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洱源城龙择天施巧计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谢绝了杨云霄到府上一叙的请求,带领四男四女回到了洱源城酒楼。龙择天叫大家各自安排好房间住处,自己却来到了灵鹫寺灵鹫峰的莲花宝座之上,这里的阵法是龙择天自己布置的,自己对这里当然轻车熟路,进入莲花台再一次布置好防御结界,坐在莲花台上闭目打坐。

    但是龙择天今天到这里不是为单纯的修炼,他要思考一些问题,一些他必须想通的事情:龙洲大陆山水相连,自己几世以来都致力于龙洲一统,那么直到现在,朝廷削藩没几年,表面上看实现了大一统,其实各地诸侯各自为政的局面并没有真正的改变,几个比较大的省份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其中会稽、两香、昆侯更为严重,以雄厚的资源和地方军队与朝廷分庭抗礼。特别是昆侯、大蕃、西域、阴侯等地区,直到现在跟藩属国差不多,都有自己的独立军政系统,朝廷的势力远远没有鞭及。自己致力于龙洲一统,如果现在就与朝廷公开作对,举起造反大旗,更会引起天下混乱,那些本来就对朝廷离心离德的地方势力,就会趁乱崛起,甚至改旗易帜,纷纷宣布独立。如果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外大陆势力必然也会趁虚而入,伺机瓜分龙洲财富,致使民众流离失所,民生凋敝。这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想来想去,自己只有与朝廷合作,与独孤秀合作,先靖平龙洲内的各类分裂势力,才会确保龙洲不至于四分五裂。怎么办?与独孤秀合作,他趁机吃掉自己的择天阁该如何应对?不合作,难道任由龙洲如此混乱下去?俗语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龙洲大陆陷入一片战火硝烟,仅靠自己的力量还要对抗朝廷还要对抗地方势力,显然力有不逮,而且极有可能被朝廷和地方势力甚至是外族势力联合剿灭。龙择天遥望星空,心潮起伏,陷入寂静的沉思。终于,龙择天下定决心,拿出纸笔,走笔龙蛇,写了一封信:

    “独孤吾兄台鉴:

    蓟城一别匆匆数年,君之雄才大略涛涛才华,安民报国之心始终对择天如晨钟暮鼓,回旋于脑海。想当初,吾二人纵论龙洲天下,均有耿耿忧虑之心。龙洲内有地方势力混战,外有强敌环伺,民众积贫积弱,国库空虚,内无赈灾救济之粮,外无强悍防御之兵,龙洲帝国实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君夙夜忧心,呕心沥血,以图一振龙洲之雄风。弟择天何尝不如此?弟虽不甘于臣下,欲以一己之力靖平环宇,一偿宿愿,所以自立择天阁,召集仁人志士以报国安民之心远赴龙洲各地寻求救民之道。然,择天阁自立门户,绝不是为了牟取私利,独立于龙洲一统之外,为一己之私建立私人帝国,建立自己的家天下。吾之志愿乃是实现择天龙洲一统,建立一个平等的独立的百姓安居乐业的国家。此乃择天毕生之夙愿也!你我二人可能在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有所争议,但是,兄台一统龙洲之心与弟何异?今弟游历龙洲,深感龙洲大陆混乱不堪,会稽、两香尾大不掉,昆侯大蕃西域阴侯均独立于帝国之外,致使天下四分五裂,弟为此忧心忡忡!兄台难道不痛心疾首?

    现,弟在昆侯,眼见昆侯总督杨云霄勾结大蕃与朝廷渐行渐远,其游离于龙洲帝国之外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弟先是协助其平息了内部叛乱,接着驱除了部分大蕃番僧,使昆侯暂时平静。然,杨云霄不臣之心不会改变,大蕃欲勾结杨云霄入主龙洲大地之心更不可更改,在此等急迫形势之下,弟与兄台做如下商议:

    一、迅速调集朝廷直属军队入驻昆侯,拿下杨云霄治其不臣之罪。杨云霄不臣之心早已天下皆知,攻而伐之乃是维护龙洲一统的正当之举,因为杨云霄在昆侯残暴不仁,早已失了民心,此时伐之会得到昆侯百姓之拥护,而且,昆侯内部和杨氏家族内部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争权夺利的局面已经公开化,彼时其内部混乱,战力必然下降,此为一大时机也!二、灵鹫寺在昆侯百姓心目中信仰至高无上,然杨云霄看中灵鹫寺的香火,欲接受灵鹫寺为官营,已经触怒灵鹫寺,灵鹫寺与昆侯杨氏家族数百年的交情已经无可挽回,朝廷征讨昆侯,必然会得到灵鹫寺的支持,甚至能因此受到百姓的欢迎。三、我昆侯择天阁位处昆侯偏僻的大关,致力于造福百姓,未与朝廷发生任何征战,但是,择天阁的目标是龙洲一统,眼前择天阁于兄台目标一致,哪怕以后会有争议,那也是在龙洲一统之后,现阶段,我择天阁愿意与兄台和朝廷合作,共襄平乱之举,朝廷发兵之日,就是我昆侯择天阁阻挡大蕃来犯之时,协助兄台完成收回昆侯治权的壮举。四、待昆侯大定,挥师北上进行北伐,一举将大蕃收回龙洲版图,在相机荡平西域、阴侯、祁连大夏等地,则,龙洲一统大业可成矣!

    独孤兄,你我二人虽然将来必有一战,但是眼下,我们尽可捐弃彼此成见,联手同心,先为龙洲一统而战,此后再有机会,你我逐鹿战场,为理想而战,不知兄台是否有胆量等到那个时候?

    即颂大安

    龙洲帝国历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龙择天写罢,黑漆封印,做好了自己特殊的印记和结界,他相信,这封信只能独孤秀能打开,其余人若以暴力打开,信笺随之灰飞烟灭。龙择天放出一直鹰隼,灌注了自己的沛然紫气,一方面为了增强鹰隼的体力,让它全速赶往蓟城,另一方面,他向鹰隼的识海中灌入了独孤秀的形象,使它能直接找到独孤秀。一切安排妥当,龙择天放飞鹰隼,鹰隼排空而起,迅猛的朝都城蓟城飞去!

    龙择天站在台上,心潮起伏,他深知,这一封信寄出以后,必然引起龙洲风云激荡,一场声势浩的新一轮龙洲一统大业必将风卷天下。龙择天心道:想我龙择天,出生于乱世,身负一统天下之理想,但是崛起于阡陌,植根于原野,自出生就远离官场贵族,是真正的一介草民。但是,依靠三位圣贤之法,身受圣贤之托,完成旷世伟业,虽然以旷世神通征服了天下人心,但是,毕竟从草民阶层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扩大自己的力量。但是凭现在的实力,要想统一龙洲,无异于天方夜谭。为此,他必须借势,借助独孤秀的势,先完成自己的一统龙洲的理想,然后才能实现自己的第二步理想。龙洲大陆已经积贫积弱数百年,特别是那贺兰垂帘听政以后,祸国殃民,民不聊生,外敌环伺,内部混战。独孤秀以二十几年的隐忍,换来了那贺兰的倒台和新的龙洲帝国诞生,虽然效果至今不显,江山依然风雨飘摇,但是,独孤秀的功劳足以载入史册。而且独孤秀心怀天下,智计绝伦,与他合作堪称最佳选择。

    龙择天还想到,自己自走向前台,虽然初心不改,意志坚定,但是面对今日之社会民情,也有些无奈:从公孙峰公孙大娘到阿朵代芈花再到灵鹫寺慧心方丈,他一步一步被别人算计,虽然初心不坏,但是总有一番腻歪的感觉。今日,联合独孤秀,除了为龙洲大业,也是为了让自己喘口气:独孤秀,你也该出面了!

    龙择天又修炼了一阵儿,见东方已成鱼肚白,一抹阳光已经钻出云层,龙择天站起身,一个恍惚,消失不见。

    龙择天回到了酒楼,四女和四男正在龙择天的房间门前等待着他。龙儿来到龙择天面前,抱怨道:“你一整晚都不在,我用神识探测了整个洱源城都没有你的信息,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不管我们三个还说的过去,可是阿朵刚刚和你成婚,你撇下新娘子不管,是不是自己一个人找地方逍遥快活去了?切!”。

    阿朵脸色发红,对龙儿说道:“龙姐姐,不要埋怨择天,择天肯定是有正事,不会去那种地方,择天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他!”。

    “切!”,龙儿一脸不屑,道:“你才跟他几天,就他那样,到处留情,你往后可得看住他!”。

    “龙姐姐,择天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娶我也是被逼无奈,再说,择天这样好的人,有很多女人喜欢也是正常的,只要我在他身边一天,我就幸福一天,我不指望他把全部的爱都给我,只要给我一点点,我就满足了!”,阿朵满脸幸福的看着择天。龙择天也是非常感动,不由得抱住了阿朵,对着她的耳朵说道:“有贤妻如此,夫复何求!”。

    龙儿一瞪眼,高声道:“切!”。

    龙择天带领四女四男到外边一处小吃用早餐,昨日的异常巨大风波早已在洱源城传的家喻户晓,虽然龙择天用结界屏蔽了洱源城,但是,总督府平定叛乱那一幕足以令洱源城的老百姓震惊的无以复加。餐厅内,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着昨日发生的一切,有些消息灵通人士开始了信息传播:“听说没,总督府已于昨晚连夜开始了内部清洗,原大帅手下的亲信及其家属都被当场格杀,杨氏家族内部杨云梦和杨云山两位长老的嫡系都已被投入大牢,两位长老知道事已败露,连夜逃跑,不知去向,杨云霄总督开始派人四处搜查。”。“我也听说了,杨氏家族内部已经向大蕃最大的昭通寺求援,请求当代活佛出面平息这场纷争,杨云宵总督则直接求助昆侯的红门寺,两派之间的争斗已经是箭在弦上!”。“听说择天阁阁主龙择天早已经到达洱源,拜访了灵鹫寺,并与灵鹫寺的慧心方丈相谈甚欢,明确支持灵鹫寺!”。“我听说昨天的天象就是龙择天阁主所为,还听说他收了灵鹫峰那座神秘的宝塔,凭空造就了一座九丈莲台,黄金色的,端地高贵庄严无比!”。“这么说来,龙择天阁主的神威乃是天下第一,那些祸害人的大蕃藩僧迟早要被龙泽天阁主收拾!”。“可不是吗,无论是红门寺还是大蕃的昭通寺,都不如咱们的灵鹫寺,灵鹫寺才是救苦救难的好寺院,那些红衣藩僧没一个好东西!”。“真希望见到龙择天阁主,听说他有神仙之姿,英俊无双,更是计谋过人,身边有无数美女陪伴,唉,这样的高人啥时候能见一面,纵死也心甘!”。“本来嘛,人家龙择天阁主雄才伟略,各方面都是天下第一,连朝廷的皇帝和首辅都对他钦佩异常礼让有加,这样的人才托生到龙洲,岂不是龙洲百姓之福?”。“对,我听说龙阁主心忧天下,一切以普通百姓为重,发誓要建立一个平等国家,让每个老百姓都有衣穿,有饭吃,没有人欺负人,人人平等,这样的英雄才是老百姓的皇帝,如果他做皇帝,我第一次喊他万岁!”。“对,我们都支持他,真希望他能带领我们把那些欺压我们的狗官都杀掉!”。“真希望见到他,我还有个女儿待字闺中,长得虽比不上富家小姐,但是也是秀外慧中,端地十分贤惠大方,如能嫁给龙阁主,我死也瞑目了!”。“屁!听说人家龙阁主身边都是仙子,有人在外边看到过,那天那几个穿粗布衣衫的姑娘都是他的女人,都是龙阁主的女人,那长得,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你家那个姑娘怎么能和人家比?”。“怎么就不能比?说不定龙阁主一见到我家姑娘就看中了呢?人不可貌相,我的女儿,虽不是大富大贵人家,也是高贵纯洁的大姑娘,你怎知龙阁主看不上!”。“咋的?看你这架势,我说龙阁主看不上你女儿你还要打死我?”,“你再敢说一句龙阁主看不上我女儿,我就对你不客气!”。“不客气又能怎样,有种较量一番!”,“较量就较量,还怕你不成!”。“乒乒乓乓!”,两个人果然厮打到一起。

    龙择天边吃边听,也是想从市井人口中了解一些情况,正听的津津有味,忽听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了自己,而且还因为自己打了起来。这叫他非常无奈,真要出人命,不正应了那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老话。刚要制止,龙儿早已忍耐不住,叫道:“我说那个老头,你把你家姑娘领来,我倒要看看,这龙阁主能不能看中!”。

    正在厮打的两个人和围观的人闻声转过头来,见一身粗布衣衫的少女正等着极为美丽的大眼睛等着那老头,心中惊呼:这不正是那天大街上看到的仙子吗?还有,对,是四个仙子,啊?还多出来四个男仙,我的天啊!洱源城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神仙,大伙快看,真的有仙子啊!

    龙儿又是一声呦呵:“喂,老头,我跟你说话呐,把你的女儿领来,我看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