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石忠旭惨败黔水河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红巾军石忠旭,新任南王,原本坐镇会稽南部的平江,后因与老南王貌合神离,从会稽的太平军分裂,自任南王,逼迫红巾军首脑卫无影承认他接任南王,并以寻机做大地盘为借口,自率麾下二十万大军从平江过江洲入香北,被晏子城痛击,残部不足十万人一路溃逃至黔地的夜郎,准备度过黔水河投靠周德旺。石忠旭事先给周德旺写了封信,大意是:吾乃是红巾军南王石忠旭,因看不惯朝廷的所作所为,决意造反,奈何总头领卫无影顽固不化,固守所谓操守,一味与朝廷苟合,致使红巾军被禁锢在汴京和涿鹿一带,虽然有抗击外敌之功,但是背部经常被会稽的左少荃骚扰,严格防范其做大,使将士们心灰意冷,情绪低落。我麾下二十万大军不愿意与卫无影一样愚蠢,想自谋出路,于是不远万里一路过关斩将奔黔地而来。久闻周德旺周兄之大名,更兼有木红枫杨再兴两位高人辅佐,已然成就一只虎狼之师,足以有大的作为。我作为龙择天阁主的崇拜者,愿意以身家性命投靠,不为别的,只为不再为的朝廷做事,响应龙阁主之号召,为天下苍生请命,前来归顺。希望周兄率军度过黔水河与我军汇合,并共同消灭尾随我而来的两香大军。则我石忠旭肝脑涂地也要报效择天阁于万一也。

    周德旺召集众将及杨再兴木红枫等人,商议应该怎么办。木红枫认为,我们不可以去救,一是红巾军在民间的口碑不太好,我们没有必要与这样一直名声不好的残军有瓜葛,这对我们的名声不利;二是择天始终强调,我们不与朝廷公开作对,最起码眼前不宜与朝廷公开作对,这与他的低调发展策略不符,所以不救。

    杨再兴的看法是:我们不能见死不救,红巾军虽然名声不太好,但是,既然真心投靠我们,我们就有办法改造这只军队,让这支军队成为我们的有生力量。我们一直强调低调发展,但是,这些年我们在朗州已成强势,黔宁的朝廷军队对我早已防范有加,势成水火,就是我们想低调也不成,将来必定要一决雌雄的,早晚都一样。

    木红枫还是不同意,特别强调:改变择天制定的大政方针必须经过择天批准,我们谁也没有这个权利。而杨再兴则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些年的发展虽然受益于择天的大政方针,但是,发展还是靠我们自己,我们没有必要捆住自己的手脚。周德旺为难,这两位名声叫辅佐自己,其实,什么事都敢自己做主,特别是杨再兴,火爆脾气一上来,无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主,谁也拦不住。看着这两位大爷,周德旺头疼不已,试探说道:“要不,我给择天传书一封,让他拿个主意?”。

    杨再兴满不在乎的说道:“书信来往,旷日持久,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哪有那种闲工夫等待择天的旨意?你传你的书信,我率十万兵马,即刻赶往黔水河渡口,迎接石忠旭,愿为此立军令状!”。

    周德旺也不好讲什么,木红枫也拦不住,只好点齐十万兵马交给杨再兴。周德旺问杨再兴:“可要多少粮草?后勤补给线可要先准备齐全?”。杨再兴说道:“不要后勤补给,十万兵,每人携带七天的干粮足以!”,周德旺还是不放心,待要说些什么,只是那杨再兴直接沙场点兵,雄赳赳气昂昂的领军出发。

    却说这一天曾仁秋正在与龙择天谈判,龙择天问:银票带来了吗?曾仁秋答道:从香北总督府库提取的是现银,正在组织队伍押运至此。龙择天奇怪,问道:何以不带银票?曾仁秋答:府库内只存现银,没有银票。龙择天问:何时到达?曾仁秋答:“慢则十天,快则七天!”。

    龙择天突然有种警觉,问道:“你不怕那三万兵将被饿死?”。

    曾仁秋答道:“久闻龙阁主仁义之名播撒天下,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何况三万活生生的人命?在此期间,我愿为人质,请龙阁主允许我方军士进食活命,等现银一到,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如果我方现银逾期,这三人的性命,阁主只管拿去好了!”。

    龙择天道:“现在离十天的期限已经过去五天,你方被困军士或已经奄奄一息。也罢,我允许你方供给人员进入阵内为被困人员送去粮草,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我那阵法许进不许出,进得去出不来,如果你方人员有其他想法还是彻底打消的好,不然后悔迟矣!”。

    龙择天也不等曾仁秋答话,自顾走了出去,他突然感觉到,一直鹰隼正直奔他而来,为了保密,他提前出了屋子,在院子里正接到鹰隼。龙择天一看这只鹰隼,正是赠给周德旺的那只,心有疑惑,将信笺拿下,展开阅读起来。

    龙择天眉头紧皱,心情糟糕,看到最后,更是直呼:“杨再兴误我!十万兵马不保矣!”。

    召集林秋风,安排好这边的事宜之后,带领龙儿心儿玄儿火速出发!

    让龙择天震怒的是,杨再兴如此轻敌,且不说红巾军已成溃败之势,败亡军队必然人心涣散,军心不振,战力不说接近于零,也是一触即溃,救这样一支军队没有万全之策怎么能行?何况杨再兴只带七天的干粮,后勤补给线都没有,想一鼓作气把一支近十万人的残军救出来怎么可能?而且负责追击的两香军西部防卫军队徐中令有二十万人马,再加上追击的两香军后续军队,就算是十万人,要击败你的十万残军加上十万轻敌之军根本就不是难事!何况,现在是雨季,黔水河涨幅不定,一夜暴雨,黔水河水位就会疯长,到时,如果杨再兴渡河迎接,想再回来就难上加难。想到这些,龙择天心急如焚,没有带一兵一卒,只与三女一起,在空中御风而行,心急火燎的赶往黔水河。

    “五天,已经五天了,杨院长,我的老爷子,但愿你行动慢些,千万别过黔水河!”,龙择天心中祈祷。

    龙择天心中祈祷,杨再兴动作慢一些,尽量别东渡黔水河。

    却说徐中令接到晏子城的帅令,马上点齐二十万兵马连同补给大军一同出动,侦察到石忠旭的红巾军的踪迹,马上尾随追击。石忠旭一边组织队伍抵抗,一边节节向黔水河方向败逃。

    石忠旭也是身经百战之人,虽然明知形势不利,但是一方面组织骑兵反穿插,给徐中令的兵马造成困扰,令他们追击的脚步慢下来,另一方面在撤退的沿途组织一道又一道的埋伏,伏击尾随的追军,目的就是保护辎重部队尽快渡过黔水河,这点家底石忠旭无论如何舍不得丢掉。

    但是,尽管石忠旭绞尽脑汁层层阻截,仍然只能稍稍延缓徐中令追击的脚步,距黔水河五十里,徐中令大军已经将石忠旭只余五万左右的残兵层层包围。

    石忠旭仰天长叹:天不佑我石忠旭!随即命令部队,无论如何保护辎重,向黔水河渡口突围。

    一场血战,石忠旭左冲右突,使出浑身解数,率领将士们一路血战,在丢掉近二万人性命的代价之后,黔水河渡口已经遥遥在望。

    但是,徐中令怎么能允许石忠旭渡河?大军随即在渡口层层设防,三面合围,渐次逼近,石忠旭看着自己的三万残兵,叹息道:“天不佑我,如之奈何?择天军见死不救,我又如之奈何?”,又看看手下将领,说道:“你们若有投降之意,我石忠旭不阻拦,只是,我们与两香军仇深似海,彼此交战旷日持久,势成水火,两香军怎能容我等归降?若你们战心已退,可自寻出路,我石忠旭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与敌血战到底!”。

    众将也知大势已去,但是归降一条路断不可行,不如血战一番,拉几个垫背的,也不失男儿豪情,于是轰然大喊:“血战到底,宁死不降!”。

    众人同仇敌忾,打起精神就向两香军队伍进行反冲锋,做困兽犹斗,激战正酣,突听渡口方向的两香军阵脚大乱。杨再兴率大军已经东渡而至,十万生力军突然袭击,将层层包围石忠旭大军的徐中令军队撕开一条口子。杨再兴大喊:“石忠旭何在?我已经打开缺口,还不速速向渡口方向突围?”。

    石忠旭一听,顿时高兴的大喊:“石忠旭在此?是那位高人前来相救?”。

    杨再兴冲天而起,手持长枪,轰击而下,瞬间将围拢在红巾军周围的军队轰散,飞落到石忠旭身边,昂然答道:“我乃朗州择天阁的杨再兴是也,接到你的传信特来接应与你,快快与我突围!”。

    石忠旭高兴的大喊:“兄弟们,打起精神,择天军来救我们了,与我冲出去!”,说着纵马扬枪,一路冲杀,向渡口方向冲击。

    但是后方,徐中令的军队以强弓硬弩铺天盖地的向石忠旭的逃兵射击,一会儿功夫,又有大批兵士战死。杨再兴见状,大喊:“红巾军突围,择天军断后!”,说着,指挥择天军迅速组成反击阵型,向追击的两香军反冲锋。

    两军搅在一起,相互冲杀,杨再兴修为高深,怎奈队伍搅在一起,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无差别攻击,以免误伤自己的军队,只能随处支援,哪里有危险就解救哪里。

    徐中令帅旗挥舞,二十万大军虽然也损失了近两万人,但是十八万军队战力还在,应付择天军的十万人还是绰绰有余。择天军陷入苦战,越来越被动。杨再兴大急,喊道:“择天军听令,掩护红巾军快速渡河,待红巾军渡河后,我们随后渡河!”。

    择天军英勇奋战,保护着不足三万红巾军冲到渡口,保护红巾军上船渡河。杨再兴指挥着择天军与徐中令的军队仍然奋战在一起,阻止他们的追击。

    石忠旭带领残兵败将急三火四的登船渡河,眼见渡河一半,对岸在望,突然天空四架飞舟呼啸而来,一片片火箭射向正在渡河的红巾军,顿时,河面爆炸声连成一片,一艘艘渡船被炸成碎片。杨再兴大叫不好:上当了!击河半渡,我犯了兵家大忌,如之奈何?手中长枪一挺,纵身来到空中,枪带呼啸,排山倒海,直接劈向一架飞舟。那架飞舟猝不及防,被枪气劈个正着,轰然炸裂,直坠河面,正砸在石忠旭的那艘船上,一声猛烈的爆炸随之响起,飞舟连同渡船都炸成碎片!

    杨再兴待要再次攻击,其余三架飞舟转头成三角形,将杨再兴围在中间,一片片箭矢无差别攻击而来,杨再兴舞动长枪,将自己护住,但是,却再也没有能力攻击飞舟,只好降落地面逃避箭矢。而飞舟不依不饶,再一次攻击河面,一声声爆炸,一朵朵硝烟腾空而起,渡河的红巾军几乎全部葬身河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