时只能游离于争端之外以求自保,我不会帮助你们任何一方,也不从中捣乱渔利。若杨总督有胆量对抗朝廷,将来还能怕了我龙择天不成?你放心,我龙择天隔岸观火,绝不捣乱,若你不放心,可以先跟我打一仗,我若输了,随你处置,我若赢了,请杨总督允我在昆侯流连一些时日,让我当个看客就行!”。

    杨云霄一愣,心道:和你打一仗?开什么玩笑?杨云霄笑道:“龙阁主说笑了,我岂敢与阁主为难?对了,先不谈这个话题,龙阁主此次前来必有要事,请阁主开诚布公,能帮得了的事情,我杨云霄在所不辞!”。

    杨云霄转移了话题,虽然在他内心深处已经打算好了一切,但是,毕竟这是一个大逆不道的话题,谁也不知道,此地是否有六耳,还没行动,就被人告到朝廷,虽然不怕,但是毕竟不利。

    龙择天见杨云霄转移了话题,更加确定,此刻的杨云霄已经被自己的一把火点燃了熊熊的膨胀之火,心中冷笑,果然,人的贪欲是可以利用的。

    龙择天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说施恩不图报乃君子所为,但是,龙择天毕竟还不是君子,只是一介草民,拖家带口来到昆侯,还真是有点困难向总督说明!”。

    杨云霄饶有兴致的问道:“哦?是什么事情让阁主为难?但说无妨?”。

    龙择天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我就直言不讳了,龙择天云游天下,到处装大方,施舍平民救济百姓,致使手头紧张,总督大人能否赞助一二,让择天能活下去,此其一;二是我看中城北一块土地房产,听说是镖局张铁的宅子,我与他商议好了,我要买下那座宅子,办个学,教个武之类的,还请杨总督配合,准许我开张办学。”,龙择天越说越不好意思,竟面红耳赤。

    “哈哈哈!”,杨云霄大笑,笑的龙择天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似的。杨云霄笑着说道:“如此小事龙阁主竟然说了一个求字,本督如何敢当?银两不成问题,一百万两,算是答谢你的救命之恩,再一百万两,算是交下你这个朋友,总计二百万两够不够?至于张铁那块地,本督还未来得及收回,本想过几日就收归国有,既然你看中了,就让给你了,你是办学也好,哪怕是办妓院,赌馆,随你的心思,本督觉不干涉!”。杨云霄爽朗大方的吩咐人,即刻取出二百万两银票,并封箱装好,恭敬的递给龙择天,道:“以区区二百万两交下名震天下的龙阁主为友,太值了!”。

    龙择天将银票箱抓在手里,似乎不好意思一般抬不起头来,匆匆向杨云霄点头致谢,然后似乎狼狈而去!

    身后,杨云霄爽朗的笑声还在持续,大殿内对杨云霄的恭维之声此起彼伏,龙择天一闪即逝,朝张铁的宅子走去。

    龙择天的狼狈,不好意思,羞愧都是装出来的,之所以跟杨云霄要钱,一是自己毕竟相救于他,又与他无亲无厚,要点酬劳,当之无愧,更重要的目的在于想通过要钱这件事,让杨云霄轻视自己,打消他对自己的忌惮,只有打消了对自己的顾虑,龙择天的煽风点火之计才能不被杨云霄防备。到时,只要杨云霄兵发益梓,独孤秀剿灭杨云霄之时,才是自己的连环计启动之日。

    龙择天心情大好,哼哼唧唧唱着歌,走向张铁的大宅,心中莫名骚动:阿朵小娘子,今夜为夫陪你来也!

    龙择天走到了张铁宅子的大门口,只见门楼高耸,汉白玉立柱加上琉璃瓦房顶,煞是有几分威风庄严的意味。进去门楼,偌大的宅院展现在眼前,东跨院西跨院青砖隔墙高耸,两院内房舍众多,黑石地面平整平坦,已经收拾的光洁照人。两院内已经是人群如海,纷纷忙忙碌碌。众人见龙择天信步走来,一阵欢呼,聚拢在龙择天身边,好奇的看着这个被四男吹捧的上天的人物,越发崇拜。

    龙儿心儿玄儿阿朵,龙东龙西龙南龙北四男也是挤挤插插来到龙择天面前,龙东抢先道:“请阁主视察在下的丰功伟绩!”。

    龙儿“切!”了一声,挂住龙择天的胳膊,道:“院子收拾好了,下一步怎么办,请阁主指示!”。

    龙择天四处走了走,看了看,对张铁说道:“你与龙儿等过来到最大的房间,咱们商议一下,看看下一步做些什么,其他人等候!”。

    张铁对此自然熟悉不过,说道:“那就到聚义堂吧,那里地方大!”。

    张铁将众人待到聚义堂,安顿众人坐下,张铁说道:“各位有所不知,此处宅院自镖局没落后,被昆侯府惦记,已经数次来人要买断此处宅院,说是买断,其实就是强占,我为了确保家人平安,已经将家人送至大安的择天阁,我与大安择天阁军师公孙峰交好,公孙峰非常够意思,将我家小安顿得很好,我自己看守此处宅院,誓要和总督府斗到底,保护我的家产。”,张铁看着龙择天,心中一动,道:“莫非先生的确是传说中的择天阁阁主龙择天?”。

    龙择天也没隐瞒,说道:“在下确实是龙择天,怎么,你和公孙峰认识?”。

    张铁激动地看着龙择天,说道:“公孙峰的确与我交好,自公孙峰来到大安,我曾去往大安为择天阁押送一批兵器,认识了公孙峰,我见公孙峰乃是人中龙凤,器宇不凡,修为顶峰,甚是崇拜,自此与他来往不断。公孙峰也经常到洱源来,与洱源各势力都有所接触,左右逢源,让人煞是钦佩。我与公孙兄弟经常把酒畅谈,纵论天下,他谈起你,说你是亘古第一天才,肩负拯救亿万黎民之责,说是特别想你,希望遇见你,以解相思之苦。”。

    龙择天想起公孙兄弟,不禁也是心驰神往,对公孙兄弟,龙择天深有好感,公孙峰是自己的大舅哥,公孙虎为人忠厚赤胆忠心,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柱石之才,是自己成就伟业的伙伴。虽然自己与公孙兄弟书信来往不断,但是,没有亲眼看见他们的事业根基,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心想,等这边事情处理完毕就去大安走一趟。

    龙择天说道:“张大哥不必对此处宅院的安全担心,我已经与杨云霄商议好,此处宅院他不会再有非分之想,有机会你将家人接回来便是!”。

    张铁激动的拉着龙择天的手说道:“此话当真?龙阁主果然绝世隽才,我这还天天担惊受怕,生怕哪一天官府来个强抢民宅,我只能坐以待毙,没想到被阁主轻松化解,阁主大恩,张铁定投桃报李,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请先受张铁一拜!”。

    张铁刚要拜下去,龙择天扶住张铁,说道:“张大哥不必如此客气,我在此办学,说起来还要给你添不少麻烦,我们就不必彼此客套,当做自家兄弟相处,岂不更好。我突然想起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公孙峰公孙虎兄弟,不如就让他们护送你的家小回来,一方面让你合家团聚,另一方面我也见见我的兄弟。”。

    张铁激动万分,刚要再一次感谢,龙择天转移话题道:“我们现在就商议一下,这个学校怎么办,办成什么样的学校!”。

    龙儿插话道:“我们还不是都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呗!”。

    龙择天呵呵一笑,道:“也罢,我就说出我的想法,不足之处请大家补充:办学宗旨是为当地百姓办学,提高他们的自保能力和文化水平,让他们知道理讲礼法;办学方法是办一所女校和一所男校,女校居东院,可安排学院住宿,由龙儿心儿玄儿讲武学,阿朵教文化和刺绣等女工,男校由龙东龙西龙南龙北负责教授武艺修为,走读,不留宿。校务管理由张铁负总责,负责招收勤务等,记住,所有贫民学员不收取任何费用,留宿女校的学员的吃住费用由校方负责。本次招收学员限男女各一百人,每一名学员都要登记造册,不使遗露,除这二百人以外,如有各大门派各方势力的子弟来此报名,原则上一律拒绝,实在不能拒绝,以五十人为限,每学期三个月,收取学费每人一千两白银,不交钱一律不要,所得费用全部用在补贴贫民学员身上。另,张铁,你找几个本分老实,修为不错的人,和你一起进行管理,特别是学员管束的教务员,管账的账房先生都要老实本分的人。再招收一些伙房厨师,负责学校的伙食,将来在找一些修为高强认识负责保卫,这个学校就成型了。”,龙择天说完,拿出五十万两银票,交给张铁,说道:“这一切事宜就麻烦张大哥你了,费心了!”。

    张铁接过银票,两眼闪着泪花,那种被信任被重用的感觉绝对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而且是被鼎鼎大名的龙阁主如此信任,更是非同寻常。张铁拿着银票,说道:“龙阁主如此信任在下,在下定当竭尽全力,不会让龙阁主失望!”。

    龙择天握了握张铁的手,说道:“我当然相信你,我这个人啊,别的或许不行,看人可是很准的,张大哥你面貌忠厚,性格耿直,心有热血,义气担当,是不可多得的好汉子。不说这些,第一件事,请张大哥给我们这些人安排好住处,咱们来日方长,未来好多事情,还要我们在一起谋划!”。

    张铁领命而去,风风火火召集人手将各处房间打扫的一干二净,又买了一些床铺和生活如用品,为龙择天和四男四女安顿好了住处。又从乡亲们中选择了几个品行端正的人和他一起成为管理人员,负责招生并登记在册,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令龙择天欣慰不已。

    龙择天和阿朵住在一个房间,这是龙择天的要求,毕竟阿朵才是他在本世明媒正娶的妻子,住一个房间理所当然。心儿龙儿和玄儿在龙择天的院子里,各自独处一个房间,四男则在男学员那边留了一个大套间,四兄弟不愿意分开,挤在一起,倒也热闹。只是阿朵有些不好意思,对自己独占龙择天有些过意不去,甚至提出自己也单独一个房间,省着龙儿总是酸溜溜的,阴阳怪气。龙择天倒是不在意,对阿朵说道:“你是我妻子,难道还要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阿朵无奈,含羞答应。自此,两个人如胶似漆,倒也逍遥快活。

    日子就这样过得飞快,眨眼半个月过去了,各方面都开始走向正轨,按照龙择天的要求,招收男女学员各一百人,女学员在东院独立住宿学习,男学员在西院由四男军训一般,练得热火朝天。这一日,张铁找到龙择天,说要让龙择天题写一个校名悬挂于大门楼之上。龙择天想了想,确实,学校到现在还没有名字,显得很不正式,心道:“择天阁乃是我龙择天在龙洲大陆各处的立世之基,承担着未来征伐天下的大任,而学校并没有这样的职责,只负责收取学员,为他们增长见识和提高修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个学校岂不是一个传播大道的讲坛?只要在这这些学员身上种下我龙择天大道的种子,未来天下有变,谁敢说这些人不是我的火种?”,想到这里,眼睛一亮,运指如风,刷刷刷,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赫然出现在牌匾之上:择天演武堂。张铁眼神一亮,就冲这几个字,择天演武堂必然声震天下!

    看着张铁等人把巨型牌匾挂在门楼上,龙择天回到房间,刷刷刷写了几封信,招出鹰隼飞往各处择天阁,内容都一样:即刻起,各处择天阁都要举办择天演武堂,招收平民学员,学武学文,传播大道之法!自此开始,龙洲各地,择天演武堂风靡各地,和择天阁一样声震龙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