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洱源城四女捣乱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云霄看着慧心方丈,大声叱责道:“慧心方丈,你可知罪?”。

    慧心方丈一愣神,看着杨云霄,露出一脸的莫名其妙的表情,问道:“杨都督,老衲何罪?”。

    杨云霄严厉的看着慧心方丈,大声说道:“你罪过有三:你利用佛祖神通迷惑世人,使他们只知道跪拜烧香祈求神灵而不尊崇人间法度,其罪一;你利用民众的崇拜,疯狂敛财,香火钱就算是府库也有所不如,你如此贪得无厌,却从不向督府缴纳税贡,其罪二;你治寺不严,手下诸多和尚利用苦修化缘的机会与信女发生关系,而你却一味的装聋作哑,致使灵鹫寺日益不堪,其罪三。此三宗大罪每一宗都足以将你逐出佛门,并解散灵鹫寺,你还有何话可说?”。

    慧心方丈气的两眼通红,出家人经常告诫自己戒怒戒嗔,而此刻见杨云霄如此栽赃自己,巧言令色,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慧心方丈霍然起身,双手合十,亢声说道:“我佛慈悲!”,又走到杨云霄面前,大声说道:“杨都督如此栽赃本座是何道理?分明是欲加之罪!第一条,民众诚心礼佛,那也是佛祖功德无量,百姓受到佛祖度化形成的自然信仰,佛法与俗世从来都是平行而行,百姓礼佛与遵守人间法度从来都是统一的,并没有根本对立,反而是你,杨都督,你对百姓横征暴敛,百姓对你的残暴不仁早已心怀不满,所以不听你的所谓法令而尊信佛祖,还不是被你们逼的?其二,我寺院的香火钱从来都是救济百姓,光是在洱源,我寺出资建设民舍就有上万间,你都督府为百姓造了几间房?其三,我寺僧侣吃斋念佛,很少外出化缘,即使对外交流,也是轻车简从,去去就回。反观都督你的所作所为,你示意下属找到一些江湖骗子,冒充我寺僧侣,在外坑蒙拐骗,诱奸妇女,被我寺僧侣发现,抓到官府,你不但不为我死平反冤情,反而一纸告示,言说那几个人就是我寺僧侣,万恶不恕,当场处决,根本就没有给我寺辩解的机会。你如此栽赃嫁祸,行为卑劣至极,现在还在这儿振振有辞,岂不知佛祖在上,不容玷污,你就不怕报应?”。

    龙择天此刻全然明了,这杨云霄没事找事,就是要灵鹫寺解散,因为灵鹫寺威信太高,民众崇拜热烈,甚至根本从心理上反感官府,杨云霄感到了莫大的威胁,这才找出种种借口为难灵鹫寺。

    杨云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知道自己的说辞无论如何站不住脚,但是,他也没想从言辞上解决问题,他今天是有备而来,虽然龙择天意外出现在灵鹫寺,但是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有自己的底气!

    杨云霄怒气勃发,怒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算你灵鹫寺是方外神话,但是你们毕竟身处王土之内,寺院僧侣皆是红尘之人,既然身处红尘就要遵守王法法令,概莫能外。慧心,你也不必巧言令色,本督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要不每年向都督府缴纳税银一亿两,要不灵鹫寺就此解散,大小僧侣卷铺盖走人,我昆侯之地不养你们这些欺世盗名的和尚骗子!”。

    慧心方丈怒道:“亏你还是一方父母官,灵鹫寺作为佛祖圣地在世几千年,无数百姓信仰,就是你杨氏一族,也有几位王公在此出过家,怎么轮到你掌权,对佛法如此不容?明确告诉都督大人,税银一分没有,要解散灵鹫寺更是痴心妄想!来人,送客!”。

    杨云霄看着慧心方丈,一脸不屑,说道:“慧心,这是最后通牒,如你顽固不化,冥顽不灵,就等着大祸临头吧!”,说完,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整个过程,龙择天没有插上一句话!

    “禀告方丈,山门外数万官兵把守,完全隔绝了我寺对外通道,外人不准进入,里边的人不准外出,否则,无论是里边的人还是外边的人,格杀勿论!”。

    “禀告方丈,洱源城贴满了告示,告示中诬陷我寺疯狂敛财,寺中和尚都是酒肉和尚,奢靡无度,还说我寺和尚在外行骗,骗财骗色,已被正法,已严令灵鹫寺解散,信众不得再前往灵鹫寺朝拜吧,否则格杀勿论!”。

    一件件消息传来,慧心方丈头疼不已,一时手足无措。

    龙择天见状,安慰道:“方丈不必担心,看来,我要去一趟都督府,和这位都督大人好好谈一谈!”。

    ………

    龙儿心儿玄儿和阿朵四女在与龙择天告别后也出了酒楼,在洱源城大街闲逛起来,四女虽然化妆易容,但是本性中的仙姿之气却没怎么掩饰,没有女扮男装,只是穿上粗布衣衫如良家妇女一般出门。大街上人流如织,龙儿等人说说笑笑,一会儿进入琳琅满目的店铺,一会儿到银饰坊东瞅西看。四个大美女令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驻足观看品头论足,更有一些男人小伙一路追随,指指点点。有人说:“这几位可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穿着普通,但是长得真是好看,如天仙化人,这要是娶到家里,福缘不浅!”。

    随着人群越聚越多,龙儿越来越不耐烦,刚要发作驱离人群,只听远处有人高喊:“快来看,总督府又在张贴告示,这回是缉拿昆侯择天阁公孙虎公孙峰等一干要犯,说他们在大关拥兵自重,自立为王,现在督军已经发兵进剿,公孙虎公孙峰兵败,现在正在逃亡途中,有见到择天阁余孽公孙虎公孙峰,告发其下落者,赏金5万,枭首者赏金20万,活捉者赏金30万!”。

    龙儿四女仔细看了看告示,虽然不知真假,但是,早就听说公孙虎公孙峰就在昆侯开辟根据地,如今遇到这种情况,心下替他们捉急。正急迫想去找龙择天,商量怎样才能确认消息的准确性,这时,一队官兵走来,乃是总督府军,见老百姓都在观看告示,其中一位军官说道:“看到告示上这两个人没有?这是择天阁两个高层长官,是那个叫龙择天的阁主的把兄弟,如今公孙虎公孙峰兵败逃亡,那个叫龙择天的已被囚禁总督府,如果你们哪个与择天阁有牵连,速速投案,还可获得杨总督的宽恕,如果刻意隐瞒,甚至包庇择天阁余孽,罪加一等,全家满门抄斩!”。

    阿朵一听,当时就急了,对领队的将军呵斥道:“凭什么说择天阁是叛军?凭什么说择天阁的人是余孽?择天阁为了让百姓过上好生活,一直与百姓们同甘共苦,可是你们总督在哪?只知道收税缴银,欺负百姓,你们才是余孽,才是朝廷的叛军!”。

    领头的将军一看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虽然身着粗布衣衫,但是容貌靓丽,器宇不凡,再看她身边的其他女子,更是个顶个的漂亮美丽,不由得留下了口水,半响才喊道:“来人,这四个女人就是择天阁余孽,速速绑了,拿到总督府领赏!”。

    龙儿忍不住,就要挥手教训,玄儿给她使了眼色,小声说道:“我们何不到总督府去探个虚实?”。龙儿会意,展颜一笑,对领头的将军说道:“大人,求求你不要绑了好不好?我跟走就是,就不要绑了,我怕疼!”,说完,媚眼一抛,顿时活色生香,天地动容,令围观众人惊叹呼叫:“我的天,这也太美了,老天爷,这位将军发了,这运气,不服不行!”。

    领头的将军更是神魂颠倒,磕磕巴巴说道:“不,不绑,小娘…子,只要配合本将军,本将军如何舍得绑?”。

    龙儿又是一笑,双手十字交叉紧握,抵在下巴上,然后左右摇摆着身子,娇声娇气的说道:“谢谢将军,请将军带路吧!”。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这一娇滴滴的话语,这一阵腰肢摆动,简直激荡人心,令人遍体酥软,此刻好多人都有一种心理:有尤物如此,一亲芳泽,哪怕即时死掉,也是心甘情愿。

    领头将军更是不堪,差点瘫在地上,强打精神,对龙儿低头哈腰道:“请,四位小娘子请!”。

    阿朵无语,心儿莞尔,玄儿小声说道:“你这个狐媚子,小心那当官的吃了你!”,龙儿则是满不在乎,回答了一个字:“切!”。

    四女随同官军一路浩浩荡荡的来到总督府府兵衙门,根本不像是是被押解,倒像是一队官兵迎接四位大小姐光顾本部,那脸上的自豪和猥琐显而易见,在人们的一路注视下,四女来到府兵衙门,随着衙门的大门“吱扭!”一声紧闭,门外的人们一阵喊声叹气:“完了,四个美人要被猪拱了!”。

    龙儿四女来到府兵衙门,那领头的将军原形毕露,色眯眯的打量着四女,说道:“四位小娘子,你们都是择天阁余孽,罪过不小,但是,只要你们从了本将军,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不从,哼,先奸后杀!”。

    玄儿笑道:“将军莫要心急,你说我们是择天阁余孽可有证据?”。

    领头将军看见玄儿温柔可亲,以为更是良家妇女一般,好哄好欺骗,于是说道:“小娘子有所不知,今日总督杨大人去灵鹫寺交涉,发现龙择天就在那里,与灵鹫寺的慧心方丈勾结,要与总督府做对,杨大人放出风来,说是已经剿灭了大关的择天阁,就是要让龙择天心急,赶往大关救援,剩下灵鹫寺那些和尚,根本不足为虑,目的就是赶走龙择天,打下灵鹫寺,将灵鹫寺纳入官府管理。至于你等四女,说不是余孽有什么关系?本将军看上尔等,是你们的福气,如若不从,我管你是不是择天阁余孽,就算你是无辜的,本将军照样拿下你们!现在看你们从还是不从?”。

    阿朵一瞪眼,说了一句:“你们真卑鄙!”。

    龙儿看着玄儿,出人意料没有发火,等着玄儿下一步的说法。玄儿又是和蔼一笑,说道:“大人莫要心急,小女子等人平时足不出户的,见识短浅,此等大事还是需要家人做主的,而且我们四人大人也不能一口气全吞了不是?比如将这位姑娘献给总督大人,大人一高兴,将军说不定官运亨通,从此青云直上!还请大人三思!”。

    玄儿一指龙儿和心儿,道:“你看看,把她二人送进总督府送给总督大人,我和这位小妹留下伺候你,您以为如何?”。

    龙儿和心儿看着玄儿,有些恼怒,瞬间又明白了玄儿话中之意,假装羞涩道:“请将军成全!”。

    此时,那领头的将军已经被色心烧了脑,看着龙儿和心儿一脸不舍,犹豫良久,狠心说道:“唉,本来你们四个美人我一个都舍不得,但是,你说的有理,事业为重事业为重啊!”。那将军吩咐来人,将玄儿和阿朵送进内室,好生伺候,自己则带着龙儿和心儿春风满面的向总督府走去。

    领头的将军带着龙儿心儿来到总督府,未经通报,直闯大院。这总督府高门大宅,极尽奢华,偌大的宅院,有一处巨大的湖泊,假山林立,花木茂盛,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星罗棋布的各种红砖楼宇,错落有致。城墙高耸,戒备森严,这哪是一座府邸,根本就是一座城池。龙儿和心儿看到这气派的宅院,心中想道:“这得多少民脂民膏?此等贪官留你不得!”。领头将军意气风发,与穿梭在宅院中的护卫打着招呼:“本将军受总督委托缉拿择天阁余孽,这两位是我拿来献给总督大人的!”。众人惊讶羡慕,在众人的恭维声中,领头将军带领二女来到了总督府议政殿,对守卫说道:“快去通报总督大人,就说府兵衙门督军白芒火有要事求见!”。

    龙儿忍不住一笑说道:“原来你叫白忙活呀?”。

    将军看着龙儿,眼睛直勾勾的道:“小人正是叫白芒火,请夫人以后多多关照,如若总督大人对你们冷淡,小人愿意效劳!”,那表情真叫一个恶心,龙儿忍不住了动手的冲动,心下已经把白芒火判了一百遍死刑!

    良久,有人高喊:“请白芒火议事殿觐见!”。

    白芒火领着二女来到议事殿,白芒火一路小跑来到总督杨云霄近前,“噗通!”跪倒磕头,道:“下官白芒火参见总督大人!”。

    杨云霄头也不抬,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一份奏章,也不朝下看,慢条斯理的问道:“何事?”。

    “启禀总督大人,您叫我满城宣扬捉拿择天阁余孽的事情已经有了效果,喏,这有两女怀疑与择天阁有关,属下拿来交给大人,想必大人会感兴趣亲自审问!”。

    杨云霄还是没有抬头,忽听殿内一片赞叹之声,接着一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奇怪的抬起头来,眼睛瞬间盯住了殿下二女,直勾勾转不动眼睛。良久,说道:“白芒火果然雷厉风行聪明能干,也罢,这两名钦犯就由本督亲自审问,来人,将这两位钦犯送到阆苑阁,待本督有时间亲自审问!”。

    四名官差来到大殿,就要押解二女送到阆苑阁,龙儿再也忍不住,大声喊道:“瞎了你的狗眼,竟敢审问姑奶奶!”。说着一阵风似的直奔杨云霄,大殿上早有四位红衣藩僧骤然起身,嘴里高喊:“保护大人!”,心儿也是瞬间发动,对着藩僧就是猛烈一掌,一个回合,龙儿被两名藩僧拦下,心儿对掌另外两名藩僧,“轰!”的一击,大殿震动,冰火两重天,令其余官员狼奔豕突。

    杨云霄更不是等闲之辈,威压无限,瞪着龙儿和心儿,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龙儿可是不客气,边打边喊:“要你命的人!”,极致的寒冰神掌招招攻向两名藩僧的要害,两名藩僧舞动红衣袈裟,将寒冰之气阻挡在外。心儿则是发动凤凰天火,一掌接着一掌,红彤彤的手印攻击者另外两名藩僧,那藩僧也是舞动红衣袈裟,阻挡着凤凰天火。一瞬间大殿狼藉一片。杨云霄高喊:“来人,通知所有府内护院卫兵,层层包围议事殿,不要让两个妖女跑了!”。

    “跑?”,龙儿不屑,“你想多了,本姑奶奶来此就是要杀了你的!”。

    “未必!”,随着一声叱喊,一道身影飘飘落在二女面前。龙儿一愣:“申破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