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晏子城兵犯弱水川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在弱水川停留了三个月之久,期间,他走遍了弱水川一百多个乡村,和老百姓们谈天说地,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们的心。又帮助林秋风整顿了阁务,理顺了各方面的关系,使弱水川成为人心向善,人人心态积极和谐共处的小社会。龙择天的名字也扎根在老百姓的心中,使他成为百姓口中活菩萨,活佛,玉皇大帝,对龙择天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龙择天也很无奈,他反复跟百姓们说,我不是活菩萨,也不是玉皇大帝,我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是为了龙洲富强的普通人。但是越是这样,人们对龙择天的好感就越与日俱增,一些村落甚至供起了龙择天的画像雕像,香火不绝,而且成为祭天祭祀的活动场所,必拜的对象。

    这一日,有线报,弱水川外有大批官兵前来,其先头部队已经与我弱水川守军交兵,目前战况不明。

    林秋风立马调集人手,点兵五万驰援老河口方向的守军。

    龙择天则被留在了弱水川择天阁总部,负责总部的安全。

    龙择天让炎无非与林秋风一道前去,助他一臂之力,龙择天强调:择天阁这儿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林秋风马不停蹄,率先引骑兵二万,沿神农山南麓的官道向老河口方向奔袭,而炎无非引步兵三万,携带强弓硬弩,沿水路向老河口方向进发。

    林秋风命令官兵全速前进,大半天后已经来到老河口村东口,还好,老河口村作为弱水川择天阁第一道屏障,暂时没有失守。

    但是情况不容乐观,两香军明显是有备而来,以强大火力炮击老河口关隘,老河口关隘守军损失惨重,形势岌岌可危。

    林秋风命令人马暂时隐藏在关隘的西端的山谷中,切断官军的西进路线,一旦老河口关隘失守,这一万兵马迅速出击反扑,务必阻止敌军西进,又派人传信后续的炎无非,令他在老河口村西部五十里地的下河村布下第二道防线,不必急着东进。

    林秋风只身一人,从高空飞向正在攻击老河口关隘的敌军阵地上空,隐匿身形,观察两香军的人数和阵地布置。林秋风一看,心中一惊:这晏子城到底要干什么?难道要一举剿灭我弱水川择天阁?

    两香军阵地上,前军为数十门火炮,后方是至少一万骑兵枕戈待发,在后面则是数不清的步兵携带弓弩长毛,严阵以待,而天空,六架飞舟来回盘旋。林秋风奇怪,这些飞舟足以从空中直接飞进弱水川,为什么在这里盘旋?

    这股实力,令林秋风侧目不已。

    “这是要干什么?七八年来两香总督与我秋毫无犯,为什么这一次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林秋风头疼,自己没有飞舟,仅有的一架在神农派,高空拦截怎么做得到?自己没有火炮,仅靠强弓硬弩怎么打?

    火炮接连发射,炮火连天,大地轰鸣,令人震颤不已。而关隘守兵躲进据点根本不敢出来。林秋风知道,这一阵炮轰之后,必然是骑兵突击,然后是步兵推进。

    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摧毁我的关隘。

    林秋风突然在空中闪露身形,磅礴的神农剑法带着浩浩之光铺天盖地而来。神农九式携带着磅礴的气势和凌厉的剑光扫向火炮阵地。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只在一瞬,阵地上前沿的十几门火炮连同军人一起灰飞烟灭。林秋风待要进行第二次攻击,空中飞舟发现了他的踪迹,从四面八方围堵,各式火箭从四面八方立体而来,眼看就要将林秋风变成火刺猬。林秋风大吼一声,神农剑法盘旋而出,变成一圈圈冷冽的光环将林秋风围住,并击落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火箭。林秋风借势升空,不顾飞舟的再一次攻击,剑气纵横,再一次劈向火炮阵地,一阵轰隆隆的炸响之后,第二排火炮再一次被摧毁。

    但是,随之而来的第二次火箭袭击,林秋风却再也躲不过。

    林秋风将心一横,运转灵气,催发天笼神功将浑身笼罩,硬接这些火箭。随后,剑气再一次催发,击向距离他最近的一架飞舟,一声巨响,那只飞舟从空中炸裂。

    但是,林秋风右肩和右胸终于中了两箭。林秋风一个趔趄,差点从空中坠落,忍住剧痛快速下坠,直接落入火炮阵地。这样,空中的飞舟不敢盲目放箭,最起码来自空中的威胁暂时解除。

    林秋风拔出两处羽箭,迅速服了治疗创伤的灵药,然后马不停蹄,挥舞着宝剑,穿凿整个火炮阵地,来到择天阁守军关隘。这时,由于两香军火炮阵地被林秋风破坏,火炮一时哑火,暂时组织不起有效的攻击。林秋风命令守军五千人全线快速出击,直扑敌军火炮阵地,目的只有一个,哪怕是全军死绝,务必将敌军所有火炮摧毁!

    本来守军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此刻见林秋风大发神威,凭一己之力使敌军火炮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知道机不可失,全线进攻,各式弩箭黑压压直接射向敌军的火炮阵地,迅速攻占了敌军火炮阵营。一番大砍打杀之后,两香军炮兵基本全军覆灭。

    但是,敌军骑兵快速出击,霎时间将择天阁关爱守军搅成一锅粥,失去了阵型,各自为战,局面瞬时陷入被动。

    林秋风大喊:“队伍快速聚拢,向后方老河口关隘撤退!”。

    众守军使出浑身解数,与敌军死战在一起,三三两两的集合,然后共同突围。只不过,在突围过程中损失惨重,出击的五千人,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损失了两千人!

    林秋风大怒,自己一个人断后,使出神农剑法,独立阻止敌军追击,一番憨斗之后,共有一千多人马突围成功,向下河村方向撤离。

    林秋风单枪匹马,阻止了敌人的追击,与敌人数万之众遥遥对峙。

    林秋风已然精疲力竭,强撑着,端坐马上,高声断喝:“哪个敢前来送死?”。

    敌军踌躇不前,数万军队硬是被一人阻止!

    两香军将领数十位,各自指挥自己的队伍,在统帅曾仁秋的调度下,迅速集结成梯字形队伍,各种火弩弓箭蓄弓待发,天空上飞舟无视林秋风叫阵,直接从空中向弱水川纵深挺入。林秋风目眦欲裂,待要纵身飞向空中阻拦,却见蚂蟥一般的飞箭铺天盖地射来。林秋风不敢大意,挥动宝剑形成气旋,将来箭击落。同时,身形徐徐上升,要追击飞舟。但是,空中一艘飞舟主动掉头,铺天盖地的飞箭自空中射来,林秋风腹背受敌,只好催动天笼神功护住自身,同时向老河口关隘方向逃窜。

    林秋风逃到老河口关隘,命令守关将士,于南北两侧高山埋伏设防,同时注意空中飞舟,尽量不让空中飞舟发现。两侧埋伏的将士,准备好滚木礌石和火药弓箭,即使守不住老河口关隘,也要最大程度消耗两香军。林秋风懊恼的是,在老河口村东,五千守军仅有一千多人突围,撤至老河口关隘,可谓损失惨重,如果关隘再一次损失惨重,只剩下后方下河村关隘可守,如果下河村再失守,则直接威逼择天阁,到时形势将无比被动,说不定自己经营了七八年的弱水川就此被毁也说不定。林秋风本身已经受伤,炎无非从水路刚刚到达。炎无非看了看林秋风的伤情,给他服用了一些恢复体力的药物,又亲自给他包扎外伤,炎无非意识到,这一战恐怕没那么简单。

    两人布置完毕,令所有将士埋伏隐藏好,只听空中飞舟发出巨大的轰鸣,接着铺天盖地的火箭直接射向南北两侧山林,林秋风气的跺脚,但是眼看山林就要燃起熊熊大火,埋伏在山林中的士兵必然遭受大火吞噬,自己却无可奈何。急火攻心之下,一口鲜血喷出,险些晕厥。炎无非纵身而起,冲向空中的一架飞舟,至尊掌力排山倒海攻向那架飞舟,飞舟上箭雨倾泻,但是受到掌力波及,像掉了翅膀的老鹰,跌落山谷,一声巨响之后,粉身碎骨。

    但是,密集的箭雨也逼退了炎无非。炎无非大吼一声又向第二架飞舟攻击,但是空中飞舟早已调整阵型,齐齐对准炎无非,无数箭矢蜂拥而至,炎无非,一声大吼,浑身气息爆发,气墙如同铜墙铁壁,将箭矢阻挡在外。炎无非只能堪堪防守,却再也无力攻击飞舟。

    山火快速蔓延,眼见就要成为燎原之势,林秋风痛哭失声:天亡我林秋风!

    突然,晴朗朗的天空突然暴雨倾盆,山火被瞬间浇灭。林秋风惊喜的看着天空,只见天空中一条巨大的青龙正在行云布雨,林秋风大喊道:“谢谢龙儿!救命之恩没齿不忘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