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灵鹫寺四神兽皈依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方丈为龙择天斟了一杯茶,两人相对而坐,四神兽分列两厢在龙择天身旁站立。老方丈看着器宇不凡的四人,眼皮微微一动,感叹道:“果然是神兽化形,身有远古之气,莫可测度,龙阁主真乃神人也!”。

    龙择天并没有答话,他深知,这老方丈看似平凡其实很不简单,佛家神通不同于道家,自成一体,其修为不但在气,也在于炼体,讲究内功修炼,外化渡人。老方丈看着龙择天盯着他看,一副要洗耳恭听样子,语气轻舒,缓缓说道:“要知道灵鹫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需要了解灵鹫寺的历史。灵鹫寺是佛祖东渡至龙洲的第一站,佛祖在此居住九年。相传,佛祖抵达灵鹫山,在灵鹫峰孤涯参禅悟道,一坐就是七七四十九日,至第四十九日,佛祖神通显化,巨大佛影通天彻地,身上发出七彩佛光比太阳更灿烂。佛祖用巨大神通,单指在灵鹫山下方挖出一坐巨大的湖泊,就是现在的洱源海,又将南山移走千万丈,空出山下偌大的平原。佛祖施展无上神通,灵气滋润这一方山水,使这里草木繁茂,走兽飞鸟众多。经过几年,原本荒无人烟的洱源变得日益繁华,众多百姓纷纷移居至此,形成了昆侯首屈一指的鱼米之乡,繁华重镇。佛祖令这里的人安居乐业,为他们讲道普法,度化人心,使这里的让人们心地向善,少有争端。佛祖在这里留下了无上的神通印记,其中灵鹫峰佛祖坐禅之地,就是这无上神通的一部分。后来,佛祖移驾他处,此地留给百姓。百姓为了纪念佛祖,也给后人留下传说,在此地建寺,民众自发捐资,出动劳力,使灵鹫寺很快形成规模。当初聆听佛祖的信众自愿出家为僧,承继佛祖衣钵,整理佛祖留下的经典,成了今天的藏经楼。从龙洲一统之前,历代昆侯王爵无一不是灵鹫寺的信徒,他们每一代王上,自登基之日起,都要到灵鹫寺参佛,表明自己是佛祖的信徒,每个重大节日,无不到灵鹫寺表法,祈求佛祖保佑,昆侯五谷丰登,太平持久。自灵鹫寺立寺至今,至少一半昆侯王上舍弃王位在此出家为僧,足见灵鹫寺感召力之强。洱源为昆侯最为富庶之地,这也让附近侯国眼热,不惜动用刀兵,前来掠夺,昆侯王室与灵鹫寺关系密切,每一次危机几乎都是灵鹫寺出面解决,这使得灵鹫寺始终超然物外,地位超然。只是,最近这些年情况有了变化,这一任昆侯总督不是善人,他认为灵鹫寺的地位威胁了他的权威,不止一次进行打压,甚至出现过放火焚寺的恶行。灵鹫寺地处昆侯,昆侯近大蕃,大蕃虽然也信奉佛法,却与我们的修行有所差别,理念不同,争议越来越大。总督大人借用大蕃番僧的力量数次挑衅,虽然被信众团结起来进行了打击,但是终归贼心不死,总督杨云霄甚至不惜动用官兵,对我寺进行围剿,使我寺难以安宁,许多僧侣也惶恐不安,可以说,灵鹫寺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今日龙阁主天驾来此,岂不是佛祖保佑?龙阁主,老僧祈求你看在佛祖的份上,出手相救灵鹫寺,则功莫大焉!”。

    龙择天低头沉思,道:“按理说,灵鹫寺地位超然,在昆侯百姓的心目中是那种需要仰视的存在,杨云霄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冒犯百姓心目中的圣地却是为何?难道仅仅是搬掉压在总督府头上的这块大石头?杨云霄不会如此愚蠢,试想,灵鹫寺作为百姓心目中的圣地,历代王爵都以自己是灵鹫寺的信众而自豪,何以杨云霄偏偏敢冒得罪万千百姓的风险而干蠢事?这后面一定有文章!不知方丈有没有这方面的感觉。”。

    老方丈说道:“确实如此,大蕃番僧云集至此,杨云霄的后面一定有大蕃番僧的支持!”。

    龙择天说道:“恐怕还不止于此,大蕃番僧从实力上来说也比灵鹫寺大不哪里去,比如说老方丈你,恐怕已经到了大力金刚的层次,这样的修为,谁敢保证在你的手里全身而退?杨云霄对你也必然了解,他还敢如此猖狂,必定后面还有更为厉害的人物,不知方丈以为然否?”。

    方丈沉思道:“老僧也觉得蹊跷,但是,现在出现在前台的只是杨云霄及一些大蕃番僧,我之所以暂时还未出手,原因是来本寺捣乱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角色,杨云霄暂时也只是隔空喊话,威逼利诱,现在虽然暂时没有出现打的祸事,也可能杨云霄也在等待,等待他的力量足够强大时给予我致命一击。我之所以有求于龙阁主,一是你乃是佛祖的亲传弟子,有责任维护灵鹫寺的安宁;二是我也担心杨云霄会带来一些高明人士,令我等不敌。请阁主无论如何出手,哪怕是化解这段恩怨,还灵鹫寺一个安宁,还百姓一个太平,则龙择天阁主功德无量矣!!”。

    龙择天端起茶杯平举至眉间,给老方丈敬茶,说道:“老方丈说的对,作为弟子,维护佛祖圣地的安宁乃是我的责任,作为想为百姓做点事情的人,我更是没有推脱的理由,我现在就在洱源落脚,最近哪都不去,灵鹫寺有事,我随时到来,请方丈放心!”。

    老方丈站起身,神情肃穆,对着龙择天双手合什,低头弯腰,道:“老衲谢谢龙阁主,龙阁主此举真乃莫大善举,是我佛门一大幸也!”。

    龙择天道:“我即来到贵寺,怎可不去参拜佛祖参禅静修之地?请老方丈指引,龙择天前去拜谒!”。

    方丈说道:“正有此说,老衲为阁主带路!”

    灵鹫峰顶,一座宝塔突兀耸立于峰顶之上,龙择天与四神兽在方丈的带领下拾阶而上。至峰顶,立于塔下,举目南望,果然灵鹫诸峰尽收眼底,云雾缭绕,各峰顶如同沐浴在云蒸霞蔚之中,霞光不时闪烁其中。绕塔走了一圈,龙择天发现,周围一共七座山峰,环绕着灵鹫峰,如同七瓣莲花围绕的花心,也如七星拱月一般。龙择天心中感慨:果然佛祖的眼光端地与众不同,此地七山环绕,如旋涡的中心,气不外泄,灵气汇聚,再加上佛祖以莫大神通开湖引流,水汽升腾,如天龙入海,更显妙不可言。

    此地为灵鹫寺重地,不对外开放,就算灵鹫寺僧人,也只限方丈及几个堂口的主持进入,龙择天等人能够进入,可见方丈对他们十分看重和尊崇。龙择天与众人进入塔内,塔内一层居然显得偌大无极,与在外界看起来的玲珑小巧截然不同,这里倒像一方无边无际的大世界一般。龙择天感到,这宝塔居然与他的玲珑宝塔一般,自成世界。龙择天感到了宝塔的不凡,深吸一口气,居然灵气沛然,充斥体内,百骸舒展,令人陶醉。塔内正中间,有一方坐台,光滑如镜,老方丈说,这就是佛祖的坐禅之地。龙择天用手轻轻抚摸这块坐台,感觉手感光华细腻,如宝玉一般。随着龙择天的手轻轻抚摸,那坐台忽地金光闪耀,一股冲天金光瞬间照亮整个宝塔,然后外泄而出,直冲天际。老方丈震惊失色,喃喃自语道:“果然不愧为佛祖亲传弟子,这种异象老衲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往,我在此坐禅,想借用佛祖静修,虽然入定极快,能进入不可多得空明之态,却从未有此感应,可见龙阁主确为佛祖钦定之人,我佛慈悲!”。

    龙择天笑了笑,指了指四个正在发呆的神兽,说道:“方丈,这一次来此拜谒,收获最大的恐怕是那四位!”。

    只见四神兽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围拢着坐台面台而坐,进入了深度参悟。四人虽经龙择天感化,化去了戾气,注入了龙择天的大道之法和混沌紫气,但是,这一次入定确是格外出奇。四人头顶上丝丝缕缕的黑气蒸发出来,随着缥缈的灵气散发于外,接着坐台上的金光不再外泄,而是将四人包围,金光入体,四人顿时如金身罗汉一般,通体散发着金色光芒。龙择天知道,这是四兽正在接受佛光洗礼,脱胎换骨,只要成功,成为金身罗汉指日可俟。龙择天看出,佛祖看中了四神兽的先天之体,重新以佛家为四兽重塑金身。果然,四兽逐渐变形,四只威猛雄壮通体闪着金光的金麒麟出现在宝塔内。顿时,宝塔内气象万千,梵唱骤起,一朵朵金色莲花似从天而降,如天女散花一般,使整个宝塔都如变成莲花池。四神兽闭着眼睛,任凭金色莲花不断的覆盖在他们身上,直到他们被莲花覆盖。梵唱悠远,似远隔万古穿空而来,佛音绕梁,木鱼阵阵。半个时辰之后,满地金色莲花化为金色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四神兽的身体。不过一个时辰,莲花消失,梵唱止歇,四兽恢复旧貌,每个人脑后都有一圈金色佛光笼罩,显得庄严圣洁。龙择天一笑,心道:佛祖真是喜欢了这四兽,居然化去了我的混沌紫气,将他们引向金身罗汉方向发展。从此刻起,四兽皈依佛门,受佛法教化,跟随龙择天征伐天下。

    龙择天欣慰的看着四神兽,笑着说:“你们兄弟四人在此得到莫大机缘,从此脱胎换骨,可喜可贺!”。

    四人来到龙择天面前,双手合什,低头俯首,虔诚道:“我四人感念龙阁主恩德,使我们化形为人,今又蒙佛祖教化,诚心皈依,此旷世机缘是过去在无极天尊手下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刚才在佛祖传法时,佛祖叮嘱我们一定要与你共同进退,伴随你左右,追随你普度众生。我等遵从佛祖法旨,今后定要一心向善,与阁主一起拯救天下黎民苍生,完成旷世伟业!”。

    龙择天点头示意四人抬起头来,说道:“也是你我有缘,若不是当初你们跟随无极天尊下山,我们还真没有这个缘分,可见,天意如此,也罢,今后你们就是我的四大护法,我们兄弟一起,为苍生福祉而战!”。

    方丈此刻一直处在云里雾里,这一切已经超出他的眼界,虽然老方丈也是金刚之躯,历百劫而至修为顶峰,但是,与四人的先天根骨根本没有可比性。见龙择天与四人侃侃而谈,心中心念微动,问道:“龙阁主,待天下大定,你欲如何对待我佛?”。

    龙择天笑道:“自古,万法随缘,佛教度化世人,善德高耸,功莫大焉,待龙洲大定,各地寺院香火不绝,百姓和佛僧各处其道,和谐共处,岂不是美事?”。

    “善哉!我佛慈悲!”,老方丈激动的高呼佛号,对着龙择天顶礼膜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