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夜郎派朱桓伏诛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韦河率五千人马返回筑城,第一件事就是到城主府地牢将朱五一救出来,然后将城主府所有财富席卷一空。接着和朱五一一道来到夜郎派。

    朱桓没有想到,韦河会背叛栗山,更没有想到,韦河一回到筑城居然雷厉风行干掉了城主府的所有亲兵,并抢夺了城主府的所有财富,只是没用动城主栗山的家小。朱桓惬意的小日子没过几天,随着朱五一的回归,一切如泡影一般破灭。

    朱桓不甘心,对面朱五一及朱五一的众多追随者,试图顽抗到底。朱桓作为夜郎派大长老修为自是深不可测,他有信心以自己强大的实力战胜朱五一,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议事堂外,偌大的广场上挤满了人,朱五一答应与朱桓决斗,一战定输赢,输者死,赢家通吃。掌门和大长老决斗,人们一直看好的却是大长老,因为,大长老是至尊修为,早在几十年前就威震黔宁,成为黔宁一带响当当的人物。而朱五一,虽然贵为掌门,只不过子承父业,作为嫡系一脉的唯一继承人在父亲病逝以后接任掌门,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动手,也不知他的修为如何。但是,总的感觉,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不会是大长老这个老江湖的对手。

    朱桓手持宝剑与同样手持宝剑的朱五一面对面站立,两人微微点头,霎时间战在一起,同样的剑法同样的夜郎十二式剑招,两人熟悉无比。朱桓自信凭借自己的至尊修为,纵然不能在剑招上取胜,依靠本身的修为也足以压制朱五一。

    朱桓运足内息,剑招伴随着黑色毒烟扑向朱五一,这是夜郎派独有的功法,剑招附着毒气,可使人不敢呼吸,一旦吸入有毒烟气,中招之人顷刻死亡。然而,他却忘记了,朱五一作为夜郎派的掌门根本不惧这种招数,朱五一宝剑挥舞,堂皇的金黄色剑光瞬间将毒烟驱散。朱桓见毒气无效,又接连发射有毒的牛毛针,无声无息的射向朱五一。朱五一毫不惧怕,舞剑生风将自己罩在剑光的光团之内,将牛毛针尽数挡在体外。

    朱桓见暗器也失效,心中有些着急,没想到朱五一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武功造诣已经高到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地步。但是,退一步万丈深渊,索性拼命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朱桓一阵猛攻之后,居然将宝剑掷向朱五一,然后双手捻诀,形成奇特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瞬间阴风呼号,广场啥事一片漆黑,黑暗的空间传来犹如鬼哭般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九幽地狱。朱桓口中念念有词,仿佛念着什么咒语,一个个手印结成,携带风雷之音阴森暴击而来。

    天地煞霎时有一种天愁地惨的感觉。阴气团团,手印连连,疯狂的将朱五一围住。众人大惊失色,没想到,朱桓居然使出了密宗的秘法,大日如来印疯狂砸来,仿佛要把大地砸出一个窟窿一样。人们惊呆失色,密宗之法不是夜郎派的功夫和绝招,这朱桓如何会使用密宗之法?只是,这下朱五一危险了,这种气势不是朱五一能抗住的。

    朱五一脸色一变,剑光四射,澎湃的气息陡然由阴冷转为堂皇,豪光中带着莹莹的紫色气息对着手印狂轰过去。朱五一口中呐喊一声,天空中大道之音轰鸣,堂堂正正的剑气之光呼啸着冲向结印,一声声爆炸惊天动地,天地瞬间变色,硝烟弥漫。众人被震动的站立不稳,急速逃出爆炸范围,目瞪口呆的看着现场,一时不知所措。

    烟雾散尽,天地变得澄净,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朱五一手持宝剑,剑尖朝下,血滴延剑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浑身衣衫被炸成条状,脸色黝黑,蓬头散发。对面,朱桓静静地站立,也是同样的狼狈,目光疑惑着看向朱五一,半响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朱五一看着朱桓,长叹一口气,道:“感谢龙阁主,这些年通过书信来往,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修为一途,更是承继了他的大道之法,他结合我派的夜郎剑法,为我量身定作了一套将夜郎十二剑浓缩为四剑的夜郎绝剑四式,刚才和你对决的仅仅是第一式:出剑式,还有蛊剑式、毒剑式、绝剑式。可惜,另外三剑你没有机会领略了!”。

    朱桓叹了一口气,眼望天空,道:“我没有机会了!”。说着,浑身血液喷涌,一瞬间变成血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朱桓伏诛,夜郎派经过一番内乱,终于复归平静。

    韦河没有听从朱五一留在夜郎派的建议,而是率五千亲兵,连夜开拔,急色匆匆赶往香南,他担心夜长梦多,怕消息传出,李景熙派兵镇压,所以,也没有与朱五一寒暄客套,带着自己的人马和财富,向向南进发。

    ………

    龙择天一行随周德旺木红枫等人来到朗州择天阁大堂,周德旺见过龙择天,汇报了这些年朗州择天阁的发展情况。周德旺指着悬挂在墙上的黔宁地图,说道:“黔宁地处深山,整个省有八成是崇山峻岭,平原极少,但是河流众多,黔水纵贯南北为第一大河,我们现在所处的朗州为黔水河上游,渡河向东为香南,向西为昆侯,北上为益梓,南下则进入百越南越之地,虽然地势偏僻,宛若困入笼中,但是,也是极好的防御之地。只是,苗疆族群林立,风土人情迥异,对世情人情看法不一,人们心思不同,不利于大方向发展。这些年,我们也是试图与当地人打成一片,通过农桑和通商,与当地人结合,总算有了一些起色。但是,这些年我们也仅仅是在朗州一带站稳了脚,其余筑城、迁西、织口等,我们的势力虽有渗透却发展不大,很难形成规模。目前朗州择天军仅有十万人马可用,多数是香南香北和南越过来的,因为逃难被我们收容收编,组成了这支队伍。还好,经过杨院长和木院长的操劳,这支队伍军事素养不断提高,认同感较强,战斗力比黔宁官军强上不少,不然,也难以生存!”。

    龙择天看着地图,指点一处问道:“此地想必就是杨院长东渡挽救石忠旭的黔水磨石沟渡口吧?”。

    周德旺没有吭声,眼睛看着杨再兴,杨再兴老脸发红,不好意思道:“是,正是磨石沟渡口!”。

    龙择天看着地图,沉思不语,大家看着他,不知此刻谈起磨石沟渡口有何用意,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他下一句言语。龙择天看着地图,手在图上仔细量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们说杨院长接应石忠旭为什么会失败吗?”,见众人不语,龙择天继续道:“石忠旭对渡口地点的选择有问题,磨石沟渡口虽然河面相对狭窄,但是从东向西渡河,有一处急弯,正好使河流走向改变,由东向西改为由北向南,而南面恰是悬崖,即使过了河还要面临第二次渡河,由东向西。还有,磨石沟渡口因为急弯,河流湍急,舟行不稳,人家从飞舟射下一阵火箭,行舟之人心里慌张,很容易翻船。还有,石忠旭对黔水河一带地势不了解,你们在黔宁经营了快十年了,对黔宁也不了解?既然石忠旭有求于你们,你们如果对黔宁的地形地势有足够的了解,完全可以给石忠旭选择比较好的渡口,从朗州开始向北向南,渡口足有十几处,其中顺安、榆树、大树圃等三处渡口河面宽阔,但是河流平稳,即使突发洪水也不至于顷刻间船翻舟覆。而且这几处渡口离朗州并不远,或北上或南下都在百里之内,虽然山路难行,但是黔水河两岸的沿岸河床,有足够的的行军道路。而你们舍近求远,不给石忠旭提出好的渡口地点,石忠旭惶惶溃逃中一头扎进磨石沟,你们就去磨石沟接应,岂有不败之理?”。

    众人听着龙择天的分析,恍然大悟,但是龙择天接下来的话却令他们无地自容:“问题是,你们为什么没有提出好的接应地点,你们对黔水河诸多渡口有过详细的侦察吗?你们对整个黔宁了解多少?黔宁之地,八山一水一分田,你们走过几山几水几田?苗疆八十寨,你们走过几寨?苗疆毒门、蛊术、山术,奇异术士,你们了解多少?黔宁百姓的生活状况你们了解吗?”。

    周德旺大汗淋漓,木红枫低头不语,杨再兴更是恨不得把头扎在裤裆里。

    “我以接应石忠旭失败为例,不是说接应失败这件事,更不是指责杨院长出师不利兵败磨石沟。而是以此为例,提醒你们,要脚踏实地深入乡村深山土地,了解一切地形地势和风土人情,只有真正深入进去,让人分不清我们是外地人还是当地人,分不清我们是军人还是百姓,才能在这个复杂的地方站稳脚跟。试想,如果你们连黔水河有几个渡口,这些个渡口的地形地貌和周边村落分布情况你们都不了解,到时哪怕是逃跑你们都不能选择一个好的逃跑路线;不能和百姓打成一片,没有百姓的掩护,官兵过来清缴,你们躲到何处?除了决一死战之外,哪个老百姓愿意为你们牺牲?从今天开始,我建议朗州择天阁高层,每个人都要进入乡村,与老百姓打成一片,给人家种种地,买卖药材,在此基础上,广结善缘,在族群林立的苗疆,结交一些朋友,只有当地人认可了你们,你们的这块基地才能保得住,才能站稳脚跟,扩大影响,不如此,下一次你们连逃跑的路线都没有!这绝不是耸人听闻!”,龙择天语气平缓,但是措辞非常严厉。

    “下一步,你们这些高层不要留在朗州,单人独马到乡村去,每一个人去联络一片乡村,与他们打成一片,利用你们的修为和能力,给老百姓们带来好处和安全。等他们接纳了你们,自然就可以组成村民自卫队之类的准军事武装,到时,一旦战事将起,老百姓组织起来,择天阁的力量就会壮大,对抗官兵就会有雄厚的力量支持。如果还继续这样固守一处,人家黔宁官兵一旦来犯,你们连藏身之处都没有。朗州作为大本营,防御力量是必须的,可以交给下级官兵。不要不信任下级官兵,他们和你们一起身经百战,连看都看会了,给他们加加担子,让他们尽快成长,未来,这些人就是我们的中坚力量。”,龙择天君君教诲语重心长。

    龙择天在朗州呆了七天,为朗州择天阁做了一道阵法,说道:“目前的朗州择天阁只为防御不为扩张,只要这块基地保住了,可作为退守的基地。”。周德旺、杨再兴、木红枫及五位择天阁高层分别进入顺安、榆树、大树圃、织锦、迁西等地,按照龙择天的吩咐带足足够的银两,深入村寨百姓家,发动百姓。而龙择天自己,去往苗疆,第一站就是代芈花的蛊毒门。

    蛊毒门位于苗疆十万大山深处的关岭寨,此地经年云雾缭绕,常年细雨微微,深林广袤,植被茂密,毒蛇猛兽出没。龙择天来到关岭寨,说是村寨,却是人烟稠密,比一般的城镇大而且热闹,独具特色的苗疆集市热闹非凡,各种小商品,小食摊,小店铺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算宽敞的大街上穿着色彩斑斓鲜艳的彩衣女人们的笑声伴随着浑身银饰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让整个大街显得气氛活跃而温馨。龙择天心里想:“果然,越是地处偏僻的地方越没有官兵和其他势力的骚扰,人们尽可按照自己的想法悠闲的生活,没有征战,没有欺骗和压榨的日子,人们欢乐而开心。”。龙择天为这里的人们高兴,越发向往和谐安静的生活。

    龙择天看着叽叽喳喳说笑的女人们,看着背着花篓挑着担子穿行的男人们,看着激烈讨价还价的小商贩们,立刻有一种彻底融入的亲切感。龙择天蹲在一个耍蛇的少女面前,仔细看着吹着竹笛的幼稚少女,开玩笑问道:“请问,你这条蛇是什么蛇?有没有毒,她会跳舞吗?”。

    稚嫩少女笑了笑,竹笛悠扬,小脑袋随着笛声左摇右晃,那蛇随着笛声和少女的节奏一点一缩的左右摇摆起来,竟是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少女一曲奏罢,微笑道:“大哥哥从哪里来?我的蛇很有灵性的,我让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

    龙择天微笑,逗少女道:“我虽然不会舞蛇,但是,你信不信?这蛇也能听我的。”。

    少女看着龙择天,黑黑的大眼睛露出疑惑之色,道:“怎么会?我这条蛇是我从小养大的,我们吃住都在一起,它只听我的话,不会听别人的。”。

    龙择天一笑,说道:“小妹妹,咱们打个赌,若是我赢了,你带我们去你家吃一顿晚饭在让我们住一晚,我若是输了,喏,这锭银子就给你!”,龙择天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对小姑娘说道。

    小姑娘看了看龙择天,又看着心儿龙儿玄儿三女,不禁惊呼道:“好美的姐姐,好漂亮的哥哥,不用打赌,也不要你们的银子,你们跟我回家,我娘一定非常喜欢你们!”。

    这时,越来越多的人们聚集在龙择天四人身边,惊叹声此起彼伏。龙择天无奈,对小姑娘说道:“好吧小妹妹,咱们现在就去你家里好吗?”。

    小奴娘欢呼:“走吧,大哥哥,我带路!”。

    给读者的话:

    请投票,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