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灵鹫寺龙择天礼佛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领着四男四女延黔水河南下西行,一路上龙择天走访名山大川普通百姓,深入了解民风民情,龙择天始终认为,深入到百姓中间才是了解社会的最好的办法。

    龙洲西南,除了苗疆,还有一些更大的氏族,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中州一带的百姓有很大的不同,他们守护者自己的家园,封闭而且保守,很多百姓宁可居住在深山老林,也不愿意出现在城镇,他们固守着自己的传统,对一切外来事物有着天然的排斥。龙择天很担心公孙峰和公孙虎怎样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中很好的融入进去,特别是昆侯,一直作为相对独立的存在,连龙洲帝国的朝廷对昆侯也有些鞭长莫及,公孙二兄弟是不是打开了局面?

    昆侯的总督叫杨云霄,其在侯国时代,在昆侯的杨氏家族就是昆侯国的侯爷,虽然后来朝廷削藩削掉了爵位,但是总督一职从未旁落。杨氏家族在昆侯历史悠久,人面极广,再加上拥兵自重,龙洲帝国的朝廷为了边境的稳定,一直顺水推舟让影响力极大的杨氏一族管理昆侯政事,而杨云霄就是家族推举出来,朝廷一纸文书任命的总督。不得不说,昆侯虽属于龙洲帝国,但是独立性很强,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连税贡都免了。

    龙择天一路走来,听说了不少杨氏家族的蛮横霸道,第一感觉这是一个独立王国,第二感觉就是杨氏家族是一个霸道无匹的家族。老百姓对他们敢怒不敢言,生活的比较压抑。在这种情形下,龙择天更是担心公孙二兄弟的处境,虽然公孙峰反复在信中说他们已经在昆侯站稳了脚跟,但是龙择天经过细心的调查,发现,这里的百姓对择天阁并不熟悉,甚至根本不知道。这让龙择天担心不已。

    与苗疆不同,这里的老百姓虽然相对封闭保守,但是这里却崇信佛祖,各地的寺院较多,常年香火不断。龙择天心中一动,从寺院开始,没准能撬动杨氏这个庞然大物,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个家族和昆侯目前的真实状况。

    昆侯都城洱源,乃是至少两千年的古城,其沧桑古韵,文气十足,乃是龙洲西南边陲的文化中心。和昆侯整体上的封闭不同,这里乃是龙洲西南历史文化的汇聚地,南通古越,西北沿茶马古道进入大蕃,向东过黔宁至两香,水路发达,经商来往的客商从内陆来到这里,在向外拓展,是一个繁华的商贸之地。龙择天九人到洱源后,直接入住一家酒楼,与众人用过膳食,吩咐道:“阿朵、龙儿心儿和玄儿,你们就在酒楼里不要动,实在憋不住想出去,玄儿你们几个一定要化妆出行,最好女扮男装,不要太过招摇多生事端,如果你们招摇过市,别说我将你们都困在乾坤图里,不让你们出来!”。尽管四女非常不满,最终还是听从吩咐,四女扮作行脚商人,在洱源大街上闲逛。而龙择天带领四兽,也就是麒麟四兄弟直奔灵鹫寺,那座位于洱源远郊的著名寺院。

    洱源灵鹫寺,是一个千年古寺,相传有天竺高僧东渡,第一站来到昆侯,讲经布道,收取无数信众,最后在洱源落脚,集无数香火钱修建了这座驰名龙洲的灵鹫寺。龙择天信步来到寺院山门,抬头观望,见山门建于灵鹫山突牙之上,沿台阶拾阶而上,石阶蜿蜒曲折,至山崖中部,豁然开朗,一片如平台的空地展现于眼前。而山门就在这平台之上巍峨矗立。看得出,这里本来就是悬崖陡峭,却如同将这座山拦腰斩断一半,将高山削平,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平台。龙择天惊讶于人力之伟大,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移山填海之能,果然就在普通百姓的力量和信仰中,在他们一锹一斧的劳作之下,真是任何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仰望山门,巨大门楣上“灵鹫寺”三个金色大字龙飞凤舞跃然其上,两侧红木立柱同样铁笔银钩一副对联气象不凡:峰峦或再有飞来,坐山门老等;泉水已渐生暖意,放笑脸相迎。

    龙择天一笑,举步进入,灵鹫寺香烟缭绕,游人如织,众善男信女作揖叩首,口中念念有此。一些和尚忙着添灯油,擦佛装,忙碌而不嘈杂。龙择天也和其他有人一样,请了几炷香,郑重地为佛祖上香,只是没有跪拜。龙择天在大雄宝殿内轻轻的走了一圈,看着墙壁上刻画的五百罗汉等肖像,对东南西北四人说道:“你们可知这些罗汉的来历?”。

    四人摇头,龙东却说道:“哪里有什么来历?似我等万年修行,从未听说过罗汉如何,大抵是后人谬传而已!”。

    龙择天笑道:“汝等不可轻慢罗汉僧,这些形象在龙洲大陆传说已久,深受信仰,相传这五百罗汉乃是佛祖得道时听他的五百弟子,又相传,五百罗汉乃是摩揭陀国的佛僧,他们戒除了贪欲之念,修成正果,不受生死轮回,飞天遁地,神通广大。我倒是对他们有些尊重的,他们无论受戒前是干什么,做了什么,基本上在修成正果之后,还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知道扶助弱小,除暴安良,比你跟随万年的无极天尊要强得多。你那位无极老人,除了修行自身修为,基本上没有对人间做过一点好事,所以你看,尽管无极天尊可能比五百罗汉还要有神通,但是在人间没有他的信仰者。所以,我说,要想人间留名,不做点好事是不行的。”

    四男有些脸红,确实,以前跟随无极天尊,美其名曰不染红尘,其实只是一种借口而已,看见了圣女,还不是忍不住凡心思动?龙东说道:“阁主所言甚是,修行者如果只顾自己,不能把自己的修行用于做好事,修为再高,无非空中楼阁,虚度无尽岁月,却如过眼云烟,不在人间留名,不为人间造福,一切尽是虚妄而已!”。

    龙择天竖起大拇指,玩笑道:“孺子可教!”。

    几个人小声说着话,在寺院里游走,转眼来到藏经楼,龙择天举步上楼,却听身后有人喊:“施主请留步,方丈有请!”。

    龙择天见有人喊,回过头,见一老僧身穿灰色僧袍,双手合什,对着龙择天微微鞠躬,口中道:“施主大驾光临,方丈在内室已经尽知,因为身体不便,不方便出迎,特令我带领施主内室一叙。”。

    龙择天一听,慨然应允,道:“如此,请老师父带路,我等正好拜见方丈尊颜,临听教诲,不枉此行!”。

    龙择天跟随老和尚来到方丈室,只见昏暗的内室,虽然佛香馥郁,但是仍然有种阴寒的感觉,蒲团上,一老僧入定一般坐在金装佛像前,双手合什,口中默念着经文。领路的老和尚刚要叫醒方丈,被龙择天制止,小声道:“先不要打扰方丈,我们坐一会儿等待便是。”。

    龙择天坐在方丈的后面,也是双手合什,抱元守一,一瞬间进入空明状态。识海中佛印飞旋,与寺院内的佛气相互辉映。脑海中,梵音唱响,木鱼声阵阵。随着入定至深处,头顶莲花自然旋转而出,散发出七彩夺目之光,佛云缭绕,圣洁祥和。整个寺院内,人们上供的香烟随着七彩琉璃之光袅袅升腾,又像是有灵性一般飘入方丈室,又进入龙择天的鼻端。龙择天在此得到了佛家的信仰之力,脑海中佛祖的封印逐渐松动,一个卍字符在识海中高速旋转,佛祖的声音穿越万古,传入龙择天的识海:“择天徒儿,汝已得莲花宝座,七色莲花,现在传以无上妙法步步生莲,希望徒儿以此妙法传播我之大道,度世上一切可度之人,使人间免受地狱轮回之苦!”。

    识海中,佛祖金身庄严而立,左手微抬,右手呈拈花指,口中称颂,妙法变幻,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以万千信仰之力,施展无穷。右脚微抬,虚空迈步,左脚跟随,脚下金莲顿生,如一步一个台阶一般送世尊虚空而上,那令人震撼的信仰之力反哺信众,令信众心灵受到洗礼,从此远离虚妄的贪嗔痴,与佛祖一起进入心灵的极乐世界。

    方丈室内,灰衣僧人初时震惊,后来一想,绝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马上盘膝而坐,双手合什,气运周天,伴随着龙择天散发出的佛气进入入定状态。四男也受到感染,席地而坐,双手摊在两膝盖之上,手心朝天,气运丹田筋脉,修炼起来。

    龙择天以前使用佛家大手印时,经常是一挥就掏空体内的所有灵气,最多两次就力竭昏迷。这一次,佛祖老师演示的步步生莲,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步步生莲,莲花根植大地,汇聚大地之气从足脉灌注,生生不息,万世不竭。现在,只要进一步修炼,佛家大手印可使用三到四次而不至于力竭昏迷。龙择天在佛祖的演示之下,记住了法门要领,自己又详细的在脑海中演示了一遍。伴随佛祖影响的消失,龙择天出定转醒,见方丈和灰衣僧匍匐在自己面前,心中一动,将二人扶起,问道:“二位师父,这是为何?”。

    龙西笑道:“你可太唬人,你看看,方丈室外,所有的和尚僧人游人都黑压压的跪在方丈室前,足有几千人数,刚才,方丈室佛光普照,梵音唱响,祥云升腾,那些人都以为有佛祖真身降临,都跑过来跪拜啊!”。

    龙择天看着匍匐在地的二位僧人,说道:“请方丈、大和尚做起身,我们谈法论道如何?”。

    方丈抬起头,见龙择天气度非凡,目光和善,气息间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顿生好感,由崇敬而至亲切。由衷说道:“久闻龙阁主天选之子天纵之才,身兼儒释道三教祖师灌顶,今日一见,果然是我佛门之幸也,有阁主这般神通,何愁我教不兴?”。

    龙择天笑道:“承蒙方丈夸奖,不过,还是请师父给我介绍一下这灵鹫寺的来历如何?”。

    方丈呵呵一笑,说道:“正要与阁主说之:相传这灵鹫寺乃是昆侯一带第一座佛家寺院,传说佛祖数次来此地,本地俗名洱源,但是在佛家经典里乃称妙香城,可见,佛家在此处的地位之尊宠。洱源为昆侯国都,历朝历代以来,昆侯国君出家者数不胜数,可见佛家在昆侯的地位之高。有洱海王传记载,此地为佛祖释伽讲经地。南诏初,点苍有伽蓝二十五院,遗址残垣依旧。中峰有石舍,中有白石洞,内藏古贝叶经百馀部。诏初异牟寻好佛,建泓法寺,移贝叶经于寺供养。曰:点苍汉称扶风,山削屏列,草石皆香,多旃檀,为青龙所化。佛祖苦修于中峰香坪。后有白石洞,即耆阇窟。释迦牟尼讲《法华经》于窟前香坪。灵鹫山之于点仓,本是同一地,叫法不同而已。最主要的是强调,佛祖曾在此布道,乃是龙洲西南佛家第一圣地。阁主第一次莅临洱源,来到灵鹫寺,拜谒佛祖,就有如此惊天异象,阁主不愧是佛祖的亲传弟子,我等艳羡不已!”。

    龙择天没有在入定时与佛祖深谈,只是一心沉醉于步步生莲之法,他有些后悔,应该仔细问问佛祖此地来历,也好匡正谬误,不至于以讹传讹,最后差之千里,误导信众。不过又一想,所谓传说就是传说,只要不影响大局,匡不匡正也无大的意义。

    龙择天最主要的是关心昆侯内部的世俗势力,这灵鹫寺虽然是方外之人,然而信众之多,在昆侯足以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各种势力或是因为真的信仰皈依灵鹫寺,或者想利用灵鹫寺的信仰力量,讨好灵鹫寺。总之,这灵鹫寺绝对是一个超然的存在,不然也不可能屹立千年而烟火不绝。

    龙择天看着老方丈,说道:“今日拜谒灵鹫寺,就是想一听方丈的觉悟之言,请问,灵鹫寺在昆侯人们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老方丈一听,似乎闻出了龙择天的话中之意,说道:“龙阁主慧眼识尘,看穿了一切。我也就不在隐瞒什么,我就直叙胸臆,为龙阁主解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