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杨再兴负荆请罪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一听,急忙闪身而出,来到房门前,见杨再兴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自缚双手,后背插上几根荆条,见龙择天来到,便放声大哭:“杨再兴有罪,请阁主责罚,五万人,五万朗州择天军的精锐被我葬送,我万死不足以赎罪,请龙阁主杀了我吧,我愧疚难当,心如死灰,活不下去了!”。

    龙择天急忙给杨再兴解开绳索,扶他站起,低头行礼,道:“杨院长这是何苦?折煞学生了!”。

    龙择天和林秋风赶紧把哭哭啼啼的杨再兴弄进屋,杨再兴再一次放声大哭:“阁主,我有罪,请您杀了我吧,我本想自裁,但是,这份教训应该让择天阁上下都知道,龙阁主,你可以通告我的罪过,杀而立威,给别人提个醒,我死不足惜,让别人有个教训也算我没白死,请阁主成全!”。

    龙择天扶着杨再兴坐下,然后平静道:“杨院长此次却是过错极大,不吸取教训,五万官兵岂不是白白送死?但是,你听我说,我们来总结一下这次战役的得失,事情弄个明白,你就算赎罪寻死,也死得其所,不是吗?”。

    杨再兴连连点头,说道:“请阁主指点迷津!”。

    龙择天看着杨再兴,心想,虽然杨再兴是自己的老师,但是尊重归尊重,他的错误不指出来,难保他下一次还会发生类似的错误,同时利用此时机给弱水川的将士们提个醒,于是朗声说道:“杨院长,你过错有三:你不尊长官,一意孤行,此错一也;你不辩天时地利,不辩敌情,轻敌冒进陷入重围,此错二也;你冒进之后试图再次涉水返回朗州,造成敌人随机应变击其半渡,致使红巾军全部葬身水底,此错三也!你轻敌、冒进、应变不足,焉能不败?”。

    龙择天看着抽抽搭搭的杨再兴,再看胆战心惊的林秋风,继续说道:“杨院长,当初我派你和木红枫前往黔宁落脚,说好了以周德旺为主,你和木红枫为辅,你负责那里的择天阁的防卫,而木红枫负责军事调度,结果你一意孤行,大权独揽,架空周德旺不听木红枫谏言,你这目空一切的性子是造成此次失误的根本原因,你可知罪?”。

    杨再兴双腿颤抖,汗水加泪水从脸上滚滚而下,令人悚然!

    “石忠旭分裂红巾军,说是不堪忍受朝廷的烂政,而为民请命前往会稽之外发展,你可知这石忠旭一路南行烧杀抢掠,搜刮了多少年民脂民膏?他一路逃窜,一路抢劫,无恶不作,天下皆知,臭名远扬。而你明知这是一支不不义之军,却好大喜功,美其名曰要救石忠旭一命,免得寒了天下义士的心,其实是你私心作祟,想成就你自己的威名。结果你扬威不成,损兵折将,致使五万兵将死于非命,给择天军造成重大损失,你的所作所为岂是一罪能担?”。

    “纵使你发兵相救,也要等到石忠旭自己渡河成功,你只需要在河对岸阻击渡河的敌人,也就是了,结果你强行渡河,冲入敌阵,想牺牲自己的兵力掩护石忠旭的军队过河,杨院长,你好无私啊!”。

    “就算是你已经陷入敌阵,自己脱身不能,为何不与红巾军一起,抛弃过河的想法反其道而行之,向香南方向突围?你十万精兵,加上石忠旭的三万人马合计十三万人马,只要不过河反而向东推进突围,相信对方就算集合三十万人马,四处分散,东部一路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万人,只要你决心从陆路向东突围至香南,放出信息让刘白衣接应,石忠旭不至于全军覆灭,而你也不会损失五万人马,我不知你为何一味向西突围,非要过河,你的脑子锈逗了吗?”。

    “请问,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还能不能带回五万人马?你杨再兴还有没有机会来此负荆请罪?”,龙择天一派桌案,龙颜震怒!

    杨再兴体似筛糠,再也站不稳,“扑通!”一声,瘫坐在地。

    “杨再兴,我知你心存死意,但是,你来此任我发落,摆明了是难为与我,我杀你,我担弑师之名,你自杀,我有威逼之过,你无论如何死法,我龙择天都要担下这不仁不义之名,你叫我如何置身?”。

    “所以,你虽然犯下百死莫赎之罪,但是,你还不能死,否则,我龙择天的骂名就算坐实了!你死不得,既然死不得,你莫不如留着有用之身赎回你的罪过!”。

    龙择天大声说道:“林秋风,命你将杨再兴先暂且关押,待两日后再行决断!”。

    “是!”,林秋风在众目睽睽之下,果然亲自将杨再兴绑缚,押解出去!

    众人禁声无语,吓得不敢动弹。龙择天说道:“尔等还不快快返回各自岗位?如有懈怠,军法从事!”,众人领命而散,如蒙大赦!

    龙择天来到关押杨再兴之处,弯腰到地,深行一礼,道:“老师怪罪龙择天否?”。

    杨再兴激动的扶起龙择天,道:“阁主大量,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老朽受教,老朽愿将残生奉献给阁主,从此鞍前马后,不敢懈怠!”。

    龙择天一笑,道:“老师只要不怪罪,我有个想法,你还是跟在我身边暂时不要离开,未来,老师您是我不可或缺的人啊!”。

    龙择天令林秋风加强老河口方向的防御,又与龙儿心儿玄儿一起,在老河口布置了防御大阵,依托自然之形态,以奇门遁甲之法,将整个老河口村和老河口关隘置于阵法之中。一旦遇到敌袭,几万人的军队瞬间启动,大阵开启,围三缺一,只留东向生门,使敌不能轻易西向入侵。龙择天安排完一切,带杨再兴龙儿心儿玄儿三女离开弱水川向西南黔宁进发。

    这是龙择天早就既定的日程,何况朗州的周德旺受到这次打击,定然军心不稳,需要龙择天前去稳定大局。

    一路前行,龙择天继续边走边体察民情民意,一路传播他的大道之法,特别是广大乡村,在底层百姓心中点燃了自强自救的星星之火。龙择天的名字也深深扎根在老百姓的心中。

    至黔宁境内,龙择天首先想到的是要去夜郎派拜会朱五一。朱五一自龙择天七岁在龙村见过一面此后再也没有见过,但是一直没断了书信来往,当初让周德旺来黔宁开辟黔宁择天阁,也是希望他和夜郎派处理好关系,尽可能利用好这层关系为自己助力。果然,周德旺虽然表面脑筋不太灵光,但是,人实在诚恳,与朱五一情同手足,夜郎派与择天阁关系密切,互相支持,让黔宁官方也大感头疼。

    夜郎派位于黔宁省筑成,位于群山环抱之中,本身黔宁就是多山之地,筑成在群山环抱之下的一片难得的平原地带,其气候温和,四季如春,常年树木葱绿,山花烂漫,风景宜人。因为处于龙洲偏僻之地,再加上土地贫瘠,这里的人比较贫穷,但是也正因如此,因祸得福,朝廷和外大陆势力基本忽略了这里,所以百姓就算贫穷,倒也没有什么战乱之苦,生活倒也安逸。

    但是,这里确实各族杂居之地,生活多样性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巫术蛊术及其他所谓山医算相卜五术等五花八门的另类学识在这里特别发达。以夜郎派为例,夜郎派最可怕的不是修为,而是巫术蛊术和毒术,无论修为多么高深,一个大意,你会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或被中了蛊,或被巫术蒙蔽,或者在不知不觉中中了毒。黔宁的可怕就在于此,传说过去,朝廷几万军队征伐黔宁,结果几万人迷失在深山中,后来无声无息的死亡,从此,朝廷不敢轻易对黔宁用兵,只派官员管理,连哄带骗,总算稳定了一方,但是,这个地方,别的势力是轻易不敢闯进来的。

    周德旺之所以能在黔宁站稳脚,朱五一和他的夜郎派绝对功不可没。所以,龙择天进入孕前的第一站不是去择天阁,而是来到夜郎派。

    作为黔宁一带最大最有实力门派,夜郎派总部位于筑成的郊北的乌当山南麓,从夜郎派最高建筑的夜郎塔向南望,筑成尽收眼底,给人一种江山在握的感觉,也许夜郎派的创派始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龙择天一行沿阶梯一步步登高,向夜郎派的大门进发,来到大门,一些把守大门的护卫拦住了龙择天等人,眼中警惕的目光反复打量这几个人。龙择天抱拳道:“请小哥通报贵派朱五一,就说龙择天求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